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十章 临战前的相聚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5015  |  更新时间:2019-08-02 20:26:17 全文阅读

终于前方的人流放慢了脚步,人群在一座高大建筑前停了下来。建筑很普通,也是学院平常建筑物,只是此时楼上灯火通明,每一个房间都点着灯火。李炎看到陆续有学员登上楼宇,随即看到他们走到窗前门外,往外挂上一个木牌,牌子上可见写着某人的名字。

一个个房间有人进驻,不断有木牌悬挂而出,李炎是最后进场的所以这一幕都看得很清楚。

“好多名字,这些都是天子的名字?”李炎越看越不懂。

站在门口的一名银甲士兵看了李炎等人一眼,指着上楼的通道说:“去楼上找一个空房间,在木牌写上要见面的人姓名然后挂在窗口,记住只能写天子中人。”士兵不等他迟疑就塞了一块木牌在李炎手里,把他们驱赶走进楼内。

一上楼李炎顿觉心神宁静了许多,刚才那种不安感被驱散不少,这里给人的感觉有别于外面的压抑,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李炎深深吸了一口气,顿觉胸口舒畅,一口闷气吐了出来。他看到每层楼都有一条长长的过道,过道两边是一个个小房间,此时的房间内都坐有人,从窗纱可以看到他们相互交谈的模样,两面传来的谈话声繁杂声音不大,却充斥在左右。

李炎猜测这里的房间还有隔音功能,即使里面的人大声喧哗在外面也只能听到一丝丝动静,但是讲话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李炎耳边才挤满了各种细细碎碎的杂音。

很快李炎等人就发现这一层楼已经满人了,只得继续往上走,但连走了三层都发现每一层楼的房间都是满的,今天这里都不知道到底是来了多少人。

直至快走到顶层了才看到一间房门打开的空房间。李炎几个进去后摇看不定。房间非常普通,中间摆着一张几人桌子,上面放有食物酒水,还有一扇空旷的门直接通到外面的阳台。

“怎样,是写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挂在窗口吧,这里没有窗啊,只有阳台我看就挂在外面护栏好了。对了,你们写谁名字?”方准看了一遍房间结构说道。

“写谁名字呢……”李炎迟疑了,他发现自己在学院里还真没认识几个人。先前有交集的就是赫连婉琴雷枭几个但这几个人他又不是很感冒。立马摇头把他们否决了。

“李炎。我们看能不能把箐华和小惠叫来吧,好久没见到她们了。”应昭提醒道。

李炎醒悟:“对,还有柳三目。我们几个一起来应天院的怎么把他们忘了呢。来我们写上他们的名字。”李炎当即翻出木牌,写上箐华二字。

“嗯。”应昭也跟着在自己的牌子上写上小惠两字。写完后他们凝视着方准:“方准,我们只能写两个人,还差一个要你写了。”

方准看着李炎和应昭那不给商量的眼神,叹气道:“哇塞。你们是串通一起的吧,早知道不和你们走一起了。也算,反正我也没什么熟人,你们想写什么写吧。”

李炎和应昭露出感激的笑容:“请方哥你写上柳三目,柳树的柳,一二三的三,……”

待方准写完名字。三人拿着写好的牌子走到阳台上,将牌子挂了上去。

“这样就行了吧。”

程序做完了,剩下等待。李炎和应昭期待着。风吹动着木牌子,敲击在护栏上嗑嗑作响,李炎和应昭走近眼睛紧紧地盯着看。木牌在他们眼前摆动,撞来吹去。许久后李炎和应昭相视一眼,心中尽是疑惑。他们相见的人还没出现。

“是不是放错地方了?”

“这个房间都没有窗,不放阳台放哪,我换个位置试试。”方准不耐烦地伸手去拿牌子。这时候三人忽感周遭灵力一顿变换,再看房间里凭空开了三道空间裂缝,两名女子和一个蓬头垢面的青年从裂缝里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箐华第一眼就认出了蹲在阳台外的李炎和应昭。李炎和应昭眼睛一亮随即兴奋跑到她们面前,箐华和小惠不难认出,只是这位蓬头垢面的青年,李炎两度观摩下才确认他是柳三目。

“李炎?”柳三目盯着李炎又看看周围,一脸恍惚的样子,仿佛还没清醒过来一样。

“三目,你是怎么了,不认识哥们了?”应昭拍捏了一把柳三目沾满油灰的脸。

“认识,认识啊……”柳三目突然一把抱住应昭,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房间里坐的是围桌,柳三目首先坐下一把一把地抓着桌上的食物就往嘴里塞,看上去活像个几天没吃过饭的饥民。

众人不知所措,等他吃完了,众人才询问他的情况。

“三目,几个月没见面,你是怎么了?”

