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未来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19-09-17 22:36:44 全文阅读

羊下堡众人再次回到了金武关,来去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但是关中情况已经大变,一股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关城,看见的每一队士兵都是匆匆忙忙,还有大量的难民百姓寄宿在街道、路边。匆匆间萧昂等人遇见了牛三指,吕朋手下最初带领萧昂的什长。牛三指和他的兵不知是要执行什么任务,牛三指看见萧昂很高兴,用他只有三根指头的手掌热烈的打招呼:“哎哎,你们咋的来嘞?听说你们不回去嘞?”然后牛三指向身后的士兵介绍萧昂:“你们看看嘞,这是咱金武关的英雄嘞,咱镇守使大人亲自封的官嘞!”陶霖看见牛三指的兵就像几个月前的自己一样,是个没摸过兵戈的幼稚子,现在陶霖是沙场的老兵。牛三指人虽然很好,但他是吕朋派系的人,此行是要是要找丘泽冰的,萧昂不便和牛三指聊的太深。陶霖向他打听关城中的情况,牛三指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仓促结束话题,带着士兵走了。陶霖和萧昂相视一眼,心中已有几分了然。一行人继续往丘泽冰的住处行去,到了府前被告知丘泽冰不在,几人在门口等待,等了几个时辰才看见丘泽冰拖着疲惫的脚步回来,身上的盔甲带着血迹,鲜血尚未干涸,显然是刚刚经过了战斗。他后边依旧跟随着沙狼,沙狼脸上带着阴霾,看见萧昂后即变为怨恨。萧昂、陶霖等即刻参拜:“属下参见丘大人!”丘泽冰惊喜万分,他们的参拜意味着向自己的效忠。丘泽冰连忙将他们一一扶起,招呼着:“诸位快快请起,看到你们我的疲惫一扫而空!来人!摆酒设宴!”丘泽冰的酒宴很快就摆好了,他也褪下了盔甲。众人分别落座,丘泽冰执意要马庆余上座,羊下堡众人连连推脱这才作罢,马庆余心中感慨,在关城的这些人面前自己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礼遇,还不都是看在后一辈萧昂他们的面子上,后辈真的有出息了。坐在对面的沙狼手一直按在剑上,不由让人多加留心,他好像随时都会暴起一样。酒宴的气氛和金武关一样,显得沉闷。丘泽冰两碗酒下肚后变得沉默,沙狼则一直在喝着闷酒。陶霖站起拱手小心的询问:“今日见大人身染征尘,可是大破苒蛮?”砰!对面的沙狼将酒碗狠狠的摔在桌上,丘泽冰这样高傲的人不由的叹气:“哪里是什么破敌?若不是沙狼杀敌,此时我也不能和你们在这里喝酒了。”陶霖和萧昂有些错愕,同时感到丘泽冰手下缺人,这是一个好机会。沙狼只有悲愤,抽出刀来狠狠的插在桌子上,大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一个堡子的人!全他么的死了!狗日的苒蛮子……”沙狼骂了两声声音变得哽咽,抓起面前的一只羊腿和一坛酒就出去了,是悲与伤都不可让别人看到。丘泽冰再次重重的叹气,咕噜喝下一碗酒,话匣子打开了:“你们想必也有耳闻,西北乱了,看看外面!有多少的难民嘞!周围村子的不是跑到这里来了,就是他么的让苒人杀完了!”“咱关里兵马不够啊!苒人全部冲进来了,咱们守不住啊,原本归顺的熟苒也全部反了。只能招兵,兵是哪里来的?全是在难民里,难民能打个什么仗?”萧昂、陶霖也看见了,白天就牛三指身后的那个人苒人光是一个骑兵冲锋,都不用来到近前挥刀就作鸟兽散了。从丘泽冰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萧、陶明白了是个怎么回事。丘泽冰带着自己的队伍出关拉兵,不巧碰上了苒人的一支骑兵大队,苒人一见丘泽冰就扑上来了,丘泽冰这边虽有沙狼这样的百战精兵,但是数量不足,被苒人杀的大败。在沙狼等人拼死护卫下,邱泽冰才逃回一条命来。沙狼的野沙堡基本死完了。听完后众人沉默,陶霖勉强劝解丘泽冰让他宽心,丘泽冰压根不用劝,反而过来安慰他们道:“现在好了,你们来了,你们是我的左膀右臂。有我在,只要你们,立下功勋马上就会升官,不会像以前在你们堡子里洒下热血也无人知晓。”丘泽冰就这么两句话就把愣头青们扇呼的热血沸腾。