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57.家养疫鬼(2)
作者:伊三  |  字数:5112  |  更新时间:2020-06-02 22:45:40 全文阅读

夜色温柔,赵百倚安然地睡着。

少年时代的我们,很容易受伤,也能承受伤痛,甚至不需要安慰和治疗,一觉睡醒什么都会变好。

项楚士坐在阳台上吹风,向魏给他递过来一瓶冰冰凉凉的啤酒。

“小赵同学是真的心大。”他感慨。

“挺好。”

项楚士扣开拉环,铝合金的清脆和啤酒气泡的冒腾,让项楚士觉得开始有夏天的感觉了。

“他跟没事人似的,碰见的事,遇到的人,好像都不怎么在意。”项楚士尝了一口,还是觉得凉了,补充道:“跟你一样。”

向魏却说:“不一样。”

项楚士喝一口啤酒,静静地望着他。

“他还在碰见更多事、遇见更多人的路上,他现在不在意,是因为他还没弄明白,等他明白了,如果还是不在意,才是到头了。”

项楚士饶有深意地问说:“你到头了吗?”

向魏久久地沉默,两人就安安静静地坐着。

项楚士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时,啤酒已经不凉快了。

他把罐子往阳台边儿一放,忽然想起来一个清奇的角度说:“哎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不是小赵同学不在意,而是事儿太多了,他没来得及问呐?啊向魏?”

向魏没回答他。

项楚士一扭头,椅子上已经空了人了。

他看看手表,也起身回房睡了。

第二天下午,赵百倚迷迷糊糊听到白宁的声音,想要睁开眼睛时却觉得眼皮像是被糊上来一层厚厚的浆糊,粘腻而沉重。

他抬起手想要揉揉眼睛,手一动就牵一发而动全身地将肌肉的酸痛传达到四肢百骸,疼痛感把他整个身体死死地压住了,他动弹不得。

他喉咙很干,想要喊救命也只是能“啊啊啊啊”地发出几个简单的音节,这让他想起来阴间被剥夺了声音的鬼差。

莫侵的声音轻柔地响起来,像是3D立体环绕声响在他头上,“你太累了,可以再多睡一会。”

其实一听到莫侵的声音,赵百倚就已经安心了不少。他依言,又沉沉地睡去了。

等到晚上,赵百倚是被饿醒的。

他依稀梦到自己回到了家里,妈妈做了他爱吃的排骨,鼻子真实地闻到了甜酸排骨的味道,胃里酸酸的。

但他奇怪,妈妈做的是香菇蒸排骨啊,怎么嘴里吃的和鼻子闻的不一样?

他的脖子是歪向外侧的,挣扎着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一个后脑勺。

他努力地抬起酸痛的手把白宁的脑袋推开,“甜酸排骨?”

白宁:“……这哥们不是狗吧?”

项楚士:“汤姆跟杰瑞也是这样的。”

“我超饿!”

赵百倚说道,还没完全睁开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茶几上排开的外卖,像七八十年代的饥荒难民,但是身体肌肉的酸痛和骨架的崩盘限制了他扑向食物的冲动。

“先去洗把脸吧。”白宁对他说,故意夹了块排骨来吃。

赵百倚腰酸背痛,勉强坐了起来,眼前还是虚晃的,眼皮耷拉着,一头乱麻的大脑显然已经做不出到底是振作起来还是躺回去重睡的选择。

白宁:“他昨天回来没去医院检查检查?”

项楚士:“大半夜的谁记得起来这个,他又没有外伤。”

“内伤够要人命了。”

“那也得等他睡醒啊,他都睡一整天了。”

“好吵。”赵百倚迷糊地揉着眼,扔下这句话就起身去卫生间了。

白宁:“……他说你吧?”

项楚士:“……我刚跟空气讲话吗?”

