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56.家养疫鬼(1)
作者:伊三  |  字数:5139  |  更新时间:2020-06-01 22:09:15 全文阅读

赵百倚一瘸一拐地走了好久,还没走到出口,也没迎面遇见来寻他的人。

他转念一想,不会是莫侵和项楚士已经遭遇不测了吧?

项楚士倒还说得过去,但是莫侵是必定会来找他的。

可如今,静悄悄,风萧萧,只有他一个人身心疲劳。

“灵符,你会不会带错路了?”

他甚至开始质疑灵符,因为四周黑暗,灵符只能照见他脚下的一点路面,偶尔映照出墙壁上奇形怪状的图腾壁画,赵百倚尽量忍住不看。

但是渊却悄无声息地探出一双眼睛,“这些壁画画的好像是祭祀的活动。”

赵百倚看他一眼,倒是对壁画没多大兴趣,“你眼睛好了。”

“只是能暂时维持形状。”

“出去了再慢慢修养。”赵百倚宽慰他。

“你觉得我们能出去吗?”

赵百倚脚下一顿,停下来后越发觉得后脑勺嗡嗡的,跟渊确认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在出去的路上吗?”

“这些壁画,是重复的。”

“壁画?”赵百倚谨记着项楚士嘱咐下来的别看壁画,“重复了也不出奇吧,项楚士说这是古时候的遗迹,古代劳动人民兴许喜欢重复性创作呢,熟能生巧嘛不是?”

“但是这些壁画,是一模一样的,以前的手艺是纯手工的,不可能做到现代机器一般完全复制,就连竹山关刚沾上的血迹也在上面。”

“血迹?”赵百倚倒是一下子就想起来壁画上的血迹,问:“竹……什么关?那只守墓神兽的名字?”

“是的。”

“这名字真拗口。”赵百倚转眼就忘了那名字了,终究还是把头凑过去看那壁画,灵符也带着光亮默默地靠近过来。

壁画上刻着一个方正的祭坛,上面站着一个穿着宽袍的祭司。祭坛下是尸横遍野,人民跪拜在尸体旁边,向祭司期盼庇护。

赵百倚匆匆看过一眼壁画的全貌,将视线定格在血迹的那一点,确实是跟竹山关伤口的硌痕吻合,壁画上的位置也契合。

他眉头一皱,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他借着灵符的光,一路将壁画看过去,果然如渊所说,这壁画仿佛同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头尾相接,容易产生视觉错觉。

“埃及连金字塔也能造出来,可见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复制个壁画或许不在话下,但是这个血迹……”

赵百倚一哆嗦,觉得慎得慌,这重复的壁画仿佛把这条隧道绑架到了一个异度空间,让他想起来从前看过的一部关于轮回的悬疑电影。

电影里,女主遭遇空间折叠,在邮轮上不断重生,与另外两个自己不断重生、谋杀,以获得生存、逃离轮回的机会。故事首尾相接,看似像封闭的圆圈,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圆圈有多大、多辽阔。

这是一条隧道。

深陷其中的赵百倚想,这条隧道会有多长?壁画上重复的诅咒会延续到多远?

“我们不会出不去吧?”

赵百倚喃喃自语的担忧回响在隧道里,随风飘荡到远方,又从远方飘荡回到耳边。

渊也没办法回答他。

但是灵符却悠悠地飘到他跟前,红色的朱砂符文印在黄色的符纸上,小心地保护着灯芯燃烧的火焰,分外美丽。

他叹气,“再走走吧。”

走着走着或许就有出口了呢,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赵百倚。”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正在强行安慰自己的赵百倚虎躯一震。

那灵符听见向魏的声音,也自动自觉地朝向魏飞了过去,停在他的肩头。

赵百倚随着灵符转圈的方向转身过来,看见向魏那张清正舒朗的面瘫脸时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那人端端正正地站在巷子口,携清风揽朗月,手上亮着手机手电筒照路。

赵百倚愣住,抬手挡了挡手电筒照过来的光。

“我在哪儿?”

