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二卷 雨霖铃
第一百一十四章 伤口复发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640  |  更新时间:2019-08-29 08:30:02 全文阅读

清晨,寺院一侧厢房内,郭小九猛地睁开了双眸,从床上坐起身子,探着脑袋在屋子里打量了几眼,这才微微放松了一些,脸上挂起了几抹笑意。

他蹑手蹑脚地半坐在了床榻上,心中想着宁不二应当还在隔壁屋子里睡觉,经过了一夜的休整,他的伤势并没有完全见好,毕竟是切切实实挨了一刀,再硬实的身子板,没有个十天半个月,肯定好不了。

能在一夜之后,就敢这么动弹的,估计郭小九算是头一个。他呲着牙,倒吸了两口凉气,在屋子里打量起来。

屋子里的装饰极为简陋,一张桌子,一张床,两个木凳,再加上一些散碎的普通挂饰,再也没有了其他摆设。

原本挂在他腰际上的佩刀,和身后的负剑,此时就倒挂在屋子墙壁之上,离床榻并不算远,既然在寺庙内,他不会太过于担心有什么危险,非得抱着佩刀才能踏实。

仔细打量了几眼,郭小九终于发现了自己寻找的物什,他眯着眼睛,一脸坏笑地打量着桌子一侧的酒囊。

这是在寺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痊愈,伤没好完全之前,宁不二应当不会让他离开寺庙,那桌子上的酒囊,多半就得陪伴他很久的时间。

尝试着起身,除了身前还有些略微的疼痛,好像并没有什么极为不舒适的地方。

郭小九轻轻摩挲手掌,开始向着桌子的方向走过去,他不敢多发出什么声音,原本这事情,应当是晚上悄悄摸摸地干最好,奈何昨天确实是有些疲倦,宁不二又很晚才离去,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伸手捏起酒囊,轻轻摇晃,还好,在离开酒肆的时候,新装的烈酒,还没喝过几口。

仰头一口入腹,不由的发出一声极为舒适的叹息,又急忙做贼心虚似的捂住了嘴,待到腹中升起一股暖意,才仔细回味了许久。

又是一口入腹,这才悻悻然地盖好了塞子,将酒囊放回了原位:“这时候,要是能有一两首动听曲子,着实算是人间最得意。”

郭小九陶醉得半睁着眼眸,想要手足舞蹈,却扯到了伤口,疼的牙齿都在打架,再也不敢乱动弹了。

随后,郭小九转身,准备回到床榻之上,却在转身的瞬间,眼睛挣得斗大,伸出一根手指,哆哆嗦嗦,竟然岔了气。

“好啊你,都伤成这幅模样了,还惦记着喝酒。”宁不二冷眼望着郭小九,就站在床榻之前。

“没有没有,就是实在是有些口渴。”郭小九急忙打马虎眼道。

“喝就喝吧,还偷偷摸摸,是怕被我发现?”依旧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郭小九,见到他有些理亏地不敢看过来,这才翻了个白眼:“是不是自己也觉得,这么做,不太好。”

“宁不二,我的仙子吆。”似乎觉得宁不二今天有些不同寻常,往日里虽然这位道门大法师也有偶尔俏皮的模样,可万万没有今天展现得这么淋漓尽致。

他有些好奇地摸了摸脑袋,疑惑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进的屋子?还有啊,什么好事让你这么开心?”

宁不二摊了摊手,好像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几分异常,心中暗自猜想,是不是和郭小九呆得太久了,便对他没有了顾忌,急忙板起脸来,不再言语半句。

这可让郭小九抽着鼻子,尴尬得更不知道怎么办了,双手还捏着衣角,悄悄的摩擦着。

突然灵机一动,身子就向后倒去,原本只是想吓唬一下宁不二,却在身体弯到一半的时候,突兀觉得脑子里面一片混沌,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不要想用这种伎俩来骗我。”宁不二见到这番情景,脸上虽然没有展露出来分毫,心中却是难免有些紧张。