赵百倚洗漱完回来,整个人已经清醒了。

年轻人身体好,恢复得总是特别快,并迅速投入到扫荡式进食的状态。

向魏身姿挺拔地信步上楼,“身体好些了吗?”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正忙着吃排骨的赵百倚吐出来块被嚼得扁碎的骨头,“……不好。”

但是向魏还是径直说起:“冲喜的那户人家就在你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今晚我们过去看看。”

“我觉得我有必要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刚好啊,青河巷去学校经过第一院的。”白宁说道。

“你会吃饭呢就多吃点。”赵百倚咬牙切齿地瞪着白宁说。

白宁耸耸肩。

向魏说道:“你在阴间受的外伤不会显现,医生看不出来的,过两天我替你做个拔罐,祛风散寒。”

“但是我现在腰酸背痛啊。”赵百倚吃一口烤牛肉,委屈地说道,“我现在只是在硬撑着。”

“你表现得很好。”向魏夸他,“再接再厉。”

赵百倚知道他是逃不过了,化悲愤为食欲,补充好体力,跟着向魏出发了。

项楚士没跟着,白宁开车把他们送到小区门口就掉头回学校了。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他们进入小区。

这是一个高档的学区房小区,赵百倚也曾听说过这座小区令人望而却步的高额房价。

但是这里不止毗邻著名大学,附近还有名牌小学,占据着最优越的地段。

而且这儿依山傍水,环境优美,贵是有它的道理的。

“查出来是什么鬼吗?”赵百倚问。

“疫鬼。”

“这是什么鬼?”

“惊吓小孩、带来疾病、传染瘟疫的鬼,经常出没在江河流域,人口密集的地方。”

向魏说到这儿,他们刚好走到那座假山旁边,假山下的清水河汩汩地流淌着,赵百倚隐约听到附近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一顿,小十就猝不及防地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小十看到赵百倚很高兴,眼睛都亮着光,还贴心地半蹲下来,高大的个子依偎着赵百倚。

赵百倚这才记起来确实好久没见到小十了,在向魏家里也没见着。

他缓过劲儿来,把热情的小十稍微推开了一点点距离,“你怎么在这儿?”

小十说道:“疫鬼。”

向魏解释说:“疫鬼是它发现的,我让它在这里看着。”

“Good boy.”赵百倚摸摸他的头,以表示赞赏。

虽然小十听不懂英文,但是小十很受用摸头杀,并从赵百倚微笑的表情中得到满足。

“那这鬼要怎么对付?”

“古时候人们是会在年初举办驱鬼的仪式来保佑来年的平安。”

“那我们办场法事?”

“一般来说是这样。”

“那这鬼不一般吗?”

“我还没见过它,不好说。”向魏说道:“它一来是人皮书的怨魂,二来疫鬼的能力良莠不齐,厉害的足以引发一方瘟疫,弱的连小孩都吓唬不了,还不能下定论。”

“嗯。”赵百倚点点头,暗自筹谋,如果这疫鬼不强,那就坑向魏办场法事解决掉就好了,他也省心。

他们把小十留在楼下,来到出事的那户人家。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十八九岁的模样,谨慎地把小脑袋夹在门缝里,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紧他们两个,言语不屑,“还带帮手?”

她的妈妈闻言前来,推开女儿,把门打开,小心地道歉,“不好意思啊向师傅,小女孩不懂事冲撞了,快进来快进来。”

向魏秉持着他高冷的气度,也不介绍赵百倚,径直走了进去。

赵百倚和那位阿姨互相大眼瞪小眼了一小会儿,赵百倚主动打破僵局,“阿姨您好,我姓赵,是向师傅的朋友。”

“啊,您好您好,进来吧进来吧。”阿姨赶紧也把他迎了进来,自我介绍说:“我老公姓李,我姓王,你叫我王阿姨就可以了。”

“王阿姨好。”

赵百倚问了声好,右脚刚一踏进门,他就忍不住惊叫着“哇哦”了一声,视线尴尬地从墙上转到王阿姨惊愕而苍白的脸上。

女儿赶紧护住了王阿姨,瞪着赵百倚,“你干嘛呀,一惊一乍的,我妈心脏不好,你别吓她!”

