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荒古圣王 > 南狄帝子 . 凤凰魄
第128章 天宇凰入狱
作者:瞎子殿下  |  字数:5027  |  更新时间:2019-08-26 14:46:09 全文阅读

“末将领命!”

面对帝心的失心疯,李博可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恨不得马上离开。

现在正好来了机会。旋即带上两个禁卫军的兄弟往公主府走了去。

“将军,我们真的要带公主殿下去天牢?”

跟在李博后面的两个禁卫军颤颤巍巍地问道。

天宇凰可是南狄当今公主,虽然说她一直都得不到帝心的喜欢,好像她就不是帝心生的一样,但他们这些崇武之人从来没有敢对这个公主不敬过。

虽然说他们是禁卫军,但有些禁卫军的实力都还没有天宇凰厉害呢,天宇凰可是被称为帝都的三大妖孽之首啊。

能够被称为妖孽的人会有多差?

现在想想都莫名感到一股胆颤。

“也不知道公主殿下犯了什么错,陛下非得要让她下天牢。”

其中一个有些不愉快地说道。

天宇凰不仅仅武道天赋超群,就连人那也都是美的一批,寻常人等根本就难以和她媲美,整个南狄帝国,说到美人,可以说除了雪玲珑之外,再也没有人敢跟她较量比美了。

虽然天宇凰还没有真正的长大,还未算得上是丰满,但也长成了一个姑娘模样,也即将是一个成年人了。

他们这些禁卫军是看着天宇凰长大得,现在要他们去把她押入天牢,还真的有点不忍心。

一是他们得实力没有天宇凰高,二是,只要是个男人得都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特别是像天宇凰这样得绝色美人。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女皇陛下得意思,我们也是无能为力,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公主应该不会怪罪我们。”

就再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得李博终于发话了。

很快,他们三人便是走到了公主府,但是,这里虽然贵为公主府,却是极为地冷清。没有一个下人,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李博他们都不禁觉得天宇凰这个公主当的实在是有些寒酸。

但是她好似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一个人生活在诺大的公主府,好像也不觉得无聊一样,但是世人又怎么会知道,她心里的苦楚。

她也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却是得不到任何的母爱,得不到任何的关心,这样的孩子心里面装了多少的委屈,完全只有自己知道。

从小到大,帝心就不关心她的生活,她原本以为,只要她这样做,帝心就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从而注意到她的存在,然而一切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走,帝心没有更多的关心,也没有什么疑问,一切都如常。

相反的,好似她提出这个诉求之后,帝心反而变得更加开心了些许,很多时候,天宇凰也在思考着,自己到底是不是帝心亲生的,帝心对待她和对待天宇君的态度差别极大。

对天宇君相是对宝一样地捧在手心里,很是1怕一不小心就化了,但是对待天宇凰却是像对待一个乞丐一样,从来都不在乎,好似只要天宇凰不死就好。

她一直都很乖巧,一直都很听话但是从来没有得到帝心的喜欢,连一句夸赞的话都没有,即使她是帝都极美的人,即使她是帝都三大妖孽之首,但好似在帝心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一样。

三人进了公主府,东张西望,却是不知道天宇凰究竟在哪里,完全找不到她人。

“公主殿下不会不在这里吧?”

其中一个人有些颤颤地说道。

“我今天亲眼看见公主殿下回来的,她的身上还带着伤,而且伤的极重,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好像刚刚和什么人战斗过一样,不过我有些奇怪的是,以公主殿下的实力,应该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才对。”

李博不由得想起了,今天在城门口看见天宇凰回来的场景,那时天宇凰全身都是血腥淋淋的,她的胸口处被狠狠地抽了一刀,可以清楚地看到白花花的白骨,也不知道她这样一个小姑娘是怎么忍受着那样深的伤口回来的,有些士兵要是受了向她那样的伤,早就不想回来了,但是天宇凰却是极为地不同,她的心性极为地强大,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与之相比较的。

“谁?”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从里屋传来,但是却带着一股撕裂的感觉。

“公主殿下,是我们!”

李博三人战战兢兢地缩头走了进去,发现在这里屋之中要越加地冷清,完全不像是一处可以居住的地方,再说了这里可是公主府,但是很显然,这里都没有李博家布置的好,天宇凰这个公主当的确实是非常的寒酸。

“禁卫军?你们来干吗?”

天宇凰刚刚处理好了伤口,没想到居然进来了三个禁卫军,她这里平时可稀客了,压根就没有人会来,除非是帝心派来的,所以她现在猜眼前的这三人肯定是帝心派来的,但至于派他们来干什么,她可就不知道了。

但是她刚刚杀了帝心的妖人狼,她知道如果天宇君真的把事情告诉了帝心的话,那帝心肯定是饶不了她的。

不过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了,反正最多也就是惩罚一下她而已,帝心的这种伎俩她早就习惯了。

“是母皇派你们来的?”

