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一卷 前因后果
第二章 别来无恙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19-07-15 20:29:10 全文阅读

公元2015年九月二十七日。

  “两位,别来无恙!”

  程伟挥手,看着门外姗姗来迟的一男一女,笑容发自肺腑。

  “好几年不见,你个王八蛋不欢迎就算了,站都不站起来,这就是地主的待客之道?”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在沙发上掸了两下,才让白衣丽人入坐。

  程伟一声厉喝,“不准坐!裙子这么短我要是兽性大发怎么办?”

  女子白衣短裙玉容精致,身材高挑酥胸高耸微露,一双洁白玉腿光芒四射令人不敢直视。

  “还是没变,还是这么不正经,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你了。”女子自顾自的坐下,玉腿相叠。

  程伟一脸坏笑,“魏公公能不能管好你老婆?举家团圆的日子放她出来破坏他人家庭幸福!”

  魏前进针锋相对,“你得要有家才能让她破坏,问题是你有吗?盯着晓月大腿不放,我都懒得说你。”

  程伟不屑一顾,“萧晓月从小和我一起光屁股长大,我需要盯着她不放?韶华已去人老珠黄半老徐娘。”

  萧晓月弹腿就是一脚,踢向对面的程伟,刹那间风光无限好。

  程伟躲过一只高跟鞋后,义愤填膺,“你们女人就喜欢假装风骚,明明裙子短的连屁股都遮不住,偏偏里面穿着安全裤,不知道丁字裤才是短裙的标配?”

  萧晓月重新坐下没好气的说道,“你该跟你妈姓,姓杨!”

  “刁蛮任性才是萧晓月,刚才的淑女形象果然是一片虚幻。”

  程伟看着魏前进的裆下神色诡异,“魏公公不举?难怪你们两个至今没要孩子,这次回阳城是想找我借种?绝对不可能!萧晓月就算不穿衣服站在我面前,我也硬不起来!”

  萧晓月一脸鄙夷,“你就成天自我安慰路男男的瑞士老公不举吧,我家老魏的身体很好不用你操心。”

  程伟摇头,“魏公公不行,把你栓在龙城常年累月不回阳城,陈阿姨每次看见我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悔恨当初不该破坏你我二人青梅竹马的感情,一份天定姻缘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拆散了。”

  魏前进开始狂倒苦水,“你又不是不知道龙城房价全国最贵,房贷压的我和晓月喘不过气来,这十年全围着房子在打转。我倒是想每年回家看看但晓月不愿意,接她妈去龙城住,他妈又放不下小舅子的孩子。人啊活着可真不容易,想顾哪头哪头都顾不住。”

  程伟的脸色这才严肃起来,“多的钱没有四十万以下你尽管开口,反正你得把晓月照顾好,从小我就把她当女儿带,你娶她的时候没叫我一声爹,这十年来我一直耿耿于怀。”

  魏前进目瞪口呆,萧晓月张牙舞爪的扑向程伟又抓又挠,“我问候你大爷,从小带着我偷鸡摸狗,黑锅都让我背,我一个女孩子家被我妈从小打到大,你还想当我爹?”

  程伟抓住萧晓月的一双皓腕对旁边娇笑不已的服务员说道,“这位美女先出去,让我们好好聊聊,半个小时后开始上菜。”

  萧晓月怒道,“你个王八蛋放开我。”

  “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打扰我大爷长眠。”程伟再次坏笑。

  魏前进起身将萧晓月搂进怀里重新坐下,“我也问候大爷,别总想着占我家晓月便宜,你那四十万留着娶媳妇吧,听说你从看守所离职了?”

  程伟再也没有嬉笑的心思,“流年不利,二看突然死了个犯人,总得有人出来负责。”

  萧晓月怒气全消,“那也不该是你,高中毕业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政法系统现在待遇不错,好出难进。”

  程伟虽然失落,却不是太在意,“文凭早就到手了,看守所待遇不错可是人受罪,视线之内全是人间丑恶,积攒了一肚子的戾气,常此以往不是猝死就是早衰。”

  魏前进一脸愤慨,“肯定是你们暴力执法,摄像头又刚好坏了。”

  “晓月到爹这来,别跟这个伪君子坐一起。”

  萧晓月白了程伟一眼依言坐下,“真是被你们打死的?”

  程伟长叹一声,“跟着魏公公这个书呆子你受苦了,真想打人用得着亲自动手?当时没有任何人碰他、摄像头也在正常工作,看守所上上下下清清白白。但谁都解释不通那人为何突然胡言乱语自己掐自己的脖子,不到三十秒气管、颈椎、血管、食管、喉结混成一团,两个同监犯人当场大小便失禁。”

  萧晓月顿时起了一腿的鸡皮疙瘩,“杀人犯?”

