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新的开始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19-09-16 22:53:47 全文阅读

萧昂等人将羊下堡重新修补,终于有了几堵不漏风的墙,一起八人不能再称之为一个军事堡垒,作战能力连一个村庄都不如。是大漠中一颗再小不过的沙粒,八人也曾一同到附近的、一天开外的路程村子招兵、拉壮丁。可到了此处方才发现人已经走光了,只留下空空的房舍。苒人对西北的掠夺已经开始了,靠近边界的村庄为躲避苒人的刀锋抛家舍业,踏上陌生的未知的逃生之路。在振荡的刀锋之间,大家的生活被改变,失去了虽有骨感,但是安逸宁静的未来。陶霖站立在羊下堡外、父亲的坟前。当初树立的木牌被风沙卷走,只有一个小沙丘了。陶霖在茫茫的风沙中矗立良久,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萧昂来到他的身后,陶霖仍旧没有任何动作,萧昂陪他站着。“你要带着兄弟们老死在这片风沙中吗?”陶霖说话了,一开口就是那么的刺痛人心,这是萧昂迷茫的、逃避的。萧昂不知如何作答。陶霖像是在对自己说话:“孩儿不孝,将爹爹葬在这种地方,不、连葬都算不上,过了十年,我能否再找到爹爹尸骨?”陶霖的话像是锥子狠狠扎在萧昂的心脏上,在这艰苦的坏境中,马庆余还能否活过十年?萧昂从来不敢去想,就算是这样的厮杀汉子也不敢去思考必将逝去的亲人的出路。生命的残酷,不会因为某人和某些人的意愿就能改变了什么。陶霖抓起萧昂的臂膀,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你在这里等什么?你要的家已经不复存在!故去的羊下堡永远不会回来了!人死不能复生!你的兄弟亲人们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再活过来!西北已经变了!你也不能让时光逆转回到从前!”萧昂兀自辩解道:“你怎么知道西北变了?你是读书多,现在你和我们一样,呆在羊下堡,怎么就知道这些呢?等等过段时间,我们就能重新把人集中起来。”“你这是在自己欺骗自己!萧昂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什么都回不去了。”“等一等,等这边安顿好了我就和你一起走,去金武关,去中州!”陶霖目光重新回到沙丘上:“羊下堡不安全,只要一小股苒兵就能把咱的这几个人杀个精光,马庆余会死,黑魁子会死,熏子会死,他们和你我都会死去。对了,你萧昂神勇无敌,也许能冲出去,再来为我们报仇!”萧昂听着心中发颤,他屈服了。不为自己,甚至不为兄弟们,只为马庆余,让他在金武关安家,在四面坚固高大的城墙之中安家。在这样的谈话之后仍过了很久,众人还是留在羊下堡,陶霖每日心急如焚。直到孙奴部的宏口城事件传遍西北,传到了羊下堡。萧昂终于察觉到了近在眼前的危机,必须马上走!但是走向何方呢?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让大家纠结万分。在破旧的小屋中,这原来是马庆余的哨官“府邸”,马庆余斜躺在土炕上,萧昂、陶霖等人一起站在旁边,马庆余还想抽他的大烟,已被萧昂制止,马庆余只能咳嗽着、病怏怏的讲出自己的看法:“我的意思早就该走了,你们这些娃儿们不舍得,依我看你们不要去关城嘞,到内地去嘞,找个大户人家嘞。”萧昂和陶霖大感意外,萧昂道:“去那干什么嘞?”马庆余咳嗽着,老人没有了当初的沙场豪迈,只是一个希望下代好好生活的老人:“西北不太平嘞,宏口城那是什么地方俺没听说过,知道是个城市嘞,一个城市都被杀干净嘞,那皇帝老爷能乐意嘞?还不是要打大仗嘞。你们不要再干刀头舔血的勾当嘞……”萧昂等人沉默,陶霖暗暗发急,如果萧昂真的给个大户人家看门护院,陶霖自己一个人还提什么复仇?马庆余看的通透,不把陶霖安抚好了就算萧昂答应了也难免再给挑拨起来。如果早一点,将其一刀砍了也就是了,现在马庆余已经办不到了。马庆余道:“陶霖子,你不要瞎想的嘞。你本事大着嘞,你跟他们一起,有文有武,还怕没有富贵吗?咱这边的人个个都能打仗,就是不识字,就吃不识字的亏嘞。”陶霖心中愤怒:不行!绝不能这样!这样的小富即安不是他要的!即便不说伟大的事业正在等着他征服,那也要完成自己的复仇,或者说是理想。