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章 雍州之内我为王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476  |  更新时间:2019-10-16 17:23:41 全文阅读

星星降落的方位,康庄知道。

正是夜麟弄出来的动静,至于星星去了哪里,垂死的婴儿为什么又活了过来,他不会去想,即使真的在自己手中,也不是他愿意染指的。

死过一次的人会更加珍惜生命,虽然不幸成为鬼,也有另一种活法,何必白白糟践。

荒郊野岭,想来夜麟不会久留,康庄指着西北方位道:“这位老丈,星星落在那处,我远远地看着,只不曾靠近,您万事小心。”

“呸呸呸!”虿巫王十分嫌弃,说话都利索不少,道:“瞎鸡儿讲,瞧你恁地年青,也不知死了多久,喊我老丈不是叫我折寿?瞧瞧,我还年青哩,四十出头正是壮年!”

说着,巫王把头帕往上撩了些许,露出整副尊容。

皮肤黝黑、满脸皱纹,还生一头白发,分明早衰,谈何壮年?

康庄违心谎道:“是在下眼拙,言语不当还请见谅。”

虿巫王非常满意,点头称是,这才注意到康庄怀里的婴儿,疑惑道:“不是鬼婴?你怎么还带个娃儿?”

心思急转,康庄故作悲伤道:“故人之子,没了爹娘,我送他出雍州,寻处好人家抚养,便算了结缘分。”

巫王解下头帕,轻轻套在婴儿头上,叹气道:“可怜地娃,莫冻瘪了,喏,这个戴着。”

康庄道:“多谢,天寒地冻,小儿受不得寒,我们就此别过。”怀抱婴儿,匆匆离去。

巨虫未有拦他。巫王嘀咕道:“我信你个鬼,分明是要吃了那娃儿,好在我留了一手,叫你害不得人。”

康庄一走,四下里忽地又暗了许多,巫王抬头望天,心中疑惑,雍州风雪满天、乌云盖顶,百千里路不见天日,为何偏有星星在康庄头顶放闪?

是那个婴儿!

若不是婴儿神异,引得星辰光芒一路相随,怎么可能生此异像,婴儿定与前几日降落于雍州的通天星光脱不了干系,被那个名为康庄的鬼物偷偷得了,妄想逃离这里。

回过神来,巫王怪叫道:“该死的鬼物竟然敢糊弄我!”

巫王掐诀念咒,法施十里之外。

康庄正急速赶路,猛地胸口一阵剧痛,痛哼一声,连人带婴扑倒在雪地里。

套在婴儿小脑袋上的头帕里钻出一条蛊虫,生作蜈蚣状,趴附在康庄身上,有两头,一头疯狂啃噬康庄,一头仰天长鸣,发出细而怪异的声音。

此声常人所不能闻,用蛊者则有妙法收讯。

康庄痛极,翻身打滚,婴儿从他怀中掉出,惊醒大哭,哭声渐远。

虿巫王面色铁青,乘着六翼的巨虫飞驰而来。

雪原上,一位苦行老僧禅功精湛,听达四野,夹杂风雪中的哭声刚一入耳,老僧别襟撸袖,撇下随身的锡杖狂奔起来,踏地裂石掠出一路风尘。

老僧全无老态,瞬行十数里远,肌骨隐露金芒。只见他面生双相,一相慈眉善目如同菩萨,一相屈眉瞪眼狠似金刚。

这边,宝相庄严;别处,剑彻长窟。

秋水既生灵性,自己迈向更高的境界便有了希望。黄衫公子林清泓盘坐洞穴,瞳眸中掩不住的喜意。

苦修十载终有进境,林清泓沸血满腔,急欲寻人一战,远处疾走如飞的金身老僧正是引起剑鸣之人。大悲玄慈掌柔比和风、金刚伏魔劲力摧坚山,几乎不可同练,二者兼达,普天之下唯白龙寺无有禅师能成此道。

试问哪有比这更好的磨剑石?