“说来真是话长啊,我来了这应天院就没过过像样的日子……”柳三目捂着撑得鼓起来的肚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后把自己和大家分开后的经历一一述说。讲到他被分到外院,每天干活还去捡垃圾的时候他又忍不住飙泪。他想突破到气辅境,但无论怎么努力上天都好像是跟他开玩笑一样,那最后一步就是迈不出去。

“没事。以后哥罩你。”应昭搭着柳三目肩膀,一点都不介意他身上的油垢。

柳三目眼睛又酸动:“我知道明天我们要去霄魇山,那是第二场考验,我怕我熬不过去了,趁这时候……”柳三目眼睛在桌子上扫过,发现肉食都被他吃完了,竟又捞起酒罐子放在嘴里咕噜咕噜喝起来。

“这是酒啊,不是茶。”众人没劝阻住,柳三目猛喝了几口才把酒壶重重放下,接着他打了个长嗝,脸瞬间变红,身子一遥倒在地板上。

应昭摇动柳三目肩膀,对方却已经呼呼睡去没有半点反应。李炎本想上去帮忙,却看到箐华起身朝阳台而去。箐华额首,空中仍放着烟火,看着天空灿烂的烟火,微风轻轻吹挑她额间的发丝。

这时李炎才注意到箐华手里握着一块木牌子,好奇问道:“箐华,你没有在牌子上这名字么?你没有想见的人吗?”

箐华翻开她手里的木牌,牌面是空白的,她斜眼看了李炎一眼又转过头去,烟花散落的光映在箐华好看的俏脸上,美丽又神秘的样子看得李炎微微失神。箐华轻声喃喃道:“没有……”

李炎不知道怎么,突然感觉气氛有些怪异,又道:“霄魇山是边境险地,那里不仅有霄魇大王还有大批兵士,明天你千万不能独自去闯,跟紧我,我会想办法保护你。”

听到这话的箐华心里噗嗤一下,她很想笑了,心想李炎一个灵力都用不出的人还想保护她,根本是自身难保。但箐华忍住没有笑出声来,她本有嘲笑之意的,但当她转头看向李炎时却被李炎执强认真的表情惊住了。刚才说起来很随意的一段话,现在看上去却显得那么真诚,发自内心,没有半点敷衍和玩笑。

箐华感到心中微微一颠。她把手半遮住脸,发丝垂下间刚好将她的笑容给掩盖了过去。倔强的她从不在别人面前轻轻易表露自己的情感,较为冷漠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一个气辅境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这一抹掩盖的笑李炎却并未察觉,但他已经下了决心,不管怎样至少把和自己一起过来的同伴保护好。李炎心里跟清楚,其实这里的人之中他实力最强,哪怕他没有灵力。

一座雅间内。

“那,我们的计划就这样拟订了,各位有没有异议?”雷枭对十几位天子首领讲完他的最后部署。天子首领们或是沉默,有的则斟起手中酒杯。

“那就这样决定了。”雷枭重申一遍。

“好。”

“行。”

其他首领纷纷应许。

某位男首领将酒一饮而尽,因力度太大,酒水泼湿了他的衣领。刚才那句很简单的“行”字,他仿佛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方才吐出来。坦白了说,就是这次的考验逃不掉了,他不行也得行。

而其他天子们也在畅聊叙旧,并不知他们一族的首领却在承受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压力,因为这里的一个决定直接决定了一个族群在明天会承受的危机程度。如果运气较差,或者实力不济,被灭族也是有可能的。

“那,我们就明天见吧。”雷枭再看了一遍在坐所有人,眼中蹦出决然之色,道出结束语。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天子们集体被召集到传送广场集合。李炎等人走在队伍最后面,看着如海潮般的人流李炎震撼了。入院以来还是第一次清楚地看到所有天子齐聚,初次考验的时候天子的数量就非常恐怖,没想到到现在依然多得难以细数,一眼看不到头,李炎只见无数密集的人挨挤着,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剑武器在阳光下闪烁精光。

好在他们故意晚走了几步,现在排在队伍后面避免了被拥挤冲散。前面的人群没有前进,后面仍然还有人陆续过来,当拥挤越演越盛时,挨在中间的人开始骚动和不耐烦了。

“喂,你不要撞我。”

“看好你的脚,你是谁家的?”

“什么时候可以走呀,等到什么时候!”怨声和冲撞四起。

每扇巨型传送门上方都站着几个学院老师,人数参差不齐有多有少,却站据完了每一扇传送门。

慕华和慕飞花,慕元珊同站在同一扇门顶上,在慕华身后还恭敬站着两名身穿银甲的身影,其中一个横眉怒目的老者就是横凌。慕飞花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颇有兴致:“这一届人数真是我见过最多的一次。”

慕元珊盯着下方人群,眼睛不住地搜索,神情焦急。“李炎这东西,让他来找我竟然没来,现在混哪里去了,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提壶那家伙岂不是……”

“暮华,考验结束后护卫的工作就交给你们银甲军了,可别让我院的学生都死光了,我们老师也会配合你。”慕飞化对暮华道。

暮华道:“老师请放心,只要他们通过考验我们会立即出手,保证剩下的人安全。”

慕飞花点头,向学院的老师们传音:“开始吧各位。”

“是!”

