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十八章、表露心迹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64  |  更新时间:2019-07-03 11:56:28 全文阅读

说话间,东南方向又有二十余骑人马赶到,为首一人正是那盗匪赵老三。那晚打斗中胡振邦以一敌三,不仅削去了他手中红樱枪的枪头,还令这老二误杀老大、老大最终自尽。按说他三兄弟一同败在胡振邦手下,该对胡振邦恨之入骨的,可不知怎地,他见胡振邦虽然功夫过人,却不肆杀戮,不仅饶自己一命还放过手下这帮兄弟,实是以德报怨,所作所为令他心服口服。

  

是以他昨夜从沐寒衣口中得知胡振邦和阿依慕坠入崖底,便立即将沐寒衣带到了青兽口山寨中,召集了众兄弟连夜编织麻绳,藤绳,又将数段绳索拼接成了百尺来长的长绳,花了好些时辰,将这长绳盘起,由两匹大马一同驼了,这才跟随沐寒衣赶到崖边。这一夜饶是他们片刻都未曾耽误,到达崖边时,也已是天色大亮。

  

沐寒衣道:“我大哥便是从此处坠下,现下有了长绳,不知够不够得到崖底,再说此处并无可拴绳的大树,巨岩,只能劳烦你们众人拉住绳索,慢慢放下崖去。”

  

桑多道:“沐姑娘说得不错,大伙儿拉着绳索,慢慢往下送去,待得崖底有人抓住绳索,绑在腰间之后,方能慢慢往上攀爬。只是,我们将绳子放下,却又不能喊叫示意,他们就算还活着,又如何能看到?若是他们看不到我们放下绳子,岂不是白费了心机?”

  

赵老三道:“我有办法,还需先有一人下得悬崖,若是找到崖底之人,要他将绳拴在腰间,用力扯两下绳索,上面的人便一起开始往上拉,直至将人拉将上来。”

  

桑多道:“如此甚好,我瞧也只有这个法子了。可是谁能从这里爬将下去呢?”

  

在谷底的雪屋之中,胡振邦一夜未曾合眼,敷在阿依慕额头的“冰袋”化了,胡振邦小心地为她擦拭去渗出的水珠,又将重新包入雪块敷上,如此反复,折腾了大半夜,阿依慕身子终于不再颤抖,鼻息渐渐匀称,慢慢睡得安稳了。

阿依慕这一觉直睡到天明,身上也不再觉冷了,迷迷糊糊中便觉额头上有水珠滴落,便想伸手擦拭,忽觉身体似被人抱住,手臂动弹不得。微微睁眼一看,却见胡振邦紧紧抱住自己,睡得正香。一旁的篝火早已熄灭,胡振邦身着单衣,却将棉衣盖在了自己身上。

阿依慕顿时明白,大哥定是怕自己着凉,将棉衣披在了自己身上,又抱住我,为了取暖。只是,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和一名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还被紧紧抱着,煞是羞人,但心底却觉又甜又暖。

抬眼看了一看,额头似乎有什么东西,感觉凉凉的,水珠一滴,一滴,又一滴从额边滑落,痒痒的。心中大悟,原来自己昨晚发热不适,是大哥为自己敷了冰块消热,想来他是一晚没睡,实在疲惫了。我若是动得一动,大哥必会惊醒,我还是,我还是不要动的好,我若一动,他醒来睁眼看到,那该有多窘呵。

想到这里,阿依慕心中忽地羞涩起来,当下闭上眼睛,却再也睡不着,思潮起伏,难以平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胡振邦忽地醒了过来,发现天已大亮,睁眼向阿依慕望了一望,见她双眼闭着,只道她还未醒来,眼见敷在她额头的冰袋化成水滴下,连忙替她取了下来。

怕她体热未消,又以手背试触她额头,触手冰凉,显然热度已消,好了大半,却见阿依慕脸上兀自红彤彤地,还道她还在热度,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其实阿依慕人早已醒来,只是不敢惊动胡振邦,虽然双目紧闭,但能感觉胡振邦在以手背试她额上热度,心中怦怦直跳,娇羞无比,却仍动也不敢动弹,只觉口干舌燥,脸上发烫。

少顷,忽觉唇上冰凉,有水从口中渗入,竟十分甘甜。原来胡振邦见她双目紧闭,面上发红,唇干舌燥,似是余热未退,料想她必定十分口渴,便用剑将一根碗口大的树枝砍了一截下来,用借用阿依娜的匕首,将这它削挖成了一个小木碗,舀来一碗白雪,重又生起火,靠近火堆将雪水融化了,轻轻喂到她唇边。

  

阿依慕再也无法不动声色,睁开眼,正望见胡振邦双目微蹙,满怀忧虑地望着自己,见到自己睁开眼,不禁转忧为喜道:“二妹,你终于醒来啦,感觉怎样,好些了么?”

  

阿依慕微微一笑,含羞道:“感觉好多啦,大哥你这是照顾了我一宿么?都是我拖累了大哥,害你辛苦受累!”

