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二卷 雨霖铃
第一百一十五章 卫国公到访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884  |  更新时间:2019-08-29 18:30:01 全文阅读

一晃眼间,几日时光已经匆匆而过。自打那日之后,宰相李林甫回到相府内,就再也没有走出过相府大门,按照府中偶尔传出来的风声,像是李林甫身染重疾,命不久矣。

几个原本属于宰相李林甫一派的庙堂重臣,早先一日还到府内拜访,却都在第二日,被莫名其妙地遣离了帝都。

有心人便开始猜测这其中的道道,也很快有人给出了答案,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只道是前几日朱雀大街上的那场截杀,最终没有得手,不管最后是谁拍案下的决定,都得由这位宰相大人来承担全部的后果。

随着李林甫一派的几个重臣相继离开了帝都,原本一些下一级的官员,便急忙摆脱了这摊浑水,近些日子,开始往卫国公的府上走得勤快起来。

这接连几日下来,相府已然门可罗雀,在帝都的大人物,都已经知晓这位宰相大人已经失势,纵横了大唐官场十数载,终于还是得挪屁股了。

反倒是卫国公,成了这庙堂之上的大赢家,他手下一派官员,这些日子里声音也越来越响,便是最好的证明。

那些还没有投身到卫国公门下的官员,有的确实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不入那些贵人的法眼,有的已经主动请辞,远离了这场无声的硝烟,也有的看不惯卫国公的做派,自立一派,抱成了一团。

反正,昔日风光无限的宰相李林甫,已经是真的重病缠身,估计用不了多久,相府里就会传来噩耗,究竟什么时候会传出来,那就得看站在最上面那位的意思。

宰相府邸深处,更是乱成了一团,除了跟着宰相李林甫混了一辈子的几个老管事还呆在府邸,其他的下人杂役,都已经早早地被辞退。

相府怕是难以熬过这个冬日的末尾,很多人都这样子想着。

韩昌黎是少与派系挂钩的几个朝中重臣,更何况还是朝堂之上,最年轻最得势的官员,没有之一,当然没有人敢动他的主意。

先不说韩昌黎身后的天子陛下会不会做些什么文章,就只怕那位掌管着大唐最隐秘机构的“三公子”都不会认着他们胡来。

太子殿下依旧是往日的太子殿下,依旧那么可怜巴巴,如果天子陛下没有到了犯迷糊的时候,太子便只能是太子而已。

就在今日,边关之地更是传来了一个能让整个大唐震惊的消息,杨胡子在安全回到安西都护府之后,便有十六七万边军,顺势造反,与突厥蛮子勾结在了一起。

还有几万边军并没有顺从杨胡子的意思,尽皆被坑杀在了陇右道玉门关之外。

这是在做给天子陛下看,让天子陛下难堪。很多人都知晓,放走杨胡子,终究还是天子陛下的意思,那杨胡子这一反,估计相府就真的没了。

如果杨胡子在安西都护府好好地呆着,说不好宰相李林甫还能多活些日子,再恢复以往的声望权势,也不是没有可能。

杨胡子这一反,算是彻底逼死了宰相李林甫。

太极殿内,天子陛下大袖一挥,抬着眼睛望着站在大殿之内的众多朝中重臣,没有什么厉声训斥,也没有显得多么着急。

低下的官员都以卫国公为首,卫国公见到天子陛下,连头都不敢抬,下面的官员,腰杆自然更直不起来。

天子陛下思绪良久,终于还是伸手重重地拍在了龙椅把手之上:“明天就是上元节了,今天朕希望你们能拿出来对策,让朕好好过完这个节。”

以卫国公为首的众多重臣,腰杆弯的更低了一些。

大宦官冯元义就站在金銮之下,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太极殿之外,没有看向殿内的任何一人,这个时候,这些人肯定不会真的能有什么好办法。

说白了,书生能兴国,当然也能误国,得看坐在金銮之上那位,如何驭人,跟随天子陛下这么久,深知天子心术的冯元义,并不是很着急。

能够营造出大唐如此盛世之景的天子陛下,就算已经年迈,可脑袋还是清醒的,他应当也在等,等一个可以让他放心将这件事情托付的人。

天子陛下确实有些年迈,这些年无心朝政,便是最好的证明。只是不知道,今日那人会不会出现在殿内,为天子分忧。

“真不知道养着你们干什么吃的。”又是重重一巴掌拍在了龙椅把手之上,天子眯起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开始望着金銮发呆。

大唐的盛世呀,会不会就此终结呐?

