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五十一章 定人去地府 吴铭回少林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72  |  更新时间:2019-08-04 21:05:13 全文阅读

“什么,假包公?你们刚刚不是还在怀疑假包公吗?现在怎么又让他和你们一起去了?那我去不比他去强吗?”

  铁桐一听不闻和破袋子二人不约而同的想要让假包公与他们同去地府,方才刚刚消弭了一点的憋屈不由又一下子变成了莫名的火气和不解燃烧起来。

  铁桐本当是即便要他留在寺中镇守寺门,那么另一个要去地府的人也应当是碧泪,或冯氏婆婆之类的江湖中人。

  毕竟这些个江湖同道与他们也是同仇敌忾,即便有什么意外情况也能够心心相连,杀出一条血路来。

  但是他们想要邀请的,却是一个朝廷命官,而且这个假包公,到现在为止,还有一定的嫌疑在身。怎么能够让他去呢?想到这里,铁桐怎么能够不生气呢?

  破袋子见铁桐听了他二人讲的话后,急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双大手往后一背,在厅中来回迈着大步子踱来踱去。再看那铁桐的头上,像是已经有隐隐的怒火在燃烧。

  看到这里,我们这位年逾花甲的老帮主忙摆手笑道:“你这个疯和尚,一听有热闹你去不了,怎么连神志也不清醒了。我们让那假包公一同前去地府,当然是有原因的。”

  破袋子接着讲道:“首先,这事件的起因虽然错综复杂,但是最为直接的仍然是朝廷的三千万两黄金被盗。假包公既然是专门负责此案,我们怎么能够不让他去。”

  不闻也道:“这第二点呢,正因为假包公有这方面的嫌疑,就更应该让他跟我们一起前去。只有在乱中,才能够看出破绽来。”

  不闻方讲完,破袋子又接着道:“还有第三点,就是因为这假包公的确也是一把好手,虽然和老兄你比有些不如,但这假包公的身手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倘若我们的猜测是假的,那他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帮手。”

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利害关系讲的清清楚楚,本来铁桐认为最不可能的假包公一下子变成了最佳人选。

直讲的铁桐头皮发麻,一时间竟想不出言语来反驳。

  过了半晌,铁桐才终于道:“好好好,反正一张嘴斗不过两套皮,你们讲啥就是啥。咱家呆在寺中,还省去了好多麻烦呢。”

  破袋子和不闻见了,不由摇摇头笑了起来。如此,到底是哪三个人前去那地府幽冥当中一探究竟,算是定了下来。

  碧海血泪,太阳已经赶着要下山,暮色渐渐昏沉,然而在一处小小的院落当中,有一个小小的孩子却仍然在那里练功。

  他时而扎步、冲拳,时而又像是一只轻盈的燕子一样飞上树梢,惊起三两只寒鸦,震落五六片树叶。一招一式打出来,虽然不能够登峰造极,但也到有模有样,不差分毫。

“吴铭,吴铭,吃饭啦。你这几日一练就是一天,总是忘记吃饭。”圆拱门外蹦蹦跳跳走进一个女孩,娇嗔道。

只是嗔怪里,却有明显的关心和喜爱。

  这个声如黄鹂般清脆动人的女孩,当然就是弓怜人,那勤奋练功的孩子,当然就是吴铭。

  “恩恩,马上就来。这皇天清歌决的第十二式我也已经练得差不多。只是可能功底太差,根基不牢。总是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就像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吃饭去罢。”

  “咦,啧啧,这皇天清歌决我都已经练了一年还多,你却只练了短短几天,还我不懂,哼!”弓怜人一努嘴,不再理吴铭。

  “啊,哈哈……这个…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吴铭见怜人有些生气了,忙挠挠头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说会合适一点,一下子语无伦次起来。

  “那也就是说,还是我厉害一点吧。”弓怜人见到吴铭慌乱的样子,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是因吴铭在乎她而感到欢喜。

  “当然当然,怜人是最厉害的啦。”吴铭见怜人脸色缓和下来,顺杆往上爬,赶紧讲起好话来。

  “哼,你少拍我的马屁,江湖上厉害的人那么多,我是几斤几两我当然知道。不过要说这皇天清歌决,你有什么不懂问我就对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吴铭那句恭维的话弓怜人还是十分受用的。

