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八章 开山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17  |  更新时间:2019-07-24 14:43:47 全文阅读

拒马城,扼守拓跋氏祖地的最后一道关卡,一旦被破,除了亡族拓跋氏便不会再有别的下场。

两军之距不过三十里,一方是四十万狼庭将士,另一方是二十万厉氏铁骑,数量相差悬殊,战争本应早早结束。

只奈何人多的心不齐,三位二世祖又有谁愿意把自己的军队尽数交给他人指挥。

配合无间谈何容易。

四十万大军的粮草用度终归不是少数,狼庭物资贫瘠又能支撑多久?

厉人杰便是看中了这一点,下令军队坚守不攻,在前线铺设城防,高建城池壁垒;并令后勤部队迅速修筑军用补给带,大肆屯田、围原放牧,做好了进行持久战的一切准备。

时值春末,只消运营得当,待两季过后便可收获一批粮草物资以供军用,足够撑过数九寒冬。

而冬季正是狼庭最虚弱的时候,此消彼长之下,大势早定。

面对这一情境,向来打惯了速决战、游击战的狼庭大军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此外,赫连牧夏暴毙,因其死因太过诡异,针对二世祖的刺客阴霾挥之不去,耶律琅琊、完颜掠开始萌生退意,徒留拓跋岫一人心急如焚,道:“厉人杰铁了心要将我拓跋氏连骨带皮通通吃掉,该给的好处我都允了,你们却躲在这里享清福,到底是何用意?”

心神不宁,耶律琅琊轻揉眉梢,道:“稍安勿躁,厉氏铁骑若是好打,我们三个也不必坐在这里苦寻对策。”

左右侍妾奉上美酒佳肴,完颜掠轻轻推开,笑道:“本以为会是两军火并、速战速决,不曾想打起了攻坚战,厉家军作战厉害,屯田也是强项,实在棘手。”

拓跋岫自斟自饮:“哼,莫以为我不清楚,棘手的不是厉家军,而是隐藏于暗处的那些刺客,你们担心自己也落得赫连牧夏那般下场,故此畏首畏尾。”

完颜掠坐起身,质问道:“难道你就不怕?外面风言风语都不可信,凭借赫连牧夏的能力,他怎么可能死于氏族内斗?既然这个外来的刺客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杀死,你以为我们仨就能好到哪去?抱团取暖还有一线生机,一旦走出这个营地,指不定还没见着厉氏铁骑就已经亡命归西,还谈什么带兵打仗?”

耶律琅琊同道:“他说的在理,即便没有刺客我们也无法正面与厉人杰抗衡,虽然冀州远在后方帮不到他,境界差距摆在那里,兵对兵、将对将,只有等族老、祭司们赶来才能扳回败局,现在无非是把大军摆在这里令他增添顾虑,替你们拓跋氏争取一些时间而已,多等等吧。”

可惜,三人没有等到他们要等的族老、祭司,反而等来噩耗。

巨鹰由东向西一路悲鸣,才至拒马城上空,留下一声绝响便坠地身亡。

尖鸣凄厉,完颜掠闻之面色惨白,不顾侍妾摔倒,猛然起身向外奔去。

耶律琅琊、拓跋岫不明所以,刚出帐外,一具尸首映入眼帘。

它来自草原东漠,完颜一族称其名为海东青,是鹰神后裔,更是部落首领的随行战宠,血脉尊崇,强大而不可一世,如今却死相凄惨。

且不论身躯上几道触目惊心的创伤,连左翼都被人用利剑削去半截,一双脚掌更是不见了踪影。

至于他的主人……

何须明言?

蓦然遭逢大变,完颜掠跪在巨鹰尸侧,神情呆滞。

不断有士兵向这里汇集,没多久,完颜掠带领的十万轻骑满营悲歌,其他两营传出谣言道:完颜戎洛已死。

因有证在。

无数鹰隼盘旋嘶鸣,悼念鹰王逝去。

耶律琅琊捂住胸口,他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心头不安愈发强烈。

阴谋远比他设想的要大,前一刻死的是赫连牧夏,赫连一族继承人;这一刻死的却是完颜一族的首领完颜戎洛,那么下一刻?

不!绝对不会!

父亲贵为狼庭至高的王,实力无人出其左右,即使是大明的神宗皇帝或者国师亲自出手也不能轻易将他击败,任凭刺客多么强大都应该铩羽而归才是。

随后,大地开始震动,耶律琅琊不敢置信地将目光转向北方,那个震动的源头。

于是,他看到了终其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景象——

记忆中熟知的山脉被红光笼罩,巨狼抬首。

有一道白光,从北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拉长,直到没入云端,变成接连天地的柱子,和那一座亘古长存的山脉同高。

有多高呢?

数千丈!哪怕离得极远,依稀可以看到,那是他的故乡,是耶律一族的祖地!

忽然,柱子动了,速度非常地慢,慢到可以忽视,但是他确信,柱子被推向那座山脉。

紧接着轰鸣声才开始传来,远隔千里,巨响如约而至,其中夹杂着狼嗷。

四十万狼庭将士举目北望,匍匐跪拜,他们欢呼,是狼神显灵!狼庭必胜!狼骑的旗帜必将插遍神州大地!

巨响、光柱终归虚无,狼神山还在,耶律琅琊没有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他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东西,找不回来,内心的失落浓烈到无以言表。

悲伤,莫名弥漫在他心间。

他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剑宗血洒云端,脚踏真刚疾速飞行,身后则是耶律一族的老祭司,双目通红,拼了命地紧追不放。

剑气用尽,剑宗已至穷途末路,别说回身应战,只要喉头憋的这口气松了,当下便要躺倒昏迷。

取出国师交予他的密函,里面有三张纸条。

第一张已经用掉,只写了 “开山”二字。

“哇——!”伤势发作,浑身经脉气血逆流,剑宗忍不住吐出一口大鲜血,染红了余下两张纸条,顾不上擦拭,凝神去看。

第二张纸条写着“龙形。”

第三章纸条则是“雍州。”

剑宗瞬间明白国师所指,从怀中拿出敖靖海遗留的蛟丹,将之催动。

有蛟龙虚影凭空出现,身躯延绵似岭,一张嘴——

龙吟惊天。

老祭司避之不及,被那滚滚音浪从云中击落,再看时剑宗早已远去,只在天边留下一道影子,再也追赶不上。

方向在西南。

青筋布满额头,老祭司恨不能将他剥皮拆骨,仰天狂怒道:“雍州?龙门!龙门!我要你血债血偿,寸草不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