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二章 闻名不如见面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59  |  更新时间:2019-10-16 12:55:04 全文阅读

数日后,一支来自于帝都的庞大军队缓缓向西,即将到达他们此行的目标——雍州。

为那一束通天星光。

当今皇帝长寿,皇子反而早夭,后宫诸妃所生皇嗣已有二十好几,存者不过区区数人。

东宫不复。

朝中大臣以为圣上失德,觐言。

皆戮。

皇帝年事已高,满朝臣子劝立新储,岁岁如此。时临新年亦复如是,皇帝不胜其烦,恰逢国师入朝,言天生异象,帝心甚悦,遣十八皇子朱长烁、十九皇子朱长恒兵发雍州,以为考校,一堵悠悠众口。

十万大军狼行在野,龙种御驾悠驶雪中。

朱长恒复好盘,轻捻黑棋,落下,“嗒”一声脆响,道:“国师夜观天象,料有星辰陨落雍州,父皇遣皇兄与我来此,自当尽心竭力,却不知可否如愿?”

朱长烁开炉添香,寻了个舒服些的坐姿,随意落子,道:“贤弟话外之音不妨细言,此中唯我二人,愚兄洗耳恭听。”

朱长恒举杯欲饮,唇边阵阵冰凉,才发现参茶已冷,随手倒去,取了干参与泉冰在壶中,掌心腾起火焰,不多时,参香四溢。

满饮一口,唇齿留香,朱长恒悠悠然道:“大雪下了有些时日,不是好兆头,此行恐有诸多麻烦……”

又见风雪。

雍州雨雪连天,仅那日停了片刻,整个雍州几乎化作死地,莫说人烟,就是尸骨也深埋雪下。

“上仙说的好人家,只怕还在雍州之外。”

康庄怀抱幼婴奔寻数日,已近雍州南界,到处是压塌的房舍和冻死的饥民,哪有半户人家?好在一路星光相随,怀中婴儿神奇,不吃不喝也无饥弱之像,倒是时时酣睡。

荒原上,远远地瞥见人影,那行人只有五个,不像离开雍州投奔他处的样子,反倒顶风冒雪欲往腹地。

康庄心生警惕,法力潜入地下探测,眉头渐渐拧起。印深五尺,若非下盘功夫极好,怎么踩得出如此深的足迹?

随着那行人的靠近,体型逐渐清晰,仅一人相对矮小,其余三人非常高大。

并非脚上的功夫好,而是来者重量惊人!

康庄再看时,发现只有四人,还有一个在何处?

背后风雪毫无预兆地停了,寒意径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令人不住颤栗,康庄强忍着不回头去看,终经不住恐惧,侧目瞧了一眼。

悚魂骇目。

斗篷下的生物有着四瓣长颚,尖牙成簇,长颚如花开狀,花心触须密集涌动,唾液几乎滴在康庄脸上。

怪兽双眼漆黑,似墨铜铃般大,康庄看不出那生物的情绪,反倒看得见它眼中的自己。

渺小得可怜。

所有的声音消逝,一切都在远去。康庄经历过死亡,本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让他恐惧的事物。而今,他思绪骤停,仿佛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与此等怪物相比之下,死对头黑白无常怎一个‘美’字了得。

黑幕覆在康庄四周,巨大的躯体将他围得水泄不通,康庄心如死灰。

大手猛地握住康庄肩头,康庄禁不住一颤,回头看去,腿脚发软就要瘫坐。

握住他的东西,还有个人样,也确实是个人,但令他更加恐惧。

此人满身的彩绘古纹、刺青怪兽,且身形矮小、长衫拖地,听闻他来自荆州南疆,能止小儿夜啼。

虿巫王。

落在他手上不比落在身边的巨虫口中好上多少。

忽然虿巫王笑了,吓得康庄心肝颤,本没血色的鬼脸上更增几分苍白。

巫王有些尴尬,尽可能地让自己笑得更和蔼一点。

怕不是个变态?康庄心生绝望。

嘴咧得就要抽筋,巫王问道:“大兄弟,问你个事嘎,你知道前些天星星砸下来的地儿咋个克嘛?”

康庄发愣,久不知言。

巫王额头青筋隐现,板起脸,微怒道:“给老子讲哈,星星落的地儿,比得说老子毙了你!”

康庄仍是没反应,巫王气得满脸通红,抬起手就要揍他。

寒风刮过,巫王望望四周,只剩下茫茫大雪,别说活物,孤魂野鬼都见不到一个,错过康庄,还不知道要在这里迷路几天。

怀着悲愤,巫王掏出怀中泛黄的小本本,一会瞧瞧天,一会看看地,酝酿了好些时候,才憋出来一句夹生的马谱:

“这位小哥,你知道几日前天上星星降落的方位吗?”

