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一卷 前因后果
第一章 缘起缘灭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421  |  更新时间:2019-07-30 12:05:44 全文阅读

京畿。

  明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公元1567年1月22日)

  嘉靖帝朱厚熜弥留之际,正一派第五十代碧瞳天师张国祥摆阵布坛,欲以七星续命灯为君延寿十二载。

  午夜子时,乾清宫内一片忙碌。

  数九寒天滴水成冰的季节,裕王朱载垕、内阁首辅徐阶赤脚站在殿内屏息以待,道士、宫女、太监、御医来回穿梭无人发出任何声响。

  六十有四的徐阶浑身上下从里到外俱是冰凉彻骨,自布坛那日起,顺天府连降七天七夜大雪,仿佛要将这天地间的阳气吸干吮尽。眼看子时将过,七日之期即将圆满,陛下若是真能死而复生,到底是人还是鬼?

  千里之外,东海之西,中国之东,巍然泰山参穹灵秀,万物素白毫无杂色。

  鹅毛大雪絮絮扬扬飘落在山东大地,连续七日一刻不曾停歇,积雪深十尺,齐鲁百姓冻死饿死不计其数。

  子时将去,丑时未来,天地之间只剩苍茫雪色,一道浓郁的黑死气划开天际冲破风雪直扑蒿里山下幽都之门。

  万鬼嚎哭风雪凝滞,狂风突起倒卷皑皑白雪飞离地面扑向夜空。

  “何方妖孽敢行忤逆之举!”威严庄重的呵斥声响彻于脑海心间,万里江山仍是一片寂静。

  爽朗的笑声在冥地幽都响起,天贶殿殿内庄严肃穆的气氛荡然无存。

  “不才雍州钟正南,见过天齐仁圣帝君。”

  死气现出原形,豹头环眼铁面虬鬓乌纱破帽大红袍,周身黑气环绕。

  一身青衣的东岳帝君言出如法,阵阵雷光直劈鬼影,“区区野鬼竟然能以怨气破我幽都禁制,你这孽畜究竟吞噬了多少冤魂!”

  雷光没入黑气未起一点波澜,钟馗笑而不语走向殿内的北斗七星阵抬腿就踢。

  “阿弥陀佛,钟施主万万不可害了阳间天子性命。”

  一根锡杖横在鬼影身前,来人手持莲花身披袈裟头戴毗卢冠。

  鬼影头部化为黑色漩涡,浓郁的黑死气直扑僧人,欲将其卷入一片虚无。

  “我佛慈悲!”

  僧人再宣一声佛号,身形于虚空中连续闪烁仍未摆脱黑气。

  东岳帝君怒喝一声,“定!”

  鬼影若无其事,僧人却是突然一顿半边身体被卷入虚空。

  “唵么抳、钵讷铭、吽!”

  七字真言过后僧人舍去右臂闪向二十尺之外,脸色如常断臂再生手中却已无锡杖。

  黑色漩涡消散,鬼影再度显露原形,眼神更亮死气更浓,嘴中不断咀嚼回味。

  “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不愧为地藏王。”

  “佛有割肉喂鹰的胸怀,只要钟施主肯回头,本座舍去一条臂膀又有何妨?”

  “新罗蛮夷还真当自己成佛了?肉质太柴,想来是窃据华夏神位天地不愿认同。”

  鬼影再度化为一道死气直扑北斗七星阵,要在丑时降临前结束天地浩劫。

  地藏王一脸严肃,暗捏手印暂作旁观。

  东岳帝君青色皇袍化成精炎,天贶殿顿成一片火海,法谕再出,以北斗大神咒辅阵。

  “北斗七元,神气统天。天罡大圣,威光万千。上天下地,断绝邪源。乘云而升,来降坛前。降临真气,穿水入烟。传之三界,万魔擎拳。斩妖灭踪,回死登仙!”

  咒起,鬼影所化黑气顿时四散,数次复聚皆难成形,一声怒吼在北斗七星阵内响起。

  “灵祗应梦,厥疾全瘳,烈士除妖,实须称奖,因图异状,颁显有司,岁暮驱除,可宜遍识,以祛邪魅,益静妖氛。仍告天下,悉令知委。”

  神州大地无数怨鬼游魂应声涌向泰山脚下,死气成剑插入蒿里山,连破幽都之门、天贶殿两处禁制冲进北斗七星阵,隔绝天地。

  黑死气再度成形,鬼影屹立于北斗七星阵之中仰天长啸。

  “凡天下人死亡,非小事也。壹死,终古不得复见天地日月也,脉骨成涂土。死命,重事也。人居天地之间,人人得壹生,不得重生。得再生者,是为天地之大私。我钟馗身为天地正统,乃前唐玄宗所封赐福镇宅圣君,八百年来祛鬼逐恶尽职尽责,未曾辜负供奉我的信众,今夜就替七日来死于七星续命灯之下的黎民苍生讨一个公道!”

  天贶殿内外黑死气环绕肆虐,试图吞没一切,东岳帝君言出如法。

  “酆都大帝,五方鬼帝,十殿冥王何在?”

