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十七章、雪屋之夜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219  |  更新时间:2019-07-02 12:08:40 全文阅读

阿依慕心知此刻要吃的东西唯有马肉,但是一想到此马乃是救自己和大哥逃过雪崩的救命之马,心中难过,实觉难以接受。

  

她想到之前胡振邦体恤自己心情,阻止桑多等人将她那冻毙的青骢马作为食物,现下却面临困境,将不得不以胡振邦的坐骑作为食物,心中便觉得万分对胡振邦不起。

  

胡振邦似是看穿她心事,笑道:“妹子且宽心,这马儿想到了自己没有白白牺牲,能够救了你我二人的命,一定会含笑天国,他日定能被神佛恩赐,重返人间。”

  

阿依慕听他这样一说,心中稍安,道:“那我须得为它念颂经文,超度它灵魂早升天国。”说罢,双掌合什,闭目颂经。

胡振邦抬眼望去,见阿依慕的面庞在火光映照之下,既端庄美丽又肃穆慈祥,当真如一尊世间最美的菩萨模样。

  

胡振邦心道:“佛祖菩萨请你们保佑,弟子实是出于无奈,为减轻伤马痛苦,不得已而杀之,现下为保我兄妹二人之命,不得以食其肉,我结义妹子阿依慕现为马儿超度,愿佛祖菩萨勿怪罪于我,在下非佛门子弟,杀生只为救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阿依慕喃喃念经,也不知过得多久,鼻中忽闻烤肉香气,睁眼一看,胡振邦已将一块烤得微黄的马肉用树枝叉了,递到自己面前。

入夜,一轮圆盘似的月亮照得冰雪山谷内如白昼一般,气温愈发低了,阿依慕在火堆旁只觉又冷又困,眼皮只打架,再也支撑不住。

幸得胡振邦已将棕马的皮剥下,铺在地上让阿依慕躺下休息,阿依慕昏昏沉沉睡去。胡振邦怕火渐渐熄灭后更加寒冷,便坐在一旁往火堆中添加枯枝烧旺篝火。

沐寒衣顺着来路往青兽口方向赶,幸得这白龙不仅神骏,还极通人性,不必驱赶,竟自往来路上驰去。只是积雪实在太深,行走并不算快,但沐寒衣一刻也不敢稍作停留,因她心知多停得一刻,胡振邦与阿依慕便多一分危险。

就这样连续走了几个时辰,待得月亮升起之时,已赶至青兽口。

其时明月在天,照得山谷内一片银光雪亮。但谷口却无声无息,若非亲身经历,绝难想像未久之前,这里还经过了一场激战。

沐寒衣心下焦急,心想,这帮盗匪必得后半夜才会出动打劫,我若在此等到后半夜,又不能保证他们出来,须想个法子,诱他们出来。

环顾四周,见青兽口峡谷之上,皆为大片冰墙冰幕冰柱,原来此处是个风口,前些日子大雪在山坡积下之后,经大风劲吹,都已化作了冰块,并没有新堆积雪,想来喊叫几声,也必不会引起雪崩。

当下大声喊道:“老三,快快带着你的手下出来!”她声音响亮,借着青兽口风声,远远地传了开去。原来之前她见胡振邦曾训诫盗匪时,也称那剩余的头目为“老三”,是以她也如此称呼。

喊得约摸四、五声,只听那呜呜的风声中,传来一声:“老大、老二,是你们,你们回来了?”声音颤抖,显得极为恐慌。

沐寒衣循声望去,只见东北面一个小丘之后,慢慢冒出一个黑点,继而又喊道:“喂,你是老三?快快过来!”

那个黑点慢慢变大,整个人从丘后走出,喊道:“你是谁?你不是老大,也不是老二,啊,难道,难道你是--”,口气突显恍然大悟状。

沐寒衣喜道:“果然是老三啊,你不记得我了么?”两人相向而行,片刻便距不到一丈之遥,月光之下看得真切,那人可不正是盗匪老三么!

那老三看到沐寒衣,也吃了一惊,问道:“果然是你, 自然记得你,你怎地又回来了?那位少侠呢?”

  

沐寒有反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做甚?”

老三道:“今儿是老大、老二的头七,我想来这里给两兄弟烧些纸钱,远远地便听有人喊‘老三’,我还道是他二人鬼魂回来了呢?听了半天觉得不似这二人声音,这才壮胆出来一看。”

沐寒衣道:“原来如此,你这人倒有情有义,我只问你一句,你可叫得到手下的人?”

  

老三道:“要叫自然可叫得,只是,只是少侠上回已说过,不准我们再纠集一起拦路打劫,小的实在不敢。”

  

沐寒衣道:“谁要你打劫了,我这是要请你们兄弟们一起,帮我一个忙,这回不是害人,是救人!”

  

老三道:“女侠但请吩咐,要我赵老三出力的地方,那自是一句话的事。小的不出一个时辰便可将弟兄们叫来!”