挟起秋水,林清泓御剑乘风,黄衫飘飘衣襟带雪,宛若天外飞仙。

一剑绝尘。

话归原处。康庄奄奄一息,拼死护住身下婴儿。婴儿哭声不止。

虿巫王火冒三丈,怒道:“臭虫,该死!”手掌高抬时血光大作,隐有幽魂哀嚎。

巫王一举擒住康壮,眼看康庄魂灵就要被那血光吞噬,佛号冲开雪幕,一人携声同来——“阿弥陀佛,施主且慢!”

金光消退、佛像浅隐,老僧放下裤头长襟,舒拢双臂长袖,这才双手合十,告罪道:“贫僧兖州无有,失礼了。”

康庄被巫王撰在手中,徒留光点大小,危在旦夕间,念道佛僧慈悲,怎么也比这荆州巫人好上许多,急呼道:“还请大师救下那个孩子!”

巫王眯着眼,五指微曲,就要捏碎康庄魂灵,忽然面前劲风刮过,巫王手腕如受铁箍五指再不能动。

无有单手扣住巫王手腕,道:“孤魂野鬼生前受难,死后难平,入不得轮回,上天有好生之德,容贫僧超度了他吧!”

双方无声角力,飞雪难近二人周身。

巫王手臂渐染墨色,浑身缭绕黑气,与老僧无有的金光交相辉映。

沿着巫王手臂,无数细小的蛊虫开始攀爬、覆盖无有每一寸肌肤,疯狂啃噬无有,甚至啃噬同类,然后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自我繁殖、壮大。

无有金光大放,凝聚法身抵御蛊虫。

当金刚怒目、佛面祥慈,无有大喝,平地绽起六重惊雷,一重盖过一重,声势有如万象奔腾。

“唵嘛呢叭弥吽!”

风雪滚滚落幕时,巫王飞离原地,蛊虫尽数震碎,康庄魂灵则被微风托住,缓缓落地不受伤害。

置身大坑中央,无有微微喘气,面向康庄道:“快送孩子离开,免伤无辜。”

康庄裹住婴儿远远逃离,惊悸之余疑惑道:“方才的四只巨虫去了何处?”

巫王拧拧发红的手腕,露出笑意,“秃驴,算你狠!野鬼,给你,娃儿,我要!”

光芒更盛、金刚更怒。无有一跺脚,高高跃起离地足有七八丈,飘浮滞空不再落下,金光逐渐从身上褪去,在他的背后凝聚成一尊金刚巨像,俯瞰巫王,一双佛目生威,能惊群魔退避。

巫王俨然不惧,扯住肩头披风,直往身前横扫。

顷刻就现万千蛊虫,初时细小如尘,落地即成巨兽,变大了数百倍,仰天长嘶,或爬、或奔、或飞,冲向无有。

无有悄然运起法门,金刚霍地动了,一双手臂犹如雷落,铁拳破空声炸响此处,冲上来的巨虫非死即伤,甲壳翻飞、虫液横流。

僵持中,无有忽觉压力剧增,停下攻势定睛看去,为何巨虫反比刚才多了几倍?无有一声大喝,金刚肋下又凭空生出一双手臂,摊开两掌,于双拳阴影下招出无形,迎着巨虫刮起阵阵微风,只消轻轻拂过,巨虫就地倒毙,全身上下不见半处伤口,内里则血肉模糊,眼鼻窍穴涌出血液。

暗处,巫王寻不到机会出手,赞道:“贼秃驴,好功夫!”

