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四十六章 一门双杰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2020-01-11 10:24:26 全文阅读

扬州,剑冢的试剑坪上多了两个娃儿,小小瘦瘦,一男一女俩兄妹,哥哥叫步迟,妹妹叫步苦,名字很有意思,也透着一份心酸。

要真能不吃苦,该多好?

两兄妹刚入门便引起轩然大波,据传是掌门首徒林清泓收下的一对徒弟,而且是关门弟子,顿时有些人开始坐不住。

虽说林清泓至今还在第三境界“剑势至”,可“关门弟子”这四个字的分量未曾轻了,毕竟每个门派里的四境大能总共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放眼望去,满山杂役都是一辈子凝聚不出剑心的凡夫俗子,跨不过门槛还谈什么修行?接下来的剑意、剑势都是空想。

至于第四境界,剑灵生,说难,真比上天还难。以林清泓来说,不惑之年的三境着实没有半点水分,年轻的很!其实剑冢中大部分的长老到现在近百高龄也还就是个三境。

像姬晴这样的千年难得一遇,剑冢命好,一下出了俩,可惜前面那个没抓住。

新带回来这两兄妹天资都相当不错,只要能够好好培养不中途夭折,三境跑不掉,四境么,看个人机遇了。

这一天,两兄妹依旧枯燥无味地练习立剑桩,比较之前单一的“仙人指路”,只多了几个样式,步苦大失所望,盯着林清泓道:“师傅,说好的剑招呢?咱们遇上对手不能总这么站着给人家打吧!”

迎来一记爆栗。

不顾步迟痛得龇牙咧嘴,林清泓揪住耳朵就这么轻轻一拧,道:“剑拿稳了没?拿不稳学那些花里胡哨的干啥?”

步迟立即端平剑条给林清泓看,四平八稳,都不带抖的,邀功也似:“师傅您看,我拿稳了,能坚持一个时辰呢。”

林清泓蹲下身,坏笑道:“咦,是挺稳,那好,为师可以教你,不过有个条件。剑招虽好,仍离不开刺、劈、撩、挂、云、点等十五个基础动作,也不要多,十五个为一遍,你现在每天使个三千遍手不抖的话,想学哪样都依你。”

步迟头也不回,道:“那我还是老老实实立桩得了。”

林清泓抬脚踹他屁股蛋,笑骂道:“要想成材没有捷径可走,得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来,急不得,多学学你妹妹,看她多乖。”

步苦平时瞧着柔柔弱弱,练剑毫不含糊,一口气死撑着不肯松,小脸憋得通红,双手上下左右抖动不已。

林清泓轻轻按下,从步苦手里接过剑条,柔笑道:“过犹不及,容易伤着筋骨,走,师傅带你练剑招去。”

步苦被林清泓牵着走,回头望了眼哥哥,步迟瞠目结舌站在那里,愣愣说不出话来。

这算区别对待吗?也太明显了吧!

气的不行,步迟拿起剑条对着旁边大石头就是一阵乱砍滥劈,叮当作响。

握住步迟肩头,忽然出现的佝偻老人俯下身,和眉善目,道:“小家伙,别砍了,这块石头和你无冤无仇,你把它砍坏了做甚?”

步迟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几步,毕竟外头坏人多得很,可不是谁都像公子、师傅、师叔祖那么好,不可以谁都相信,但也不会轻易冒犯,狐疑道:“石头不是死的吗?不砍它,难道要我去砍花花草草?”

老人伸手按在那块高度及腰的大石头上正要说话,心念微动。

咦?有点儿意思。

笑道:“想撒气的话努力练剑就好,争取以后让你师傅刮目相看,剁石头算什么本领?别说你师父,是个人看了都要笑话。”

“万事万物皆有灵性,不只是这块石头,还有你手上的铁条,一旦时机到了,活过来不是没有可能。”

点到即止,老人不再泄露天机,揉揉步迟脑袋,笑着离开。

步迟不明就里,后半段先不管他,前半段倒是听懂了,老人家话糙理不糙,剁石头确实没本事。

于是回身从茅庐床下换了根最重的钝剑条,才刚抬起一丢丢,少年双脚抖似筛糠,赶忙将它放下。

大大喘出一口气,步迟咂嘴自语道:“原来师傅以前练剑都拿这么沉的,是要厉害很多,可我也不能差了。”遂发起狠来,拽着钝剑条向门外去,左右脚轮流抬步外挪,活像横行的个小螃蟹。

瞧那一身红,还是个熟的。

佝偻老人长衫迎风自动,抚须笑道:“师兄这一脉向来不缺好苗子,令师弟我羡慕不已,栋梁之才,灵木可雕也,清泓不虚此行。”

老人是剑祖的师弟,扬名已久,包括掌门在内的所有剑冢门徒皆敬称之为剑首,时任剑冢太上长老。

与他对话的另一位老人,自然是白胡子、白头发、白眉毛还穿白衣服的剑祖,脊背如剑般挺直,不苟言笑:“心性尚缺磨砺。”

“真能装!看你能装多久!”佝偻老人盯住他瞧了半天也没瞧出花来,道:“我藏了几瓶好酒,到我那儿来两口不?”

剑祖喉头微动:“好。”

剑首乐呵呵道:“清泓不像他师傅,反倒什么都像你这个师公,和你年轻时简直一模样,一个臭小子,一个老小子,福气不浅呐。”

剑祖假装云淡风轻道:“过去的就过去了,喝酒归喝酒,揭人老底不厚道。”

剑首一把将他推开,笑骂道:“得了吧你,女娃儿也看过了,根骨不差,而且很好,你心里偷着乐不是?”

老人打趣道“现在不止有姬晴,两个小娃儿也是有盼头的,你我兵解以后不用怕剑冢后继无人,一门双杰这么好的福气,再让我发现师兄大晚上一个人叹气,可别怪我抢你的曾徒孙。”

剑首突然变得严肃“既然过去,是该放下了,二十多年不见岳挚,他心里又何曾好受过?”

剑祖闷闷道:“是他求你来做说客?”

剑首长叹:“毕竟是亲骨肉,何必为了一个死人做到如此绝情?”

话题就此结束,剑祖不愿再继续下去,白光电掣,瞬间消失不见。

山风吹拂,剑首久久不去,直到背后来人,穿着白色鱼龙服的中年男子眉眼低垂,两相无话。

那柄由剑祖亲手锻造的佩剑至今挂在男子腰间,与男子形影不离。

他道:“青阳,你有爹,也是我的爹,可惜一辈子见不着了,你会不会怪我连累?”

回应男子心声,青阳微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