陶霖和萧昂不是愣头青,他们在虚与委蛇的应对,让丘泽冰一如既往的产生错觉。一顿酒宴吃完,丘泽冰安排几人在府邸住下。在马庆余的屋子中,一盏豆大的灯火亮着,马庆余坐在桌下,萧昂和陶霖隐在阴暗中。经过晚宴对局势的了解,马庆余还是不放心放后辈们留在这个乱世。马庆余低着嗓音道:“娃儿们,俺还是那句话嘞,别跟这金武关了,去找个大户人家过几天安生日子嘞。你看那野沙堡,是咱这些堡子里最有名的,谁不怕他,这都死完嘞。”打定主意的陶霖道:“人都到这了,还能走到哪里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马庆余道:“陶霖娃子,能来就能走的嘞,别给那人的话迷住了心思。”“老爷子,你想什么呢?那丘泽冰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我们这么耍他?” “陶霖!”萧昂低喝让他注意言辞,陶霖闭嘴不言,马庆余还要再劝,萧昂不给他机会了:“大人,咱们早就没了退路,宏口一座城市都让苒人杀光了,咱们失去了大军庇护能讨得了好?”这回轮到马庆余没了话说,有些事早就有了定数。世事如此,老人马庆余什么也改变不了,因为他能力不够,如果他足够的强,完全可以带着后辈们到太平中州去。战场上时间紧迫,就要每个人把最多的效率拿出来,第二天丘泽冰就以羊下堡的几人为核心,重新组建了他的亲兵卫队。萧昂是卫队长,沙狼是没有品级的副卫队长,陶霖被丘泽冰引为智囊,马庆余留在丘府里养老,也作为人质。这个新的任命对羊下堡的人算是个个升官了,每个人都拿上了金武关中最好的装备,吃上了金武关最好的伙食。这是一段平静的日子,与外边的兵荒马乱相比这是一个世外桃源,他们享受着宝贵的片刻宁静,这样的日子可以使人忘记一切的烦扰。他们知道刀锋离他们越来越近,但他们仍在享受着。就连马庆余也在逐渐的遗忘,每个人看见的都是希望与未来。镇守使沈唐给与了丘泽冰最多的资源,无论钱粮。所以他的队伍也在不断的扩大。在萧昂等人到达的第一个月后,丘泽冰手下兵卒已经拥有了一千多人,其中多数都是难民,他们在难民中挑选出强壮的男子,编进军队中,剩下的老弱妇孺只能在饥饿中等待死亡。难民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家园,漂泊在外,连基本的生存食物也没有。金武关是朝廷的边关军事机构,也是代表朝廷与政府,从道义与责任来说都应该开仓放粮接济难民。但是金武关也没多少的存粮,只能是优先供给军队,哪里还能顾得上其他的。即便是这样也没剩下什么了。安西都护府下八大关,包括金武关在内,粮食都是依靠后方城市的供给,每月从后方送上去。但是现在苒人入侵已经没有前后之分,所有人都在前线。金武关的粮草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得到补充了,一直是靠着平时的积攒。每天早上关里都要清出去几大车饿死的难民尸体。金武关尚可勉强维持,华农关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死关。华农关在征苒西路军战役中败得最惨,连镇守使狄一辉都在战后被斩了。为了填补华农关的空缺,安西都护府自家麾下调过去一支兵马代为镇守。后来因为宏口事件,都护府围剿苒人兵力不足便将这一部兵马调回,现在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城关,苒人骑兵在这里肆意出没,倒成了他们的休息点。至于此前经过血战的金忠关,情形好不到哪里去,都护府和其他关的兵马撤走后,金忠关的力量尤其单薄,时刻都在苒人的威胁之下,危如累卵。前方情况如此,金武关的安宁不过是一种假象,金武关不过是一座孤城。孤城中还在上演着一场场内部斗争的大戏。经过一两个月的发展,金武关的军事力量可以分为三大块,沈唐手下直属于他的最强军事、政治力量,还有就是丘泽冰和吕朋两个急速膨胀的军事力量,但是他们的军队在质量上和数量上都比上沈唐,故而大家还是听沈镇守使的。沈唐好像是故意的让他们两个在一起竞争,但又不知道是个什么目的,丘、吕二人不管不顾的想要压倒对方,倒是促进了金武关整体军力的增长。整关兵马恢复到了七千余人。人多了,粮食就少了,食物危机逼着他们走坚实关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