不等李博三人说话,天宇凰直接问了出来。

“公主殿下真是聪明,正是女皇陛下派我们来的。”

李博战战兢兢地说道,感觉被天宇凰冷冷地看着真不自在,更何况天宇凰本来就是一张冰块脸,想要靠近她都很难,而且最为可怕的是,由于她的实力很强。

而且她的瞳孔会自动释放出冰冷的寒气,所以会让人倍感冰凉,特别是被她看着的时候,感觉自己被虎豹财狼看了个尽一样,好似下一秒就要往自己的身上扑来。

那种感觉,极其地阴森恐怖。

“说吧,母皇派你们来是干嘛的?”

天宇凰知道在这皇宫之中,很多人都是很害怕她的,一是因为她的所谓的高贵的公主地位,二是因为她的实力强悍,寻常人根本就不敢太靠近她,微微靠近她一点的,很容易就被她那七彩妖瞳的寒光之气给奇袭,他们在她的周围一般都要努力运气才能够保持身体正常的温度,就连夏晨这样的高手。

上一次在天宫皇院的时候,他就站在天宇凰的身边,他当时也都是在努力运气抵挡,才没有被天宇凰身上的寒气侵袭。

所以就更别谈像他们这样的普通人了。

“公主殿下,女皇陛下叫我们来请您到天牢坐坐。”

李博不敢看天宇凰一眼,直接把头低了下去,另外两个禁卫军更加胆颤,生怕天宇凰一个不高兴直接把他们三个人踹出去,反正人家是公主,就算她真的踹,他们三个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呀,只能是硬生生地承受了。

他们要是敢出手反抗,很可能会被诛杀九族。

“带路吧!”

天宇凰冷冷地说道,不带有一丝感情,宛若冰山一般,给人一种极致的冷感。

“嗯?”

李博三人不由得抬头看去,这公主殿下未免也太好说话了吧?

她居然什么都不问,也不发怒,看她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人极为地难以靠近,但是今天他们好像认识了一个全新的公主一样。

“走吧。”

就在这个时候,天宇凰的声音又再度地响起,令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战战兢兢的走在前面给天宇凰带路。

“公主1殿下,我们也不是有意的,还请公主殿下谅解。”

李博不由得跟着天宇凰道歉,他们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确是有些不妥,但是他们这样没有地位的人,只能够听从皇命了,要不然自己的脑袋可都保不住。

“我知道,你们都是奉命行事,我不怪你们,。”

本来天宇凰是一点也不想说话的,但是不由得同情起他们来,毕竟他们也都是不容易的,作为臣子的,哪敢不听从主子的命令的?

特别是像帝心这样的更加了,人家的手里握着真正的生杀大权,一旦忤逆了她,就别想活了。

也许在整个南狄,敢忤逆她的人也就只有天宇君和天宇凰了。

但是他们两个人忤逆的后果却是不一样,天宇凰每一次忤逆她都会受到重罚。

而天宇君如果他忤逆帝心去做一些比较小的事情的,不会损害到国家利益的,帝心还会称赞他说,一个男人就应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特别是像天宇君那样未来是要成为王的人。

但是天宇君忤逆的代价可就不一样了,每一次她忤逆都是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不过这一次是比较严重的,直接把她关到天牢中去,这倒是她第一次被逮到天牢去,天宇凰反倒是觉得自己撞了。

帝心越是惩罚她,说明她这一次斩杀的妖人狼对她非常重要,要不然也不会要将她关到天牢中去了。

“多谢公主殿下的理解。”

这个时候,李博他们三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好似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心中如释重负。

“哐当!”

就在这个时候,李博三人将天宇凰带到了一处极为幽暗的地牢,这里极为地潮湿,根本就不像地牢,在铁笼子的角落里堆着一大堆干草,明显是为了给入狱者准备的。

“公主殿下,请。”

李博毕恭毕敬地打开牢门,请天宇凰进去。

天宇凰环视了一下四周,又看了一眼李博三人,李博三个人旋即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给盯上了一样,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让人内心不由得感到一股寒颤。接着,天宇凰便是轻步地走了进去。

“公主殿下,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外面的守狱者都是我们的人,我已经打理好了一切,公主只需要安心地在这里住下,等到女皇陛下气消了,公主殿下应该就可以出去了。”

李博恭恭敬敬地说道。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见到天宇凰受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每一次只要天宇凰惹得帝心不高兴了,她都会受到相应得惩罚,不过,等到帝心心消了得时候,就会放了她了。

