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荒古圣王 > 南狄帝子 . 凤凰魄
第127章 镇国大将军南柯凌云
作者:瞎子殿下  |  字数:5013  |  更新时间:2019-08-25 16:58:39 全文阅读

慕莲笙突然提高了自己的剑道境界,竟是忘记了叶南岸那致命的一击,只有难以言说的震撼。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空中的剑影轰然而落,四周数千米的大地,轰然一震,一道磅礴剑意,形成了一道圆形剑波,向着四周激荡开来。

片刻之后,所有人稳住身形,望向地面的巨大剑影,眼神之中,震撼无比。

那道剑影,足有千米之巨,好似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屹立在天地,释放着无边无际的浩荡剑意。

“嘭!”

下一刻,空中一声闷响传来,只见叶南岸的一只手臂血腥淋淋地脱体而出。

臂膀上的伤口,瞬间血如泉涌。

“啊!我的手!”

来人一袭白衣,身材高挑,屹立在剑影之巅,好似一座奇峰,给人一种望而仰止的感觉,但却是蒙着面,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真实模样。

他只一剑,便是将叶南岸的左手砍去,叶南岸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极其霸道。

“你,你是何人?我们兀鹫宫的事你也敢管?”

叶南岸强忍着剧痛,颤颤问道。

此时的慕莲笙已经从空中安全地坠了下来,站在南宫月璃的身边,看着那道白衣身影,对他肃然起敬。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回去告诉东方兀和铁鹫,就说慕莲笙我们五煞带走了,现在赶紧带你们的人滚吧。”

“什么?五煞?”

听到白衣男子说到五煞时,千南岸的眼神不由得剧烈一颤,身形都险些站不稳,自己现在还能够活着已经算是奇迹了。

五煞的实力他虽没有亲自见识过,但是那年......

“我们走!”

叶南岸毫不犹豫,直接下令撤离,要是继续待在这里,恐怕眼前的男子一剑就可以将他们所有的人灭杀。

只是眨眼间,兀鹫宫的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犹如老鼠见了猫。

“多谢前辈相救,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慕莲笙对着眼前那男子躬身抱拳,以示谢意。

“无需言谢,我不过是路过而已,日后你自是会知道。”

“嗯?”

那人话音刚落,竟是旋即不见了踪影,慕莲笙双目不由得一紧,没想到在这南域之中,竟还有这样的剑道高手存在。

南宫月璃也是和慕莲笙一样的反应,她刚才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那男子的身上,但是只见他话一说完,身形便是一闪,紧接着竟是消失不见。

南宫月从小在深宫中长大,见识过许多高手强者,但像刚才那男子身手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样的高手,简直是可以一人独挑千军万马。他刚才到来的那一剑,若是有杀人之心,恐怕他们所有在场的人都挡不了他一剑。

“小哥哥,你没事吧?”

那男子离开,南宫月璃赶紧地向着慕莲笙跑来,刚才如果不是那男子出现救下慕莲笙。

南宫月璃必然已经出手了,只不过那男子抢先了一步。

“我没事呢!”

其实说没事当然是假的,刚才被叶南岸那家伙,压的身体快要变成了畸形,要不是因为剑道境界突然提高,一时高兴消除了痛苦,现在肯定是无法站在这里和南宫月璃云淡风轻地说话。

“我们快走吧,莫干镇上的人好似都被兀鹫宫的人杀了,而且刚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一定会吸引很多人前来,我们现在的行踪肯定已经暴露了。”

刚才那白衣男子来的时候,他的剑道境界狮实在是太高,他释放出来的剑意剑影太过庞大,只要在莫干镇附近的武者,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现在那强悍的剑气突然消失了,肯定马上有大批人马向这里赶来。

所以慕莲笙不由得担心起来,他们两个现在最好赶紧离开,否则恐怕又要很难脱身了。

砜銮关中!

“将军,北离三万骑兵已经来到砜銮关的七十五里外驻扎下来了。”

一个穿着红色铠甲的将领走了进来,在铠甲之上雕饰着一颗豹头,看起来极其地凶神恶煞。

天域三国的士兵穿戴的战服颜色都不一样。

南狄是红色,北离是黑色,西凉是蓝色。

而他们的作战服上又雕饰着不同的动物图腾。

像南狄的是豹头。

北离的是鹰鹫。

西凉的则是狼头。

每一种动物,每一种颜色都代表着不同的国家。

“哦?可知此次带兵的是谁?”