  

胡振邦道:“二妹万万不可再说这见外的话啦,若不是你那日救我,我怕是早被雪崩埋在山底啦。”

  

阿依慕奇道:“明明是你把我救起,怎么说是我救你呢?”旋即便回过神来,想到那天自己见大哥迎着雪崩方向而去,情急之下,冒险从沐寒衣的马上跳下,以期胡振邦回头,结果一招奏效,胡振邦听到她“哎哟”一声从马上跌落之声,果然牵转马辔回来救她,最终险险避开雪崩,落在这深谷中。

当时阿依慕是情急之下不假思索之举,原道胡振邦并不会知道她用意,现下见他原来想到了这一层,面上不由得又红了。

  

胡振邦见她面上红红的,只道她发热症状尚未痊愈,忙道:“二妹,你再躺下歇息片刻,我这就给你烤些东西吃。”说罢,便取了枝叉,将一块马肉放到火上去烤。

正顾着埋头烤肉,忽觉身上一暖,原来阿依慕将他的棉衣披在了自己身上。他忙道:“二妹,还是你披着吧,你身体虚弱畏寒,多穿一点。我靠近火旁,不冷。”

阿依慕执意道:“不,你一定要穿上,因为现下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冷呢,不但不觉得冷,还有些热呢。”原来,此刻在她的心里,只感觉到温暖,这温暖竟能由内而外,让自己周身都变得暖洋洋的。

沐寒衣对桑多、赵老三道:“那便只有我下去了,待我下得谷底之时,扯两下绳 ,就往上拉,时间久些,千万要赵老三和这些弟兄们等着。”

  

赵老三道:“女侠,还是我去吧,这一带总我是熟悉些。”

  

桑多道:“我若年轻个十来岁,便也下得,只是现在当真是老了,我便不与你们争啦,依我看,还是让赵老三下去吧,沐姑娘毕竟是女子,武功虽高,要下到这不熟悉的谷底去,还是大意不得。”

  

沐寒衣道:“好啦,不要再啰嗦啦,就由本姑娘下去,你们给我把绳索拉紧了,慢慢放,如果够不到底,我便拉扯一下,你们拉我上来,再设法加长绳索;或是可以到底,我到了之后便拉扯三下,你们只需要等着就行。若是我找到他们,要带他们上来,就拉扯两下,你们慢慢往上拉便上。明白了么?”

  

赵老三道:“明白了,那就谨遵女侠之命了。”

  

桑多道:“姑娘你还是要小心才是。”

所幸天气放晴,一轮红日从东方升出冰原之上,照得整座冰川犹如白玉雕栏一般,晶莹剔透。在谷底雪屋之中,阿依慕和胡振邦面对面坐在马皮之上说着话。

  

阿依慕忽地问道:“大哥,你与沐姑娘是嫡亲的表哥表妹么?”

  

胡振邦笑道:“你别听小妹胡说,她就是个鬼精灵,我们并非亲戚,只是为了要将那《武经总要》夺回而同闯江湖而已。”

  

阿依慕“哦”了一声又问:“大哥与小妹,当初又是如何因此而结为兄妹同闯江湖的呢?”

胡振邦忙道:“我之前并未和她结为兄妹,表哥表妹,是她信口胡诌的呢,是遇到了你,她才提出我们三人结为兄妹呢。”

  

阿依慕笑道:“那如果没有我出现,你们便不会结为兄妹喽?”

  

胡振邦道:“世事难料,一切皆有可能。我也不能说一定不会,但有许多事,便是命里注定,比如二妹你的出现,教我三人结为兄妹,这便好似冥冥中命里注定,便是佛法常说的‘缘’字了。”

阿依慕听他这样一说,心中不觉一荡,一双大眼忍不住望向胡振邦,却见胡振邦也正望着自己,两人目光一碰,俱是红着脸低下头来。

 

阿依慕怕心事被他看穿,忙找些话题来说,问起胡振邦的身世,胡振邦忽地想到,自己和阿依慕一样,也是身怀杀父之仇未报,不觉感怀万千,将自己的身世一 一说与她听了。

  

阿依慕听罢忍不住叹道:“想不到大哥与我一样,皆身怀杀父之仇未报,我是明知杀父仇人是谁,却无力杀之,大哥却是只知仇人是女真族人,却不知是何人所杀。唉,只要我们有走出这片冰天雪地的机会,便一定要设法报此血海深仇。”

  

胡振邦见她说的极是,不觉赞道:“二妹,你说得对极!只要活着走出这里,你我二人的杀父之仇非报不可!”

  

阿依慕忽然又黯然道:“可是,我们还能不能走出这里呢?小妹和桑多,他们可会找到我们,将我们救出?”

胡振邦连忙安慰道:“一定会的,只是需要些时间罢!你且宽心,不要忧心,你病还未痊愈,还需多多休息才是!”

  

阿依慕道:“大哥,我好得差不多啦,昨晚你一宿未睡,实在是太过辛苦,今天你休息,我去拾些柴来。”

胡振邦道:“万万不可,这雪谷之中,枯枝埋得极深,今日虽未下雪,但谷底路极难行走,还是由我去找些来。”

  

阿依慕见他执意要去,心中实是过意不过,连忙起身想要拦他。不料她高烧才退,身子十分虚弱,还未站稳,便要跌倒,胡振邦眼明手快,一把扶住道:“二妹,你还是歇息一下,安心再睡一觉,我等你睡着了再去吧。”

阿依慕拉着胡振邦手臂道:“你也别去,便在这里陪着我吧,我,我好怕你一去之后便不再回来了。”

  

胡振邦笑道:“怎么会,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抛下你一去不回?”随即明白阿依慕的意思,面上不禁一红。便道:“我陪着你便是,哪儿都不去了。”

阿依慕微微一笑,道:“其实在我心里,若是你我都没有了这血海深仇,便是呆在这雪屋中一辈子,我也无憾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