现在得帝心肯定是正在气头上,而且一定是气的不轻。

从天宇凰的伤来看,应该就是她这一次被帝心惩罚的原因,她伤的那么重,肯定是教皇了帝心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帝心也不会如此对待天宇凰了,居然让她跑到了天牢里来。

再者,由于他们禁卫军这一次办事不力,居然让慕莲笙和南宫月璃两个人给跑掉了,他们自己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本来就是已经守好了所有的出口,却还是让慕莲笙他们两个给逃脱了,简直是无法想像。

所以这一次,帝心是把所有的气都处在了天宇凰的身上了,所以可以说,天宇凰现在是帮着禁卫军戴罪。

李博从心里还是对天宇凰感激的,只是他们不能表现得那么明显,所以李博能够做得也就是把外面得兄弟地点好,让他们帮着照顾天宇凰一点。反正他们这些人都是有套路的,久混官场的人,对于这些从来都不是什么事。

“多谢!”

天宇凰很是礼貌地说了一句多谢,她平时可冷了,从来不会说什么感谢的话,而且一般历来说,也没有什么人有机会获得她的感激,毕竟她这个人一般都不合群,所以别人也就很难有机会得到她的道谢。

“那公主殿下,我们就先走了。”

“哐当!”

把天宇凰锁好了之后,李博他们三个人便是快速地离开了天牢,这种地方他们可不想待太久,而且和天宇凰在运气莫名地感到一股冷意,所以能够早些离开便是早些离开。

天宇凰一个人在里面看了许久,才发现原来牢狱里的生活是这样差,这里极为地阴冷,好像并没有什么阳光照射进来,想要取点暖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好在她天宇凰身体里本来就都是冰库,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温度,虽然这里很冷,都市,还真的对她造不成什么严重的伤害。

“咳咳!”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干咳的时候响起,接着只见一道年轻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

“没想到你居然还没有死。”

所来之人正是天宇君,他知道了天宇凰被押来了天牢后便是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看着牢边角落里的天宇凰,天宇君的来年上莫名地露出一抹雄安艺,看到天宇凰受罪他就会莫名感到开心。

他没有想到天宇凰现在就居然可以如此低淡定从容,好似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一样,他伤到天宇凰的那一击,绝对不简单,在他看来,即使天宇凰不死,那至少也要变得残废,而且他重伤的可是天宇凰的胸口处,他记得天宇凰手上的时候,胸里的白骨都露了出来,却是不知道她究竟是用了什么药,居然会让她恢复的如此之快,不由得感到有些好奇。

不过现在的他是来嘲笑天宇凰的。

“我就知道,你杀了母皇的妖人狼,母皇一定不会放过你,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天宇君的嘴脸露的极为可憎,要不是天宇凰坐在了牢里,真他妈的想要跟他干上一架。天宇君这个人就是卑鄙无耻,自己打不过天宇凰便是选择了偷袭,本来天宇凰看着他们是姐弟,不想作出伤害他性命的事情,结果却是被天宇君这家伙给暗算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受到那么重的伤,不过正所谓吃一点长一智嘛,以后得到天宇凰不会再这样像上次那样对天宇君那么宽容了,她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人有这样的机会来伤害她,她发誓,她天宇凰一定会好好低、地保护好她自己,所谓的帝心的母爱,她不要也罢,反正这么多年了,她还不是一样得不到,胆还不是一样好好地活了下来?

有些东西既然强求步来,那就不要,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她天宇凰也不稀罕了。

“我以为你已经被冰死了?”

天宇君以为是他自己了自己,殊不知,那是因为天宇凰不想杀他,所以让冰块自动地融化,而后让天宇君逃出冰块,没想到他居然还不领情,这样厚颜无耻地跑到这里来嘲笑她,真是感到莫名的恶心,都让她险些感到一阵厌恶了。

“你想要让我死?天宇凰,可行没有让你遂愿,真是可惜了,我天宇君可是南狄未来的皇,我是受着参天的庇的,哪像你,心慈手软,差点死在了我的手上,真是可笑,你以为你真的敢杀了我吗?你要是杀了我,被母皇知道了,你就别想在这南狄呆下去了。”

天宇君沉沉说道,还一脸的得意,简直就是让人看着很是恶心。

他自己确实是觉得自己是王,但其实,天宇凰从来就没有这样认为过,在她的眼里天宇君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君王,一个连自己的姐姐都要杀,连自己的姐姐都敢偷袭的人,完全没有一点当王的风骨。

要是未来真的把南狄交到他天宇君的手中,南狄恐怕要凉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