南柯凌云一副淡定地看着天域地图,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在有生之年,让南狄的铁骑踏平天域的山河,让南狄成为天域的唯一王者,一统天域。

“是虎骑军的息流将军。”

迟剑毕恭毕敬地说道。

迟剑不仅仅是南狄镇国大将军南柯凌云手下的副将,更是他最为得力的助手,相当于他手里的刀,很多事情他不好处理一般都是由迟剑去处理,而且迟剑每一次都能够处理的很好,他天生就是刺杀的料,曾经南柯凌云都一度觉得,迟剑是天罗的杀手。

但后来还是否定了,经过了层层考验,他终于相信迟剑只是一名仗剑走天涯的剑客,不过他的剑道极为强悍,若非如此,也不会得到南柯凌云的重用。

南柯凌云乃是天宫皇院的学生,而且极为得到女皇陛下帝心的重用,她一登基就册封南柯凌云为南狄的镇国大将军,统领南狄一切军权,否则保卫南狄的安危,是当今女帝帝心信任的心腹之一。

“哦?看来北离很是重视他们的这个公主嘛。”

南柯凌云说的云淡风轻。

“不,这北离皇帝南宫独秀也只不过是摄政王南宫断情手里的傀儡,她这个公主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之人,北离重视的不是她的公主地位,而是她身体里的,凤凰九魄。”

迟剑毫不避讳地说出了真话,特别是“凤凰九魄”四个字还故意地加重了音调。

世人都传,得凤凰九魄者,得天域,所以虽然南宫月璃这个公主可有可无,但是现在可就不一样了。

她得身体里现在有凤凰九魄,那就相当于是北离手里得一把利刃,北离皇族断然是不会轻易放弃称霸天域得机会的。

特别是当今北离的摄政王南宫断情。

他可是为了权力什么都干的出来,可能就连篡位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将军,那凤凰九魄我们要怎么处理?”

迟剑阴翳地看着一直在看着天域地图的南柯凌云。

“怎么?你对凤凰九魄也动心了?”

南柯凌云不由得转过身来,一脸疑惑地看着迟剑,他以为迟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呢,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为迟剑只对剑感兴趣,没想到他竟是对这所谓的凤凰九魄提起了兴趣,这倒是让南柯凌云有些不解。

“要是完全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在整个天域都一直传说着,得凤凰九魄者得天域,末将确实是想要一睹凤凰九魄得威力。”

迟剑倒是没有丝毫得隐瞒,说出了自己得真实想法,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了解南柯凌云得,而且他们得私下关系还不错,南柯凌云也不是动不动就发怒的人。

“难道将军不想得到凤凰九魄吗?”

整个天域谁都想要得到凤凰九魄,他不相信南柯凌云就一点也没有动心。

南柯凌云用怪异的眼神看了迟剑一眼,迟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好似自己整个人都被他看穿了似的。

“女皇陛下已经给我来了私信,说叫我务必将南宫月璃和慕莲笙拦下,且要安全的拿到凤凰九魄,你怎么看?”

这个时候,南柯凌云倒是认真起来了几分,但却没有回答迟剑的问题,倒是抛出来了一个。

“这是女皇陛下的命令,我们也只能遵从,而且,在末将看来,这凤凰九魄对南狄来说确实是挺重要的,虽然末将也没见识过,但被世人说的神乎其神的。”

迟剑看着南柯凌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的没错,所谓的得凤凰九魄者得天域,在我看来不过是胡扯罢了,要真是这样,天域早就统一了,哪里还用等我们守在这破砜銮关中。”

“再说了,现在的凤凰九魄根本就是一个烫手的姜瑜,谁得到它不过是引来无数的追杀,我怕是连命都难保,还统一什么天域。”

南柯凌云丝毫不屑地说道。

“将军说的确实也不无道理。”

迟剑同意地点点头,而且本来也确实是这样,就像现在的慕莲笙和南宫月璃,走到哪里都有埋伏,根本就逃不掉各种追杀,要不是他们命长,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那我们怎么办?”

迟剑一脸迟疑地问,听南柯凌云的口气,是不想要这凤凰九魄了,可是女皇陛下可是亲自来了书信啊,难不成这南柯凌云要违抗女皇陛下的命令不成?这可是要杀头的。

“砜銮关的大门开着,只要息流的虎骑军不敢踏进来就好,到时候我北离将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南柯凌云沉沉吩咐道。

“将军是要放他们回北离?”

迟剑不由得讶然大惊,南柯凌云不仅是要抗旨不尊,还要把南宫月璃安全放回北离,真不知道他究竟要搞什么鬼。

就在迟剑一脸疑惑的时候,南柯凌云再度开了金口:“没错,我就是要把南宫月璃安全地放回北离去,现在天域的大批杀手肯定在追着南宫月璃的尾巴,只要她能够安全地逃回北离,到时候北离内部的人肯定会想尽办法得到凤凰九魄,那时候,不需要我们动手,北离自己内部的各个势力就因为凤凰九魄的事情互相残杀,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号称骑军强国的北离,要怎么阻挡我南狄的铁骑。”

南柯凌云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迟剑听了后这才恍然大悟。

凤凰九魄是福但也是祸,凤凰九魄一回到北离国都,到时候,不仅是天域的江湖势力齐聚北离,互相残杀,搅乱北离局势,就连皇族内部的各个势力也为了得到凤凰九魄而发生分裂。

这样子,根本就不用他们花多大的精力,等到他们内部分裂的差不多的时候,南狄铁骑挥鞭而上,打他个措手不及,到时候北离内部不同心。

将无法挡下南狄的勇猛大军。

“高,将军想的实在是周到,末将佩服。”

