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丘泽冰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19-08-21 22:40:43 全文阅读

呦呦呦……是谁发这么大的脾气啊。”在关口处一群骑在高头大马的士兵拥簇着的一个将军阴阳怪气的调侃沈唐。这将军生相实在不好,整个人瘦瘦的,双眼深深的缩进了眼窝,下颌生着一缕山羊胡,一套盔甲不像是穿在身上,像是盔甲把他挟持了一样。和威风凛凛的一方大将的形象相去甚远。人不可貌相,此人正是华农关镇守使狄一辉。狄一辉不阴不阳的道:“原来是沈唐沈使将啊,久违久违。”沈唐阴沉脸色:“狄使将,何故纵兵殴打我关士兵?”“哎呦,瞧您这话说的,我哪敢打您的人呐,我是在替金忠关扫大街呢,这群乞丐躺在大道上多碍事,您说对不对。”狄一辉故作震惊:“哎呀,这群叫花子……是你老沈的兵?”沈唐脸色铁青,两只拳头握的青筋凸起:“老狄,你过分了!”“过分?哪里过分了?哎呀,对对对,都是老弟我不好,该给老哥你留下面子的。不闹了,不闹了,来人,收了家伙,不要伤了咱金武关的弟兄嘞,咱们走!”狄一辉将头昂起,看都不看沈唐一眼,大摇大摆的在穿人群而过。沈唐气的想要拔刀跟他干上一架。吕朋凑到边上:“使将,就让他这么走了?”沈唐把剑在地上狠狠一戳:“你还想怎样!”吕朋可能是觉得最近在沈唐跟前丢了面子,想要好好表现一把,道:“咱们跟他打官司!去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那里打官司!”沈唐更来火:“本将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了!滚!”吕朋灰溜溜的退到一边。丘泽冰低声冷笑,同时满意的对身旁的沙狼道:“你干的不错!”沙狼盯着萧昂道:“俺只想杀掉那个小子,冲洗掉他给俺的羞!”“放心,我会给你复仇的机会的。吕朋那小子太无知,连华农关镇守使狄一辉是大都护的弟弟都不知道。还想要跟我斗吗?”丘泽冰口上这么说,心里则是另一套的打算,萧昂实力更在沙狼之上,这样的人才岂能放过,一定要从吕朋麾下挖过来为自己效力!至于沙、萧之间的矛盾丘泽冰完全不放在心上,认为到时候只要自己出面将他二人和解即可。受到训斥的吕朋愈加觉得必须快点让萧昂滚蛋,吕朋开始后悔招来萧昂,这简直是又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竞争者,唉!真是糊涂!事情还能来得及补救,现在使将生气忘记萧昂了,马上就让萧昂走!众人散去,沈唐去见金忠关镇守使去了。吕朋把萧昂叫到一边,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萧昂一点也不害怕吕朋会有不轨行为,因为两个吕朋绑一起也打不过一个萧昂。吕朋踌躇着措辞怎么开口,既不能让萧昂记恨自己,又不能让他觉得发现自己的真实意图。两人就这么在大街上散步。终于吕朋想好了:“萧兄弟,我有话想对你说。”吕朋的这声兄弟叫的变扭极了,萧昂一愣:“大人有话但说无妨。”吕朋又沉默一阵,好像是在挣扎着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兄弟,你不要怪我,我之前做的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现在我老吕是掏出心窝子对你的,想要咱们兄弟一起为使将大人出力,保家卫国。唉,但是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我想来想去,你还是要回到羊下堡的兄弟当中去。他们更需要你。”这段话说的假得不能再假,还漏洞百出。吕朋自己听着都觉得肉麻,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萧昂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搞不清楚这位高傲自大的使将亲兵,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大人是叫我回去?”吕朋肯定道:“嗯,羊下堡,那个叫……叫陶?陶霖!他们盼着你回去呢。”萧昂两个问题脱口而出:“马庆余大人要把他放出来吗?我熏子兄弟他们呢?”“放!”魁子、熏子等人一样是强大的战斗力,还是不会威胁到自己的人,吕朋得留在手里:“你回去就可以了,使将大人这边也需要人手。”如果还是在羊下堡的时候,萧昂也许真的就被吕朋给忽悠了,但是他已经改变。