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八章 师尊提壶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2019-07-04 19:41:12 全文阅读

日升日落,狭小的房间里,少年单薄的影子被日光拖长又被阴暗掩盖。李炎默默地数着,他这样被太阳和月亮轮番照看已经来到了第五个日夜,五个日日夜夜的坚守,期间爬进盒子休息过三次,到现在共捕到七颗,他自己还忍着割喉的味道硬吃掉了三颗。

这几天李炎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挑战规矩上也没说不能吃种子,所以李炎就大胆吃了,如果再不进食不用他投降自己就会先饿死。总的算起来,加上被吃掉的三颗,现在被李炎抓住放进过盒子里的总共有七颗。还剩一颗,他就能过关了。

最后一颗种子在他脚边来回滚动。李炎坐在那里,撕碎的长衫碎布片散落在地上,他头发凌乱,眼圈乌黑,单挣着一只眼,身体疲惫到了极限。下一次将是他最后一次出手。

“呀!”

一声悲壮的怒吼,李炎俯身一扑,按倒了最后一颗种子。种子在他掌心挣扎了一阵便平静了。

“哈……哈……”笑声带着干哑,李炎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疲惫的身体,仰身倒了下去。

“真是没想到,没想到。竟然过关了呀。这回提壶不收徒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黄云轻飘飘的从药罐子里飘了出来抱起昏迷的李炎,房顶上空开出了一道通往外界的通道口,黄云就这样带李炎飞了出去。

海南山之巅山峰矗立,几只苍鹰从山巅飞过,顺滑的晚霞透过繁茂的枝叶,将林间染的斑红点点。粗壮的树根旁放有一个水缸大小的木桶。

“这里是?”李炎醒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木桶里,桶内装满黑色液体,液体散发出浓重的药草味。他刚醒来就发现全身的酸痛竟一扫而空,并且有说不出地舒适感,全身每一块肌肤此时都感到欢快,已经不觉得疲劳了。李炎从桶里出来,此时已经是黑夜,但周围树木竟然漂浮着一团团淡白色的光团,将他周围十几米的范围都照亮了,这一幕再次让李炎惊奇。很快他发现他的衣服就在不远的树叉上,虽然破烂了,但精细的裁缝和熟悉的味道,让他感到一阵舒心。李炎走过去把衣裤穿好。

“你怎么闯过我的种子关的,我没料到在这种偏远的地方会有孩子过我的关。”一道疑惑声传来。

李炎顺着声音回头,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他身穿浅灰色长袍,目光慵懒,半白的头发懒懒地披在肩上。个子不高,但肚子很粗,还拿着一根拐杖,腰间还挂着一个小葫芦。看年纪不过四十来岁,但却给人一种五六十岁的垂暮感。

这是李炎和提壶第一次相见,和李炎想象中仙风道骨的仙人形象还是有所出入。有人说初次见面往往是最难忘的,所以当人们回忆往事的时候往往,如果说是什么给李炎印象最深,李炎刻就是他的葫芦,再加上提壶大大的肚子矮矮的身子,体型看着也像葫芦。就算提壶把名字改成葫芦,李炎也会觉得相衬。

“你叫什么?”提壶首先发问。

“李炎。”李炎如实回答。

提壶点点头,赞誉道:“修行路上要有天赋,但更多靠的是毅力,你,很不错。我本来没想收徒,才故意设下此等规矩。你能过关,除了一点点天赋之外,我看更难得的是你的毅力。”

“本来就没打算收徒?!”李炎一怔。

“但现在不收也不行了,不然就是我食言,我问你,为什么而修行?”提壶又郑重问道。

“为什么而修行?”李炎沉默了,回想起来他也还没有想过说为什么要修行,是爷爷和王枸唐突的硬将他拉来的,好一会后李炎诚恳说道:“爷爷说我是天选之子,他们担心我,让我来,我就来了。”

“天选之子?”这次到提壶一怔。

“您知道天选之子吗?”

“知道,又怎会不知道。”提壶看李炎的目光明显暗淡了几分,这让李炎更加疑惑了。

“哎~”提壶轻轻叹了口气,“既然话都放出来了,即使是天选之子我也会教你。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没有其它想要的而选择修行吗?”