“青河巷。”

向魏把手电筒关掉。

“我怎么回来的?”

“从隧道走回来的。”

赵百倚难以置信。

“莫侵和项楚士呢?”

“莫侵在你后面。”

赵百倚一回头,熟悉的白色晃得他眼睛一疼,就要落下泪来。

“项楚士没回来?”

“没有。”

“……”

谢必安穿着白衣白裤,手是白的脸是白的,着实对得起他“白无常”的名号。

他双手揣在卫衣口袋里,抿着唇听完了项楚士的喋喋不休,摆出一个很牵强的微笑,“那为什么不进去找?”

“那里面有诅咒。以前我们办公室里退休的大爷说的,必须得站到有光照着的地儿,不然会迷失在隧道里出不来的。”项楚士危言耸听,“真不是我迷信,这么大的隧道,他们撞进去半点声响都没有!”

谢必安疑惑:“我们的存在难道不是最大的迷信了吗?”

项楚士认真想了想,七爷这话说的也并无道理。

他已经是被人迷信的对象了,他自己居然还搞迷信?

这使不得!

“但是……”

谢必安着实不想理会项楚士,大周末下半夜的把他喊来这鬼地方,已经盘算着要走。

他不经意间瞟见一辆黑色的车子慢慢掉头,眉开眼笑的,赶紧指挥鬼差去把车拦下,“哎哎哎哎,那是不是范无咎的车?让他别走,顺路捎我回去。”

项楚士拉住谢必安,“那七爷,他怎么办嘛?”

“怎么办?”谢必安微笑,“他要是死了呢,鬼差自然会找到他,时间问题而已;他要是没死,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早晚会出来的。”

谢必安飘到了那辆黑色的车子旁,磨了好一阵子才磨得范无咎同意他上车。

七爷带来的那寥寥几个的鬼差,眼见自家的上司都走了,手上的工具甩手一扔,也赶紧溜了,只剩下八爷的鬼差勤勤恳恳地收拾残局。

项楚士看着满场黑衣服的鬼差,不禁感叹,“难怪八爷这么努力工作,不拼没法替七爷收拾烂摊子啊!”

他一边叹气,一边转身找莫侵,“莫侵,我们得好好想个办法……莫侵?”

项楚士愣住了,拎着路过的一个鬼差问:“看见一个白色的女鬼将吗?”

鬼差点点头,喉咙里发出几个音节,就被项楚士放走了。

项楚士气结,“七爷刚来就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一个两个的可真行,这个还没找着那个又跑了,我是你们赵家的保姆吗?!”

恰逢项楚士正气头上,电话响了,一看是向魏打来的就更不用忍着脾气了,“喂?别催了,我还没找着……哈?”

这头的向魏简单交代完就挂断了电话,面无表情对赵百倚说:“他知道了。”

赵百倚喝了口热水暖暖身子,却是问莫侵:“莫侵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佛珠。”

莫侵轻描淡写地说道,未曾提及要远距离凭借佛珠微弱的联系感应到赵百倚有多困难。

那是远古时候为了渡送亡灵去祭坛的运河桥道,冥河水干涸后,历经沧桑岁月,它失去摆渡灵魂的权利,却始终在履行最初的义务。

当赵百倚被撞进隧道的时候,莫侵已经预想到最坏的结果就是赵百倚被永远地留在那里,但是她始终能感觉到赵百倚脉搏的跳动,她立刻想到了向魏。

隧道虽然能让人迷失方向,但是出入口就贯穿阴间两界,尤其接近鬼界,她于是想到了向魏。

向魏说道:“所幸莫侵能通过佛珠感应你的大概方位,你身上又带着灵符和灯芯,我才让它们带你回来。”

“幸亏有你们。”赵百倚心酸地说道,“我一个人走在那条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里,好冷,好饿,好困,好痛。”