陶霖搜索着词汇,与马庆余尽量控制的争辩道:“您老知道,西北乱了,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大规模征战正是我们建功立业的时候!”陶霖的言辞苍白而无力,但是对杨云明、枯老鼠、柱梁子这些愣头青是最有杀伤力的,他们看见的是萧昂所树立的榜样,打了一仗就当官了,却不知道那是多么凶险的一仗。杨云明道:“陶霖哥说的没错嘞,您看咱三狼哥就是官嘞。”马庆余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嘞!你要吃断头饭嘞!”萧昂想要的是什么?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前番作战是为了救出马庆余,此后呢?梦想去中州?去了中州呢?最后发现他想要的只是两个字——“自由”。可以把自己想要的人都留在身边,想要去的地方随时都可以去。为大户人家看家肯定是无法实现的,只有打下去。萧昂的态度是大家中间最重要的,萧昂抬起头看着马庆余的双眼:“大人,没有谁能保的住我们一辈子。我要带着大家迁到中州去,就要在西北建功!”萧昂的话算是统一了除马庆余之外所有人的意见,马庆余环视他们一圈,最后目光落在陶霖身上,似是哀求道:“陶霖子,战场你也见过了,没人能说得准的,你能保证下一次上战场你就能活着下来嘞?哪有那样的事嘞?俺打了半辈子仗,见过多少的死人嘞,有几个成事嘞?娃子,你好好想想嘞。”陶霖无话可说,战场之上非生即死,没有第三种选择给你。多少人,有多少人在这片黄沙之上打了一辈子的仗,到头来只能埋在黄沙之中,马庆余就是最好的例子,身经百战满身伤痕,到头来呢?只能老死在卧榻之上。何以建功?何以立业?陶霖,学富五车又能怎样?不过是一个给朝廷发配的犯人,依照朝廷律法,终身不得踏入中州半步!马庆余知道陶霖是个聪明的人,只要微微一点拨就能通晓,剩下的就是要他自己想了。马庆余看向萧昂这帮愣头青、半大小子心中又是一声叹气,可惜自己带不动他们了,要是自己还可以带着他们闯该有多好,老兄弟老甲,连一具尸体也看不见了。这就是丘八的命运。马庆余挥手屏退他们:“你们出去吧,自己好好的想一想,是个什么样的道理。”七人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个个的垂头丧气的出来,气氛沉闷的很。大家坐在破败的院子里,陶霖望着远边的天空出神,熏子靠在土墙上,杨云明坐在院子中的一块大石头上,菜芽子和他挤在一起。黑魁子和柱梁子急不可待的看着几人,萧昂仔细的观察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今天的这次谈话将决定每一个人的命运,萧昂没有单独问每一个人,至于陶霖,萧昂看的出来他已经失去了主意。萧昂道:“摆在面前的是两条路,第一是听大人的话,到内地去,第二咱还是去金武关,当咱的兵。”萧昂走到中间:“选第一条路的站到我右手边来,第二条的站到我左手边来。”熏子问道:“你这样做是有什么意义的嘞?就咱这几个人嘞还要两边分开?就要站开,没个带头的谁知道怎么站嘞?”黑魁子大大咧咧道:“你们怎么讲嘞,俺就怎么跟着嘞,到哪都是脑袋栓裤腰带上。”萧昂再看剩下那几个,都在眼巴巴的看着萧昂呢。陶霖的目光也从天边收回,放在了萧昂身上:“你做决定吧,我跟着你。”这无疑是大家对萧昂的信任,就连最有主见的陶霖也没了主见,但同样这无疑是自私的,兄弟们的性命赤条条的全部交在萧昂手里,全部的重要都压在他的身上。萧昂向几人抱拳:“大家都是最亲的兄弟,我就不多说外话了,现在这样的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是咱西北多少代人都没有的机会!咱得抓好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一死!但凡干的好一点就是出人头地了!咱回去!从军!”“干嘞!”屋里的马庆余看的清清楚楚,他错了,没想到萧昂是这样的能得人心,就算是陶霖那样城府的人也会把命运的选择交给萧昂,听着屋外的吼声,马庆余仿佛是看见了当年的自己和老兄弟们。这帮年轻人的运气也许要比自己好,也许真的让他们闯出一片天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