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七章 抓豆子考验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19-07-04 19:29:05 全文阅读

李炎在极光中行走,走着走着他发现极光越来越烦,随即他就出现在一个窄小的陋室里,环顾四周房间很简单,四面墙壁,没有门,外面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从阳光中飘着很多细小的尘埃。阳光落下之处画着一个长宽一米半的圆圈,圈内放置有一个木盒子,八个棕色丸子。另外墙角还有一个药罐子,罐子有半米高,外观非常古朴。罐子摆在那里,李炎便闻到了一股特殊的药味。

“哦,我都忘了你是第几个闯入者?”

一道疑惑声从半米高的药罐子内传出,接着罐子内冒出一团黄色云团,没有眼睛嘴巴却能说话。云朵分凝出两条手臂分别拿着纸和笔,竟还写画起来,边自言自语,“哦,应该是最后一个。”

这可把李炎惊住了,他早就听说南陵国无奇不有,先是看到极光又来到这陋室,看到会说话的云朵,使得他愣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谨慎地问:“您是,仙人吗?”

“仙人?什么仙人,你们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称呼修行者的吗。我只是提壶老头的法器,奉命来监视这里的而已。喂你,快去考试,考完我好回去了。进去地上的圆圈,在里面把乌汤果的种子放到盒子里去,全部捡完放进去就过关,退出圈子算输,投降算输,什么时候认输什么时候叫我。”

云朵一口气把话说完便缩回到了罐子里,还给自己盖上了盖子。不一会药罐子内便传出了打呼噜的声音。

“这么快就睡着啦!也不管我了?”

李炎很是诧异但他又没有办法,犹豫了一阵后他还是选择走进圈子里去接受考验。进去后他坐了下来开始思索起来,只见地上摆着种子有八个,装种子的盒子就在他身旁,按道理来说非常简单。但当李炎伸手去拿的时候,还没触碰到种子,那八颗种子竟咕噜噜转了起来,转的飞快并相互来回滚动。速度越滚动就越快,李炎只看到几串影子闪来闪去,转得他头晕眼花,根本看不清。

“好快。”李炎伸手一抓扑了个空,他又再来尝试了一次,却又是没抓到,这两下子下去李炎额头就冒出了冷汗,他心里一下子没底了,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抓住那些滚动的种子。

“怎么办,怎么办。”李炎慌了,刚才药罐子说投降就叫他,好像是从开始就判定李炎绝是对过不了。李炎拍了拍脸,使自己冷静,告诉自己一定可以。

他回想起小时候爷爷教自己捕鱼的场景:

李老叶手执鱼叉,双脚没在水里,保持这个姿势很久都没有动。“孙儿,要有耐心。你动它就跑喽!你不动它就不动,你动它就死。”

想起李老叶教他捕鱼时的场景,李炎若有所思。

“静心,静心。”李炎慢慢调整呼吸,全身放松,伸出手向前对准了地上的种子然后保持住这个姿势,仿佛定格住了一般,他眼睛全神贯注。脑海中回忆着爷爷教他打鱼的那一幕。

时间流逝,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过去了。在这个封闭的房间里看不到时间,但能从窗外感受到时间变化,阳光也从明亮转为了柔和的光,显然外面此时已是黄昏。一天便就将这样过去,李炎却还在坚持。突然,他猛得伸手一扑,种子碰到了他的皮肤顺着他的手尖檫过。

“没抓到!”李炎苦叫。苦苦坚持应该有三个时辰,最后差一点点努力也化为泡影。胳膊也传来阵阵酸痛,李炎不得不把手放在腿上稍作休息。

太阳完全落下了,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户照亮了陋室,照映在李炎稚嫩的小脸上,李炎神情坚毅而执着。

休息过后李炎又继续开始,这次李炎换成了双手姿势。地上的种子飞速度滚动犹如幻影,李炎俯身双手张开,偏廋小的身躯一动不动,犹如磊石。

一道影子顺他脚边划过,李炎眼睛一亮,迅速奋力一拍掌,把影子抓在了手里。

“成功了!”

李炎难以抑制心中的狂喜,大声呼喊了出来,经过前两次的失败,终于抓捕到一颗了。摊开手掌,棕色椭圆的果实捧在手上,李炎又眉头微皱。

因为这才只是第一颗啊!