渊:……我确实不是人。

灵符:……我的光确实不太亮。

向魏已经从莫侵处得知了赵百倚此行的经历,“你在阴间待了近三天了,平常人也偶有离魂误入阴间的,半天就损耗极大,更不必说你还是以活人的身体进去的,还一直被古魅附身着。”

被点名的古魅,渊,从赵百倚的身体里飘散出来,赵百倚的身后仿佛被一团紫色的雾气笼罩着,美丽也诡异。

渊主动地问好:“向师傅。”

渊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一如赵百倚初次见它的时候。

但从此时它飘散的紫雾来看,它伤势不轻。

向魏见它既能肆无忌惮地附身在赵百倚身上,而赵百倚也全然不拒绝,它必然与赵百倚达成了良好的关系。

它同时也是人皮书的怨灵,也没有任何利益方要求他处理这古魅,他于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人皮书在那间房里。”向魏说道。

人皮书是怨灵的寄身处,犹如佛珠之于莫侵,对渊的恢复有极大帮助。

“多谢向师傅。”

渊诚心诚意地道歉,朦胧的紫色雾气慢腾腾地飘进门去。

赵百倚逐渐觉得身心更加清爽了,但是隐约觉得身子骨慢慢地痛了起来。

向魏说道:“那个古魅很厉害,伤势不轻但是仍能控制你的感知,让你不觉得痛。”

赵百倚惊讶之于心里对渊存了份感激,又说道:“项楚士说我回来人间后可能得恢复好长时间。”

向魏点头,“嗯,但是……”

“但是?”

“但是显然你现在的身体还能承受得住,所以我建议你先去洗个澡。”

向魏面无表情地盯着赵百倚所坐着的单人沙发,显然十分介怀。

赵百倚暗自想了想,摸了摸沙发的皮质,手感很不错,于是谨慎地问说:“之前没见过这沙发,新买的?”

“嗯,之前那张被小十指甲刮坏了。”

向魏面无表情地说道,冷漠地看着赵百倚。

赵百倚有那么一丝丝的危机感,为了把“还钱抵债”这一话题扼杀在摇篮里的赵百倚赶紧蹦起身,“我先去洗澡。”

赵百倚洗完澡出来,坐在那张沙发上的是满脸写着烦躁的项楚士。

“你回来了?”赵百倚擦擦头上的水,整个人清爽不少。

项楚士瘫在沙发上,一条腿垮在沙发把手上,强忍气愤,“那不然呢,你以为我会在那里哭天喊地地等你等到天荒地老然后组织一批又一批的鬼差进去找你吗?”

这人说话怎么怪里怪气的?

“……我还真没这么想过,你看着就不像这种人。”赵百倚远远地坐在长沙发的边儿上,尽量离项楚士远点。

“那当然了,我也就随便说说。”项楚士显然还在气头上,一直在碎碎念,“你值得吗!没个声响就自己跑回来了,你那莫侵也是跟你一个样儿,有办法也不早说……”

赵百倚仿佛入戏了《大话西游》,项唐僧有够吵耳的,偷偷招呼一旁静站着的莫侵,“我们走吧……”

莫侵刚跟着赵百倚飘了起来,项楚士喊说:“去哪儿啊去?”

此时向魏走上楼梯,赶巧迎头碰上鬼鬼祟祟要下楼的赵百倚,“去哪里?”

“没去哪。”赵百倚乖乖地退了回来,还看见了向魏身后的薛凯。

薛凯主动打招呼,“你回来了,脸色苍白了点。”

“你来这儿干嘛?”赵百倚和项楚士同时问道。

此时向魏看见项楚士一副流氓似的瘫在他新买的沙发上,压得沙发尽是皱褶,默默地倒吸了一口气,皱眉,“你怎么回来了?”

“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了,我回自己家有什么问题吗?”项楚士盯紧薛凯,“你干嘛来了?”

