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二十九章 天混火战败 刘氏风扬威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19-07-17 16:54:10 全文阅读

实际上在古代,这种以武会友的小型的集会还是很多的。但大都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几人,相约在某一个地点,相互寻找弥补自己武术的漏缺,互相论道。

  但是像是昆仑这样的以武会友,还真的是少见的很。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来打架,怎么听都感觉像是只有这么一个奇葩的目的。江湖上这么多的人,你这样做不是挑拨离间么?

  更何况,即便江湖上谁和谁有恩怨,也完全可以自己两人去约定去解决。为什么非要来你昆仑山上打,显你昆仑山比别的山大是吧。刘氏风把章程说完,立即引来了各方的热议。

  也有的人,根本就不再理会刘氏风。反正已经来了,总不能白来,埋起头就吃了起来。尤其是破袋子吃的最快,俗话说“嘴大吃四方”,破袋子的这张嘴,当然不小。何况这满桌的糕点菜肴,样样都精致美味的很。

  小吴铭看破袋子吃的有味,也跟着开心的吃了起来,甚至还盛了一小勺浓浓的甜甜的鸡蛋羹给弓怜人。反而一点都不关心什么以武会友。或许读了许久的《心经》,真的给了小吴铭很大的启发。

  当然,能如破袋子般豁达,能如吴铭般童真不泯,这样的人,毕竟还在少数。大多人都还在为刘氏风这种做法而感到愤懑。尽管这表面上并不是刘氏风的意思,而是昆仑老祖铁尺的意思,而铁尺却是个瘫痪。所以众人已经断然认为,铁尺,不过是刘氏风的一个傀儡而已。

  杯酒过后,已经有人喊道:“既然以武会友,那不如让昆仑先开个场。倒也教咱们领教领教昆仑的武功。”

  刘氏风听了,微微笑道:“好,承蒙江湖同道抬爱。刚好在下一时技痒,就由在下代表昆仑,同各位英雄过上个一两手。”

  刘氏风此语一处,方才那喊话的人反而没了声响。那人方才也不过是插科打诨一下,谁成想刘氏风竟答应的如此爽快,而且还要自己亲自动手。

  这人一下子就蔫了,他本以为喊一声也会像方才那样,众人一呼而起,但是众人却偏偏都没有反应。反倒是刘氏风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人喊得虽高,功夫上却根本不是刘氏风的对手。

  往往喊得最欢的那个,本事都不会太大。本事大的人,又何必去装腔作势。天山圣教的天混火就是这么一位本事大的,而且,这天混火也确实是个老实的人。因为他已经站了出来。

  天混火心想,既然主人家都这么说了,那便上去同那刘氏风过几手又如何?反正也是以武会友,也倒伤不了和气。天混火只是这么简单的想。

  至于江湖上其他人想的一些个事情,比如说既然刘氏风答应的如此爽快,是不是已经有恃无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他倒是一样都没有想。

  而刘氏风看到有人站了出来,仍然是微微一笑,拱手道:“原来是天山圣教天混火兄台,有请有请。”

  “得罪得罪。”天混火拱手让道。天混火虽然为人老实,资质平平。但是却刻苦勤劳,十分的努力,倒也多少弥补了些资质上的缺陷。

  他修炼的教中秘经《大沃挪经》,也已经修炼到了天戊层级。如果按照天山老祖之后对天山圣教中辈分的划分方法,天混火已经算是浊字辈的高手。

  倘若是二人动起手来,胜负着实难分。而偌大的正厅之中,除那一张巨大的花梨大理石案几之外,竟还别有一小块天地。

  只见正厅往里,有个纯铁铸成,丈半见方,两尺高的方台。方台的角度摆放的极为合理,无论是从那张花梨大理石案几的任何一个角度去看,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这方台之内的情况。

  而方台四周,以极扎实稳固的木桩围成。木桩之上,竟还嵌了一柄柄寒光刺眼,锋利无比的匕首。

  这方台也属实不算太大,顶多也就是一间寻常茶铺大小。再加上多的不计其数的刀刃向里的匕首,可供人腾挪的地方确实不算多。

  但是这么大的一块地方,已经足够天混火和刘氏风二人交手。天混火的《大沃挪经》看重的本就是心法,也主要是以浑厚的内力取胜。因而腾挪跳跃几乎不需要。

  而刘氏风,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刘氏风在早年间就已得到第四任昆仑老祖铁尺,也就是此次聚会的名义上的组织者的真传。而“不动铁尺,力开群山”的铁尺绝技更是炉火纯青。他这门武功,同样也不需要挪动。

