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百零三章 嘴巴招雷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03  |  更新时间:2020-01-23 11:36:38 全文阅读

青砖砌成的街道地面多有缝隙,参差不齐,马车车轮辘辘起落,声音低沉。

两侧时常有车来往,官道总共就那么几丈宽,轻易听得见马蹄踢踏,姬晴悠悠转醒,坐起身静静听了会,声音由远及近——

“小心了!这货可沉,别摔啦!”督工扯开嗓子吆喝道,“嘿!那傻大个,快过来帮把手!”

“二流子,又在偷懒了,不麻利点干活今天不给工钱!”

听着越来越近的喧闹声,姬晴问夜麟,“要走水路?”

“醒了?”夜麟含笑摆手,“扬州多水道、山脉,辗转多事,不如雇条大船,先由南渎出海,借道东海往北上,再逆大济登陆青州,最后从青州走陆路去徐州,能省去不少弯路。时值盛夏,这一路上顺风顺水,会比陆路快的多,而且……海上更要凉快一些。”

“凉快?”

姬晴看了眼一旁的红筱,笑而不语。

热是半点不热的,马车上没有常人,上至夜麟,下至瞳渊,都不会觉得热,真正耐不住热的大概只有红筱一个。

毕竟她比别人多穿了一层“衣裳”,冬冷时候虽然暖和,到了盛夏就要十分难熬。

脸颊红扑扑的,不知是身上热了还是羞恼所致,红筱眼波流转,脸上突然露出笑意,径直挨近了夜麟,道:“酷热难耐,只求公子不要驱赶奴婢,让公子待在公子身边,取些冷意消暑。”

红筱这一手以退为进分寸把握的极好,只是借故贴近夜麟,并未和他有什么肢体接触,夜麟也就没拒绝,苦笑着摇了摇头,由她去。

姬晴的表情却不太自然起来。

红筱身上穿的清凉,又挨夜麟那么近,只消随手拉拉领子抖露春光,夜麟看得见、嗅得着,且不管他坐不坐得住,姬晴铁定是坐不住了,碰上这种情况,是个女子都得发酸。

小胜一场,红筱有些得意,毫不隐藏自己的情绪,就这么与姬晴对视。

如有火花迸溅,两女目露杀机,针锋相对。

马车忽地晃了晃,车厢底下的轮子不再滚动,马车夫以手中皮鞭握把支开门帘一角,道:“公子,码头管事来了。”

夜麟答应道:“好,我这就下来。”

开口说话的马车夫不是别人,正是剑峰守护剑灵鎏云,一声“公子”叫得十分生硬,鎏云剑灵本不习惯为人奴仆,奈何命脉被人抓在手心,实在没有别的法子才屈身人下。瞳渊对此深表同情,哪怕不受待见,他仍旧时不时与鎏云搭话。

同是天涯沦落人,跟着夜麟走了一路,身家性命到现在都还没个着落,只得了夜麟一个口头承诺,说能保他平安成长,鬼知道夜麟怎么安排他的。

刚从十万大山出来那会,夜麟说要带他见见世面,结果一路上全是赤裸裸的示威。亲眼见着国师、鎏云、爻烈这些人是怎么在夜麟手心打转的;亲耳听着夜麟又是怎么与荆州结盟、清理蛟岛、搬空雍州的。没有一件事不在时时刻刻告诉瞳渊,夜麟要想把他整死得有多容易。

瞳渊的小心脏表示很没安全感,食不知味,寝不安席,只能在鎏云这里找找心理安慰。

不曾想夜麟竟然成全了瞳渊的小心思,果真叫鎏云照顾瞳渊,这不,从剑冢到扬州城,再到南渎渡口,鎏云已经抱了瞳渊一路。

瞳渊语重心长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鎏云老哥,你就认命吧,跟着我师傅混没什么不好的,你瞧瞧康庄那个小跟班,五境来得多容易?全是我师傅给的。”

鎏云只当没听见,不理他。

小畜生嘴上没个把门的,什么话都敢乱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在夜麟手底下活到现在的。

门帘掀开,白衫少年经过身边时,瞳渊不动声色收敛了声息,私底下怎么说是一回事,夜麟一般不计较,当着夜麟的面怎么做又是一回事,这算挑衅,瞳渊会是什么下场全看夜麟心情。

不料夜麟还是听见并且记着了,反手赏给瞳渊一个爆栗,“莫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康庄不容易,今天你说的我会告诉他,至于他会不会找你算账不归我管。”

借刀杀人?

捂着额头肿起的大包,瞳渊正想为自己辩驳,“夜……呜啊!”

刚到嘴边的话变成了声声哀嚎,因为鎏云在他腿上狠狠掐了一把,力度不小,掐出老大一块淤青,差点没把瞳渊疼死。

无视瞳渊目光幽怨,鎏云低声警告:“码头人多,你要不怕给夜麟惹麻烦尽管大声开口说话,到时候连累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红筱、姬晴先后下车,都选择忽视瞳渊求助的目光,没人打算帮他平反。

直把瞳渊给委屈的不行,小胳膊小腿谁也打不过,又没人给撑腰,活该被人欺负、威胁。

这日子以后还怎么过?

仰望天空,瞳渊不禁陷入沉思,小脑袋里装满了心事——

因为自己太过弱小,想在夜麟身边活下去不容易,总得有个靠山给自己撑腰才是,比如说姬晴……或者凶婆娘红筱,不管是谁,反正在夜麟那边说得上话就行。

于是,瞳渊眼睛滴溜溜转了转,甜甜喊道:“师娘!”

事与愿违。

一阵巨响过后,鎏云捡起角落里被两位女子一起揍到冒烟的瞳渊,咽着本不存在的口水,心有余悸。

不愧是能和夜麟做朋友的人,翻脸够快,够彪悍。

另一边,夜麟迎上笑容满面的码头管事,一番畅谈,先卖了马车,又与之商量登船事宜,最终以一个相对合适的价格在一架吃水极深的大船上租了两间房间,可以从海上直达青州。

登船时,夜麟看了眼“凝固”在鎏云怀里的婴儿,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瞳渊猛地 “胖了”两倍,肿得只剩一条缝的小眼睛里透着一股浓浓的生无可恋。

夜麟问道:“这是怎么了?”

鎏云没敢看船头两女,摇头道:“不怪别人。是他嘴巴招雷。”

闻言,瞳渊脸上忽然有了点生气,不似刚才一动不动像个死人,活是活了,但却痛不欲生,身体不住地抽搐,呜咽道:“夜麟,你说,她们怎么可以那么善变呢?”

夜麟忍着笑,若有所思道:“这个问题……我也找不到答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