星芒洒落康庄脸上,映出呆滞神情,唯有长发飘动,独自风中凌乱。

怀里婴儿酣睡依旧。

另一边,大军刚入雍州地界。

积雪覆盖道路,不见山土,举目皆白。皇子御驾质地极好,道路雪深颠簸,马车却四平八稳。

偌大的棋盘,无一子偏移错位。

朱长恒正襟危坐,双指捻住棋子,在棋盘上敲了半许,落下,道:“北原狼骑进犯不断,雍州连年战火,神鼎无主遗失,其余五州势力有心入主,窥视已久,皆派人潜藏。胆大如梁州妖道、兖州奸僧,更是公然在此传教、收徒。此行我与皇兄受阻不小。”

饮下参茶,朱长烁落子,道:“何以见得?”

取出袖中密函递给朱长烁,朱长恒思量片刻,又是一子落下,道:“大明九分,徐、豫、梁、冀、青、扬、荆、兖、雍,雍州寸草不生当可不计,徐豫冀三州为我朝直属,梁、兖、青、扬、荆则分别受奉天府、白龙寺、夫子林、剑冢、降神坛五方势力统辖,历年进贡可称番邦,但都是口蜜腹剑之辈。今生异宝天降之像,难保五州之人不会夺了宝贝,隐而不发。”

细细阅过密函,内附名单手札,竟都是各州潜藏在此的高手,朱长烁问道:“梁州,奉天府,弗为?”

朱长恒答道:“奉天府洞彻玄妙,弗为真人雷法精湛,刚猛霸道,捉对厮杀当为五州来人之冠,不可不防。”

朱长烁随口道:“匹夫之勇难憾千军,只消阵战困住,耗尽符箓、真气,引箭杀之。”

翻到下一页,“扬州,剑冢,林清泓。”跃然纸上。

朱长恒解释道:“林清泓剑道高深,已臻剑势至境界,杀力卓绝,万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危及皇兄与我的性命。”

朱长烁侧过身去,随手落下一子,道:“扬州剑道旨在一往无前,断敌后路而谋己生机,不成功便成仁,我二人乔装打扮混在军中,以饵诱之,可瓮中捉鳖。”

又过一页,纸上之人的描述密密麻麻写了整页,却还不尽完善。

朱长烁看得脑仁发麻,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朱长恒道:“荆州降神坛,虿巫王身藏万蛊如臂指使,尤善群攻,凡人大军于他尽是土鸡瓦狗,任凭拿捏。”

合上密函,朱长烁不再去看,道:“四州正道视荆州巫人如生死大敌,不会饶他,何必多虑?”

朱长恒道:“那青州、兖州……”话未说完,自己笑出了声,道:“此二州真是最不需我苦恼的。”

再看棋盘,黑棋已被白棋斩去大龙,败局早定,朱长恒苦笑:“好一个‘愚兄,贤弟’,皇兄莫不是拿我寻开心?”

囫囵躺下,朱长烁取出一物覆在脸上,才道:“是啊,这次出来办的正事,有父皇和满朝文武盯着,带不得良人美眷,不拿你消遣,难道靠这棋盘?让了你五子还那么不济事,怪我咯?”

细看那红红绿绿的物事,原是女子贴身之物,朱长恒失笑道:“如此看来,倒真苦了皇兄,也苦了愚弟。”

御驾驻停,帘幕掀起飘进一缕风雪,朱长烁气恼,抢下长帘道:“别扰我睡觉,进了雍州就不用急着赶路,让那帮人自己再闹腾会,省些力气晚点把他们一起收拾了,宝贝丢不了。”

朱长恒语塞,歉然道:“厉将军莫怪,皇兄自小便是这个性子,懒散惯了。我们静候此地,坐山观虎斗。”

帘幕外,厉将军回应道:“是,属下不敢。”转身喝道:“传命,就地生炊,整军待发!”

听声音英气十足,怎不料是位女将军。

马车中。朱长恒无奈道:“皇兄多情,平日里最是怜香惜玉,厉红缨可是个十足的美人儿,何况尚未婚配,皇兄怎舍得这般刻薄?”

朱长烁一把扯下覆在脸上的肚兜,胸膛起伏剧烈,狠狠瞪了朱长恒一眼。

朱长恒恍然,揶揄道:“原来皇兄已然出手,碰了一鼻子灰。也对,厉红缨何等人物,出身行伍极为不凡,胜过闺中美眷良多,怎愿为人妾室?”

朱长烁直坐起身,身体微微颤抖,瞧那神情恨不得吃了朱长恒一般。

朱长恒捧腹大笑道:“正室都许给了人家?可惜,可惜,人家瞧不上皇兄……皇兄看我干什么?这能怪我吗?皇兄妻妾成群,‘威’名远播,人姑娘家不敢要你也属正常。”

朱长烁张牙舞爪,发狠扑向朱长恒,道:“朱长恒我跟你拼了!报复人不带你这样的!”

马车摇摇晃晃,传出激斗声,时不时还有几许痛呼,两人皆有,也不知谁更疼些。

历红缨径直离去,尽量让自己站得远些,至少不要靠近那个十八皇子。

久闻十八皇子朱长烁道貌岸然,实为禽兽,多少良家女子被迫屈服在他淫威之下,仅被他收进府中的貌美丫鬟就有近百,令人不齿。

前几日厉红缨一看,谣言真没冤枉了他,确实是个轻佻之人。

明明互不相熟,哪有一上来就与自己提亲的道理?

贪花好色,果然禽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