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五章 天子搜捕行动结束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153  |  更新时间:2019-07-04 07:34:25 全文阅读

“老叶子,这都是命啊,你就认了吧。”王枸蹲在地上对着地上的李老叶摇了摇头。村民们也是一阵叹息。

李老叶倒下了,再没有人阻拦士兵。他如愿以偿进到屋内找到了屋内的小婴儿,只见脸色苍白的母亲正躺在婴儿的身边。士兵朝妇人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取出一个晶莹的透明小瓶子在小孩额头上轻轻点了点,小孩额头便浮出一滴水珠样的血液。士兵又用瓶子在孩子额头上划过,血珠便被瓶子吸了上去。

接着士兵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布袋,里面是一块淡淡发光的小石头,仿佛有吸引力,血滴竟从瓶口飞出然后飞入到石头上沉入了进去。本来散发白光的石头也变成了血红颜色,石身上隐隐浮现出一个“天”字。

“这块是你孩子的命石,十六年后让你孩子带着他上路吧。”士兵把石头放在婴儿身边交代了一声后走出了屋子,重新出现在村民视线中。他如来时一样沉默,一言不发伏起受伤的同伴士兵,在村民忌惮的目光中就朝村口走了出去。就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他执行的任务中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根本不值得他挂念。

屋内,放在婴儿床边的那块命石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光芒在缓缓流转,而这一切熟睡中的婴儿浑然不知。他不知道的是从这块小石头放到他身边时起,他的命运也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十六年后将有一场难以言述,震撼心灵的大冒险在等待着他。

村口外的车队此时只剩下一辆马车停留在那,其余车辆早早的都驶向了其他村落,寻找其他天子去了。驾车的士兵看向村口方向,惊异发现刚才进村的那两名士兵回来了,但两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其中一个的铠甲上更是布满刀痕,样子像是刚跟大群敌人经历过混乱搏斗。

“出什么事了?”驾车的士兵忍不住问。

此时已经是黄昏,那满身砍痕的银甲士兵摘下头盔,长发顺流而下,斜阳若影温柔抚摸她的侧脸,这名女士兵竟微微笑了起来,她竟是女儿身。

她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悲哀。 她记得十六年前,故乡也出过天子,她们镇连同她在内共有三名天子,但是当军队进来寻找她们的时候民众和她的家人们却没做任何抵抗地就将她们送到了军队面前。记得当时被选中的三名同乡也曾这样同坐马车爱慕的看着远方的美景,但现在还沐浴在这阳光下得只剩下她一人。

或许这就是命吧。

“没什么。”女士兵依靠着护栏,慵懒地望着天边道。白茫茫的山峰连绵不绝,马车缓缓地前进在山峰间。

此时的南陵国各地,纷纷涌现现了大批海量的士兵,他们席卷在每一块南陵国土上。在这个选天之日,南陵国可以说是动员了一切可动用的力量,士兵们如蝗虫泛滥,涛涛洪水迅速朝全国每一块可能降生小孩的土地席卷,但凡这一天出生的小孩都难逃被搜查的命运。

之所以动用军队力量,一是军队执行效率快,二则是能镇压反抗力量。

待黄昏的余光漏尽,夜幕悄无声息降临了,可在宁县县城的各条街道上仍不得平静,街上挤着各式各样的车,士兵鱼贯一般穿插在各个街道在家宅和店铺间出入。街上还有大批民众,他们有躲避的有看热闹的。

只听街上骂声喊声连成一片,喧喧嚷嚷。

“排好队,一个一个查,都不能放过。”一名身披披风的兵官大步走在街上指挥。

一辆华贵的马车上,几个身着天鹅绒服装,头戴毛毡帽子的女人正在嬉戏嬉笑,华丽的服饰衬托着她们不俗的身份。

“慕雪,你看今年会有多少人呀?”

“这种场面可是十六年才能一次哦,不是吗。”

“陛下可是让你们来协助韦大人的,可不是来游玩的,正经一点。”

“是哦,我很正经喽。”其中一名体格丰满的女子靠着栏杆处,腿微微翘起,对着街上正在指挥的将领官用甜美充满诱惑的声音喊了一声:“韦哥哥~。”

韦正斯正在指挥手下,突然耳尖一动,听到了让他顿觉全身酥麻的声音。不由咽了口口水,这声音的刺激让他全身绷了个直。韦正斯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在华贵马车前抱拳鞠躬。他自认这回是惹了麻烦了,出来执行任务竟然还得带上这几个难伺候的主。虽说这几女都相貌貌美,可妩媚也是出了名,如果不是有命令在身委任她们做督军,韦正斯说什么也不愿意带上她们。这一路上又要做事,还要抗拒诱惑,让他怎么受得了。

为了使自己表现得镇定韦正斯还强拿出严肃的口吻说:“暮姬大人,请问有什么事。”