见到郭小九并没有见好就收,便更气了一些,已经准备上前去给他两巴掌才解气,却心中发现了一些不对头的地方,因为她切切实实地瞧见了郭小九的身前伤口位置上,已经又是一片殷红。

当即不敢再有怠慢,几个快步跑到了摔倒在地的郭小九身侧,急忙查看伤口,见到郭小九的呼吸还尚且平稳,这才放心了一些,伸手轻拍在了郭小九的肩头:“让你偷喝酒。”

好像还有些不解气,起身又对着郭小九的大腿狠狠踹了一脚,这才吃力地将他抱到了床榻上,从袖口里拿出一瓶道门丹药,轻轻喂到了郭小九的嘴里。

做完这一切,宁不二这才起身,她昨夜在屋子里守了一夜,确实有些疲惫。郭小九的伤势应当没什么大碍,只要这些天吃好喝好休息好,便是时间能解决的问题。

她走出了屋子,准备到寺院内的井口旁打些清水洗把脸,顺便将疲倦也给洗去。

走到了寺院一侧,便瞧见了不空带着两个师弟,贴着墙壁快速向着寺院的后门跑去,见到宁不二的身影,不空只是略微点了点头,连个声都没吱,就继续往前跑去。

宁不二皱着眉头,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好像还不等她询问出声,便有一个老和尚,手中握着一根木棍,同样贴着墙壁,快速追了过来。

昨夜就已经见过了不空,宁不二没有什么奇怪,更何况她也知道不空跟这寺庙之间有些联系。

“不空,你要是今天敢拐着你的两个师弟,跑出去这寺院半步,今晚就别想回来了。”弥陀山大声地嚷嚷道。

可能年纪确实有些大,竟然没有追上前面的三个徒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跑出了寺院后门,向着寺院后面的山林跑去了。

“呼呼。”弥陀山双手放在了膝盖上,大声地喘着粗气。

宁不二已经近到了井口一侧,伸手打起了一桶清水,望着气急败坏的弥陀山,不觉有些好笑。

弥陀山回转身,这才见到宁不二就在此处,急忙行过礼貌,这才说道:“是贫僧的几个淘气徒弟,还望施主莫要见怪。”

这才仿若又想起来,昨夜和不空的交谈,急忙伸手拍在了额头之上:“姑娘,你以前是来过寺里吧?”

“嗯。”宁不二点头轻声应道。

“是贫僧老了,眼力劲不行了,既然姑娘来过寺里,也不怕姑娘见笑,我的这几个徒弟,确实有些调皮了,可能会叨扰了姑娘和那位施主也说不定。”弥陀山继续说道。

“哪里,方丈跟他们的感情,我觉得挺好。”宁不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这么应付了一句,就想要急匆匆的转身离去。

“那位施主的伤势如何了,贫僧昨日有些忙碌,今天既然徒弟们都跑出了寺庙,不妨帮那位施主看看伤势。”弥陀山看出来了宁不二并不善与人言谈,话出口,却也没有收回的意思。

毕竟是一番好意,宁不二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已经转身向着厢房的方向走去。

不久之后,便进入到了厢房之内,郭小九仍旧在昏迷之中,按照宁不二的猜测,郭小九应当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

可弥陀山只是在床榻一侧瞧了郭小九两眼,就紧紧皱起了眉头,他急忙伸手探在郭小九的手腕上,静立许久,这才起身,对着宁不二行了礼貌。

“如果贫僧没有猜错,这位施主应当在不久前,又牵动了伤口,也成功损坏了体内气机。”弥陀山好像有些惋惜:“姑娘莫要说贫僧是在吓唬你,实话实说,这位施主所伤的伤势,应当不算要命,可下手的人,在这位施主的体内,留下了一道气机。”

还没有等弥陀山继续说下去,宁不二就已经猜到了弥陀山的意思,这并不算是什么稀罕的手笔,只是下手的是那位大宦官,她便根本没有察觉到郭小九身上的异常。

“还请方丈,施以援手。”宁不二心中也是一动,既然弥陀山能够看得出来,自然有办法去化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