他连忙道歉:“不好意思王阿姨,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王阿姨的脸色越发惨白,“赵先生是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了吗?”

“额……”赵百倚斟酌了一下,安抚性地说道:“没有。”

但是向魏却秉承着诚信营业的信念说道:“天花板、地板、墙壁上都有脚印,我不是说了平日里开门开窗都要点亮蜡烛吗?”

赵百倚一眼看过去,窗台上和门的左侧旁边都立着一支燃了半截的蜡烛,无一例外是熄灭的。

“这……”

王阿姨支支吾吾,王阿姨的女儿却站出来说道:“那些蜡烛都是我给吹灭的,点那么多蜡烛很容易造成安全隐患的知不知道!再说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骗人的把戏,还说什么脚印,我家里干净着呢,我一个脚印都没看见过!”

“小冉!”

“哎呀,妈!大哥病了就应该去医院看病,这些江湖道士都是骗子,好歹戴个胡子、穿件林正英的道士袍吧,年纪轻轻的不好好读书、找份正儿八经的工作,跑这儿来骗人,我不报警抓你们是看在我爸妈的份上!今天是最后一回了,待会我就把钱结给你们,我这也是最后一回警告过你们了,下次再来我可就真的报警了!”

“小冉!”王阿姨大声制止住了李旭冉,“别胡闹了,回房里去!”

李旭冉怨念地看了几眼赵百倚和向魏,“哼”了一声,回房的时候“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真不好意思向师傅,小女孩儿在城里长大,不信这些,冒犯您了。”

向魏倒是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却问:“你丈夫呢?”

“在房里。”王阿姨皱起眉头,把他们带进房里,“我也是觉得害怕得很,他突然就发高烧病倒了,去医院打了吊针吃了药也没见好,就跟我儿子一样,我这才又把向师傅您给叫过来了。”

赵百倚跟着进房里去,鞋上似乎踩到了点什么东西,把脚挪开,发现是一些有些潮湿的沙子。

“它可能在河边,泥是湿的。”赵百倚想起来疫鬼喜欢出没在江河水域的习性,低头看着那个沾着湿泥的脚印。

那个脚印大于常人,只有三只脚趾,跟遍布客厅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的脚印如出一撇。

“是水鬼吗,是被水鬼缠上了吗?”王阿姨很紧张,“我儿子前段时间确实是去过河边,回来后就生病了。”

“不是水鬼。”向魏说道,“水鬼不能上岸。”

向魏接着看了看躺在床上昏睡不起的李先生,李先生发着高烧,面部延至脖子的部位通红,但是嘴唇发白发抖,显然很冷。

“症状一样。”向魏说道:“还需要看看你儿子。”

“这边。”王阿姨立刻领他们去李旭升的房间。

李旭升的房间就在李旭冉的对面,向魏进去查看的时候,赵百倚扭头看到李旭冉悄悄地打开门来偷看,在被他发现后赶紧关上了门。

赵百倚眼睛一晃,似乎在李旭冉关门的那一瞬间看到她房间角落里有人影晃过。

赵百倚不多在意,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他进去看李旭升的情况,还没见到人呢,就被他房里的供奉的一个牌位给惊着了。

虽说他早就听说了李旭升结冥婚冲喜的事情,但是牌位上清晰的的几个大字还是把赵百倚事先做好的心理建设给击溃了。

牌位上写着:“先室李氏闺名雪绒之灵位”。

赵百倚脑子“轰隆”一声,想起来雪绒那日的红装,不会那么巧是那个雪绒吧?

