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狩猎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08-22 22:37:37 全文阅读

丘泽冰主动找到萧昂,连带着陶霖,三人在大街上扯了好一番工夫,丘泽冰仍没有说出来意,反倒邀请二人:“日将上中天,两位不如与我一起吃顿便饭。”萧昂暗自盘算着要不要答应,陶霖已反应过来,这位亲兵护卫的到来是一件好事,目前和吕朋的关系变得僵硬,如果可以登上丘泽冰的权利集团便是又前进了一大步。当然,不用想对方肯定是看中了萧昂的勇力,陶霖现在也只能借助萧昂了。陶霖抢在萧昂拒绝之前道:“如此便却之不恭了。”丘泽冰很高兴:“说的哪里的话。”丘泽冰做东,来到金忠关的一个小酒肆里,几片帘子搭在比较直挺得树枝上。三人分别落座,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半大的孩子,这是伙计,倒像是个乞丐打扮,点头哈腰道:“三位大人,要吃点什么嘞?”丘泽冰很大方的让给萧昂点菜,萧昂推脱,丘泽冰又让陶霖点,陶霖道:“全凭大人做主。”绕了一圈回来还是丘泽冰点,伙计有点奇怪的看这三人,就这点大的小店有个什么好让你们这么推来推去的,不能干脆一点吗?丘泽冰点了一份熟牛肉、两碟小菜、一壶酒。伙计给三人倒满酒后,丘泽冰吩咐:“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哎!”伙计才不想在旁边伺候着呢,让他走开正好呢。这个半大孩子有些看不上丘泽冰和陶霖,感觉他们两个假兮兮的。那个不怎么说话的英俊青年倒是给人不错的印象。丘泽冰端起酒碗:“你我都在前线了,条件艰苦了,待仗打赢了,在庆功宴上再好好喝上一碗!干了!”丘泽冰仰头喝尽,酒水顺着嘴巴洒了一大半。陶霖有些尴尬的和萧昂对上一眼,萧昂朝他一点头,萧昂仰头咕噜咕噜全部喝下。陶霖看看碗中浑浊的酒水,这一大碗的喝下去也吃不消,这丘泽冰恐怕就是想灌他们。明知是计陶霖却无法躲避,只能硬着头皮喝下,这酒跟黄泥汤子一样,好像还有沙子在里面剐嗓子。一碗大酒下肚,陶霖有些头昏,脸上还看不出丝毫的红润酒气,丘泽冰叫好:“两位都是好酒量的汉子,来再干一碗!”不待萧、陶两人推辞阻拦,丘泽冰再一碗酒倒了下去,还是和第一碗一样,洒了大半。萧、陶两人苦笑,萧昂干净利落的喝下,陶霖豁出去了跟上一口干,却呛了一口喷出许多。丘泽冰不满意陶霖的表现,再给他倒上:“陶兄弟海量,不过这碗可不能算,再给兄弟你满上,重来!”这是赤裸裸的逼酒了,陶霖压根就不知道丘泽冰在干什么,只觉鼻子里全是火辣辣的辣椒籽,脑袋是在嗡嗡的响。萧昂接过酒碗,咕嘟咕嘟全部喝下去了。丘泽冰再次称赞,同时第三碗酒端上来了,丘泽冰故技重施洒去大半碗,逼着萧、陶二人再喝。萧昂酒精上头,气愤丘泽冰不厚道,已在发作边缘。陶霖悄悄按住他的手臂,告诉他需要忍耐。陶霖强忍着脑袋的响痛,喝下第三碗。萧昂眼睛微红,瞪着丘泽冰喝下酒。丘泽冰不以为意报以微笑。陶霖生怕丘泽冰再满上酒来,赶忙道:“在下不胜酒力,不能再喝了,大人海量放过我等吧。”丘泽冰见好就收,就坡下驴:“既然如此两位兄弟吃菜,吃菜。”丘泽冰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是要把两人灌糊涂。陶霖则如蒙大赦,夹起牛肉赶忙往嘴里送,这牛肉比起以为自家府里做的差远了,又粗又糙。这么长时间都没吃到肉了,此时吃着只觉得比那传说中的天上龙肉还要美味。几筷子下去,没有缓过酒精,反而酒劲上涌,头昏的更加厉害,只能勉强的、尽力听清丘泽冰说的每一个字,并作出相应的正确判断。萧昂深吸一口气,压住酒力:“丘大人,今日多谢款待,如果没有其他事我们先告退了。”这是一招反客为主,丘泽冰被迫招出来意:“明日有一场狩猎,特来邀请二位一起去。”“狩猎?”陶霖看一眼萧昂,萧昂整个身子都在晃来晃去。萧昂不知是不是该拒绝,征求陶霖的意见,陶霖还没忘记最初的目的,和丘泽冰搭上关系,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当然得去。陶霖道:“大人相邀,不敢不从!”“好!说定了!”