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林史诗 >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章 雁天悲歌·长工伙计
作者:少叔派  |  字数:2551  |  更新时间:2019-08-01 08:58:03 全文阅读

长安城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繁华,这时候它还只是一个西部的边陲小城,城里最多的就是米行,吃饭的问题是这座小城的日常旋律,一个身材健壮,皮肤不算太黑的小伙子坐在城中最大米行的门槛边上等着领一年的工钱,炯炯有神的眼睛和他的身份有点不相配,他叫鲁一,是这家米行的长工伙计。

鲁一来自繁华的平阳城,初来乍到时,还真有点城里人进小沟沟的感觉,可是他一呆就是八年,一袋袋沉甸甸的米硬是将他当初的小身板压成了如今的小蛮牛。

十一岁那年,老爹将他送到长安城的一家秦记米行里干活记。他老爹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武林霸主雁天派堂主,比他小一岁的老弟鲁二按照派里的规矩在去年十八岁的时候入堂当了香主。他不怪天,不怪地,更不怪他老爹,只是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亲生的。

俗话说,朝中无人莫做官,江湖无人莫抬头,他强任他强,他横任他横,你吃你的肉,我扛我的米,富不过三代,横不过一时,咱们走着瞧。这些年来,鲁一在摸爬滚打中积累了丰富的江湖经验,总结起来就是你有理随你踩,你无理我记着,好汉不吃眼前亏,青山不怕流水淌。

鲁一也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他也常常琢磨,大家一起混江湖,为什么人家被别人叫做大侠,自己却被人叫做小一,可每次思来想去都不了了之,因为除了骑马,他只会一种武功,他把它叫做米下地上飘。

俗话又说,大树底下好乘凉。长安城里的多数米行都投入了终南山潜龙派这颗大树的怀抱,开明的潜龙派并没有规定他们上缴多少乘凉费,但秦记米行却是众多米行里抱的最紧的一个,每年百分之八十的收入都交给了他们,尽管如此,秦家依然是最富的一个。

秦家大少爷名叫秦配,这次的月钱由他亲自发放。秦配一个挨着一个喊名字,轮到鲁一的时候,他特地笑眯眯地向鲁一招了招手,鲁一赶紧跑了过去,笑着问道:“少爷,我今年的工钱是多少?”

秦配拍了拍他的肩膀,拎出三吊钱放在他面前,笑着说道:“今年成绩不错,比去年整整多了一吊钱,好好干,我自不会亏待你的。”

鲁一听说,开心的笑了,果然是天道酬勤悬真理,老天总不会辜负我落下的每一滴汗水的,众人也投去羡慕的目光。突然,睡自己隔床的王老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鲁一,说道:“小一,你娘,你娘给你,给你来信了。”

鲁一听了一脸疑惑,八年来他们从没联系过自己一次,这时候来信,难道是老爹给自己也在堂口里谋了个缺?急忙拆开来看:鲁一吾儿,你爹也不知是抽错了哪根筋,非要前往天雷派盗取天雷谱,为娘死劝不听,盼儿速归。

信很简单,可鲁一接连看了好几遍,然后揣入怀里,上前朝秦配说道:“少爷,我娘让我赶紧回去,你们家那马能不能借给我骑一骑?”

秦配听了连忙让人将马牵了过来交给鲁一,又从他手里将刚刚发给他的三吊工钱拿了回来,笑着说:“拿去吧,一共二十吊钱,你在我这暂存的有十六吊,你手里有三吊,还有一吊等你回来从明年的工钱里扣。赶紧回去吧,别让老人家等着急了。”

  眼看着八年的辛苦费换来这么个畜生,鲁一虽然极不情愿,但看见王老爹在一旁点头,便不多废话,翻身上马,扬起鞭子在马身上狠命一抽,心中的别扭也少了许多,至少对这畜生他想抽就抽,它还得拼命地替自己干活。

  千沟万壑、支离破碎的黄土高原在其他人眼里或许是道亮丽的风景线,但对常年生活在这里的鲁一来说,和一个人身上长满浓疮并没有两样。

  行到绛城地界的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路中央,鲁一急忙勒紧缰绳,马蹄在少年跟前一个拳头远的地方稳稳地停了下来,少年正满脸嬉笑地冲着他做鬼脸。

  鲁一不禁暴怒起来,骂道:“谁家的鬼娃子,没见我着急赶路么!赶紧闪开!”

