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九章 泥人的三分火气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761  |  更新时间:2019-08-04 20:23:51 全文阅读

夜麟凝望北方,捻棋的手指终究没有按下,回过神来,反而从棋盘上拿下几颗,挪出一小片空位。

公子向来专注,很少有这样出神的时候,红筱问道:“可是发生什么了?”

“北边不太平静。”夜麟收拾棋盘,边道:“我算对了结果,却没有猜到过程,出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现在我们陷入被动,需要加快进度。”

白衫少年一言一行还牵动着另外两位女子的心。

笙黎凑过来,一张嘴差点贴到夜麟脸上,道:“你们在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夜麟看向第三位白衣女子,沉默不语。

桃红悄然蔓延,双颊微烫,姬晴嗔道:“你盯着我做甚?”

夜麟神情凝重,道:“扬州陷困,你师傅有危险,速回,我会尽快去帮你。”

无需再问,金虹拔地而起破空远去。

魏阳听出端倪,好奇道:“国师出手?”

夜麟摇头道:“狼庭。”

剑冢和狼庭一在天南一在地北,八辈子攀不上关系的两个地方,何故就会爆发冲突?

笙黎心思单纯未曾多想,因为夜麟不理她蹲在一旁赌气,嘀咕道:“骚狐狸,走了挺好,永远不回来更好!”

没眼福观看三女激斗,孟祸连姬晴是谁都不清楚,云里雾里,起身道:“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酒寨就在不远,吃完赶紧上路,别让两位大人等太久。”

一行五人走进林间小道。

日近晌午天气渐热,孟祸与笙黎常年生活在这里因而没什么感觉,魏阳是个练火的更不用说。红筱抬袖擦拭腮边汗水,道:“公子你不热吗?”

夜麟笑道:“心静自然凉。”说着悄悄递来一物。

刚入手,红筱疑惑,还以为公子有什么秘事要交代,怎的是个水囊?耳边忽而响起声音:“饿了几天还有力气打架?先垫着。”

于是摇晃水囊,貌似里面除了水还有少许实物,圆的?拧开盖子便有几缕果香缓缓钻进鼻息,轻饮半口,甘甜里面带着点酸,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凉。

公子还是那个跑千里路给小孩找糖吃的公子。

雍州覆雪那几个月,说苦,也甜。大抵身边能有这么一个人就是一种幸运,所有百姓都愿意默默守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穴里,过得像个活死人,竟也没被逼疯,只是因为相信他可以给雍州来带春天。

数十万人,等一人。

能做他的侍女,挺好。

红筱抿嘴藏笑,偷偷看他,夜麟走在前面有一句没一句地拉着孟祸聊天,怎么就没个正经样儿呢?

蔫坏蔫坏的,八成又想使坏坑人了。

这时,少女笙黎走近,左手掖在后腰,右手前伸,掌心向上平摊开来,气鼓鼓道:“给我!”

红筱心情正好,拿起水囊晃了晃,再饮,还有稍许浆果落进她嘴里,只一嚼,眯着眼道:“怎么,想要?你自己找他要去呀,这是我的,就不给你!”

打也打不过,笙黎气急跺脚,追上前去,同样地伸手找夜麟要水。

夜麟瞥了红筱一眼,何必再气她呢?往怀里摸索,取出几个青涩的浆果,道:“剩下的都没熟,很酸,你……”

笙黎一把抢过,捏碎了往自己水囊里扔,又回过头炫耀似地卖弄,还当着红筱的面喝,刚灌进去,鼻子嘴巴、眉毛眼睛拧做一团,怎一个惨字了得?

红筱前仰后合,笑到直不起腰,连肚皮也微微抽搐起来。

笙黎握紧水囊丢也不是喝也不是,怒道:“我能和相公吃一样的,你就没这福气。”

可惜红筱油盐不进,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笙黎更气了,跑到队伍前头又闹,非要夜麟摘些甜的浆果来给她消暑才肯罢休。

夜麟挠挠下巴,颇有几分尴尬。

孟祸出来解围,道:“这时节熟果很少见,黎儿你叫他上哪找去?”

笙黎指着红筱道:“那凭什么她就有?我不管,去给我找嘛!”

孟祸无奈道:“好好好,我去找,我去找。”

笙黎一跺脚,道:“谁要你去找了,我只要相公亲手给我摘!”