喝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所有传送门同时亮起,蕴含着远古威能的吟唱声响遍天地,天子们闻声停止了骚动。

一群青年脚踏着武器从人群中浮空而起,他们的穿着样式一样,统一白衫衣服上纹绣一道雷电。那些青年飞翔在人群上空对下方的人群叫嚷着。“还有没有雷家中人?我们要进去了!从正面第一道门进……”

很快又有其他服饰的天子结伴飞行而来,同样是吆喝,指挥寻找自己族中之人。在这些人的传令指挥下,大批天子走入传送门中,每一批都是统一清一色的服装,挤而不乱井然有序。

这么拉风的模式引来了很多小家族和散士的瞩目。

“那是御器飞行吧,大家族才有的手段,可以在武器上附加灵力,让武器变成代步工具。以前有的家族在举族迁逃或者特殊情况下才会用这样的方法。”

“什么呢,看他们那模样也就是气聚境,飞不了多长时间的,这不你看,他们很快又掉下去了。”

对大家族的御器术,散士们的评论褒贬不一。

暮华看到天子们自序进门的情景眼睛一亮。慕飞花赞叹:“嗯。很不错,第一次见这么整齐排队的,还有军队的风范呢。”

随着人流不断进入,广场上渐渐空旷下来。李炎看了看箐华和柳三目几个,道:“走吧。该我们了。”

说着李炎抬脚迎着第一扇门大步而去。

……

霄魇山,这坐南陵国边境凶悍之地,方圆几里之内荒无人烟,原因只因这里的妖兽喜欢以人类为食,每到特定之时便会由妖兽带领出发前往附近城市捕食和袭击人类都市,所以多年来霄魇山一直凶名远杨。

阳光照耀树林,土地上留下皎洁的树影斑点。山林间还存留着清晨的一丝清凉,树叉上站着一群灰黑色的大鸟,它们羽毛光滑乌黑,啄弄着它们那对尖利入刃的翅膀。忽然,正在啄翅膀的鸟动作一顿,看向高处的天空,一拍而散。

只见天空之上并列着十数艘大型战船,战船悬浮在天空中,身穿银色铠甲的人在船上对着一个方向摇手示意。在他们挥舞手臂的方向,天空裂开一个个大洞,无数各样服饰的年轻人从里头出来降落到巨船上。降落下来的年轻男女面容严肃,且十分好奇。有军官模样的男子上前跟他们搭话。“应天院的天子们,你们驾驶我们的船驶入霄魇山腹地,在那里歼灭霄魇大王。”

“这战船,你们是银甲军?”雷枭问。

那人点头。

“雷枭,我们从未碰过这东西,不会开船。”各族的天子首领都是走在最前面的,此时有首领开始提出疑问了。

“不用担心。我雷家会派人过来。”雷枭朝空中做了一个手势,不出一息时间便降落下来十几个驾驶法器刀剑的雷家子弟。

“少主。”来人对雷枭恭敬一礼。

“分别去驾驶战船,听号令驶入霄魇山。”雷枭吩咐下去。

降落下来的天子们立马动员起来,同时无数人影在夹板上穿梭,整整十二艘战船依次被从天而降的各族天子登陆。

而没有族群的散士像李炎这样的人等,则经所有首领商议后统一安排在最后一艘战船上。

一切准备就绪,十二艘船同时动身,浩浩荡荡朝山林腹地驶去。

战船一路开云劈风前进。站在船头的天子很快看到了大批分散在山头上形形散散的人影。

山上没有树木,尽是岩石砌成的砖垒和洞穴,山上的人非常清晰地暴露在视野中。山上站的全是一个个手持武器,似人非人的兽类。

妖兽人看到破云而来的船只,发出沉闷的闷吼。

“到霄魇山范围了,大家小心。”船上的天子紧张起来,纷纷拿出身上武器。

眼看离他们越加靠近的兽人,所有人的心不由提了起来,握紧武器蓄力待战。

山峰上一名身穿战铠的兽人伸手遥指天空的战船,顿时兽人们纷纷朝他所指的方向抛出了手中的武器。长枪,弓箭如雨点一般飞向上方天子们驾驶的战船。

铛铛铛……

密集抛来的武器击中船身,有的落在夹板上被天子们调运灵力轻易化解。下方穿战铠的兽人见战船没有一点停止行驶的样子,又是一挥手,其他兽人继续朝着天空投迸武器。很快,行驶在最前面的一艘船便被无数飞来的武器扎成了刺猬。

“少主,在这样下去船身会破裂承受不住的。”第一艘船上正在驾驶方向舵的雷家男子叫起来。

雷枭观察着附近山势,回应道:“不行,这里还不是霄魇山中心,如果在这里降落会演变成攻山战,其他族的人没受过战训死伤会更重。必须冲过去。”

秋兮如风
作者的话

因为工作,所以最近更新都晚。谢谢读者们,希望得到各位的支持和打赏,希望有月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