  钟馗朗声向天诏告,“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妄图逆道而谋、行天地之私,以万千苍生之命换人间天子一纪,耗尽世间阳气两百载难复,令华夏大地至寒极旱国运堪忧,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死气肆虐,地藏王、东岳帝君寸步难行。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每喊一字,黑气就消散一分,天地之间却并无感应。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殿外突然传来一道女声,”此事另有乾坤,所以天地不曾怪罪帝君与地藏王,请圣君收手。”

  “碧霞元君难道不知千年前南北朝之祸,六百年前五代十国之殇?不要拿民意换天意作说辞,今夜天不予万民公道,我钟正南就替天行道!”

  殿外陷入沉默,钟馗再度怒吼眼角渗出黑血。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冬雷,东岳帝君、地藏王同时色变。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身形越来越真实,黑气越来越稀薄。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地藏王、东岳帝君同时感觉身重亿万斤,脊梁已无法挺直。

  钟馗的身形渐趋实体化,殿外传来男子轻叹。

  “正南收手吧,你以魂飞魄散换他两人重入轮回,何其不值?”

  钟馗不为所动,“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地藏王、东岳帝君同时跪倒在地。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周身黑气渐渐消散,身形已和生前毫无二致。

  东华帝君已有低头认输之意,“你困不住本座五百年,本座愿化身为人行走世间。”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眼角的黑泪已成血红色,地藏王一声阿弥陀佛,化为一道白光向西而去。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满脸裂痕玉碎在即。

  东华帝君一声长叹,“别念了,本座自己去。”

  “多谢天齐仁圣帝君容我留下一双慧眼辨世间善恶。”

  一道青光向西而去,天贶殿鬼气全消。

  人世间大雪已停,无数冤魂散去,天地重归祥和宁静。

  钟馗出现在蒿里山外向北深揖,“我一意孤行私聚亿万冤魂破幽都,困酆都大帝、五方鬼帝、十殿冥王,还请真武帝君照看阴司鬼众,与他们无关。”

  浑身金甲的真武大帝躬身还礼,“请正南放心,有玄武在阴司鬼众一如从前。”

  钟馗身形渐渐消散,残影向东拱手一礼,“此次东岳胜地行此妄举,实乃情非得已,还请碧霞元君见谅。”

  碧霞元君微微侧身,“道有不同,事出有因,既然天地认可赐福镇宅圣君,东岳无话可说,还请圣君来世再登泰山与我论昨夜对错。

  残影重重点头,“若有来生定赴此约!”

  东海尽头数道极光突闪即灭,残影随之散去,惟余一双鬼眼虚挂夜空慢慢升腾。

  天地之间再起悲泣,怨鬼游魂去而复返,围绕着虚空中的鬼眼反转痴缠哀嚎哭喊。

  泰山、蒿里山方圆五十里、上至凌霄、下到幽冥,十万八千里内布满黑死之气,亿万哭喊突化一声哀号声若牛吼。

  黑死之气再度成形已非人身,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身长万丈、背有八十一鳞、尾缠玉皇顶、身绕东岳、头枕蒿里。

  黑气成龙,天地恢复清明,乌云散去,一轮皎洁圆月照亮人间。

  龙舌伸卷屈甩之下,数十个人形生物自龙腹内吐出,黑龙咂嘴百般嫌弃。

  衣衫褴褛的酆都大帝着地后最先惊醒,于虚空中连连闪现,再次露出身形仍在原地分毫未移。

  一双似曾相识的龙目疑惑不解,酆都大帝惊骇之下失声叫道,“你是……”

  真武荡魔剑突至,酆都大帝坠入幽都天贶殿。

  轰!冬雷再响!

  黑龙恍若未闻,昂首望月。

  赤气覆太阴,如血光。

  东岳神动,黑龙挟泰山神形越过云霄直冲血月,真武大帝手持荡魔剑、碧霞元君臂挽拂尘紧随其后。

  五方鬼帝、十殿冥王渐次苏醒,平等王首先化成一道黑气冲向血月,十四道黑气前赴后继。

  黑龙义无反顾冲进血界之中,鳞片脱落撒向人间。

  血界寸步难越,真武大帝、碧霞元君皆被挡于界外,只能目视黑龙蹒跚而去。

  龙血流尽黑龙溃不成形,钟馗恢复一丝清明,龙身顿时化为漫天黑气,亿万怨鬼游魂铺天盖月,遮住浓浓血界。

  “我钟正南因万民之心而存、因万民之愿而兴,今夜就将这份恩情还于万民重归天地!”

  亿万怨鬼游魂湮灭,血界消退,皎月再度清新洁白一尘不染。

  虚空之中突现一幅幅画面,赤气覆月,旱地千里。易子而食,民不聊生。风云剧变,山河悲鸣。天下动荡,群贼四起。北虏南侵,蛮夷主中。苦难深重,止于五甲。百废待兴,豺狼寇国。神州陆沉,伏尸亿万。三十八载,方得一统。

  真武大帝、碧霞元君俱是泪流满面,东岳帝君、地藏王重入轮回五百年、钟馗身死道消依然未能撼动结局。

  四百年生灵涂炭、死伤百亿,究竟是谁的过失?又会是谁的因果?

  虚空画面定格,一座美轮美奂的钢铁琉璃之城,三十左右的男子,生就一双鬼眼,视线穿越四百四十八年,挥手向虚空致意,“两位,别来无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