面面相觑,夜麟道:“这样吧,你以后别管我叫相公,我给你摘如何?”

笙黎假意为难,道:“那……行。”

双方讲定条件,夜麟正要走。

红筱上前道:“林子里毒虫猛兽多,公子身体有恙不便独行,我随公子去。”

笙黎哪能答应?急道:“要么一起去,要么我俩都不去,祸祸,你去,要是把他弄丢了你就别再回来!”

孟祸苦笑道:“好吧……”

直到他们二人走进丛林,魏阳后退几步,道:“她才多大?你何必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红筱哼道:“明明是她自己来找我麻烦的,谁叫她嘴那么贫,张口‘相公’闭口‘相公’,听得人鸡皮疙瘩掉一地,没宰了她已经是我大发慈悲。”

凝望夜麟背影,喃喃道:“你说,那个毒王会不会对公子不利?”

魏阳无语,孟祸不被夜麟坑死就是万幸。

林间,夜麟忽然道:“今日才知,原来荆州第三位神使是个小姑娘。”

孟祸似乎并不意外,道:“凭借她的修为,猜到这个不难,不是吗?”

夜麟弯下腰,捡起灌丛里两颗熟透的浆果,道:“各州势力都会藏几个底牌,只看修为还不够,即使突然多出来第四甚至第五个神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会做此想,仅是因为你刚才说了句‘两位大人等太久’,所以第三位,要么闭关,或者仙逝,还有可能就在这里。”

孟祸爬上树梢摘了几颗浆果,道:“其实没想瞒你们。我们荆州人习惯直来直去,不像九州正道那么多弯弯肠子。黎儿会出现在这不过是想替荆州多观察一下,雍州来使有没有本事、还有雍州值不值得结盟。出门前虿大哥要我小心堤防的,刚开始以为是四境真君,后来又觉得是那个危险至极的红衣侍女,没想到,竟是最人畜无害的你,他们都隐隐以你为首,我实在看不出来,是为什么?”

揉揉鼻子,有点痒,夜麟笑道:“大概是因为我给你们的神使大人吃了一口浆果。”

孟祸神情大变,反手握住夜麟脖颈,道:“你给她吃了什么?!”

夜麟笑意依旧:“从一开始她确定目标以后就没想放过我,几次三番靠近,只可惜我身边三人修为都不弱于她。现在姬晴离开,她让你随我出来,无非是希望她拖住两人的时候你能借机把我解决。毒王杀人,根本不在乎境界,不是吗?”

孟祸五指力度渐增,道:“黎儿最好不要有事,否则我要你们三个死得难看!”

夜麟化作一阵清风脱离孟祸掌心,往后退了几步,揉揉脖子,道:“我鼻子不太舒服,你先把空气中的毒尘收了,这样我们还能坐下来好好谈,虿巫王出卖我的事可以既往不咎。”

抬头望天,对着无人之处又道:“两位不必紧紧地盯着我看,是战是和趁早出来给个准话。原本我带足了诚意来与你们见面,试探一下是人之常情,但要知道适可而止。笙黎年幼,我可以当是她小女孩胡闹不计较,你们两位可不要太过分。虽然平时和气惯了,我也有脾气差的时候,指不定就要你们遭殃。”

从来没人敢这样对着荆州神使大放厥词,水幕后,二老陷入沉默。

既然夜麟能够发现二人窥视,并把声音透过水幕传达到荆州以南十万大山里的降神坛总部,实力不言而喻。

是战是和,二老一时心里也犯嘀咕。

火候到了,接下来是给二老台阶下。

夜麟道:“荆州已被国师盯上,现在处境不比雍州好多少,先谈谈,有利无弊,结不结盟后面再说,如何?”

于是,窥探消失,毒王怀中有蛊轻鸣。

消化蛊虫传递的讯息,孟祸脸色几次变化,最终妥协道:“我领你们去降神坛,前提是你先把黎儿身上的危险解除!”

耸耸肩,夜麟笑道:“什么危险?酸吗?我压根没给她下药下咒。”

孟祸气到双肩轻颤,仿佛肺里塞了不少浓痰,堵气堵得很厉害,而且特别恶心。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是能把眼前这个小王八蛋直接掐死该多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