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二十八章 财迷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11  |  更新时间:2019-07-16 12:57:24 全文阅读

刺客风波未起已平,步迟、步苦两兄妹将随着师傅、师叔祖离开雍州,去往扬州学艺,三步一回头,舍不得他们还在重建的家乡。

西川江边,林清泓点燃香烛冥纸,随风扬起,烬撒水面,口中念念有词,不知祭奠着谁。

姬晴询问道:“今天是他的忌日?”

林清泓情绪低落,摇头道:“不是,回到扬州,再要祭拜就不方便了。”

安慰地拍拍林清泓肩头,姬晴道:“剑冢里,老辈们对那人绝口不提,小辈自不认识,即使是我的身份亦不清楚当初发生了什么,师傅虽然从不向我说起,却总看到他一人在夜里叹息。”

林清泓摇头道:“当年我不过步迟的年纪,师…那人出事,我便被过继到掌门膝下,成了首徒,掌门师傅对我极好,就是不肯与我明言。”

似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姬晴愕然,道:“过继?”

烧完了纸烛,林清泓收拾停当,招呼一声,道:“走吧。”

步迟同无有告别,道:“大师傅不和我们一起去扬州吗?”

无有含笑,布满老茧的大手按在步迟头上,道:“老衲心结已解,愿留在雍州,抚养胧星长大。”

步迟点点头,拉起步苦,拜别道:“大师傅珍重。”

步苦恋恋不舍,捏捏胧星脸颊,道:“小胧星要乖哦!”

姬晴忆起一事,道:“等我片刻,去寻个人。”说完御剑而起,飞向兑城方向。

步迟凑近妹妹耳边,悄声道:“苦儿,你说,师叔祖会不会喜欢上公子了?”

步苦脸色发红,道:“哥哥你这问的,公子什么都好,谁能没点心思。”

说话的功夫,姬晴已至石虎铁匠铺,迎面小玥嬉笑道:“公子在里头久候晴姐姐。”

姬晴偷偷敛去笑意,入内,道:“此间事了,我便要回去了。”

夜麟笑道:“祝一路顺风。”

隔着一张桌子,两人都不再说。

过了片刻,姬晴又挑起话头,道:“原来你和那条龙认识,不管怎么说,你欠我一次,以后得还的!现在市面上到处流传国师派人暗杀的消息,想来是出自你们的手笔,剑冢和白龙寺方面也都默认,剩下那些我就不操心了。”

夜麟歉然道:“对不住,剑冢和白龙寺顶下的压力我会想办法偿还。”

姬晴略有不满,道:“我说的是,欠我一次。”

夜麟这才明白过来,点点头。

有些二气。

但姬晴很愉悦,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一直呆在雍州吗?”

夜麟道:“出了点变故,可能要到外面走一趟。”

姬晴追问道:“去哪儿?”

夜麟神情古怪。

见他不吱声,姬晴起身告辞,转眼背影消失在天际。

望着姬晴远去,小玥直摇头,道:“可怜晴姐姐摊上这么一个榆木脑袋,不解风情呐,不解风情。”

夜麟走出门外,道:“下次再偷听,我就叫老朱把你卖了,卖给那些脑满肠肥的色员外。”

公子说的狠话一点也不吓人,小玥朝他做鬼脸,道:“为什么不告诉晴姐姐接下来的行程?”

夜麟道:“离得很近,算她家隔壁,说不得,怕乱。”

小玥道:“听闻昨夜皇上的圣旨到雍州了?”

夜麟颔首:“到了,要李玉去荆州平叛。”

小玥道:“嘶——,国师计策真毒,赫连大军将至雍州北界,真有本事把人调到荆州去,再说荆州哪来的叛乱?”

夜麟道:“做昏君有做昏君的好处,哪怕命令再不合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不同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小玥道:“所以公子让李玉留守,自己去闯虫窝?”

夜麟无奈道:“本来可以不用,让他搅黄了,没办法,我亲自走一趟。李玉不能离开雍州,只有在自己的地盘上他才能抵挡各州之主的袭击,一出门雍州鼎就帮不到他多少,会满盘皆输。”

小玥忧心道:“荆州可不太平呢,水深的很。”

夜麟笑问道:“水再深,能有徐州深?”

小玥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果然自己能在帝都活那么久还是有点本事的,非常棒!

身后,红衣侍女忽然出现,为夜麟撑起伞,道:“公子,都收拾好可以启程了。”

小玥捂着胸口道:“红筱姐姐,用不着每次都神出鬼没吧,可把人家吓得不清。”

红筱告罪道:“职业病,习惯啦,小玥妹妹勿怪。”

夜麟不知从何处取出片树叶,轻轻吹了口气,树叶迎风便长,化作一条绿色的飞舟,飘在空中,如浮水面,可容二人乘坐。

小玥两眼冒出金光,恳求道:“公子这是什么?能让小玥坐坐吗?”

夜麟笑道:“等回来吧,或者让你家老爷给你买一艘,此物奉天府也有,花钱就能买到。”

小玥挥手告别,道:“那就不用等公子回来啦,我家老爷别的没有,钱多。”

绿舟升上云端,飞快地行进,目标西南,并非荆州。

公子做事自有他的道理,红筱从不多嘴。

夜麟道:“飞这么高是为了避人耳目,会不会冷?”