  这块方台,仿佛就是为他两人准备的。人已经在台上,天混火也已经进入了全神戒备的状态。实际上,天混火作为天戊级别的天山圣教徒众,和昆仑的刘氏风交手,并不能够完全用简单的高低两字评价他们的武功孰好孰坏。

  与方才那位没本事瞎嚷嚷的不同,方才那位与刘氏风相比,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刘氏风若是和他交手的话,根本不需要用什么招式,刹那间便能够将他击倒。

  但是天混火不同,天混火和刘氏风可以说是实力相当。此时在比拼的时候就要加上各种各样的因素,天时地利人和这些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在出手之前能够摸清对方的心态,能够把握最好的时机。

  因而天混火已经进入一种几乎是忘我的状态,也在不断的暗中观察,蓄势待发。反观刘氏风,仍然是淡淡的微笑。像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天混火看到刘氏风与自己对垒是如此放松,心中自然不快。大喝到:“刘掌门,看招,我要出手了。”实际上当他喊出看招的时候,就已经攻出一招。

  老实的天混火,面对感觉有点看不起自己的刘氏风,也稍微的耍了一点滑头。当然他也没想一招制胜。只不过是想先给刘氏风点苦头吃吃而已。

  在一旁观战的众人倒也是一乐,心道这老实人耍起滑头来,一点也不比小人耍的差。只是这句话现在说的,还为时尚早了一点。能耍滑头的人,不一定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本来如果天混火用他抢先的那招去攻刘氏风,定然会抢得先机,而刘氏风接下来施展他的那柄铁尺定然有多顾忌。

  但谁也没有料想到,刘氏风根本就没有用什么铁尺,也根本没有用什么“不动铁尺,力开群山”的绝技。他所用的一招一式,竟然和天混火的招式如出一辙!

  更何况,刘氏风的内功修为并不在天混火之下。因而天混火和刘氏风交起手来,就像是和实力相当的另一个自己交手一样。怎么打,都赢不了。

  而在一旁的众人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这刘氏风的招式,确确实实是和天混火的招式太像了啊。难道刘氏风还会天山圣教的武功不成?

  和刘氏风打斗当中的天混火,当然更加稀奇。打着打着,突然喊了声“停”。浑身大汗淋漓的天混火,实在是打不下去了。

  就在天混火收手的同时,刘氏风竟也同时收手,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像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做了个梦一样。茫然的看着刘氏风,呼吸平静,完全就不像是经历过一场恶战。

  天混火自然也感到惊奇,同时还有愤怒。天混火怒道:“你怎么会我天山圣教的武功?”

  谁知刘氏风听了这句话,在茫然的同时,反倒闪过一丝欣喜。当即同样镇定的看着天混火:“天山圣教的武功,我有施展天山圣教的武功吗?我怎么不知道?”

  天混火听了,一张脸已经被气的通红。怒道:“你……”但是却不该怎么说,因为确实没有什么十拿九稳的证据说明刘氏风会天山圣教的武功。

  方才已经讲到,天山圣教的《大沃挪经》注重的本就是心法,而且在招式上并没有什么固定的要求。就算有些打斗的技巧在内,也都是基于一些个武术的基本招式演变而来,也不能说其他人就一定不会。

  天混火十分愤怒又惊奇的看着刘氏风,同时也感到不解。而江湖众人也感到不解,难道这刘氏风又练了什么奇怪的武功,而且竟然和天山圣教的极为相似。

  但是天混火既然喊停,总不能自己喘口气歇息过来了再去打吧。那就连最根本的江湖道义也没有了。呆了半晌的天混火,终于带着不解和黯然走下台去。

  而刘氏风竟然还拱手朝众人谦让道:“小可不才,方才实属险胜,实属险胜。还有那一位愿与在下一战。”

  天混火回头看了一眼刘氏风,不解变为愤怒,但仍然没有任何办法。而其余江湖众人,也在思量,有谁能够杀一杀这刘氏风的锐气,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去和刘氏风过上几招。

  因为从方才一战看来,这刘氏风现在的武功竟然比天混火高出不止一层。片刻的沉默更加助长了刘氏风的得意之情。刘氏风嘴角的笑意更浓,像是世上再无敌手一样,充满玩味的看着众人。

  而人群中,还是无人应答,破袋子已忍不住要上,不闻却轻轻地捻着佛珠,低声道:“先不急,再观望一场。”而碧泪,冯氏婆婆等,也在等,因为这武功确实神秘。或者说,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片刻过后,“我来会一会刘掌门。”沉默终究被打破,一个朗入洪钟的声音响了起来。刘氏风转头一看,暗中皱了一下眉头,瞬即又笑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