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六十八章 新王继位(两章合一)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4064  |  更新时间:2020-01-23 00:54:07 全文阅读

大地两分,中间深不见底,仍有剑气残余,导致漫天的风雪始终无法将这深渊填满,还未靠近就已搅得粉碎。

从神州极北苦寒冰原向南,有一条长约百里的巨大沟壑,沟壑蔓延到狼神山山脚下,生生被人拦腰截断。

南北纵向的巨大沟壑横向而止,靠近狼神山那边是一个尖锐突出的山崖,上面站着一位伤痕累累的人。

狼王耶律莨材。

耶律莨材受伤极重,命在旦夕,仅仅靠着狼神山上降下的一抹神光维持生机,别说回到王帐中躺着养伤,只是抬脚挪动几步就要立刻毙命。

身旁老祭祀苦苦维持着屏障以使风雪不侵,主仆二人在此等待耶律琅琊的归来。

耶律莨材声音沙哑:“道路铺平了没?”

老祭祀应道:“禀狼王,能杀的我都亲手杀了,不能杀的也已适当打压。”

耶律莨材微不可查地点点头,道:“这就够了,剩下的只当是留给他的磨砺,相信他能摆平。琅琊天赋比我当年还要好,希望你能伴他成材,让他替我这个做爹的迈出那雷打不动的半步,只要他能成功到达五境,开启狼神山秘境,继承狼神衣钵,届时,狼庭就可以真的统一,南下灭明也可以想一想,若是太难,就算了。”

老祭祀躬身道:“老朽一定代为转达。”

凝望冰原风雪,风疾雪骤,争相向前刮来,分不清谁前谁后。

耶律莨材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道:“你老了,这么多年也该累了,是时候放下,进山归隐吧,替我守几年秘境,顺便照顾照顾我的坟茔。”

老祭祀苦笑道:“争了一辈子也没争过你,到老怎么好意思再跟你儿子争,你放心,我没那脸皮篡位。”

耶律莨材嘴角翘起,浑不似将死之人的悲怆,反而有几分得意,道:“你儿子很聪明,为什么要一直压着他?让他辅佐琅琊,就像当初你和我一样,更像这风雪,风助雪势,雪令风寒,不分彼此滚滚而来,势不可挡。我会很放心。”

老祭祀有点头疼,摆手道:“聪明归聪明,但那都是小聪明,还不够老道,如若遇上大明国师这种,要赔个底朝天。”

耶律莨材大笑道:“臭不要脸的老东西!真好意思说?你二十岁的时候要有你儿子三分聪明劲的话,我哪能处处压你一头?长江后浪推前浪,其实他们做的一直比我们好,只是缺了点阅历,再多练练就行。至于大明国师这种几百年也碰不着一个的老妖怪,赔了就赔了吧,咱们这一代老的都不能幸免,何必又去苛求小的。狼庭这次赔了那么多,还能更惨吗?我看没了。既然如此,以后的路留给他们自己去闯荡就好,我们不要干涉太多。”

近处,刚从南方的拓拔祖地随耶律琅琊赶来回的一众随从看得有些傻眼,一个个面面相觑。

狼王正与老祭祀谈笑风生,怎么也不像一副半截身子入土的样子,难不成谣言有误?

眼见耶律莨材满身剑伤,耶律琅琊痛心疾首,拜道:“参见父王,儿臣来迟,望父王恕罪。”

耶律莨材回头笑道:“是琅琊到了啊?快,上前来,阿爹与你说说话。”

老祭祀无声拜退,随从亦离,此处只留下狼王与世子二人。

耶律琅琊依言上前,道:“父王您……”

耶律莨材将他打断,笑骂道:“傻孩子不懂规矩,今天我们不论君臣,只谈父子。”

耶律琅琊默然。

耶律莨材指着面前沟壑,询问道:“从这里面,你能看出什么?”

沟壑宽达百丈,如同天堑,实难想象这是一人所为,更何况正前方那道蔓延百里的深渊?

