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二卷 九霄云里 神鬼殊途
第五十章 小沙弥送信 地府里邀约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19  |  更新时间:2019-08-03 18:08:06 全文阅读

“师祖,方才有一人在少林门外送进一张请柬,请您过目。”那小沙弥手捧着一张看着并不起眼的信封,递到了不闻手中。

  不闻接过请柬,将那信封拆开来。只见那信封当中,只有一张信纸而已。那张信纸倒也寻常,在当时朝代,想要找到这样一张信纸,并非难事。

  只是那信纸所写,却当真让不闻等人心中一动。

  那张信纸上所言极简。信纸正面,只有一个大大的黑色的向下的箭头,那个箭头一直指向下面,箭头所指处,赫然竟是‘幽冥’二字。

  而那幽冥二字下面,竟然还有一行小字,‘至杏林渡口,有使者来接。’想来,这杏林渡口,便是通往那地府幽冥的起点了。

  再看那个信封上,竟然也还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凭票上船,仅限三人’。原来那信封当中的信纸,便是一张船票。而这张船票的终点,便是这几日来不闻等人朝思暮想的地府幽冥。

  而这张船票竟然还有限额,一张船票,只能够准许三人上船。

  不闻等人看到这里,当然也觉得十分惊讶。不闻皱了皱眉头,问那小沙弥:“这封信笺,是谁给你的?”

  “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他在门口喊我,给了我这封信,便又离开了。”小沙弥眼睛不大,脸上有零星的雀斑,但回答的到也诚实。

  白胡子老爷爷?是个老头?不闻等人正思索间,那小沙弥又小声说道:“外面的地还没扫,我先出去扫地了。”

  小沙弥方说罢,也不管不闻听没听见,那小沙弥便自顾自的离开了。待不闻想要再问询的时候,早已找不到了人影。

  这时,不闻才霍地想起,这个小沙弥,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不闻盯着手中的那个信封,忽然看向就在旁边的铁桐,沉声问道:“方才的那个小沙弥,你可曾见过?”

  而就在此时,铁桐也还在想方才的那封信笺。不闻这一问,一下子把他问的满头雾水。铁桐茫然道:“不闻老哥,这些年来,我在这少林当中实实在在的呆过几天你也不是不知道。寺中的新和尚,有大半我都已经不认识了。何况这么小的小和尚。”

  铁桐絮絮叨叨一大堆,讲到这里,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铁桐的大手反复摩挲着桌角,顿了顿,沉吟着反问道:“难道,不闻老哥,这个小沙弥你也从未见到过?”

  “嗯,这个孩子,我也没有见到过。”在一旁的不闻微微的点了点头,低声沉吟道,不闻两鬓斑白的银丝当中夹杂了些许黑发,就连长长的胡子也有一半变得乌黑发亮。

  不闻自从武功失而复得之后,修为愈发精进,人竟然也愈长愈年轻了。常人总是越活越老,而不闻却越活越像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记性,总是不会太差的。

  但是当下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透露着离奇古怪,不闻也不敢过分托大,并没有过分相信自己的记忆。他马上亲自去问了问寺中的弟子,核实这件事情。然而弟子的回答,当然也是肯定的。

  那个小沙弥,果然并不是少林当中的小和尚。近几年来,少林当中唯一的一个小和尚,就是吴铭。除吴铭之外,再无其他小孩。

  那么,那个小沙弥,到底是谁?为何他倏忽而来,又倏忽而去?

  破袋子磕了一下手中的烟杆,缓缓吐出一缕烟雾,他的思绪,仿佛也如这烟雾般朦胧。

  而那铁桐,竟然也不顾佛门重地,情况奇迷。竟自顾自的拿了一根鸡腿大肆咀嚼了起来。他那张大嘴,一嚼一合,而那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却愈发明亮有神,像是思虑的事情也有了一点头绪。

  过了半晌,他那张大嘴嚼的更狠,竟将整根鸡腿连骨头带肉全部都吞了进去。但他的眼神,却渐渐暗淡了下来,仿佛方才的那一点点思路,又根本就行不通。

  对于有些人来说,大吃大喝,可以让他们缓解焦虑,思绪变得清晰。还有一些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会自觉不自觉的吸上一口烟,仿佛问题的答案,就在那朦胧的烟雾当中。

  但是还有一种人,他们一旦决定要思考一个问题,就会立马从这件问题的根源去慢慢寻求和摸索问题的答案。他们不需要通过吸烟或者大吃大喝去冷静自己的情绪,因为他们,几乎一直都是冷静的。

  这样的人,世上当然并不多见。世人多有烦恼,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心无杂念,无有挂碍呢?但是偏偏,不闻就是这种人。

