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三十九章 吴铭习怪经 默泪入苦泉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238  |  更新时间:2019-07-26 10:06:14 全文阅读

当然了,这世上,从来没人知道到底那一条路才是真正正确的道路,哪一条路走下去才能够见到明媚的阳光和美好的前程。

  而且往前的道路,定然会消耗我们的时间,精力,甚至会负担不可预知的风险。那么如果不去走呢?不去往前走就不需费吹灰之力,就不会承担任何风险。

  但是如果不往前走,在规避了风险的同时,也失去了任何机会。我们再也不知道下一步的风景如何,情况怎样。我们就没了念想。

  每一个人都会老去,但大部分人都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活着。对于他们来说,生老病死的过程,是百年也好,一日也罢,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他们只是不断的重复昨日的故事,把每一个昨天过成今天和明天。吴铭当然不会是这样,吴铭虽然只有五岁,虽然他的未来还有好长好长。

  但是吴铭愿意去尝试新的东西,吴铭知道如果修习这十二怪经会面临着什么样的风险,但也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去尝试,因为他觉得这是值得的。

  值得,岂非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用来衡量的两个字?什么是值得?怎么样才算作值得?谁也说不清,说也不能够确定。

  但是吴铭知道,哪怕是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够练成十二怪经,也要去练。因为只有练了,自己才能多一分能够打败坏人,能够让更多好人幸福的能力。

  自从吴铭的父母失踪之后,就有一颗小小的种子种在了吴铭的心里。那不是仇恨的种子,而是爱的种子。吴铭希望天下所有的家庭都能团聚,天下所有的父母和孩子都能够欢颜。

  在吴铭小小的心里,只要把坏人打跑,他的愿望就能够实现了。小小的吴铭当然并不知道,即便没有坏人,很多人也难以笑逐颜开。

  人们最大的本领就是自寻烦恼,这岂非本就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但是吴铭当然并没有想的这么多这么远。所以他尝试,他觉得值得。

  日夜轮替,风去风回,吴铭和不闻就在少林寺的后山之中,没日没夜的修炼着。很多人在形容一个人在不断的坚持做一件事的时候,总是会说“也不知过了多久。”

  因为当一个人真正沉浸在他要干的事情当中的时候,就不会太在乎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吴铭和不闻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他们沉浸其中,也自得其乐。

  “默泪,默泪,你在哪啊。”碧泪带着弓怜人已经回到碧海血泪,也已经找到了那间偏房,碧泪一把推开了偏房的门,但是门内空空,哪里还有碧泪的影子。

  碧泪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这一路的飞奔急赶,就是害怕回来时默泪已经不在。但是该走的,还是走了。碧泪更不知道的是,默泪,实际早就已经走了。

  方才的那一点点小小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希望就像是风雨中的烛火,千小心万呵护,最后还是飘摇破灭。这样的结果,怎么能够不让碧泪伤心?

  碧泪扑的一下坐在地上,仿佛看到十几天前自己的师妹曾经坐在这里,仿佛看到了她眼角的泪水。但是现在,默泪的人呢?默泪的人去了哪里?

  碧泪一边又一遍的问自己,却又找不到答案。小小的弓怜人,在一旁默默的抱着碧泪的肩膀,跟着默默的抽泣。

  怎么样安慰一个伤心的人,如果你能够将她伤心的那件事改变,让她变得不再伤心,那么就请赶快去做,如果不能,那就紧紧的抱着她,和她一起悲伤。

  碧泪已经没有了主意,弓怜人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她只有就这样一边紧紧的抱着碧泪,一边看向周围,看看默泪有没有遗留下一点线索,一点能够让她们找的到她的线索。

  “碧泪姐姐,你快看,那边有一个和这个一模一样的虫子!”弓怜人忽然兴奋的叫到,指着靠墙的一个角落,眼睛也亮了起来。希望,就这样灭了又亮,弓怜人就又看到了希望。

  转折点,也许就在下一刻,也许就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如果你在任何一个也许感到失望的时刻放弃,那你就很难看到希望。弓怜人没有放弃,所以碧泪也没有放弃。

  碧泪当然也看到了希望,也看到那个和弓怜人手中拿的一模一样的小虫。碧泪高兴的蹦了起来,连眼泪也顾不得擦。赶忙跑了过去。

  碧泪拿起那虫子仔细端详,这只毒虫果然和之前的那个小虫一模一样,同样是毒尽而亡。

  “姐姐,我们要不再去找找看看,说不定能找到默泪姐姐的下落。”弓怜人讲道,眼里也有了一点兴奋。

  “好。”碧泪嘴里应着,眼睛已经在四下搜寻。果然,在西边的窗子上,又看到了一只虫子。一只和方才那两只仍然一模一样的虫子。

  这些死去的毒虫,竟然带给碧泪一丝丝的兴奋,也带来了一丝丝的担忧。到了现在,碧泪已经可以大概的推断出默泪修行了上古上蛊。

  这虫子,定然是默泪在修习上古上蛊的时候吸食的,循着这些毒虫,兴许就能够找到默泪的下落。但是偏偏默泪又修习了上古上蛊,这不禁让碧泪十分疑虑。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找到默泪再说,碧泪心想。于是便带着弓怜人一路循着那些毒虫的尸体找去。