金刚大步纵横,直杀得天昏地暗,却不料始终寻不见巫王身影。随着时间一息一息过去,无有几番发威杀尽了周遭巨虫,腾出手来观察,竟发现巨虫啃食同类血肉,不断繁殖,攻向自己,仿佛没有尽头。

心念扬州林清泓早早跟着自己,这会儿即将赶到,无有悄然蓄势,准备放手一搏。

梵音咏唱,金刚飞身高纵。

在那云端之上,无有合十的双手骤然分开,捏在手中的佛门念珠绳断脱落,极速旋转,在胸前连成一道昴日金轮,继而双手复合,金轮扩大了十数倍化,作一道功德轮出现在无有脑后。

无有浑身金光爆射,刹那间由凡入圣,与寺庙中供奉的金佛一般无二,掌心“卍”字静悬。

“阿弥陀佛!”佛陀睁眼,芥子衍化须弥,掌心萤光小字陡然变成巨大的卍字玄印,镇压而下。

天塌一般的令人心悸。

方圆破碎、地陷数尺,劲风压塌雪面露出土表,虿巫王神色凝重,遣令成千上万的巨虫迎面而上。

蛊虫大军悍不畏死,黑色瀑流拔地而起,撞击卍字玄印,身碎成雨。

无有怒喝,金光绽空。玄印又扩大了倍许,压塌那一道虫柱。

终于,巨虫消失殆尽,无有一鼓作气,拼着力竭,继续向下,砸向巫王。

巫王目光所及皆是大印,压向他的更像是一片天空,避无可避。

砰——!

金属撞击声贯彻十里之外,震耳欲聋。

巫王被压得半跪,浑身血浆迸溅。

双手死死撑住金印,巫王不住地颤抖,瘦小的身躯仿佛随时都会被砸得粉碎。

泰山压顶也不过如此了。

片刻后,金色玄印稍显暗淡,不比初时晃眼,巫王露出笑容,老秃驴终于力竭,大势已去!

隔着卍字玄印,无有心生不安,环顾四周,却见血色雾汽不知何时布满了此处空间,遮天迷地。

遍地虫尸涌起庞大血气,汇集在巫王身上。

地面又复沉陷,金印却被挺起。

印下,白发生乌、肌骨渐盈,巫王长身而立,惊现高大身形,哪有方才那苍老阴险的巫人模样?

何止健壮,俨如庙宇供奉的神像般威武!

更大的撞击声响起,金印支离破碎。老僧落地狂退,犁出里许的沟壑。

只见他面色苍白,眼神惊悸。听闻虿巫王年方四十,早生未老先衰之像,虽万蛊难敌,但身躯羸弱,怎不料全是假的?

仅一拳,就将伏魔金印打得粉碎,再谈什么身躯羸弱,净是痴人说梦!

无有艰难出声,询问道:“以血养蛊?巫王好大的气魄。”

长衫合身不再拖地,巫王稍稍理了下袖口,笑道:“秃驴,好功夫,又识货,我给你痛快。”

无有双手合十,叹道:“阿弥陀佛,巫王功法精湛,更有天生神力,贫僧苦修多年仍是不如,愧矣。”

白虹掠过夜空,黄衫公子飘然落地,手中长剑熠熠生寒,剑身透彻有如一泓秋水。

林清泓道:“大师不必挂怀,巫人借蛊耗尽大师气力,实属胜之不武。”

虿巫王冷笑道:“呵,怎的不把你剑扔了来和我互锤。”

林清泓扬剑向天,斩断一片雪幕,继而剑指巫王,道:“不屑与你这荆州蛮子争论,废话少说,今日,我拿你试剑。”

巫王嗤笑道:“来啊!怕你这瓜娃子不成?”

忽然从天上栽下来一位白眉皓首的老者,老者慌忙劝道:“使不得,使不得啊!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要打架。”

无有点头致意。

林清泓见礼道:“原来是青州华老夫子到了,来的正是时候。”

华夫子面色发苦,辩道:“非也,非也!君子以和为贵,今天我是来劝架的!”

虿巫王不耐烦道:“少扯犊子,最后还不是要围殴我,一起上吧!今日,好教你们知道,雍州之内,我为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