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林史诗 >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2章 雁天悲歌·灭门始末
作者:少叔派  |  字数:2517  |  更新时间:2019-07-13 01:36:36 全文阅读

鲁一听了似乎想起什么来,猛地说道:“你爷爷在不在家?你这样拉着我的手,不等平阳城里的萧诚动手,肯定先被你爷爷宰了,我可不想当三年前那个被你爷爷剜去双目的倒霉鬼,你爷爷也真是个怪胎,人家只不过多看了你一眼。”

凌灵嗔道:“你才是怪胎呢!我爷爷不过是疼我,才剜掉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你哪里和他们一样了,就算爷爷想杀你,你也得给他这个机会不是?”

鲁一听了,双腿不听使唤地钉在了原地,凌灵见了不觉噗嗤一笑,打趣道:“这下怕死啦?我还以为你这头小倔牛只知道一个劲地冲呢。你放心,他去平阳城了,韩长老派人来请他议事去了。”

鲁一长长地松了口气,拉起凌灵撒腿就往城里最好的酒楼醉天楼跑去,这每年难得一次的机会是他这八年来最大的盼头,所有咽在肚子里的不快、憋屈和泪水,除了让美味来冲一冲,其他的都不好使。

凌灵照着老规矩让鲁一从后门溜进二楼厢房,自己从前门进去,跑堂的伙计一看,立即笑脸迎了上来,点头哈腰地问道:“大小姐,难得您今天赏光,要吃点什么尽管吩咐,掌柜的说了,只要是大小姐想吃的,就是上天入地也得给您预备妥帖喽,若有怠慢,一律革职查办。”

凌灵心里惦记着鲁一,哪有功夫跟他那么多废话,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你看着办”,便匆匆上楼了。

跑堂伙计一听,可犯了难。这要伺候不周,在凌长老面前告醉天楼一状,全楼上上下下五十口人的饭碗可就彻底让自己给砸粪坑里了。

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拿起菜谱冲进厨房,大声说道:“赶紧的!照着菜谱每样一份,麻溜的敬上二楼厢房,大小姐正里面等着呢,出一点差错,仔细你们的筋骨!”

众人一听,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计,开始准备起来,大小姐可真不是好惹的。一切就绪,跑堂伙计招呼着众人按老规矩将饭菜在厢房外边的隔间摆了一屋子,便退了下去。

一顿狼吞虎咽过后,鲁一抹了抹嘴,低沉着声音说道:“说吧,我爹爹怎么就死了?”

凌灵凑了过去,握着鲁一的双手,慢慢地说了起来。

原来,鲁一老爹名唤鲁旦,江湖人称“三招倒”,在真正的练家子面前从来都是过不上三招必定倒下,派中兄弟便给了他这个绰号。靠着自己老爹跟随雁天派掌门云天傲挣下了一份功劳,入堂做了堂主,拜在位列六大长老的萧念微门下。

俗话说有多大本事吃多大碗饭,最起码你得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否则一头栽茅坑都还不知道深宽几许。这鲁旦便是因为一桩差事办砸了,被萧老头骂爹骂娘地狠命教训一通还不服气,也不知道是自己脑袋棒槌了,还是受什么人唆使,竟然带着手下几个得力帮手异想天开地想潜入天雷派盗取镇派武功天雷谱。

刚进济南城便被在天雷派效力的一个同乡认了出来,做小偷的自然经不得半点吓,看着那同乡迎上来,他自以为事情暴露,反手就是一巴掌。那同乡本想嘘个寒暖,莫名其妙地挨了一巴掌,拉着脸正准备问,鲁旦顺手又是一剑,手底下人一看老大出手了,立即杀了上去。

有一个撒腿跑得快的,赶紧告诉正在附近的长老木青,木青听了顿时火冒三丈,虽说各派摩擦时有发生,但区区一个堂主竟敢在太岁爷头上撒尿,这眼珠子未免也悬得太高了些,立即带人就来找。