  碧泪和弓怜人二人一路寻去,竟又寻到了那片果林当中。再往前走,不知不觉已走到离京城不远的地方,那毒虫的死尸,到了一片幽僻的峡谷之中,就再也没有了。

  碧泪和弓怜人再往前走去,赫然竟是那烧遍天的魔窟。这魔窟,吴铭来过,破袋子来过,今日,碧泪和弓怜人终于也寻到了这魔窟的所在。

  她们当然也是第一次来,当然也和吴铭、破袋子一样惊讶于这建筑的奢华与离奇。碧泪二人,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那魔窟之中,一切倒都没变,已经是初秋时节,花却仍然开的很艳。受那妖异的气息吸引,碧泪二人也寻到了那九口棺材的所在。

  不,现在只剩下了七口棺材。前文提到,当时破袋子到那魔窟之时,阴泉和酆泉两口棺材已经不见。现在剩下的只有七口,形状倒和破袋子离开那日无异。

  只是其中一口以苦泉命名的棺材,竟然凭空多出个人来。那人,赫然竟是默泪。而默泪,躺在那棺木里一动不动,脸色虽还有些血色,但嘴唇却苍白的很,像是刚刚死了没多久。

  碧泪颤抖将手指探到默泪的鼻前,听了好久好久,她的那丝希望,就像是一根燃着的火柴,虽然发出了一丝微弱的光,但是却短暂的很。现在这丝希望的光,已经完全熄灭了,只剩下灰烬。

  “默泪,默泪……”碧泪再也忍不住,看着棺木当中的默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样的情景,怎么能够不让她声泪俱下?

  江湖儿女流血时多,流泪时少,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感情,反而是因为江湖儿女的感情,比任何人都丰富,都深厚。

  他们很少流泪,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比别人要坚强一点。只是现在,碧泪再也坚强不起来。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想见到默泪该问些什么。

  问默泪你个死丫头这些日子去了哪里,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问默泪怎么会去修习那邪气甚重的上古上蛊?

  甚至,两人只是如同往日一般打闹,就当是做迷藏,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讲。但无论如何,碧泪都想不到,再见到默泪的时候,她已然成为一具尸体。

  昨日情同手足的姐妹,还没来得及寒暄,还没来得及好好的当一回姐姐,就已经天人两隔,怎么能不教碧泪伤心?

  弓怜人在一旁也已经呆住了,安慰不能让死人复生,安慰还能有什么用呢?弓怜人想不出,想不出倒不如和碧泪一同悲伤。

  而从默泪的尸体来看,倒并不像是被人所杀。却有九分的把握证明,默泪是修那上古上蛊过了火,毒气不由自己控制,毒发身亡。

  碧泪连找人报仇都不能,这本就是默泪自找罪受,找谁报仇去?满腔的怒火与悲痛,化作一声凄厉而声嘶力竭的怒吼,回荡在烧遍天的密室当中。

  仿佛是惊动的地狱的鬼魂,仿佛害怕默泪被碧泪从他们手中抢走。碧泪方吼完,默泪的身体竟然变成缕缕青烟,飘散开来。

  碧泪和弓怜人见了,一下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大骇之下,碧泪急忙去护住默泪的身体,然而流沙难握。默泪,终究还是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若非亲眼所见,谁有能够相信这是真的?难道这真的就是传说当中的灰飞烟灭?巨大的悲痛和惊讶已经让碧泪在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姐姐,姐姐,我们还是走罢。这里怪怪的,我怕。”弓怜人怯怯的拉着碧泪的手,哽咽着讲道。这样一个让人伤心的地方,弓怜人已经不想多待,也不想让碧泪多待。

  “走,怜人我们走。”经弓怜人这么一拉,碧泪恍然镇定下来。事出蹊跷,无论如何也要先出去再说,这里,再待下去也实在无益,碧泪心道。

  碧泪抱着弓怜人,径直飞奔出去。也不管那魔窟如何奇特,再没多看一眼。

  这二人出了烧遍天那魔窟之中,便径直向少林寺奔去。碧泪心想不闻大师见多识广,兴许能够对这奇闻轶事解释一二。

  自独石死后,江湖上的朋友,实在是都将少林,都将不闻当成了主心骨。碧泪却不知道,在他们之前,早已经有人上了少林,找到了不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