提壶牢牢看着李炎的眼睛,等待他的回答。

“没有。”李炎的仍旧诚恳。

提壶挤出一丝笑容,微微笑道:“天选之子呀,好吧好吧,现在你是我提壶的弟子了。”

经过几天困难考验,终于得到认同,李炎很是欢喜的叫了一声:“师父。”

提壶背着手,却严肃起来:“现在还别叫我师父,和别人也不可以提起我提壶的名字。”

“啊?”李炎愣了一下,以为提壶想要反悔,想起这几天自己的苦苦坚持,不由失望沮丧起来。这神情一喜一悲全部表现在脸上。

李炎直率的神情让提壶微微动容,提壶想了想又说:“那你就叫我,叫我师尊好了。以后还是我的弟子。”

“哦。是!师尊。”李炎听到又是一喜忙躬身行礼。

“罢了,你跟黄云回家一趟,然后过来跟我在海南山修行,以后就住在这里。黄云!”提壶大声呐喝。

只见一朵轻飘飘的黄色云朵从林间飘了过来,飞到李炎身边。李炎惊奇发现原来竟是陋室中那个药罐子里的云朵。

“从现在起,由他带你回家。你以后跟我一样管他叫黄云就行。”提壶道。

“好啊。”李炎显得很兴奋,还张手往黄云身上搂了搂,身体蹭到他柔软的云身上。一朵能说话的云,实在是太新奇了。

黄云被李炎这么一抱,不满的吐槽了一句:“真是没见过世面。”

“哦对。”提壶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往衣袖里掏了掏又摸摸口袋,最后拿出一片半个巴掌大的白色晶片。晶片通明透亮,隐隐有白光在上面流转,形状似一片冰晶叶子。

“没有什么东西,这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可别怪为师寒酸了。先收着。”提壶随手丢给李炎,结果李炎高兴地如获珍宝一般,细心观摩了好一会才把它小心地收了起来。

看李炎这般模样,提壶诧异了一下,心想:“这还真是个纯朴的孩子。”

黄云按照提壶的吩咐带着李炎先回家一趟,叫李炎趴在他背上,载着李炎就往天空升去。李炎只觉自己越飞越高,往下看刚才的地方已经变得芝麻那样小,身下是起伏连绵的山岳,再往上升时身处在了星空中,李炎似乎伸手能摘到星星。

“真美。”李炎趴在黄云身上赞叹。

“叫我黄大帅。别叫那么土的名字。”黄云不满地说。“你抓紧了,可别摔成肉酱。”

李炎顿时语塞,双手牢牢抓住黄云。一人一云如一道黑影划过天际。

山下有观看夜空的村民见到这番情景,以为是山中仙人飞过,忙下跪朝拜。

碰!

李老叶家门被推开。

“爷爷!奶奶!我回来啦。”李炎兴冲冲喊了起来。

“孙!?”李老叶听到声音猛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又惊又喜朝门外冲了出去。他两天前和王枸回了村,虽然他们也想在原地等待李炎,但没吃没喝实在坚持不久只能回来。李老叶回来后在家里苦苦等待一直没有李炎消息,整天愁眉苦脸饭也不吃,任啊灶怎么劝都不听,人消瘦了不少。

李老叶冲出去果然看到了李炎,激动地正要把李炎搂住,但当他看到李炎身后还跟着一朵黄色云朵时,刚伸出去的手又僵住了,警惕的看着黄云:“这,这是?”

“这是大帅,是师尊给我送回来的。”李炎想了一下,决定用黄云刚才给的称呼,说完扑进了李老叶怀里,感受到他身上特有的烟草味,如此亲切。

“师尊?”李老叶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师尊收我为徒了。”李炎把事情经过快速简略的告诉了李老叶一遍,从进入极光结界到陋室,山上见到提壶都说了。但对提壶的名字却做了隐瞒,只说师尊。

因为提壶吩咐过他,不能泄露他的名字。  

“啊呼~”李老叶长出一口气,摸着李炎的头赞叹感慨:“你成功了。真的成了。真的成了啊……”

一旁的黄云则似乎对爷俩久别重逢不太感冒,有些不耐烦的说:“行了,别磨叽了。快收拾东西,明天我们就要回山上去了,你还要开始修行。”

“修行,对!”李老叶从欣慰中回过神来,把李炎拉进了屋里,语重心长地说:“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去帝都也好有一技之长防身。现在咱家可就你一滴血脉。”

李炎认真听着。说话的时候啊灶也来了。这晚李老叶和啊灶跟李炎讲了很多,讲的都是他未来要做的要注意的,两人轮流细细地讲,讲了很多,包括交待他要尊师重道,不能贪玩,有时间要回村子走走等等。李炎从未见过二老如此的啰嗦,他感觉今晚听到的话甚至比这十几年相处来听到的还要多。

无论二老说什么李炎只管点头答应,也不知道讲到什么时候,李老叶见李炎不住的犯困了才准许他回房睡觉,啊灶则连夜给李炎收拾起行装来。

一晚上过的很快。第二天李炎醒来便发现二老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早餐,早餐有鸡有鱼还有香喷喷的白米饭,而且连出发的行装都给他准备好了。顿时李炎一阵感动,在李老叶的注视下默默将桌上的饭菜吃了个精光,哪怕是在过年,他们家也从未曾准备过这么丰盛的早餐。

吃完早餐,李炎带着爷爷奶奶的寄望和期待的心情再次向海南山出发了,去往他人生中第一个修炼之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