找到鲁旦的时候,他正和手底下几个兄弟在家面馆舔着面碗底,一看情况情况不对,招呼兄弟拔剑攻了上来,这次也不例外,只一招便被擒下了。木青问出缘由,将鲁旦原班人马毫发无损地送回雁天派交给了萧念微。

萧念微纵横江湖五十年,何曾丢过这么大的脸面,气得原本花白的胡须左边一撇瞬间变黑,剑光一闪,鲁旦和几名好兄弟的情丝从此被彻底斩断。

鲁二听说老爹被杀,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挑了个萧老头不在家的日子,趁着夜黑,带上香内二十几个兄弟一脚踢翻了萧家大门。管家萧诚办完事刚刚回来,见有人撒野,顾不得向上请示,三拳两脚便将鲁二就地正法。

萧诚转念一想,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带人冲进鲁家把香火给彻底摁灭了,命令弟子全城暗中搜捕鲁一。可怜鲁旦全家上下十三口人,除了在外打工的儿子鲁一和嫁给长老唐颜的妹妹鲁萱外,统统死在还没有清醒的美梦里。

鲁一只觉两耳嗡嗡作响,紧紧地攥住拳头,沉默半晌才问道:“我姑父呢?”

凌灵听见鲁一问话,连忙说道:“此时此刻,应该在盘算着如何对付萧念微了,不过肯定不是因为你,唐颜那只老淫虫可不止是你一个人的姑父。鲁伯伯的死只不过他们的一个借口,这些年六大长老的明争暗斗简直比林子里的野兽还凶,不过萧诚倒是连夜去了一趟韩堂府上,也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

凌灵见鲁一不答话,心头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沉着脸说道:“我不管!如果你非要去平阳城,不能丢下我一个人!等天黑了,我跟你一起去!”

鲁一点了点头,顺口问道:“掌门还好吗?”

凌灵斜倚在他肩上,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鲁一再次低下了头,她不说话就说明情况比以前更糟糕,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雁家风光无限时,从里面出来的一辆辆粪车都能让人排满整个平阳城,好等着往脸上抹,沾点偶像的贵气,还真有点粪露均沾的意味。

可到了雁横这一代,衰落了,不说其他人,连六大长老身上那股人渣味也渐渐由暗转明,满城的熏香都盖不住他们身上那股张狂的地标性气味。

凌灵似乎猜出了他的心思,担心他闷坏身子,转动着眼珠子笑道:“你想不想学武功?我可以教你,不说别的,起码以后赶路也要快一点。”

鲁一觉得堂堂男子汉,要靠个女人才能吃上肉,这脸面已经被踩在地上了,如今还要靠着女人学武功,那不是自己拿着自己的脸面在地上摩擦嘛,这要传出去,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起身说道:“咱们还是赶路吧。”

凌灵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便被他拉着从后门出去了。刚进入街市,鲁一赶紧松了手,凌灵的贴身小丫头红菱正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嘴里不停说道:“小姐,蜈蚣出窝了,蜈蚣出窝了。”

鲁一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四两棉花十张弓,这又从何谈起?”

凌灵噗嗤笑道:“当初是谁说这些大长老们忘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谁家的饭,忘了怎么从小蚯蚓变成大蜈蚣的,我可都记着呢。”

鲁一没想到自己十年前的顽笑话,她竟然记得这么清楚,只得讪讪地笑了笑。两人从酒楼的马厩里寻得一雌一雄两匹快马,径朝平阳城奔去。临行前,凌灵吩咐红菱赶紧去找萧蕊儿,她们俩自小要好,鲁一便没再多问。

临近平阳城时,太阳已经落山,两人在城外的茶铺停了下来,凌灵牵了马拴在一旁,鲁一进了铺子见李老头正在眯眼打盹儿,大声喊道:“李老头,喝茶的人来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