  “猥亵幼女。”

  “死了活该。”萧晓月旗帜鲜明的站在正义那面。

  程伟搂着萧晓月的肩膀以示嘉奖,“嫉恶如仇才是人间正道,爹以你为荣。”

  魏前进一把推开程伟坐在两人中间,“你这也是猥亵幼女。”

  程伟失笑,“你总算承认我是你爹了。”

  “猥亵幼女自然有国法制裁,但不至于死,晓月不该幸灾乐祸。”

  程伟不等萧晓月反驳,一番嘲讽便向着魏前进扑去,“那是你现在还没有孩子自然能风轻云淡,将来若是有了孩子会允许这种人生活在你的周围?他因猥亵幼女被抓,并不是说他只有此罪,在一些看不见的角落,会不会还有未经人事的幼女,遭遇更多不幸?”

  “疑罪从无,你不能因为一个人打架斗殴就认定他杀过人!”

  “蠢货!猥亵幼女是病,只犯一次的话那叫病?怎么能同打架斗殴相提并论?谁感冒只咳嗽一声?”

  “这也不是他惨死的理由!”魏前进脸红脖子粗。

  程伟前倾探出头对萧晓月说道,“魏公公有哪些不好的癖好?”

  魏前进转身掐着程伟的脖子将其按在沙发上,“老子喜欢硬肛菊花!”

  萧晓月起身腾出地方,任由两人胡闹,程伟躺在沙发上毫无反抗之意,紧致细腻的玉腿就在眼前,风景秀丽,“好一朵白色的牡丹,我这乡巴佬也想去龙城走走了!”

  萧晓月双腿紧紧并拢,一巴掌扇在魏前进头上,“多长点心眼!”

  魏前进放开程伟挡在萧晓月面前解开腰间的皮带,“从小学二年级开始你就一直占我便宜,今天我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博大茎深!”

  “啊……”

  前来送菜的服务员发出一声惊叫,虽说男男才是真爱但这两男一女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现在流行弯直齐上?

  包间重归安静祥和,三人落座边吃边谈。

  萧晓月念念不忘猥亵幼女一案结局,“有视频为证应该没什么事吧?毕竟铁证如山。”

  程伟长叹一声,“现如今政治清明,只要出人命就得有人出来担责,这一点无可厚非。大大小小的领导看了无数遍监控视频才确定是真,更何况拿去说服老百姓?阳城检察院入驻第二看守所彻查此事,本来预计得花七天时间,确定视频真伪后当天晚上就走了,调查结论是干警忠于职守,看守所设施太过老旧、从而造成犯罪嫌疑人心里压抑才有自杀举动。”

  魏前进侧目,“这样就结束了?”

  “犯罪嫌疑人家属看了监控视频,从民政局领走十八万困难补助金,受害人父母给二看送了面旌旗,上面写着天地有正气。”

  萧晓月更加疑惑,“不是说看守所设施过于老旧吗?怎么还有人受到牵连?”

  程伟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阳城第二看守所刚刚建成,投入使用不到三年时间。”

  魏前进刻意压低声音,“伟哥相信世上有鬼吗?”

  程伟一脸落寞,“我不信世上有鬼但希望有,那样的话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魏前进欲言又止,萧晓月狠狠在桌下踹了他一脚,“没出息,是不是男人?”

  “我们梦见李雯雯了。”魏前进恨不得将头埋进盘子里。

  程伟端起啤酒一饮而尽,顺手擦去眼角的泪水,“你们?”

  魏前进仍是不愿抬头,“连续好几天同时梦见,所以才连夜赶回阳城。”

  程伟眉头紧锁,“睡在一张床上梦见的?”

  魏前进沉默不语,只是点头。

  “为什么不试试分开睡?”

  萧晓月泪流满面,“因为我怕!”

  程伟再无食欲将抽纸递给萧晓月转身坐在沙发上,“又不是你们故意丢下她,有什么怕的?”

  萧晓月坐在程伟身边依旧抽泣不止,“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怪我们六个人,不到一公里的距离我们都没能坚持下去。”

  程伟眼泪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本来说好是八个人去龙凤山,是我爽约,是我该死!”

  魏前进低头垂泪,“雯雯不会怪你,你为雯雯放弃上大学,在龙凤山找了她两年。事发当天我们放弃寻找的时候天还没黑,只要再向西走一公里就能发现雯雯的鞋子,我们那时候怕了,不敢再继续找下去。”

  萧晓月抱着程伟的脖子放声大哭,“那天你说不去龙凤山,雯雯也不愿意去,是我们硬拽着她去的,却没有看好她,最后还抛弃她,我们六个人年近三十无儿无女,这是报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