如果陶霖提前知道所谓狩猎是什么,他一定不会答应的。当天晚上,丘泽冰派人送来两套盔甲,盔甲明亮,着实引来不少人的羡慕,黑魁子摸上一套就不肯放手了:“他奶奶的,这是啥好东西的嘞,天上天兵天将也就穿这个的嘞。”菜芽子一旁玩笑道:“黑魁哥,穿上嘞,让俺们看看嘞,啥是天兵天将嘞。”熏子出言嘲讽道:“就他还天兵嘞,穿上那是奶奶说的哮天犬嘞。”黑魁子大嗓门嚷道:“哪个奶奶的跟你说的,叫他出来的嘞!俺老黑拧断他脑袋!”杨云明凑热闹道:“黑魁哥,脑袋咋的能拧断嘞?”“去去去!一边呆着去!”看着嬉闹的同伴萧昂仿佛回到了羊下堡时光,无忧无虑。他对于明天的狩猎没有多大的担心,不过是打猎嘛,那些畜生动物难道会比苒人的刀剑还厉害吗?相比于此他忧虑的是陶霖弓马不熟,反倒会有危险:“陶霖,你明天不要去了吧,我跟黑魁子或者熏子去就行了。”陶霖知道萧昂是好意,事实上正如萧昂所说,可是陶霖不想退缩,只有迎难而上:“多谢萧兄,不过已经答应人家了,还是守约的好。”“好吧”萧昂没有多劝,到时候多多照顾他便是了,不会有多大事情的。但是情况恰恰相反,第二天发生的事将对二人以后的生命、也将对世界日后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六月二十一日,天还没亮,萧昂、陶霖两人穿戴整齐赶往城关外的集合地点。清晨凉风习习,远处天光朦胧,这里人群已经开始聚集。丘泽冰的手下收到他的吩咐,老远的就来迎接二人。丘、萧、陶三人相见,气氛却不似昨日那般融洽了,因为还有一人在场——沙狼。沙狼和他手下野沙堡的兵丁全部杀气腾腾的盯上萧、陶。萧昂不甘示弱,手放在了腰间长剑上,一言不合就要拔剑相向。丘泽冰自然知道双方的矛盾,他想要从中调解:“大家在一起了都是自己人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沙狼没那么好说话:“过不去嘞,大人这小子害俺们都下了大狱!不能就这么算了!”“对!不能算了!”野沙堡众一样的叫嚣着。萧昂也不是省油的灯:“怎么!沙狼,还要跟我过过招吗!你小子还不够格嘞!”“你娘生的!”沙狼就要拔剑相争了,丘泽冰脸色变了,大喝一声:“干什么!沙狼!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将!退下!”沙狼对权利的掌控者还是有些畏惧的,缩缩身子,后退两步。萧昂挑衅的朝他瞥眼,沙狼脸上的横疤因为怒火变得扭曲,丘泽冰有些失策,没想到双方的矛盾这么深,但他还是坚信自己可以妥善处理好矛盾,让双方同时为自己效力。众人上马排好队列,萧、沙狼是并排着的,丘泽冰在中间充当着停火线。过了些时候,天边一轮火红的太阳喷薄欲出,再有两队的兵马也在城关处集合,分别是金忠关和华农关的人,每队两百多人,三关兵马六百多人,都是最强的亲兵。大约是七点多钟吧,大家出发了。三条怒龙向大漠深处杀去。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弓马娴熟的高手,唯有陶霖吃力的很,盔甲本就沉重,已压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弓马娴熟的高手,唯有陶霖吃力的很,盔甲本就沉重,已压得他,肩膀疼痛,加上快马疾驰肩膀上磨出血来了,陶霖紧紧的抓住马缰绳,只要手一松就会摔下马去。不是他在骑马,是马绑架了他。一会要是发生战斗该怎么办啊。萧昂快马当先,正在和沙狼他们暗暗较劲呢,丘泽冰很畅快,看着一左一右的两员悍将,好像都是他的得力干将一样。就在萧昂和沙狼要打起来的时候,丘泽冰要梦醒的时候,陶霖快摔下马的时候,终于到地方了。陶霖松了一口气,搓搓勒出血痕的双手,然后才发现地方有点不对。一顶顶的帐篷树立在少沙多土的地上,一双双惊恐的吗,眼睛看着这群包括陶霖在内的全副武装的军队。萧昂问道:“为什么不走了?”丘泽冰微微有些喘:“这不是到了吗?”沙狼放肆的大笑道:“得劲!”陶霖心中出现一个可怕的推测,他顾不得其他,上前道:“大人,这些人是归附的熟苒……”萧昂脸色沉了下来:“大人,咱们还是速速走吧,去找猎物要紧。”“这不正是猎物吗?什么生的熟的?都是苒蛮!既然是苒蛮就要统统杀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