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四十七章 目中异象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554  |  更新时间:2020-01-11 10:23:37 全文阅读

渐入夜,天色慢慢变暗,天上飘荡的几朵云彩悄悄飞来,帮安安静静坐在地面的那两个小人儿遮住月光。

练剑练了一正天,两兄妹几乎抬不起手来,多想就这么躺下去呼呼大睡,可是师傅不让,要两人待着练习吐纳。

依照特有的节奏,呼吸仿佛被赋予了一股神妙的韵律,从轻快逐渐变得深远、悠扬,纤细如尘的清气在周身窍穴、四肢百骸之间流转不息,浊气才刚吐出立刻又有清气纳进,令人精气神为之一振,说不出的舒服。

梁州的牛鼻子老道士管这个叫做“坐忘”,还有兖州锃瓜瓦亮的秃瓢们则称之为“观想”。对于步迟来说,其实就是换个睡姿,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强忍着眼皮子打架也挡不住睡意来袭,鼾声悄悄响起。

连累步苦从玄之又玄的状态中惊醒,两眼往上瞟,见师父眉头微皱,又不敢出声喊哥哥,顿时有些着急,呼吸愈发急促

林清泓睁开一只眼睛,轻声道:“随他去。”

所谓的修行天赋大概就是如此,自己身在福中,旁人求之不得。

步迟虽然陷入睡眠,呼吸节奏却依旧保持不变。换句话说,他是在睡梦中修炼,而且这种修炼往往最是心无旁骛,根本不会被外物所打扰,常人至少要付出两到三倍的努力才能赶上。

与步迟相反,步苦在练习吐纳时,清浊转换之间获得的“舒适”感是丝丝沁人心脾的凉意,越来越精神,白天练过的剑招纷纷呈现脑海自行组合演练,相当于无形中又练了几遍。

林清泓生得一双剑目,可透过事物表像直窥内里,甚至心扉,看到许多别人无法看到的事物。

在他双眼所见不是两个可爱的孩子,而是刚从深渊中冉冉升起的朝阳与月牙,黑夜里,不只有光芒夺目耀眼,还有如瀑的剑气灌注天地人间,几乎冲出天外四方。

类似的景色林清泓还看过不少——

掌门师傅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巍峨大山,大山插着无数利剑,俨如一座剑冢;

老和尚无有是行走人间救苦救难的佛陀,佛陀后背有群星闪耀;

姬晴小师叔则是一方从未见过的神奇世界,万里无云的天空下洒满了阳光,无数种从未见过的奇花异草和飞禽走兽共同存在,整个世界充斥着少女的欢声笑语,而那位少女正蹲在某个澄澈形同美玉的冰湖上自言自语,轻松愉悦。

奇怪的是少女始终盯着冰面之下,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东西。

当然最奇怪的还数龙门之主李玉,林清泓看不见李玉本人,他看到了撑伞的白衫少年从岸边浅滩捡起一只血肉迷糊的垂死锦鲤,放进盛满清水的古朴小鼎,锦鲤竟然又活了过来,生机勃发。

做完这一切,少年起身时竟然看了林清泓一眼,含笑挥手与他告别。

明明只是一段记忆,怎么可能?!!!

自那一刻起,林清泓心神急剧震颤,再不敢窥视李玉半分。

思绪飘远,以至于身穿白色鱼龙服的中年男子在云端处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人来,因而轻轻拍他肩头。

剑冢掌门笑问道:“走神了?”

林清泓回过神,惊呼:“师……”

剑冢掌门伸出手指抵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吵着修炼中的两个小家伙,二人飞跃至别处。

林清泓拜道:“弟子惭愧,曾在雍州被巫人击败,而今剑心有缺,只怕好不容易摸到的四境门槛就此付诸东流。”

掌门抬脚踹他,笑骂道:“没出息的傻徒弟,偷偷喊我出来就为这个?一路坦途还谈什么练剑?摔倒了再爬起来就好。”