暮姬眨了眨眼睛,送去一个飞吻,笑着道:“哦,没什么。”韦正斯感觉鼻尖闻到一股清香味,让他有种喝醉酒的眩晕感,心里忙打了自己一巴掌,连说了一句:“那在下告退!”说完一头扎进士兵队伍里。

跑出来后韦正斯觉得头冒冷汗,他怕走慢一步就会败倒在这个女人之下。刚才暮姬的一个眼神,几个动作,让他久经战场考验铸就的钢铁意志都险些消融了。韦正斯心中后怕,这些手无寸铁的女人甚至比他的钢铁雄军还要来的可怕。他早就听说皇城那群暮姓女子样貌出众又妩媚开放了,这次才真正见识到她们的厉害。最要命的是面对诱惑他也只能容忍,如果说是身份一般的女性还好说,但这群女子偏偏是皇族委派下来配合他行动的,他是万万得罪不起更别说轻薄得罪了,她们回去皇城要是告状一句分分钟能让他掉脑袋。

一个高挑的女人拍了暮姬的头,道:“暮姬,收回你的媚惑之术,不要再玩了。”

“人家可没在玩,我是和韦长官沟通工作。话说这里是谁的家乡来着,哦,是暮华。是吧,暮华,你怎么看呀?”暮姬一把搂住一名神色冷峻的女子,在她耳边用食指轻轻撩了撩她的耳垂,一副撒娇似模样。

月光冷冷地撒下,照耀在暮华的面容上,她清冷的面容没有一丝变化,只是冷冷地道:“放尊敬点,小心我扭断你的腿。”

“好啦好啦,我放开就是。”暮姬松开手从暮华身上移开又转身扒扶回栏杆上,嘴巴喋喋叨叨埋怨道:“这又不行那又不给,小里小气的。”

“大姐。”一名银甲女士兵抱着头盔从人群中走出来,她身上的银色铠甲刻满刀痕,哪怕在人群中也很是显眼。

“哟,小玲你这是怎么啦?被熊啃了吗?”。

“瞧你的。”众女看到暮小玲这狼狈模样笑意更浓。

“途中遇到点困难,现在没事了。”暮小玲的回答很平静,看向马车中央翘腿坐着的暮华,她年龄不大和暮小玲相仿,二十来几的模样,却就是暮小玲口中的大姐。暮华仍旧是面目俊冷,说了一句:“你先回去,换件衣服。”

“恩。”暮小玲点点头走开了。

“华姐,这里搜完了我们又去哪?”高挑女子朝慕华道。

暮华站了起来,笔直立于众女中央,漂亮的双瞳闪过寒光,眺望远处一座高大的府邸。

“把信焰鸟拿出来。”

暮华手一挥,身旁的高挑女子便会意的从车内取出一个木夹子。打开夹盖,里头装着三只长约五寸长嘴短翅膀的小胖鸟,盖子被打开的同时胖鸟好像猛然惊醒,发出“叽叽叽!”的叫声,在夹子里来回跑动,很快它们便发现空间太狭小根本跑不出去,又张开了小小的翅膀欲要飞出来,但一飞上盖子口又撞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而跌落下去。

三只鸟在里面跑不出去又飞不走,便在里头乱冲乱撞,但任它们怎么冲撞夹子还是一动也不动。突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一只鸟张开嘴巴扑向另一只跌倒的怪鸟,张口就将它咬住接着几下功夫把同伴吞进了肚子。吞咽完这只同伴后紧跟着又向着另一只鸟张嘴咬去,又啃食掉了剩余的另一只鸟。

“叽~!”吃饱后的怪鸟一鼓作气冲出了夹子,竟冲破了那道无形屏障直蹦上天空,冲刺中身上的毛屑被劲风吹落不少,撒没入到漆黑之中。

“逢!”

好像黑夜中点燃的烟火,怪鸟突然爆炸。形成的光团把黑夜照的明亮,散开的光华如流星一般向四面八方飞散,从屋顶以及无数人们的头顶划过,整座城市上空还有每条街道都被照亮了,此景犹如白昼。

远处那座府邸也被照得通亮,一切都尽收眼中。能看到府邸围墙高耸,与街道其他建筑物相比有鹤立鸡群之势,且气势挥宏,远远望去引人膜拜。府门前摆放着两尊异兽石像,形象古怪但威风凛凛,大门和围墙外都有巡逻的卫兵。

暮华目光深寒看着前方的府邸,随即一声令下:“姐妹们,去宁候府!”

踏踏踏……

在暮华命令下,负责护卫马车的兵士们将车头转向,大量士兵簇拥着马车朝那座恢宏府邸行进而去。

同一时间,紧张的天子搜捕行动亦在全国各地展开,足足进行了六个月才宣告结束。据事后粗略统计,这次行动各地搜捕出的天子人数综合统计超万余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