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百零五章 梦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064  |  更新时间:2020-01-23 11:48:45 全文阅读

有一轮红日在身后落下,余晖洒满海面,水也金黄,云也金黄,海天一色,美不胜收。

渡船终于驶进东海,扬州城早已经从地平线上消失,再看不见影子。姬晴藏起眷恋,沿着围栏慢行,终于在船尾找到了那位撑着青伞的白衫少年。

夜麟举目望天,不知看着什么。

仗着夜麟对自己没什么戒心,姬晴一点一点走近夜麟,趁他不注意,一把抢走了夜麟手中竹伞,倚在自己肩头。

总是拿她没辙,奈何个子又不比她高,思绪被她打断夜麟也只能瞪她一眼表示不满,至于竹伞是甭想拿回来了,什么时候姬晴玩够了她才会把伞归还夜麟。

他们俩一直如此。

还没完,姬晴摘掉幂篱一把扣在夜麟头上,貌似欺负夜麟很过瘾一般,这让她有些得意,努力抿着嘴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夜麟转过身不乐意理她,却被姬晴一把捞起夜麟背上的辫子又揪了回来,夜麟揉揉后脑勺,嘀咕道:“没被人揪过不知道疼是不是?轻点儿不行吗,你到底想怎样?”

姬晴眨眨眼,愣是装成没听到夜麟说了什么的样子,轻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和我说?”

原来是为了这个才刻意跑过来折腾他的,夜麟不禁摇头苦笑,反手设下一道禁制阻隔声音传出,老老实实道:“毕竟我来神州时间不长,不清楚当年渊亭到底死了没有,他的出现是一个意外,我也是最近才猜到些眉目,真不能怪我故意瞒你。”

沉默片刻,姬晴问道,“我师兄他……真的投靠了大明国师?”

渊亭投靠大明国师不假,个中因果太多,夜麟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对姬晴言明,怕她难以接受,因而欲言又止。

姬晴看在眼里,却又不得不继续追问,实在情非得已,“我虽不识渊亭,深知他是我师傅的一块心病,师傅养育我长大成人,教我修习剑道,待我恩重如山,姬晴岂能不报答他的恩情?知道你为难,可除了当事人之外,你是最接近真相的一个人,我只能问你。”

仿佛回到当年,夜麟眼前又看到了那个孤零零的小女孩,一个人练剑,一个人生活,几乎与世隔绝。

于夜麟而言,姬晴是他第一个朋友,但夜麟还有石虎、张政流等人志同道合;姬晴不同,她的世界很小,夜麟是她唯一的朋友,除夜麟之外,此时此刻姬晴再无依靠。

夜麟心有不忍,无奈道:“渊亭对剑冢的感情很深,他会选择背叛剑冢,只能是因为剑冢先负了他。”

尽管心里已经想过这个可能,姬晴还是无法接受夜麟给的答案。从过往道听途说的那些事迹来看,姬晴有多热爱剑冢,渊亭不会比她少了半分,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背叛剑冢?

关键渊亭真的已经投靠了大明国师,并且出现在她眼前,拿剑指着师出同门的姬晴。

如同站在她对面、要与她生死相搏的人竟是姬晴自己,令她倍受打击。哪怕自小看尽人心善恶,姬晴仍旧不能理解,该是怎样的背叛才会让一个原本深深爱着剑冢的渊亭倒戈相向。

于是,姬晴问道:“为什么?”

夜麟凝视海面,如望人间,“世事复杂,只凭善恶不能界定,莫说凡人一生为善,难免做下几件恶事,即便佛陀大爱众生,也有为了众生手握屠刀指向某人的一天。不管凡人还是佛陀,其实一念之差,到底是对、是错,我们都说不清楚。”

虽然夜麟说得隐晦,姬晴心里清楚,有人做了恶事,有人做了错事,最终导致渊亭一人的不幸,但她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姬晴的至亲,纵然亲疏有别,姬晴无论如何不能取舍。

越是接近答案,越发令人痛苦,姬晴已经猜到了答案,但她始终不愿承认,自欺欺人也好,冥顽不灵也罢,只能关了心扉,把自己锁在门后彷徨徘徊。

忽然,有个人闯了进来。

夜麟以一种极为蛮横的姿态破开姬晴心门,出现在她心间,把手中紧紧握着的一点光芒放进那个泪眼朦胧的小女孩掌心,轻声安慰道:“相信他们,也相信我,好吗?”

女孩抬起头时,少年正对着她笑。

很暖,就像一缕光,女孩想要靠近,只是越靠近他,就越觉得刺眼,牵住夜麟那一刻,姬晴醒了。

前阵子与剑宗舍命相搏,力量消耗过度的她至今十分虚弱,时常都在昏睡中。

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

姬晴坐起身,神情有些恍惚。

发觉腮边丝丝冰凉,姬晴伸手去碰,是她梦中流淌的两行清泪。

擦了擦眼泪正想下床,有一股暖意,悄然爬上姬晴心扉。

捂着胸口,姬晴蓦地笑了,红晕悄然升上脖颈,直到脸颊,连着笑容一起绽放,是幸运,更幸福。

她的模样,倾国倾城。

姬晴含着笑,完成了女孩没能说出口的那个答案——

“我相信你。”

不信别人,只信你。

皆因为停留在她身边的那股暖风久久不去,还有掌心一条被她偷偷解下来的发带,姬晴知道,这不是梦。

船尾,夜麟独望月色,无声呢喃。

叶言发现了他,吩咐青砚到船底货仓里来美酒,上前笑问道:“尚不知兄台姓名,赏个脸不?”

夜麟婉言推辞,拱手道:“非是夜麟不给面子,只因喝不惯酒水,浪费了叶兄一番好意,叶兄勿怪。”

叶言一愣,顿时有些接不下话,一旁的青砚却不干了,自家公子几次在夜麟这边碰壁,他们当书童的多没面子?

人小鬼大,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鄙弃神色,青砚道:“便是深闺女子也当惯饮酒酿,你一个大老爷们,怎的好意思不喝酒?”

个人爱好,这有什么法子?夜麟只是苦笑。

忽地,海上起风了。

晚风拂过此间,吹动夜麟发梢,因为没了发带,夜麟的辫子一点一点散开。

最终,夜麟满头青丝随风飘摇,和着笑容,惊艳了身边的一对主仆。

叶言失神。

青砚痴痴道:“我的娘嘞!就这,不喝酒,也可以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