  在不闻这样的人眼中,世上本无难事,只是人心畏惧,所以易事变难;世上本无怪事,只是世人多虑而不思,所以本来能够想通的事,变得毫无头绪。

  就在铁桐满口满口的嚼着鸡肉,破袋子在那里拿着一根烟杆吞云吐雾的时候,不闻拿着那张神秘的信封,仔细的端详起来。

  那信封和信纸都显得十分平常,并没有太多的奇特之处。不闻拿着那张信纸,来回翻看了几遍,也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放下信纸,不闻不由又拿起那个信封仔细端详起来。那信封亦是牛皮纸制作,上面并无雕花,更无印刻,除去信封背面的一行‘凭票上船,仅限三人’的小字,其余都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不闻皱了一下眉头,正待将那信封放下,再从其他地方找些线索。当时时值正午,阳光正烈,不闻将要放下信封时,不经意间发现,阳光照过信封,竟有不少密密麻麻的光点。

  于是那个刚刚被放在桌上的信封,又被不闻重新拿起。外面炽烈的阳光顺着屋檐,穿过窗纸,笔直的打在了不闻竖起来的信封上。

  霎那间,那张看似稀松平常的信封上,一下子有很多星星点点的光斑照射出来。细看之下,竟然是一个个极小极隐蔽的小洞。那些小洞,细如牛毛,倘若不是在逆光之下有光线穿过形成明暗对比,单凭一双肉眼,是绝对看不出来了。

  再一端详,才发现那些小洞尽管密密麻麻,但是却规整有序。竟然是一行行小字倾斜而又规整的排列在信封之上。

  那些小字四字一组,在那信封之上也不知规整的排列了多少组。再仔细一看,那一组组小字赫然竟都写着是同样的四个字:幽冥使者。

  不闻闭目凝思,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突然喊道。

  “老帮主,疯和尚,你们两也不必在那猜了,方才那小和尚,想必就是这幽冥使者了。”不闻刚刚发现这个秘密之后,就赶忙叫铁桐和破袋子过来看那由细孔形成的极为隐秘的小字。

  “嚯,果然是鬼斧神工,精细如丝,工整而列,又隐秘如此。难道说这九霄阁就连地府幽冥当中的一个信封,都要比人间强上上百倍?”破袋子见那信封,惊讶之余不由叹道。

  “哈哈,看来这阎王爷不仅有掌管九泉地狱的本事,绣花竟然也是一把好手。”铁桐朗声大笑道。

  他们只是惊讶于这信封的制工巧妙,但是仅凭这样一张信封,当然不能够吓唬到他们。

  不闻缓缓讲道:“这么看来,这张请柬,根本就不是什么白胡子老爷爷送来的。那小沙弥,就是这送信人,也就是这信封上所说的幽冥使者。”

  “嗯,或许这幽冥使者和不闻老哥之前说过的那位仙人前辈(指的就是空了大师)一样,早已看破了生死。可化成各种形象,并不拘于定式。”铁桐恍然道。

  不闻和破袋子都缓缓点头,显然他们二人,也是这样想的。

  那小沙弥的来历算是已经解决,那么当下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到底该让哪三人前往地府幽冥。

  不闻肯定是要去的,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两个名额。

  铁桐和破袋子都常年云游四海,高山大川,都已经见了个遍。但是偏偏这地府当中,还没有走过一遭。所以他们两个,当然是都想去这传说当中的地府幽冥看看。

  “不闻老哥,我们要不先赶紧准备准备吧,早一刻动身,便早一刻探明真相。”铁桐心急,已经想要马上随着不闻前去,去看看那地府幽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不。”不闻摇摇头,摆摆手,讲道:“铁桐你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去。你要留在寺中,以应对不时之变。”不闻的决定,当然是明智的。但是铁桐却明显不是十分高兴。

  “什么?我,我也想去啊。”铁桐一听不闻说自己不能去,急忙絮叨:“寺中还有见云,见空都在,能有什么不时之变啊。此去地府一行,必定是惊险万分。这普天之下,怕也只有和我们三人之力才能囫囵来去一遭了。”

  不闻和破袋子在一旁看了铁桐这副模样,俱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闻道:“哈哈,你这厮,怎么还是个小孩子脾气,不让你去竟撒起泼来了。”

  破袋子也道:“你这疯和尚,见云见空的武功和你能是一个层次的吗?倘若让他两对付这世上之人或许足够。但是现在神鬼难辨,敌我难分。不留你这么一个怪物在寺中镇守,怎么让我们安心下那地狱当中。”

  铁桐一看这般情况,心知是去不了了。即便是他在好热闹,在当前形势下,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铁桐不禁嘟囔道:“不去就不去,地狱有什么好下的,反正咱家早晚都会去。那不让我去,另一个人,你们打算喊谁一起去?”

  “假包公假大人。”不闻和破袋子不约而同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