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身之身 > 第一卷 村起吴铭 户落农家
第二十八章 师徒两心异 武林会章程
作者:落魄客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2019-07-17 16:52:02 全文阅读

不闻和破袋子对视之下,便明了了对方心中也和自己有相同的疑虑。但是事出无因,当然也不好当面讨论。于是只有将心中的疑问放在心中。

  “各位远道而来,在下却有失远迎,实在当罚,实在当罚。“刘氏风看着愣在一旁的众人,接着又说到,这回的话,才多少有了几分道歉的意味。

  但是这么多人的情绪,又岂是刘氏风一句两句话便能够将之安抚下来的。刘氏风这句当罚的话音还没落下,便已有人喊道:“他妈的,咱们等了这么半天,这姓刘的一句抱歉就把咱们打发了?“

  “就是,怎么不得给咱们一个说法?”

  “咱们倒是准时赴约了,这姓刘的反而当了缩头乌龟。都这时辰了才赶来,不是明白着发咱们的鸽子吗?”

  “喂,姓刘的,你倒是给咱个说法。”

  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开始唧唧咋咋的嚷了起来。道理在江湖众人这边,他们嚷的声音当然也大了一点。站稳了脚跟的人,说起话来总是要硬气一点的。

  而刘氏风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想要反驳的意思。反而只是报之一笑。毕竟,他在江湖同道面前一直营造的是一个正直温和的形象。更何况,确实是他爽约在先。

  一群人嚷个不停,眼看着有人已经想要冲上去和这姓刘的动手理论理论。局面再一次面临失控。而刘氏风却仍然只是微笑,也只能微笑。他倒是也想说一句话,众人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这时,不闻站了出来,朗声道:“各位安静一下,听老衲一言。”声如洪钟,又似大鼓,精力充沛,果不负老和尚几十年来精湛的修为。

  不闻刚刚说完,众人便再一次安静下来,方才常五石多次劝阻,刘氏风两次致歉,都不能够让众人的情绪平复一二。但是不闻简单的几个字,众人便一下子安静下来,不再言语。

  这样强烈的反差,与武功强弱无关。而是一个人的威望和影响。不闻出道几十载,修为数十年,和尚的为人,大家一清二楚。或者说,这些江湖好汉们,买他的帐。

  而刘氏风,即便同为七大派之一的掌门,即便也苦心在众人面前经营了那么一个看起来大义凛然的形象,但是他奸猾卑鄙的心相,往往无法完美隐藏。所以和不闻相比,他望尘莫及。

  众人静下来后,不闻接着讲到:“刘掌门迟迟未来,许是有要事缠身,脱开不得。大家且静一静,也给刘掌门一个讲话的机会。“

  刘氏风虽然为人奸猾,但头脑却是灵活的很。眼下看到有不闻助他安抚大家情绪,刘氏风当然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他当即就接着下句道:“多谢不闻大师及各位江湖好汉给在下一个说活的机会。”说着,再一次弯腰朝众人拱手致歉。

  这一句话,便把江湖同道的嘴给堵死了。何况刘氏风的姿态也放的够低。有些人尽管心存不满,也只有默默的听他把话说下去。

  刘氏风接着道:“适才未能及时赶回昆仑,适时迎接大家,实在是在下的不对。只因组织这场以武相会的大会的组织者,也就是我昆仑的第四任昆仑老祖——铁尺师祖。他老人家因年迈多病,在大会召开之前,又犯了心病。在下功力尚浅,对于医术更是一窍不通。无奈之下只好下山去请一针见血戴神医前来医治。方才师祖略微好转,一开口问的便是江湖同道是否已经到了昆仑之上,昆仑招待的是否周全。听闻在下仍然未到此,还被师祖训斥了一番。这不,在下刚刚把师祖安顿好,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刘氏风啰哩啰嗦的讲了一大推,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个遍。不仅事出有因,而且是要救自己年迈多病的师祖,确实大义凛然。接着众人还没讲话,他便扭头向常五石问道:“你到昆仑多久了?“神情突然由悲痛变为冷漠,语气之中没有一点感情。

  常五石看到师傅冷下脸责问自己,反而感觉一脸茫然,唯唯诺诺道:“回禀……回禀师傅,徒儿自入昆仑拜入师傅门下,已有整整一十六个年头。”

  “那你在昆仑呆了十六年,难道连一点礼数都不懂?列座的各位,哪一位不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各位英雄到昆仑山上这么久,你就让英雄们在外面喝西北风?在昆仑十六年光顾着吃饭了么?”