剑气依旧。

耶律琅琊道:“来者剑道高深,至少也是剑祖、剑首那样的人物才能做到,儿归时曾多方查探,剑祖、剑首皆在扬州不曾离去,神州上的用剑高手历来声名显赫,几乎全部出自剑冢,少有不世出的剑道高手,因而刺杀父王……刺杀阿爹的凶手极有可能是当年对外宣称身死东海的剑祖二徒渊亭。”

耶律莨材先是点头,再又摇头,拉着他在崖边坐下,道:“你说的不错,但还不够,这还太近,你想坐稳王位就要看得更远些、更深些。”

耶律琅琊深思熟虑一番,道:“早先平南传讯于我,说刺客逃向雍州,赫连牧夏也是死在雍州,想是有人要栽赃给龙门。联系之前冀州厉人杰重创马王,将我等引去拒马城支援,还有十年前雍州城破鼎碎,种种关联之下,儿往大了去想,这应该是大明国师的手笔。”

耶律莨材只是看着自己儿子的侧脸,以前没少看,现在却不能多看,因为过了今天就再也看不到了,所以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对于这个儿子,狼王心里有些满意。

其实他很满意,特别满意,哪有不盼着自己儿子好的父母?

于是耶律莨材继续引导,循循善诱:“成大事者,就要敢想,敢做,所以我们可以看得更远些。”

耶律琅琊一时间寻不到头绪,道:“儿蒙昧,阿爹告诉我该怎么做。”

耶律莨材伸出大手揉揉他后脑勺,笑道:“不懂的想办法弄懂,而不是硬撑着装懂,这也很好,要御下,不能只靠威严,不然就会刚愎自用,还要有很多别的东西,你自己琢磨慢慢就懂了,阿爹时间不多,咱先来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也是这几天才琢磨出来的道理。”

“大明九州地灵人杰,这是我们狼庭草原远远比不上的,不谈以往,咱们只谈谈近五十年来的情况,九州人才辈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出现,而且是那种傲世九州的天才,一人足以媲美一国。四十年前,剑冢渊亭横空出世,令同一时代的小辈觉得苍天在上,高到不可跨越,后来渊亭身死,没多久,冀州又出现了一个天才,他的名号在我们草原可比渊亭响亮多了,时隔多年,依旧令人心悸。”

耶律琅琊点头道:“儿知道,白衣杀神石旌天,神州大地之上唯一能让我们百万草原狼骑闻风丧胆的那个人,可惜……”

耶律莨材叹道:“确实可惜,他也死了,随着雍州城一起死的,但是你该知道,接下来的时代,还有下一个时代,神州依然会有许多人才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挑起九州大梁,有他们在,狼骑南下只能是梦,这就是为什么几千年来我们始终在这贫瘠的大草原上向往入主中原却不能得偿所愿的原因。挡住狼骑的,从来不是高耸的冀州城关,而是那些撑起时代的人……听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很绝望?”

耶律琅琊低下头,轻声道:“有的。”

耶律莨材笑问道:“那你会放弃吗?”

耶律琅琊虽然灰心,目光却很坚定:“怎么可能放弃?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的梦想!哪怕我再经不起事也不能在我这一辈断了这个梦想。”

耶律莨材笑着点点头,问道:“那你该怎么做?”

耶律琅琊站起身,睥睨眼前深渊,心中有火,目中有光,斗志昂扬道:“九州历来喜好内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前有剑冢渊亭、杀神石旌天,现有蛟龙李玉,只要大明皇帝还在一天,他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成长起来威胁到他的存在。”

“我可以等,韬光养晦偷偷修炼,我能超越四境到达五境,然后一统草原,厉兵秣马接着等,等一个时机,等九州真的内乱,两败俱伤,我便借势南下,铲平了大明皇城,在那徐州建立起一座属于我们狼庭的帝都!阿爹,你说这可能吗?”