  “来来,哪里不懂赶紧讲,姐姐帮你解答。”弓怜人蹦蹦跳跳的讲道。

  “额……还姐姐?”吴铭一头黑线,心想这丫头一开心还占起自己便宜来了。

  “怎么那么多废话,你到底有没有不懂的地方,没有就吃饭去。”弓怜人道,她嘴里说着要去吃饭,但却仍然站在原地不动,显然是想听吴铭说说他的困惑到底出现在了哪里。

“额……好吧好吧,我就和你这个‘姐姐’讲讲,你看这第十二式当中……”吴铭无奈,准备和弓怜人讲讲自己的困惑。

尽管他明知弓怜人根本不能帮自己解决困惑,但是既然弓怜人想听,他就会讲。

  “怜人,吴铭,吃饭啦。”吴铭正待要讲,外面又有一个声音传来。那人穿一身淡黄轻衫,莲步轻移,正是那日和碧泪、血樱二人一同做饭的秀梅。

  “秀梅师姐,我正要教吴铭皇天清歌决,你就来啦,要不我们先吃饭去罢。”弓怜人见秀梅过来,高兴的喊道。

实际弓怜人算是拜入碧泪门下,只是弓怜人情况特殊,所以平日里也从不叫碧泪师父,只是喊碧泪姐姐。

但秀梅和弓怜人算是同辈,而且远比弓怜人早入门中,因而弓怜人要称秀梅师姐。

  秀梅倒也对这个小师妹十分喜爱。因而弓怜人也把秀梅当作一个大姐姐一样,此刻见秀梅来了,自然开心。

  一旁的吴铭听了弓怜人的话,小声嘀咕道:“真是馋嘴,一听饭已经做好了,啥也顾不上了。刚才还要死要活非要教我皇天清歌决呢。”

  声音虽小,但院中却更静。因而秀梅和弓怜人听得清清楚楚。

  秀梅听了,秀眉微皱,说道:“小吴铭,这话说的可不对啊。人是铁饭是钢,吃饭实在是件重要的大事,忘了啥也不能忘了吃饭呀。”

  弓怜人在旁边帮衬到:“对呀对呀,反正你又嫌我不懂,我们先去吃饭吧。一会儿吃完饭,我们去问碧泪姐姐去。”

  “额……”吴铭只好在这二人的半推半让之下,跟着到了饭桌上。

  那饭桌不大,主食只有米饭,却洁白晶莹,粒粒饱满;菜也只有五道,但却样样色香味俱全。

  只见那五道菜中,有一味麻婆豆腐,色鲜味香,咬一口下去,又酥又嫩,麻味辣味萦绕舌尖,一口就能够感受到川菜的热情。

  还有一味菜色泽红亮,正是也被称为宋嫂鱼的西湖醋鱼。另有三道,分别是东坡肉、腊味合蒸、东安子鸡。

  除这五道菜之外,还有一盆蛋花汤,同样是色泽金黄,香气四溢。这几道菜摆在桌上,当真是秀色已经可餐,倘若是真的吃起来,那更是少有的美味。

  今天的这桌饭菜,不仅各具特色,而且样样在鲜肥味美的同时,还都具有美容养颜,强身健体的功效。而这些菜,全部都由血樱一手操办的。

  民以食为天,食以味为先。好饭好菜的滋味,有时候就像是一名绝世倾城的美女,单单是远远一看,就已经醉了。

  倘若是能够再和这美女说上几句话,聊上一会儿天,那就更是美妙的很。人生倘能尝一次如此美味,夫复何求。

  但是吴铭他们,像是早已陷入幸福的汪洋之中,因为自从吴铭到碧海血泪以来,血樱就花尽心思变着法子做出各式各样可口的饭菜。像是今天这样的饭菜,在吴铭和怜人看来,早已是寻常。

  “碧泪姐姐,我想回少林看看。”小吴铭已经将一碗米饭吃了个底朝天,吧咋吧咋嘴,对碧泪说道。

  “嗯,算来你在少林当中呆的一年期限也已快到了。明日我们便启程,碧泪姐姐和你一起去。也算是和不闻师父正是交接一下。”碧泪放下碗筷,略一思索,讲道。

  “碧泪姐姐,我也要和吴铭一起去,我也要和吴铭一起去。”弓怜人一听碧泪和吴铭都要去,当即也嚷嚷起来。

  “好好,就带你这个小妹妹一起去,好不好。”吴铭听了,不由打趣道。边说话间,还边朝怜人做了个鬼脸。

  怜人听了,那双大大的眼睛一瞪。随即又夹了一块东坡肉放到嘴里,大口的嚼了起来。碧泪和血樱见了,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有好朋友陪伴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但就是这些很快的零零星星的快乐,有时就足够回忆一生。

  天还未亮,马车就已备好。吴铭和弓怜人也已经早早起床,同昨日一样,温习学过的功课。

  “怜人,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先练着,我要去个厕所,马上就回来。”吴铭正练习间,肚子突然叽里咕噜响了起来。

  “恩恩,天还未亮,茅厕离这里有点远,你还是提盏灯笼前去吧。”弓怜人道。

  “不用不用,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去了。”吴铭捂着肚子,一溜烟跑了出去。

  厕所在院外,要穿过几条走廊才能走到。吴铭刚出院子拐过廊角,就迎面撞上一人。

  那人提着个灯笼,看上去年纪和吴铭相仿,竟然也是个小和尚。吴铭撞了他一下他也不喊疼,只是幽幽的问了一句:“天还未亮,不打盏灯笼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