“不会!”

天子陛下笑了笑,他确定,泱泱大唐,总有人能站出身来,为他解忧愁。可惜李林甫老了,眼睛也昏花了。

在天子陛下心里,李林甫不是什么好人,但却是最适合做大唐宰相的人选。下面那些人都在说,等李林甫退位,他肯定会把位置让给那位他极为看好的年轻书生。

早先他也如此想过,可毕竟太年轻了一些,再等个十年,尚且算不得晚。

那今日……

天子的眼眸再次低垂,落在了卫国公的身上:“傍晚之前,最好想出个办法来,若不然就都去相府陪着宰相大人吧。”

底下的一众官员,最终还是没有人敢出声。

好像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天子意图的冯元义,急忙转身,走到了龙椅之前,搀扶起了天子陛下,开始缓缓向着后殿之内走去。

大殿之中,再也听不到了金銮之上传来的气息,卫国公才敢直起腰杆来,他早已经大汗淋漓,汗水染湿了一层又一层的衣衫。

他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准备起身。

身后的几个重臣,已经起身,近到卫国公身前,赶忙搀扶。

对着身侧几个重臣瞧了几眼,卫国公也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货色,在庙堂上好勇斗狠是一把好手,真要是到了这种要命时刻,是谁都指望不上。

他很生气地一挥衣袖,率先走向了大殿之外,还有两个时辰多一点的时间,如果没有办法,他们的脑袋都得搬家。

不过,既然能在朝堂上,瞬间崛起的卫国公,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他离开了皇城,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马车,装饰很普通,也只有两马拉车。

他掀开了车帘,便有亲信骑着马贴近到了车帘之外,抱着手行礼:“大人。”

“去韩翰林府邸。”卫国公的声音有些低沉,说着已经放下了车帘。

亲信好像有些疑惑,韩翰林是何人?

突兀地想起了去年在帝都瞬间登顶庙堂的那位年轻书生,便急忙向车夫小声耳语了几句。

马车行驶得不算很快,却刻意在城中各个坊间绕了很多远路,显然卫国公并不想自己的行踪,被旁人发现。

坐在马车内的他,闭着眼睛养神。

马车很快到了要到的府邸之外,府邸不算很大,也不算多么豪奢,甚至只有寥寥几个仆人。

亲信下马,极为恭谨地向府中的下人说明了车上那位的位高权重。却遭到了下人的几番白眼。

大人物?位高权重?在他们这几个下人的眼里,还真没有几个能与韩昌黎并肩的大人物,就算是卫国公和李林甫都不行。

再给韩昌黎十年,二十年的时间,这大唐境内,还真说不得谁说了算。

“知道了。”下人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转身向着府邸深处走去。

哪怕多么不乐意,也是仗着自己是韩昌黎府邸里的奴仆,才能在别的奴仆面前张扬,要真的是车上那位下来,他们哪里还敢如此跋扈。

通禀的下人看似懒洋洋,却也不敢怠慢,离开了那几个人的视线,就火急火燎的向着府邸深处跑去。

府邸不大,很快就近到了大堂之内。

三个年轻人都有些意兴阑珊,很明显早间的那些消息,也已经传到了这里,他们更是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都是大唐的年轻一代,年轻人,最容易冲动,脑袋一热,什么都能想得出来,也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韩昌黎亦是如此,不过他想的还要更多一些,不是李三胖那般只会痛斥杨胡子背信弃义,也不是孟东野那般,想着要去边关,手刃杨胡子才解气。

他毕竟只是个文弱书生,寻常打架,可能连个妇人都惹不起。

他瞧见了下人急匆匆地赶来,脸上表情没有变化,眼神之中却是极为精彩锐利,大唐毕竟还是应当属于年轻人的一代。

没有等下人说话,韩昌黎已经摆手,向着李三胖和孟东野看了几眼,突然一笑,伸手道:“请卫国公进府说话。”

好像觉得还是有些不妥,他索性往前走去:“我亲自去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