  少年似乎没有听见,依旧嬉皮笑脸地说道:“错啦!错啦!”

  鲁一没好声气地问道:“什么错啦?”

  少年顿时恼了起来,一个飞身落在马上,从腰间掏出一根鸡毛斜插在鲁一胸口,说道:“我说你这人真有趣,听不懂人话么,错啦就是错啦,哪还有什么错啦!你着急赶路我不耽搁你,来来来,送你一根箭羽,祝你早日归家!”

  鲁一看着胸前的色彩斑斓的鸡毛皱眉说道:“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这鸡毛颜色倒挺别致,不过你插在我胸口是什么意思?”

  少年眉尖一挑,拍着鲁一的胸口笑说道:“龟心似箭啊!”

  鲁一只道他是个疯子,不愿和他再纠缠,嘴里骂骂咧咧道:“真是王母娘娘请例假,菩萨闪了腰,碰见个神经病!”

  索性下了马跑回绛城去,少年看着鲁一奔跑的身影,苦笑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么多年真是一点都没变,赶紧回去吧。”

  真是辛苦包装大八年,一朝现出老原形。二十吊钱没了不说,马也被人占便宜走了,这下回去可怎么跟老娘交差。都是打工的人,怎么人家顺风顺水,偏偏自己霉运连天,也管不了许多了,到了绛城先找凌灵填饱肚子,借匹马再说,鲁一这般想着,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凌灵出了绛城西门没多远便看见赤脚的鲁一,急忙跑了过去,说道:“你光赤脚回来的?让你好好在绛城呆着,你偏不听,现在怎么样?”

  鲁一低垂着头,小声说道:“你是大小姐,你是白富美,当然不一样了。再说了,我老爹非要让我去,我有什么办法。”

  凌灵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平阳城容不下你,绛城容得,你爹娘不要你,我要你。这话我说过没有?是你自己非得说什么闯荡江湖,道什么偶逢奇遇,那些全是说书人编的鬼话你听不出来?这下又赖你老爹头上了。”

  见鲁一不说话,凌灵上前拉起他的手,说道:“现在回来可不能再由着你了,给我老实呆在绛城,哪儿也不许去。吃饭了没有,我带你下馆子去。”

  鲁一抬头说道:“我吃了饭得赶紧回去,我娘给我捎信来,说老爹犯傻了。”

  凌灵大声说道:“你爹死啦!”

  鲁一挣脱凌灵的手,满脸怒容,脱口而出道:“你爹才死了!”

  刚说完,凌灵的樱桃小嘴已噘得直挺挺的,眼泪水正在眼眶里打转,鲁一见了急的连抽了自己三个大耳刮子,凌灵老爹早在十六年前便在终南山大战中死了,自己怎么连这茬都忘了。

  凌灵见鲁一这样作践自己,眼泪水哗地流了下来,拉着鲁一的手边走边抽泣道:“萧诚现在满城找你,你自己要送死不要紧,我可怎么办,你忘了你说过的话,男子汉大丈夫既然说了就要负责到底。你先吃饭,我慢慢跟你说。”

  鲁一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说道:“我说啥了,不就是说你长得好看嘛,本来就挺好看的,尤其是在看百灵鸟的时候,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

  凌灵伸出手指头,指着鲁一反驳道:“能随随便便说一个女孩子好看吗?怎么偏偏就只有你说了,其他人都没说,他们都是睁眼瞎吗?你再敢狡辩,我跟你没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