天亮了,太阳再次升起。结界之外的大草地上,李老叶焦急地来回踱着步,突然李老叶突然揪住了王枸的衣领,吼道:“我孙怎么还不出来。”

“这我怎么知道!”李老叶这激脾气把王枸给激到了,他也不示弱也伸手揪住了王枸衣领。两人互揪着对方衣领,大眼瞪小眼,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但终究没能动起手来。

“哎!”李老叶放开王枸一摔手,等不到孙子,他已经失去耐心了。之前李老叶就走入过极光中想寻找李炎,但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大草地上,任他尝试好几次都失败回来了,怎么他都进不去结界,只能原地踏步。

“急也没用,只能等了。”王枸劝解道。

李老叶一屁股坐下,掏出口袋里的烟草,王枸也坐下,两个老人背靠着背,无奈地抽起烟来。

陋室内。

“再来。”

“没中!”

“继续。”

……

一次又一次地伸手,但总是空手而归。李炎身旁放着三颗种子,这是他奋战两天的结果。

他非常疲惫,感觉全身上下,特别是头部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迷糊中,李炎把一颗种子放到嘴边啃起来,酸涩的味道让他差点呕吐,也让他清醒。原来自己恍惚中把种子都当食物了,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吃,吃得他直呸呸。

李炎把剩下被自己抓到的种子放入盒子里,盒子内部是一个乾坤空间,可容纳百物。李炎发现这个空间时也很惊奇,所谓乾坤空间则是能将一个可容物的空间扩大,在外面看可能只是一个盒子一只布袋,但里面却能容纳下比自身大百倍千倍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累蒙了头,李炎竟生出一个休息的主意,想着不如干脆进去盒子里睡一觉,只要盒子不被盖上就行。因为他现在位处的圈子只有一米半,根本不够他休息用。而且走出圈子外会算他输,他可不想输。

想到这里李炎扯烂了自己的长衫,编辑绑成布条,先是绕着盒子绑了个圈,再把布条另一头伸入盒子内。做完这些工作后李炎站了起来,把脚往盒子里放,果然当他身体接触瓶口时就自动缩小了,缩小后的李炎顺着他编辑的布条爬到盒子底部。

从底抬头望去,整个世界只剩下瓶口这么大。李炎仰后倒了下去,他四肢张开就这么在盒子底部睡了过去。五个时辰,十个时辰,月亮走了,太阳又来了。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刺眼的阳光让李炎睁开了眼睛。

“疼,疼……”李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勉强撑起上半身,呲着牙地朝四处张望。都分不清自己是昏过去了,还是睡过去了。

“这里是?这里是盒子里。”李炎想起来了,想起自己抓种子的经过。

“还有,还有5个。”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种子,那是被他抓住后丟入进来的,丢进来有三个那也就是说外面还有五个。

想到这里李炎神色有些暗淡,叹了一口气又顺着布条爬出了盒子,因为昨天躺在盒里睡了一觉,再加上昨天劳累肌肉还没回复过来所以李炎爬出来时动作很是牵强。

刚出去,就见药罐子里又冒出来的黄色云朵云朝他嚷嚷:“喂喂喂,你跑乾坤盒里干嘛去?你还没认输呐?”

李炎机械式地扭头看了看药罐子,他现在睡过一觉全身更痛了。

“你在这里已经两天一夜喽。我没想到你能坚持到现在,躲进乾坤盒里睡觉这种损招你也想得出,不过提壶老家伙也没说不给睡觉,只说退出圈子范围就算输。”黄云朵托着头,小有兴致地分析着。

地上剩余的种子还在滚动,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驱使着它们,仿佛没被人抓住就永远不会停止。李炎屏吸坐下,摆出侧身前侧弯,左手在前右手在后的动作。抓了两天一夜的种子,李炎也琢磨出一点门道。

“这是什么姿势?”黄云被李炎的抓势吸引了。先不说其他,光是李炎能坚持到现在就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可知道之前的挑战者不是坚持一天就不行了,又或者是一颗种子都抓不到所有放弃了。而李炎不仅坚持了两天一夜,还抓到了三颗种子。这让黄云生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小家伙不可能会过关吧?”黄云诧异了。别人不知道,实际上黄云的主人提壶设下这个考验是有原因的,先是选在修行者缺乏的边境地区,又设定只有十六岁以下小孩才能接受考验,实际上是为了挡下挑战者,说白了就是设下这个考验的人他自己也不希望有人通过。所以黄云在这里这么多天也完全是在打混,他也压根不认为这穷乡僻壤会有什么天资出众的孩子会通过考验。而现在,事情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黄云盯着李炎也观摩了半个时辰,可接着黄云就纳闷了,看上去除了摆的姿势样子稀奇古怪外李炎就没有再下一步动作,就像一个木头人般呆呆的保持着一个动作。黄云摇了摇头也不再看了,缩回了罐子里继续睡它的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