薛凯拎了拎手上的外卖,“宵夜。”

项楚士转瞬之间摆出主人姿态,“有空常来。”

“好。”

薛凯刚把宵夜放下,赵百倚就凑了上去。

赵百倚本来是不饿的,但是一闻到味儿,他立刻就觉得饿了。

项楚士举着筷子无从下手,瞧着赵百倚心急地拆开外卖塑料袋和盒子的时候,那架势不输小十。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宠物随主人,还是主人随宠物。

薛凯递给向魏一份文件,说道:“查过了,死因无误,还有你要的一些资料,都在这里了。”

向魏“嗯”了一声,头一歪指向狼吞虎咽的赵百倚,“给他就行。”

薛凯于是把文件一转,赵百倚从不得已把头从炒河粉里抬起来,愣愣地盯着那份文件,但是嘴里的咀嚼没停下来过。

他嚼着河粉,鼓着腮帮子,“什么?”

项楚士趁赵百倚不注意终于吃上来口肉,问道:“冲喜的那家人?”

向魏:“嗯。”

赵百倚艰难地把嘴里的东西胡乱嚼嚼,吞了下去,“什么冲喜?”

“是这样的。”项楚士说到:“你不见的第二天,有户人家的儿子病得蹊跷,要办冥婚冲喜。向魏抽空去看了看,发现是你那人皮书里的怨魂把那儿子弄病的。”

赵百倚:“……然后呢?”

“那两夫妻找到向魏是为了冥婚的事,所以向魏只解决了冥婚的问题。”项楚士说到这儿,心里也忍不住吐槽一下向魏,收多少钱就办多少事儿,一点都不含糊的,“但是怨魂的事,你得自己处理。”

薛凯把文件轻拍到赵百倚胸口,接着项楚士的话说:“刚好,你回来了。”

薛凯接着起身,说道:“很晚了,局里还有点事,我回去了。”

“嗯。”

薛凯噔噔噔地下楼离开了,赵百倚还在蒙圈呢,把那文件往旁边沙发一拨,再喝口快乐肥宅水压压惊,他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悠闲地喝粥的向魏脸上。

“我进鬼界的第二天发生的事儿,你就不能顺手把那个怨魂收了?”

“没付钱。”

赵百倚气结,转头看向项楚士,“那你呢,不是说地府安排你负责的人皮书的事儿的吗,你顺道处理处理不行啊?”

“我不是在下面等你?”项楚士答说。

“第二天发生的事儿!”

“那不得花点时间查探查探真实情况吗?刚刚薛凯才把资料送过来呢不是吗?”项楚士跟他理论,重申道:“那我不是要到下面去接应你,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啊?”

“那我一天不从鬼界出去,你就一直在下面待着了?”

“那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来,我总得候个几天吧!”项楚士调转墙头,开始揪源头了,“那还不是你跟你那人皮书搞出来这么多破事儿……”

向魏气定神闲,对眼前两人的小学鸡式的吵架充耳不闻。

忽然,吵着吵着,赵百倚一滞,顿住了。

项楚士也一愣,“怎么了,吵不过我了吧!”

结果赵百倚眼一闭,头一歪,身体直直地倒地了,差点撞倒桌子上的外卖。

项楚士:“……”

默了一阵子后。

“不会死了吧,不该啊!”反应过来的项楚士赶紧趴下去探他的鼻息,“哦,还好,只是睡着了。”

“吓我一跳,说着说着话呢,还以为被我气死了。”

向魏倒是丝毫不乱,问道:“他手上是怎么回事?”

“被八爷的鬼差抓住了,嘴皮子都磨破了也走不了后门。”项楚士说道,“但是我偷偷看生死簿了,少这一年没差。”

“你小心崔大判发现。”

“不至于,多大点事儿啊。”项楚士摆摆手,“被发现了大不了再多罚个几年,你没这么快死吧,房子得给我留着啊。”

向魏:“……把他搬回去。”

“回房里?那么远!这哥们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项楚士才不干呢,“睡沙发上得了,哪儿那么讲究。”

他于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赵百倚拖上沙发,睡姿不算太优雅,还是莫侵看不过去了,把赵百倚手手脚脚摆正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