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洞天之上 > 正文
第四章 抵抗
作者:秋兮如风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19-07-04 07:16:50 全文阅读

这可把王枸给惊呆了,他没想到李老叶还真的敢抗命还公然要杀银甲军士。可知道杀来搜捕天子的官兵可是大罪,即使最后李老叶伏法他王枸也会被这件事牵连。罢官治罪都有可能,最严重还可能掉脑袋。

那名最先被打凹头盔的士兵开始的时候是始料未及,并没有想到李老叶会对他出手,再受创后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迅速抽出腰间佩剑,只见他手在腰间划过一道残影剑就已经出鞘,往上一挑一剑挑开了李老叶的柴刀。李老叶一劈被挡,却没想过收手,他身子一转挥刀就又横向朝那士兵劈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所有人都惊住了,正在工作的男人妇女孩童,都停下了动作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王枸是又急又怒直道:“李老叶你想干什么!”

锵!锵!锵! ……

李老叶根本不搭理王枸,狂风骤雨一般对着士兵一阵狂砍,边砍还边用脚踢。这名拿剑的士兵明显比另一名打倒的士兵强悍,能很快反应过来并进入战斗状态。但面对李老叶密集的攻击一时间竟也招架不住,两人一刀一剑在空中碰出火花,李老叶一挥一斩,大有大刀阔虎气辗山河的猛势,士兵被压得节节败退。

士兵很惊愕,感觉上面前这位老人无论速度和力道都很强,完全不像一个年过半旬的人,而且招式也非常奇怪了。说这是功法又不像,但说他是乱砍乱劈威力却还不小。如果不认真对待还真有可能会被当场劈死。

“这人什么来头,真的是打鱼为生的普通村民?”士兵发现他是猜不透面前这位老人了。

李老叶前冲一个上挑,被士兵滚地躲过倒是把猪圈的围栏给砍翻了。一大一小两只猪一瘸一顿跑了出来,李老叶刹不住脚,一脚踢中大的那头猪,大猪唉叫一声被踹回了猪圈。

“啊!我的猪啊!”有村民惊叫着跑过来。很快,所有村民被打斗声吸引了过来,他们看到李老叶追砍士兵时全都惊呆了。村里很多人都见过李老叶动手,李老叶出名是暴脾气,很多跟他同辈的老人都被他打过,但是打军士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也万万没想到他会敢打军士。这一拳下去可是等于直接与南陵国为敌了,如果不是说李老叶疯了那简直就是活腻了。

“这是乍回事啊?”村民们问旁边的村民。

“他们要拿老叶的孙子,老叶当然不肯,当年老叶的儿子就是被他们选去了,现在有了个孙子又要被选去,真是倒霉。”人群中一名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

人群看向李老叶,眼神中带着同情。现在他们能理解李老叶为什么会发疯了。

“喝呀!喝呀!”

李老叶喊着不停进攻,退也不退,一路狂砍,面对疯狂的攻势,被砍的士兵被迫由进攻转换为防守态势,只能边挡边退,可即便如此奋力抵挡了还是挡不住密集的攻击。每挡漏一刀,李老叶那愤怒的柴刀就会狠狠劈砍在他厚重的银色铠甲上,接而蹦起一连串火花。士兵鲜艳的重铠上不断有凹痕留下。

甲铠中的士兵惊骇,要不是有铠甲保护,估计他早就该挂彩了。他好歹也是军中精英的银甲军中一员,竟然被一个乡村老头这样压着打,而且自己竟还抵挡不住。最初李老叶一出手他甚至还觉得李老叶应该是一名剑术高手,但随着交手时间延长他又认为眼前这个老人应该没有武艺背景,因为他的攻击招式活像个疯子,靠的只是一味的横砍竖劈,在发挥作用的只是他那强横的蛮力。

“只是一个乡村野夫,就有这么强的力道。如果年轻时候遇到好的指引能修行功法的话,现在的成就绝对在气辅境之上。可惜了,可惜啊,他只是个打鱼的,而且也老了。”士兵盔甲中的眼睛看着李老叶,神色中竟有着惋惜。

在南陵国乃至整个洞天大陆,都不是人人能修行的。不是缺少有天赋的人们,而是修行的功法都集中在各大家族势力中,普通人根本没办法获得修行的法门。像李老叶这样,没有得到好的指引,到最终也只能是拥有一身蛮力。

打着打着李老叶额头便冒出了冷汗,他的后背也已经被汗水浸湿,他开始急了。任李老叶如何进攻都被厚厚的铠甲挡住,那银甲士兵从上到下除了一双眼睛露出来,其他地方都被包裹着,可以说毫无破绽。

村民们也不禁为李老叶捏一把汗,李老叶毕竟上了年纪,这样疯狂攻击是支持不了多久的,一旦攻势弱下来被士兵捉住机会那离输就不远了。果然,没多久李老叶攻击频率和速度都开始慢了下来了。

只见李老叶仍然在奋力挥刀,只是他看上去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英猛了,而是连喘粗气,握刀的两条手臂都能看出有颤抖,明显他已经累了。

就在大家认为李老叶即将耗尽气力时,他突然双手抓住刀柄,脚一蹬身体一个旋转,竟将全身的力气蓄力起来,旋转式挥刀朝对面的士兵横劈过去。

刀锋所过,连空气都发出低沉的呜鸣。李老叶在孤注一掷了,将所有力气集中起来做最后一击。

哐啷!