“赵百倚?”向魏喊他一声,他这才清醒过来。

王阿姨见赵百倚出神地盯着那个灵位看,也是黯然神伤地说道:“我们家小升突然就病倒了,乡下的三姨是个神婆,说小升福薄,最好是办冥婚,一来冲喜,二来找个厉害的女鬼供奉起来,请求她的庇护。可是我们家小升没这个福分啊,三姨费劲找来了下面一个好人家,却没想到就在一两天前,这女鬼不知怎的说是,说是没了,我……”

赵百倚一皱眉,觉得此事并不简单。他赶紧把向魏拉到一旁,问清楚了事情原委。

原来,这李旭升是在很早之前就病倒了的,医院查不出问题,只好回乡下求助偏方。

刚好,李家的一个远房的亲戚,三姨,是个神婆,在他们那里也算小有名气,给王阿姨支了冥婚这个招,还亲力亲为地找了阴间的一个大户人家。

这个大户人家,就是雪绒了。

王阿姨小两口回来后,依着三姨的吩咐,找着了向魏来给这场冥婚打点打点。

向魏看在同行介绍的份上,勉强接下了这份工作,还顺带着发现了李旭升生病的罪魁祸首。

但是由于向魏只打点冥婚事宜,且不想打草惊蛇惊动疫鬼,于是对此事只口不提。

赶巧,事情起了变化,就在举办婚礼的那天,由于赵百倚引起的种种缘故,雪绒死了,魂飞魄散了。

由于雪绒是在鬼界的墓里因为鬼门木灵火而魂飞魄散的,触及到神婆三姨的知识盲区了,神婆三姨就把这事儿推给了向魏。

向魏干净利落地断了冥婚的契约,并好心提醒了他们,留了蜡烛让他们点在窗门旁,能暂时阻止疫鬼进门。

直到今天上午女儿李旭冉回来看大哥,见家里乌烟瘴气,原本就对父母迷信一再忍让的李旭冉一气之下把蜡烛吹灭了,把窗门打开通风。

哪知下午时候,李先生就无缘无故地病倒了。

王阿姨立刻致电向魏,向魏晚上才带着赵百倚过来。

王阿姨见赵百倚和向魏两人似乎是在密谋商量,尤其是在看到赵百倚因为知道雪绒的冥婚一事全貌而皱起的眉头后,不禁深深担忧,“向师傅,赵先生,我们家这件事是太棘手了吗?”

向魏抬头看了看屋里脚印的走向,杂乱无章,但是能看得出来他是从房门进来又从房门出去的,且这个房间的脚印上所沾上的泥已经干了,说明自李旭升病倒后,疫鬼就再也没有进来过这个房间了。

赵百倚此时也发现了,想要出门查看一下客厅的脚印,刚一转身,发现李旭冉房门前也有几个脚印,但是全都是路过门口的交友群,没有进去。

向魏也上前来看了一眼,问王阿姨:“你的女儿,经常在家里住吗?”

一直伏在门后偷听的李旭冉一听提到自己了,拉开门就说:“我是住宿的,不常回,怎么了?”

李旭冉一副娇惯的脾气,说话也气冲冲的,但是向魏也不恼,只对王阿姨说:“让她继续回宿舍住。”

“为什么?”李旭冉很生气,“这是我家,你凭什么对我住哪儿指手画脚?!”

王阿姨:“小冉~”

赵百倚趁机往她房里看了一眼,干干净净。

李旭冉十分警觉,“啪”地一声把门关上了,瞪向赵百倚,“你看什么?”

赵百倚赶紧跑到客厅,这女孩儿的脾气比起阮娉婷都尚且不输。

向魏说道:“冥婚一事已经解决,灵位尽快处理出去。疫鬼的事,他会跟你讲清楚的。”

王阿姨大惊失色:“疫鬼?”

赵百倚也眉头一皱:“谁讲清楚?”

向魏淡漠的眼神看着他,两指指缝间忽然多了一张燃着的灵符,他一松手,灵符就自己飘了起来。

王阿姨对此惊奇不已,李旭冉也吓了一跳,而后嗤之以鼻,“旁门左道。”

向魏嘱咐赵百倚说:“给蜡烛重新点上火,解释清楚疫鬼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过来,我到楼下等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