萧昂担心自己不在,熏子、黑魁子会被吕朋当作枪使,最后全部死在战场上,为别人的利益流血牺牲。萧昂断然拒绝道:“不行!熏子他们离不了我!”萧昂说的太过直白让吕朋有些难堪,但是和刚才那番肉麻话相比,这算不得什么。吕朋还是不想放人:“这是使将的安排,我也没办法。”吕朋抬出使将来压萧昂,想要让他退却,萧昂马上就参悟其中,镇守使手下一万多号人,怎么会管这种小事?萧昂道:“那我去找使将大人!”吕朋害怕了,马上改口道:“萧兄弟,就不要给使将增添烦恼了,好吧,你们一起走吧。”吕朋这是做贼心虚,担心萧昂会见沈唐后,沈唐直接提拔萧昂,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嘛。话又说回来了,堂堂镇守使岂能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见到的。一切敲定,木已成舟,萧昂回去带上熏子他们一起返回羊下堡,吕朋还把牛三指和小古两个人也派去了,作为监视或为控制。羊下堡众人惊喜的看到萧昂到来,黑魁子第一句:“俺们回来了!不走嘞!”众人愣了一下,以为黑魁子在说胡话,纷纷把目光投向萧昂,萧昂微笑着点头:“是的嘞,大家兄弟在一起嘞。”“噢噢噢!!!!”大家发出高声的欢呼,扑上来想要和萧昂等人拥抱。杨云明湿润了眼眶,又变回了一个孩子,萧昂摸摸他的头:“小子,俺们都回来嘞,不要没出息的!”黑魁子向几个兄弟滔滔不绝的叙旧,菜芽子凑到柱梁子旁边问着不一样的见识。老甲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是他的孩子们回来团聚了。熏子洁白的牙齿融化在欢乐之中。只有陶霖带着一种略微尴尬的神情,他在说服自己高兴点,萧昂的回归触犯到了他的利益,原本他将要掌握住对羊下堡的权利,现在不用说的堡人必然会是倒向萧昂。陶霖躲在人群后面,想要能够有人主动的注意到他,把他推出来说:这是我们的英雄陶霖。显然他是失望的,他一样躲在更深的人群中。好吧,那就不要有人注意到我了,你们忘恩负义,那就这样吧。萧昂从前面扒开人拉住陶霖胳膊:“陶兄,多谢了!”这是一声唯一的肯定,紧接着老甲继续肯定道:“多亏了陶霖这孩子的。”陶霖反而不开心了,自己付出了,而得来的好像是萧昂施舍的。陶霖脸上只能挂上虚伪的笑容并谦虚道:“没什么,都是大家一起努力度过难关。”陶霖心中不管是任性的、不懂事的、狭隘的,他只有接受这样的现实,只能接受他离不开萧昂,离不开羊下堡。再多一点只有设想以后了,一定要成就功业,谋得权力,把这些人全部踩在脚下。陶霖谦虚完之后,萧昂又说了两句客气话,大家显然是把陶霖谦虚当了真,没人再注意他,萧昂也沉浸到重逢的喜悦中去了。快乐都是别人的,属于自己的只有落寞,中州!大城市、大繁华,自己一定要去,摘取那一片自己的灯火!大聿文思十三年,六月十九日,一队快马奔进金忠关,来自大都护的命令:安西都护府下属九大城关,现已到达各集结地点,合计兵马大军十一万人!将于六月二十三日,开始征战生苒!命令下达的第二天,微晨一个身穿绸布衣服的面庞微黑丘泽冰来到羊下堡在金忠关的营地,点名要见萧昂。一个堡兵告诉了萧昂,并且少见多怪的把丘泽冰描述的很不一般。萧昂很奇怪,在金忠关没有熟人啊,这来的能是个什么人?陶霖提出和他同去。三人见面,丘泽冰见过萧昂,萧昂也知道丘泽冰何许人也,当即警惕起来:“见过丘大人!”人见面,丘泽冰见过萧昂,萧昂也知道丘泽冰何许人也,当即警惕起来:“见过丘大人!”“不比多礼,这位是?”丘泽冰表现的谦谦有礼,他见陶霖不像是本地生人,倒像罕见的的书生,带着一点好奇问道。萧昂给两人介绍:“这是我兄弟,陶霖。陶霖这位是镇守使亲兵护卫头领。”陶霖第一眼看到丘泽冰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中州神都的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明面上雍容华贵,背地里阴险狡诈,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陶霖的戒心顿时比起萧昂来还要重上几分,陶霖拿出混中州的本事,微笑着拱手道:“小可陶霖,见过丘大人。”丘泽冰哈哈笑道:“两位兄弟,不要跟我见外了,大家以相称便是。”萧昂不想和丘泽冰扯上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赶忙推脱道:“大人尊贵,我等不敢造次。”陶霖暗暗意外萧昂的官话说的这么熟练了。丘泽冰满不在乎的道:“萧昂兄弟,你神力无穷,就不要过分自谦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