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百零四章 君子好逑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293  |  更新时间:2019-10-03 20:17:50 全文阅读

从一行人上船到现在,船只停泊在渡口已经过去小半日时间,迟迟不见启航,满船客商议论纷纷。

鎏云走上船头,拗着性子笑问道:“掌舵师傅,敢问这船何时出发。”

天气炎热,人心也跟着烦躁,鎏云化形以后貌不惊人、衣不显贵,只是个普通的半百老人,掌舵没个好脸色给他。

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刚灌了一口烧刀子,络腮胡子上还沾着些许酒渍,瓮声瓮气道:“等个人。”

鎏云微窒,忍着心头怒意,道:“一船人等一个人,这人面子未免太大了些吧?我们都是付了钱的,没那么多时间耽搁。”

掌舵汉子两眼一瞪,不耐烦道:“再废话就给老子滚下船去,真他娘的嘴碎。”

鎏云几时受过这等冷眼,险些就要发作,奈何夜麟就在不远处看着,只得通通忍了。

不顾鎏云脸色难看,掌舵汉子满嘴唾沫星子乱喷,仿佛一肚子火都要往鎏云身上撒去,“你以为老子喜欢待在这里晒太阳?等的人是我们少东家,他不到谁敢开船?实话说了,若是今天少东家不来,这一船生意都可以不做,爱等你就闭上嘴巴静静地等,不等你就拉倒下船,滚远些,老子不伺候。”

鎏云眸中似有杀意萌生,掌舵汉子什么场面没见过,瞪大了眼睛半点不惧,攥紧腰间大刀随时准备出票。

这年头,敢出海的汉子哪个没带走过几条人命?隔三差五遇上一群海盗,掌舵料理过的没个一百也有八十,谁还怕他一个老人。

掌舵老神在在,半点不慌。

眼前的老者会是什么高人吗?

早些时候鎏云才刚被夜麟以雷电轰击神魂,还险些被他折断了本体剑身,受伤不清,此时身影佝偻、骨瘦如柴,双目黯淡无光,看着确实半点不像。

夜麟上前,按着鎏云肩头,笑道:“既如此,我们先行告退。”

青伞遮面,白衣若仙,不像个好惹的,掌舵汉子不说话,任由他们离去。

回到客房,鎏云抱起瞳渊,夜麟招呼红筱、姬晴离开,打算换条船坐。

一行人缓缓下船,恰好遇到登梯上船的主仆二人。

“公子,要我说剑冢里头没人啦,也就伯离、张玄龄那几个还凑合,枉费公子大老远从青州跑过来这里问剑,浪得虚名。”

“混账话私底下说就行了,回去别声张,出门在外,要慎言、慎行,知道吗?”

“知道啦,公子。”

一人背箧,一人佩剑。

就在昨日,主仆二人去过剑冢,叶言意图与剑冢的青年俊杰切磋剑法,奇怪的是剑冢普通弟子们士气高涨,那几位杰出弟子反而有些疲惫,几场问剑尽是草草了事,只与剑冢大师兄伯离那一场可圈可点,最后叶言侥幸胜了伯离半招。

主名叶言,仆名青砚,俩人负笈游学,领略神州大地多少秀丽山川,一路上跋山涉水,终于今日乘船,想要从海上直接回那青州。

与夜麟一行狭路相逢,青衫公子叶言怔了怔。

他看不见夜麟等人的容貌,更看不清他们的深浅,照理说,以他的修为高低不该出现这种情况才是。

除了瞳渊和鎏云没有任何遮掩,夜麟撑伞、两女头戴幂篱,三人都看不见容貌,因气质过于出尘而被留意。

书童青砚的目光更多停留在红筱和姬晴身上,只说两女身形就要引发许多联想,姬晴亭亭玉立,红筱风姿绰约,轻纱底下哪能差了?

必是绝色。

青砚视线上下游移,两女凹凸有致,令他心痒难耐,同时十分好奇,在袖中酝酿一股轻风悄然释放,试着吹开她们的面纱,却被夜麟不动声色拂袖挥散。

白衫少年笑道:“可否借个道,让我们过去。”

被人阻了手段,青砚眉头一皱,没让开道路,冷哼道:“伞下只露半张脸是与人说话时该有的礼数吗?”

“失礼了。”夜麟倾伞,笑了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语气诚恳:“可否借个道,让我们过去。”

一时间,叶言有些沉默。

青砚小脸一抽,对夜麟更不爽了,好歹作为一个男人,长成这副模样做什么?真是个祸害。

怪不得不能见人。

没看见自家公子什么表情,青砚撇嘴道:“为什么不是你们让路?”

夜麟左顾右盼,有些无奈,他们脚底下是狭窄码头甲板,不似主仆二人踩着岸边地面,几个人挤在一排木板上面,莫说让路,转个身都有些难。

叶言突然砸下来两个爆栗,训斥道:“不得无礼。”

青砚一愣神,竟然忘了痛,呆呆望着自家公子,不解其意。

只见叶言拱手作揖,歉声道:“在下叶言,书童唤作青砚。是我管教无方,方才多有冒犯,望你海涵。”

夜麟左脚起落,木板吱吱作响,笑道:“不敢,实在是我们不方便让路,可否借个道先。”

叶言连忙侧身让路,“是我疏忽,抱歉。”

随着夜麟一行与他擦肩而过,叶言忽地忆起一事,忙问道:“渡船才要启航,而非停靠,你们这是?”

鎏云转过身,面无表情:“为等一人渡船迟迟不开,我们已经白白等了半日,不想继续虚度光阴。”

闻言,叶言红了脸,因为等的其实不是别人,是他,于是问道:“你们要去何处?”

红筱头也不回,“换一艘船出海。”

青衫公子追上前,赔礼道:“让诸位久等是我的失误,如若诸位不嫌弃,叶言愿备下薄酒一杯,向诸位赔罪。”

夜麟一行只是远去,没有停下的意思。

青砚见自家公子这般礼贤下士还讨了个没趣,高声道:“不瞒你们说,这座码头渡船百十条,虽然插了不同旗帜,没有一条不是我家公子的产业,你们要不识趣,我看今日哪条渡船敢接你们。”

果不其然,话才出口,码头上的工人伙计怒目相对,纷纷堵住夜麟去路,大有叶言一声令下就把夜麟就地擒拿的意思。

然而叶言从没这么想过,此时心里泛苦,暗骂青砚乱来。

不曾想一行人竟然真的回心转意了,夜麟走到叶言身边,拱手道:“酒席就免了,一路同行,叶兄多多关照便好。”

叶言回礼:“这是自然。”

目送夜麟一行上船,叶言松了口气,揪住青砚耳朵一拧,压低声音,道:“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青砚捂着耳朵奸笑道:“那不能呀,青砚可是立了大功的,公子不赏我就算了,怎么舍得惩罚我。”

叶言一窒,“立功?立什么功?”

青砚眼神狡黠,摆出一副是什么你心里清楚的表情,偷偷问道:“公子看上了哪一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白衣服还是红衣服?青砚觉得都很不错。”

叶言只是摇头,轻声呢喃道:“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