  “师傅,我……,不是……,这不是您……?”常五石听着师傅的话,一下子变得云里雾里,额头已经渗满汗珠。常五石心道,方才明明是执行的师傅的命令,现在怎么一下子成了自己的主张?

  而在场的其他江湖好汉,也是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忍不住疑惑,这师徒两,到底是谁在说谎?反观刘氏风,却已经是满脸愠色,显是动了真怒。

  刘氏风愤怒的伸出手指着常五石,大声喝到:“滚下去,不知礼数便还罢了,你还要顶撞我不成?”

  那常五石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但是师命难违,常五石带着一肚子冤屈,苦着脸,灰溜溜的走了。

  而刘氏风,再也没有看常五石一眼,方才怒发冲冠的神情也一下子全部消失了。竟然又笑呵呵走在众人前面,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刘氏风和声细语的对众人道:“还请各位恕在下教导无方,那不懂事的徒儿怠慢了各位英雄,在下难逃其咎。各位快请进,快请进。”

  而刘氏风这么一个举动,也是让在场的江湖众人惊讶的不行。方才常五石拼了命的拦着不让进,现在刘氏风又热情的请。方才这正厅还被当作禁地一样,现在就随随便便的可以进了?

  众人心里还在犯嘀咕,这是又在搞什么幺蛾子?而众人还在嘀咕的时候,刘氏风已经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回头又微笑着看看众人,意思赶快请进。

  主人既然如此热情,客人当然也不能太过客气。于是人们都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进去。方才在外面看正厅,已经是极尽奢靡之能,而当众人走入其中才发现,方才在外面看到的正厅,实际上只不过是个偏厅而已。

  真正的正厅,竟然还在方才那个所谓的“偏厅”之后。众人沿着偏厅往里走,绕过一处屏风。入眼可见的便是一张花梨大理石案几。其形状之大,怕是可容百人共餐。

  而案几之上,尽是八珍玉食,佳肴美味。而盛放佳肴的器具也极讲究,银盘玉盏,都是四方形状,金筷小碗,各有碎花雕刻。做工之精致,用材之考究,世上属实少有。

  再看正厅之中的布置,也无一不是富丽堂皇,装饰之中,尽显大家风范。众人行走其间,倒像是行走皇宫之中。这真正的正厅,比外面的那个偏厅,竟还不知要富丽堂皇了多少倍。

  而刘氏风轻车熟路走入内里,脸上也没有半点炫耀得意的神色。反而倒也像是暗中敬佩这正厅的豪华宽旷一样。倒像是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敬畏之心,而此处非他的居所一样。

  一行人都已坐毕,这才看到正手那张主座上已然坐着一人。那人须发皆白,目光呆滞,双手平平交叠放在腿上。室内温度很高,而他却仍然穿着厚厚的衣服。这人,赫然竟正是第四任昆仑老祖铁尺。

  铁尺见众人都已进入正厅之中,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缓缓的喘着气,像是艰难的维持着生命。而刘氏风一路小跑跑到铁尺跟前,装模作样的听了半天。

  半晌,铁尺只是不住的喘气,而刘氏风却又是点头又是询问。像是能够听懂铁尺的意思一样。众人却是看的云里雾里,这刘氏风搞得是什么鬼?大部分人都已有了这样的想法。

  而有一些人也在偷偷猜测,这铁尺都已经病成这个样子,还有能力召集大家以武会友?这一切的一切,莫不是刘氏风一手搞出来的不成?难道铁尺只是个傀儡而已?

  种种猜疑在人们的心中发了芽,而接下来的以武会友是个什么章程,更加让人好奇和担忧。刘氏风在铁尺耳旁低声问询一番后,终于抬头看向大家。

  “各位”刘氏风朗声道:“铁尺师祖有重病缠身,不能够和大家同欢共饮。但是铁尺师祖说了,大家今日无论是谁,具可在此大展拳脚,以武相会,尽情狂欢。”说罢,刘氏风拱手抱拳,算是将话说完了。

  刘氏风是把话说完了,但是在座的江湖众人却蒙圈了。什么意思?你发个请帖把咱们千难万远的叫来,就是让咱们来互相打架的?

  应该不会吧,还是有人不死心的想。于是有人接着刘氏风的话茬高声问道:“咱们在此以武会友,昆仑作为主事者,彩头想必不小吧?”

  “彩头,什么彩头?”刘氏风眉头一皱,疑问道:“此番以武会友,请帖上都写的清清楚楚。这位仁兄说的什么彩头,在下倒是不懂。”

  不懂?那也就是说没有彩头喽,大家不远千里从中原内外赶至昆仑,就是为了找个人打一架的?这,这也太扯淡了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