正说着,耶律琅琊心境忽然破碎,在这一刻,身边的气息断了。

他真的永远失去,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他知道痛苦从何处而来,只是他根本没有办法忍着不痛,心痛到站不直身躯,砰然跪地。

其实他明白,披着金甲与狐裘的高大男子泪流满面。耶律琅琊转头,在他人生最意气风发的时候,看到了一位老朽,耶律莨材坐在他身边,修为散尽之后,变得肌体消瘦,变得白发苍苍。

这个半生为王的男人已经溘然长逝,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含笑而终的父亲。

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耶律琅琊泪水再也不能抑制地淌下,紧紧拥住父亲,没有王的尊严,没有上位的喜悦,他宁愿用自己拥有的一切换回眼前男人活过来,哪怕只是多陪他一天,一天就好。

即使漫天风雪依旧不能掩盖男子哭泣,可想而知他是何等的声嘶力竭,痛彻心扉。

山腰处,耶律平南听闻哭声,跃跃欲试,道:“父亲,狼王已死,现在您是狼庭修为最高者,为何不夺了王位?”

老祭祀气得反手一掌将他打得吐血,冷笑道:“说你蠢还真不是盖的,你以为狼王想不到我们会做什么?他耶律莨材早就警告过我,你信不信只要我敢动这个念头,狼神遗志立刻就会把我们父子拍成一滩肉泥?夺位?省省吧!收起你的小心思好好辅佐新王,以后耶律琅琊只会比他爹更厉害,我没法斗,你斗不过,别再痴心妄想。要是连累了我早死,别怪我先把你弄死。”

耶律平南捂住胸口,低声道:“儿晓得了。”

老祭祀拉起他不成器的儿子,带到山脚下,告罪道:“平南心生妄念,吾王可随意打杀,不必在乎我这老头子的看法。”

耶律琅琊接过耶律莨材手中遗留的一团光芒,化成一副狼王金甲,这是登位称王的证明,同时他更掌握了整个狼神山下、耶律祖地所有族人的一言一行,刚才耶律平南的言语也被他一字不落地知晓。

耶律琅琊起身道:“叔叔言重了,我自小与他熟识,自知平南一向如此,怎会计较?”

老祭祀咧咧嘴,别人家的儿子当真好,自己家这个越看越不顺眼,抬脚踹向耶律平南,道:“杵着干嘛!兜风啊?还不跪谢新王恩典!”

耶律平南一本正经拜道:“谢狼王饶恕之恩。”说罢与耶律琅琊挤眉弄眼,好不正经。

耶律琅琊这会哪里有心思笑,道:“鹰王完颜戎洛与我父王先后驾崩,马王重伤难复,现在只怕熊王舍了杀子之仇不报,调转矛头反攻狼庭各族,意图称王,所以必须派出一支军队到雍州北界压着他们打起来,小侄急需闭关,耶律族中唯有叔叔能够胜任,还望叔叔代我去走一遭。”

老祭祀点点头,道:“是这个理儿,而且族人都知道凶手跟剑冢脱不了关系,还逃向雍州,哪怕我们知道是国师设计,他们却不知道,表面功夫总得做做,免得寒了旧臣的人心和草原的民心。”

等到老祭祀告辞,耶律琅琊上前,切问道:“叔叔下手可不轻,你疼不疼?”

耶律平南拍拍胸口,疼得直咳嗽,笑道:“老家伙宝贝我这个独子,刀子嘴豆腐心,哪会下狠手,不像你那几个兄弟姐妹,死的死逐的逐。”

耶律琅琊叹道:“没办法,他们心不正,都想篡位,阿爹能忍的都忍着,太过分的就当没生过通通杀了,总不能看着耶律一族在这关键时刻内乱,到时候祖上辛苦打下的基业可说没就没了。”

耶律平南颔首道:“生在帝王家确实不比平常人容易,咳咳……”

耶律琅琊轻抚耶律平南背脊替他顺气,道:“哪有你这样为了新主试探自己阿爹的?白眼狼不厚道。叔叔肯定看得出来,他是气不过你胳膊肘往外拐才出手揍的你。”

耶律平南耸耸肩,苦笑道:“自古忠孝两难全,在我心里划对等,为什么偏向你?还不是因为我们除了君臣又多一层朋友关系。而且这也是为他了好,狼神山还在,真要篡位他怎么斗得过你?再者我真不希望你们俩打起来,到时候我谁都想帮又谁都帮不得,结果弄得里外不是人呐。”

耶律琅琊不说话,手上动作也没停,自古帝王无知己,能有一个实属不易。

且珍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