林清泓倍感羞赧抬不起头,道:“弟子也做此想,愿再去一趟雍州,一来龙门之主对我有恩不可不报,雍州多事之秋,利于弟子砥砺剑道;二来听闻蛟岛兵发雍州,弟子有心斩获龙材带回剑冢,好为步迟、步苦铸剑,也算是我这个当师傅的一点心意。因而……因而有个不情之请……”

没等他说,佝偻老人忽然出现,笑道:“你想的什么你师傅清楚,他忙,我呢老家伙一个寂寞的很,巴不得替你教他们,小娃儿最讨老人家欢心。”

掌门拂袖轻送,道:“放心去吧,小心些。”

林清泓连连叩首,拜道:“多谢掌门师傅、剑首师叔祖,弟子去也。”转身便走,毫不拖泥带水。

剑起苍山,拨得云开见月明,仙人遗世,独立其中。

剑首唏嘘道:“那会才多大,一转眼清泓都收徒了,看着剑冢人才辈出,老头子我也能安心了。”

掌门摆手道:“九州风波诡谲,剑冢无论如何挣不脱这个泥潭,要等后辈们成长起来需要不少时间,还望师叔多照看着点。”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剑冢正处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年代,从剑祖、剑首为首的八代弟子,到林清泓为首的十代弟子,中间存在着一个很大的空白期,第九代,涉及渊亭,剑冢死伤无数,掌门是硕果仅存的几个人之一。至于第十一代,差不多都是步迟步苦这样的小辈。

姬晴除外。

剑首道:“晴儿从雍州回来,剑道又有提升,如此大才藏着岂非浪费?理应到人间多加磨砺,是时候劝劝师兄让她出山帮忙处理一些事务了。”

掌门不置可否,既不说好也不拒绝,小晴是剑祖心头肉,也就剑首能不咸不淡的说两句,自己万万不敢插嘴。

何况见都见不着,哪有机会说?

“铮——!”金麟啸天。

长虹刺破夜空,有心惊醒剑冢,故而没有收敛声势,姬晴瞥见掌门与剑首,转道飞来,匍一落地便扔下一具“尸体”,脸色肃然道:“掌门师兄,剑首师叔,我从荆州回来,在荆扬边界见到许多此物,经过数日剿杀,发觉此物似乎来自不同的方向,分批次出现,杀之不尽,唯恐祸及扬州百姓,不敢怠慢,趁着白天刚肃清一批,急忙回来求援。请掌门师兄火速召集门内长老弟子赶赴荆扬边界除魔!我这就去向师傅知会一声。”雷厉风行,姬晴径直去寻剑祖。

即使剑首活了数百年仍看不出此物是什么,全身呈现暗红颜色,似乎没有皮肤只有血肉筋骨,虽具人形而无人相,骨刺嶙峋,尖牙利爪令人生寒。

“尸体”才刚脱离姬晴剑意笼罩,立刻恢复活性,竟从背后伸出一对蝠翼模样的翅膀,悍不畏死袭向佝偻老人。

剑首骈指成剑轻飘飘划下,那怪物顷刻分成两半,在地面扑哧打滚,眼看是不活了。

变故再生,从断口处伸出许多如细小根须一般模样的血丝,将残肢断臂接合在一起,怪物再度复活,五爪犹胜利剑当空抓下,速度极快,隐有破空之声响在耳边。

剑首脚尖轻点贴着地面向后滑去,只见怪物利爪直接插入土中,手掌却将地面拍得皲裂如同蛛网,陷下一个数尺的深坑。

剑首再次出剑,多番试探发觉不论将它切成几段,只要碎块仍在,怪物就会无数次地重生,反倒是火焰、雷电之类颇有效果。于是心念微动,剑气匹练粗比庭柱栋梁,当头笼罩怪物,斩得支离破碎,另下剑意封印。

剑首轻轻摇头:“二境尚可,一境徒劳。”

掌门眉目凝重,穿着白色鱼龙服的中年男子缓缓升上夜空,声传数十里:“剑冢长老听令,速到剑阁议事;门下一干弟子二境及以上者于半柱香内试剑坪集结。”

一时间,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步迟、步苦两兄妹猛然惊醒,尚不知发生了什么。

师傅人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