士兵连忙将剑竖在胸前,挡下李老叶这一横劈。刀和剑相撞,发出破碎的声音,李老叶的柴刀当场断成了两半,而士兵则被强劲的力道震退出去十几米趴倒在了围栏边上。但很快士兵又站起来,他依然没有受到伤害,他的剑和盔甲给他泄去了大部分的伤害,他只是受了点冲击而已。士兵起来后头盔下的双眼看向李老叶,他的目光被阴影遮蔽,看着深邃不可测。

由始至终,这名士兵就没说过一句话,沉默,冷酷,执行命令,这是高级军人的素养。而这样的士兵是最不会给敌人机会的,不管对方是正直壮年的男子还是已过半百的老人都不会给敌人机会。

当即,士兵握剑一个俯冲直冲向李老叶,手中长剑直刺向李老叶胸膛。眼看长剑刺来,慌忙中李老叶丢开了已经断掉的刀柄,两手试图抓住刺来的剑,但没来的及,当他手握在剑上的时候剑尖已经突破了他的双手,剑锋直接划破李老叶的巴掌并刺入了他的右胸膛。

献血从李老叶胸膛流淌而出,沾红了李老叶的衣裳。这一刻李老叶的手才握住了剑身,他强忍住剧痛,死死抓住剑身,不让士兵再里深刺进去。

“老叶子!”王枸刚才一直在观看,现在见李老叶中剑终于呆不住了,推开人群就冲了出来。

王枸挡在李老叶面前又是装笑脸又是指指李老叶,解释起来十分慌忙:“大人,大人,有话好好说,这个人他是个神经病,他脑子有问题呀,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说着,王枸双手一把用力按住士兵的手,不让他再使劲往李老叶胸膛里刺去。

“嗯?”士兵终于发出了声音,他是惊疑王枸竟然也敢阻止他。

王枸明显没有李老叶那般恐怖的气力,憋得脸都红了,但士兵握剑的双手还是没被他推回去。

“老叶!”

“老叶子呀!”

村民们有的拿起了锄头,鱼叉,围了上来。李老叶在村里虽然平时霸道但也是在对一些事情看不过眼时露出他霸道蛮横的一面,真要去说的话,实际上李老叶还是个讲道义的人,并且村里老一辈的多是他的老相识。要是眼睁睁看着李老叶在家门口被打死,村民们发现自己还做不到如此无情。

大伙儿将李老叶王枸和士兵团团围住,拿着家伙蠢蠢欲动,就差一个人带头先动手了。可大家左顾右盼,都没人敢先一铁铲或者一棒子打下去,刚才他们是心里发热,但现在心头热一过也就权衡起利弊来了。这要是下手了,就等于跟银甲军结下樑子了,这个后果是否承受得起。

士兵被按住的双手抖动着,他感觉到阻止着自己的那两双老手此刻竟是沉甸甸的。再看向李老叶,嘴角都溢出了鲜血,但他却没有丝毫要屈服的样子。士兵犹豫了一阵,在众人注视中送开了手。

“呼∽!”

士兵这手一放,村民们一齐松了口气。他们不用与银甲军为敌,也救下李老叶了。

“我不会伤他的,取了孩子的血我就走。”士兵终于开口说话。说完从怀里掏出一颗褐色的丸子。“这是队伍里的止血丹,给他服下吧。”他之所以放手,并不是怕村民的威胁。而是这个中了一剑还一声不吭死死坚持的李老叶,悲倔的模样让他动容了。刹那间他回想起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战友们,他们都有慷慨赴死的精神,怕死的人很多,不怕死的反而易受人尊敬。

“谢谢!谢谢大人!”王枸抢一样拿过止血丹往李老叶嘴里就塞。

但李老叶很倔不肯张口,还瞪了王枸一眼。王枸气的一拳打在李老叶胸口,把李老叶捶得血都吐了出来,王枸才趁机将止血丹塞进了李老叶嘴里。药一入口,伤口的血液就停止往外流出了。王枸正惊讶药效神速,却见李老叶眼睛一闭,身体竟朝后往地上倒了下去,倒在地上后身子便一动不动,形同死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