  

沐寒衣道:“那,那就劳烦你,速速将集结手下兄弟,准备干粮、绳索,越长越好,要能通达百尺高的崖底。”

  

那谷底的雪屋之中,虽能抵御寒风,但入夜以来,却仍变得越来越冷,胡振邦不住往火堆里添加枯枝,生怕火焰熄灭之后,冻了阿依慕。

  

待得后半夜时,胡振邦也有些支撑不住,倦意袭来,迷迷糊糊中听得阿依慕喊:“冷,冷,好冷!”猛然警醒,睁眼看时,见那火苗虽未熄灭,但火势已弱,连忙又往火堆扔了二根枯枝,让火生得更大些。

阿依慕仍是双眼紧闭,身子微微颤抖,仍是喃喃道:“好冷,这是哪里,为甚么这么冷,芝娜、大哥,妹妹,你们不要离开我,我好冷--”

  

胡振邦细看时,不觉吃了一惊,阿依慕脸颊竟红得好似熟透的苹果,胡振邦以手背轻触她额头,一触及便觉火般热烫,原来阿依慕竟生病发烧了。

  

胡振邦连忙将衣服撕开一角,取了些冰雪包起,轻轻敷在她额头,阿依慕稍感舒适,沉沉睡去,胡振邦正欲起身,忽被她一双纤手拉住道:“大哥,前面雪崩,你快回来!”

  

胡振邦一楞,登时想起坠崖之前那一幕,忽地醒悟,原来那天他正欲迎着雪崩冲上去救那名喇嘛,却突然听见阿依慕在身后坠马之声,这才调头来救她,也正因这一回头,才躲过了雪崩。

  

原来并非是我救了她,而是她救了我才是!想到这里,胡振邦心下一暖,心中有了从不曾有这的温暖,这种感觉,是他记忆中所不曾有过的。

  

原来,自他记事起以来,便在索隆图王爷的训练下,一心苦练各门各派武功、内力心法,索王爷教他饱读诗书,熟习军法,教他如何带兵打仗,又教他苦心钻研各种奇门兵器,只为要让他寻得机会,进入辽元帅府,获得生父所著的一十二卷《武经总要》,另外在他心里,还有一个深埋着的任务,他还要觅得杀父仇人,夺回被抢走的八卷经书,并为父报仇。

索王爷对他更似一个严父,一心教授他武艺和兵法,生活中不苟言笑。虽然,他也能感受到索王爷对自己的关怀,但这种关怀只能是让胡振邦感觉到既感激又敬畏,似乎少了些温暖,这也难怪,自从索王爷心爱的女人嫁给了库伦将军之后,他的面上就很少再露出笑容。

  

因此他一向封锁内心,并不轻易付出真心。面对被赐婚的辽国郡主耶律傲霜,仍然没有将她视作可以付出真心的爱侣,其实他自己心底最清楚,他只是将她视作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妹,并无那种爱侣间才有的情感,若非为了取得耶律浩罕信任,他断然不会接受这门婚事。

  

一路之上始终同行的沐寒衣呢,其实更像是一个知己朋友。虽然她是个女真族人,他的杀父仇人也是女真人,但他却不会因此而厌恶她,因为她豪爽,机灵,有许多地方和自己有不少默契,或许,他们就是为了完成一个共同的任务,组成的最佳搭档。

  

而只有阿依慕,这个不会武功,看似娇柔的回鹘公主,却因敢爱敢恨,性格刚烈,对于他这个大哥,不经意间流露出了最令人心动的关怀之情。这一刻,胡振邦的心暖了,雪屋的夜,其实很冷,但他并不觉得寒冷彻骨。

  

“我好冷,我好冷,冷--”眼前的阿依慕脸色酡红,焕发着美丽的光彩,这令胡振邦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感觉,怜惜、感激、心疼,他脱下身上的棉衣,盖在阿依慕身上,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

  

在这样一个极其寒冷的夜晚,胡振邦把棉衣盖在了阿依慕身上,自己只穿着单衫,但他抱着阿依慕,他的心是热的,因此他并不觉得寒冷。而阿依慕,在迷迷糊糊中,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拥抱着,不再感觉到寒冷,终于踏实地睡了过去。

  

桑多在崖顶搭起帐篷,他怕自己坐骑被冻毙,索性将马拉入帐篷。如此一来,空间十分狭小,他便紧挨着马儿半倚半靠,反而不觉十分寒冷。他暗道:“若是等到明天晌午仍不见人来,这可如何是好?”心中担心,又无计可施,到了后半夜,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得多久,忽听一阵闷闷的马蹄声响,掀开帐角一看,天色竟已大亮。只见东南面一匹白马急奔过来,马上正是沐寒衣,转眼到得面前,冲他喊道:“桑多,快快出来,那盗匪头子赵老三带着绳索来救人啦!”

  

桑多连忙钻出帐外,笑道:“姑娘果然了得,被你找到了他们,他们人呢?带上了绳索就好办啦,可有百尺长短。”

  

沐寒衣道:“我这马儿脚力快,他们随后便到!编那绳索可忙了一整夜,足有百尺长,只是这悬崖深不见底,不知够不够得到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