红筱借故贴近夜麟,道:“奴婢穿得单薄,确实有些冷。”

怎料夜麟又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一件披风相赠,与红筱身上穿的颜色相仿。

打了多年交道,红筱惯使的伎俩早已清楚,因而夜麟抢先下手,笑道:“穿上它就不冷了。”

红筱暗恨:“小滑头!贼机灵。”转念又想,好歹是公子送的,真别说,围上披风特别暖和,御寒不在话下,暂且放过他一次。

雍、梁两州毗邻,绿舟飞在空中不受地形阻挠,二人自西界出发,仅小半日功夫即到梁州。

时值晌午,头顶太阳酷晒,前方也有热浪袭来,红筱定睛看去,远处云中竟有白色光点闪闪发亮,频率似与热浪涨落一致。

夜麟驾驭飞舟迎面而上。

光点逐渐放大,巨大无比的火球映入眼帘,将红筱脸颊考得通红。

夜麟笑道:“魏阳,别来无恙。”

火球应声消失,露出内里端坐的男子,下巴长着一小撮整齐的尖形胡子,身穿冰白法袍,寒气流转不息。

魏阳抚须道:“多年不曾联络,我只当你死了,说罢,传讯于我所为何来?”

夜麟道:“老规矩。”

魏阳眸中精光熠熠,笑道:“甚好,我也带齐了家当,就等你来购置。”

夜麟道:“非也,这次我不买什么天才地宝,我需要你出手帮我。”

兴致缺缺,魏阳指着身上的法袍道:“扰我清修,若无这种品级的好货,免谈。”

夜麟从怀里掏出小袋子,往下这么一倒,哗啦啦掉出来七七八八一堆东西,飘浮不落,珠光宝气几乎要把身旁二人眼睛闪瞎。

魏阳兴奋得直哆嗦,道:“这些都给我?别说一次,一百次也成!”

夜麟挑挑拣拣拿了几样,撇眼道:“想得倒真美,喏,靴子、玉佩、宝冠,和你的法袍是一套,都给你了。”

抠得令人发指!

魏阳手指几乎戳到夜麟脸上,道:“你你你!你当初怎么不一并给我?”

夜麟耸肩道:“别太贪心,成套和单件效果不是一个档次,价格差距怎么会小,当初我买的矿石灵材还不值当,现在请你出手,把这些零零碎碎的散件给你补齐,算起来你赚了不少,怎么,要不要?”

嘴上说着奸商,双手很勤快,通通往自己怀里塞,当着夜麟的面直接换上,魏阳道:“早把这些给我不就得了,事半功倍知不知道?白白害我浪费三年苦修时间。要我怎么帮忙?如若对手太狠可是要加价的!”

夜麟摆摆手,道:“不狠不狠,也就是一个巫王而已,是你刚好克制那种类型。”

魏阳眼皮抽搐,道:“一个巫王而已?我去你大爷!什么时候?”

夜麟笑道:“过几天,以玉牌为信号。”

诸事毕,魏阳开始赶人:“去去去,别打扰我清修。再有什么好事记得给我留着!”说罢盘坐云端,继续修炼。

飞舟再次启程,前往荆州。

红筱胸有成竹,道:“奴婢猜,他牌子上的数字一定是‘八’。”

夜麟笑道:“需要猜?就拿姓名和山羊胡子来说,哪还有别的适合?”

手捧夜麟的储物袋,红筱如数家珍,看得眼花缭乱,道:“原以为十二是神州最富,没想到公子才是。”

目露追忆神色,夜麟笑道:“年少时不懂事,没少干打家劫舍的勾当,喜欢就自己挑几件,我还有很多。”

那些法器太过珍贵,红筱没敢拿,只好奇道:“很多是多少?”

挠挠脸颊,夜麟有点不好意思。

红筱更好奇了:“到底多少?”

夜麟拂袖,惊现漫天繁星,每一个袋子都装得满满当当,若是敞开来,估计宝贝能把整个雍州城埋了。

远处,魏阳闭目凝神,忽然觉得刺眼,难道还有比自己所修阳炎更加炽烈的东西?不解。

才睁眼,目眦欲裂,几乎夺眶而出。

还管什么修炼?只见他起身狂追,浑身颤抖地喊了声:“爹——!”

果然上当。

红筱忽然明白夜麟用意,暗暗竖起大拇指,不愧是自家公子,拿捏得当,魏阳能不死心塌地跟着当打手?

夜麟道:“回去的时候,把这些法器都分了,龙门门徒人手一件,贡献大的,不论功劳苦劳,赏一套。驱使法决附赠。”

魏阳刚追上飞舟,立刻高声道:“我愿加入龙门!”

夜麟似笑非笑,道:“你才加入,得从底层做起,领到的也都是这些低级的法器,愿意否?”

魏阳苦着脸道:“我大小是个半步真君,好歹给个客卿当当吧?低级法器奉天府不缺,你不能送我破烂啊!”

红筱补充道:“公子曾与我说过,高级法器之上还有法宝……”

法宝也有?真君标配!

魏阳伏地道:“公子在上,受小的一拜!从今往后,魏阳与龙门誓同生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