跟在南柯凌云身边多年,迟剑也学会了拍马屁了。

他原本是江湖江湖剑客,却是得到了南柯凌云的赏识,在南柯凌云的一番劝说之下,决定跟随南柯凌云,做南柯凌云的左膀右臂。

毕竟只要是一个血性的男子,都必将想要建立一番丰功伟业,待死后能够留下自己的名字。

迟剑虽是江湖人士,但终究难逃名利二字。

“这件事情戟交由你去办。”

南柯凌云笑笑地说道。

“可是我们这样做,女皇陛下那边怎么交代?”

就在这个时候,迟剑开始担心起来了。南柯凌云说的确实在理,先让整个天域的势力都去争凤凰九魄,等高手都死的差不多了,他们再出击,打得他个措手不及。

可是问题来了,人家女皇陛下亲自给他南柯凌云送来了亲笔书信,这就是意味着女皇陛下很看重凤凰九魄,现在被南柯凌云这么一搞,女帝肯定是要失望了,到时候她一发飙,可能是又要诛灭九族了。

“这件事情你尽管去办就好,女皇陛下那边我来想办法。”

南柯凌云早就打好了自己的算盘,反正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再说了,她帝心远在帝都之外,根本不了解这里的情况,马都有蹄的时候,到时候,女皇陛下要是问起来,就说北离将军息流带着北离虎骑军南下,就守在砜銮关之外,谁不知道虎骑军的强悍程度。

北离人本来就凶猛高悍,而且差不多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跟他们拼马,简直就是找死。

到时候就跟女皇陛下写个办事不力的检讨最多也就完事了,她帝心现在还不敢把他南柯凌云怎么样,如果她除掉了南柯凌云,她整个南狄可能就要守不住了。

这也是南柯凌云敢如此胆大妄为的主要原因。

“是,不过将军,末将听说慕莲笙那混小子是剑圣的徒弟,所以.......”

迟剑答应了一声,他吞吞吐吐地说了起来,好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小子又手痒了?行,给你个机会,不过可别打伤了他,我还指望着他能够安全地把北离的公主安全带回家呢。”

南柯凌云一看就知道,迟剑这混小子是手痒了,作为剑客,很难遇到对手,毕竟在这世界上,修炼剑道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大部分人1都是走武道之路,一般不会走剑道。

在天域的武者看来,只有武道才是修炼的正道,其他道法都是旁门左道。

“多谢将军,我会把握分寸的。”

说着迟剑便是高兴地飞了出去,其实他想要会会慕莲笙的剑道是一部分原因,但过多的是想要去看看传说中的凤凰九魄究竟有多厉害,居然被世人说的那么神乎其神。

什么得凤凰九魄者得天域,如果没有强悍的兵力,单靠一个人就能够称霸整个天域?

那还要军队来干什么?直接一个人随便大杀一场不就得了。

这世人就是喜欢夸大其词,有些东西明明没有那么可怕,却非要把其捧上天去才肯罢休。

南狄帝都皇宫之中。

“天宇凰那小妮子怎么样了?她去了哪里?”

帝心恼怒地呵斥一名禁卫军将领,李博。

她知道禁卫军在妖皇山脉把慕莲笙他们跟丢了得消息之后直接就恼羞成怒,现在天宇君回来了,将天宇凰杀掉了妖人狼,将慕莲笙和南宫月璃放走,而且还重伤天宇君的消息告诉了帝心。

帝心直接是要疯了的节奏,现在甚至有种想要杀了天宇凰的冲动。

“回陛下,公主殿下已经回了公主府,不过她身受重伤。”

李博战战兢兢的说道,一直在颤抖,浑身冒着冷汗,正所谓伴君如伴虎,现在感觉这帝心比虎还要虎。

别看她是个女人,脾气发起来,那比男人还要男人,而且她的实力在整个南狄的巅峰强者中,可以排上前五的。

就连琴帝都对她有些忌惮,琴帝一直都无法查探帝心的真正实力,虽然他嘴上一直说要取代当今的帝心,自立为王。

但就算是凭借他和饮血魂帝两个人的实力也不一定是帝心的对手。

帝心的实力高深莫测,而且全身的气息极为雄浑,在大殿之上,即使她故意隐藏自己的气息,仍旧会蔓延到大殿的各个角落。

好如盆里已经装满了水,即使你再怎样隐藏,多余的它还是会溢出来。

“去,把她给我带到天牢去,我要让她知道自己做了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帝心不禁咆哮起来,完全失了平时的那股威严,毕竟这凤凰九魄对天宇君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天宇君是真正的上古神族,神凰族的后裔,如果他能够融合凤凰九魄,那实力绝对非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