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47.阿修罗的修罗刀(4)
作者:伊三  |  字数:5378  |  更新时间:2020-05-23 21:43:19 全文阅读

赵百倚喊完话就转身跑了,生怕听到他太奶奶的撕心裂肺的痛挽。

然而赵百倚自导自演、自以为是的悲壮之后,真相居然是:

“哎呦,哎呦。”赵老太太扶着她自己的腰,在阮娉婷的搀扶下站稳了,说道:“这孩子,冒冒失失的,太奶奶也没说不让你回去呀,比他爸的性子更跳了些。”然后对阮娉婷说道:“姑娘,我们找个地儿坐着等他们吧。”

阮娉婷:“……啊,好的,赵老太太。”

赵百倚平复了一下心情,艰难地掏出卡在兜里木盒子,把垂棘拿出来,迷宫里终于重新有了光亮。

同时也照亮了渊。

但是赵百倚并不惊讶,认真地寻找自己做的记号。

“在这边。”渊飘到一边去,墙上有非常细微的血迹。

这是赵百倚把手上的伤口磨损开所做的记号。

渊自然能知道赵百倚在打什么算盘,但是既然一路走来,渊都没有把他的想法暴露出来,赵百倚也就默认渊是跟他一伙的了。

但他对于渊主动留下来陪他的做法还是感到很意外的。

不揭穿他是一回事,冒着风险跟他一起留下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渊却主动说,听起来像害羞的狡辩:“你是人皮书的主人,如果你被困在这里,我也会很麻烦的。”

“什么麻烦?”赵百倚明知故问。

“人皮书重新易主的麻烦。”

“我会努力活着的了。”赵百倚说道。

赵百倚沿着记号往回跑,多了一项找记号的工程,进程很慢,赵百倚心里越发着急,生怕莫侵撑不到他到的时候。

渊说道:“我记得路线。”

赵百倚被气得不轻:“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你知道的,我一向擅长提取别人的记忆。”

渊于是带着赵百倚顺利绕出迷宫,回到水晶宫殿,但是莫侵和吸血鬼已经不在那儿了。

整个宫殿已经不复当初的华美亮丽了,甚至有一根柱子都已经断掉,横陈在满地的水晶碎片和蝙蝠尸体中间。

水晶碎块上或沾染着或映照着殷红的血,璀璨也残忍。还有许多的水晶蝙蝠,藏匿在暗处,若隐若现地用那双血红的眼睛盯着不速之客赵百倚,赵百倚仿佛正被严密监视着,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赵百倚快步跑到前方,他从那处被撞坏的墙上探个头出去查看,发现底下是一个大土坑,土坑里人头攒动,拥挤得几乎没有空隙。

这个土坑应该是当初处在上方的圆厅坍塌下来后形成的,之前被埋在土里的吸血鬼全都苏醒过来,全聚在这里,七嘴八舌的,似乎是在商讨什么。

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吸血鬼站在稍微显眼的高处,应该是有点地位的人物,努力地指挥着底下这群大部队。

但是赵百倚完全找不到莫侵的身影。

“他们在说什么呢?”赵百倚问道:“你能感应到莫侵在哪里吗?”

“没有。”渊说道:“那鬼将能将自身气息隐藏起来,这也是我至今未能完全解读那鬼将身份和窥视它记忆的一个重要难点。”

“莫侵能躲去哪儿?”赵百倚心里越发焦急,得赶紧找到莫侵离开这里,这底下乌泱泱的,看得他都有点害怕。

忽然,高地上一个吸血鬼抬起头来看向这边,赵百倚立刻缩回了头,生怕暴露了,“不会被发现了吧?”

渊于是努力地感应了一下,赵百倚也再次探头出去,想看看现况如何。

“应该是我多心了……”赵百倚探头出去,发现那个吸血鬼依然站在原地,忙着跟别的吸血鬼讲话,没有异动。

他于是稍微安心了一点。

但就在这时,渊提醒赵百倚:“小心背……”

渊话音未落,顿时被拍散开来,如雾般飘茫。

与此同时,一只吸血鬼瞬间出现在赵百倚面前,拎起他的衣领,把他拎到半空。

“我认得你,你是之前拿着修罗刀的小子。”他又把赵百倚拎近了细看,“但是我看你也不像阿修罗啊。”

随行的另外几只吸血鬼也纷纷讨论起来:

“是不是阿修罗族的其他人?”

“可是他拿的是祭司身边的那个阿修罗的刀啊!我可没听说过,祭司和少主身边还有别的阿修罗。”

“是啊,他还认识那个白烟鬼,他肯定跟阿修罗脱不了干系。”

最后有吸血鬼提出了最重要的一点:“管他的呢,不管是不是,弄死了总归对我们没有坏处。”

另外几只吸血鬼也附议说好。

“等等等等!”赵百倚挣扎几下,还没来得及想好下半句求饶的话,他的身体即刻享受到了高空跳伞的刺激失重感,还是没有防护措施的那种刺激。

吸血鬼转过来教导他的部下说:“当我们胜券在握的时候,没必要去听手下败将的废话,所以当我们不慎成为手下败将了,我们更不要去说废话。”

“是,将军!”部下们受教。

“但是将军!”其中一只吸血鬼神色紧张地指着赵百倚被扔出去的方向大喊。

那吸血鬼将军此时也察觉到,一抹白色的飘烟从他身后飞了出去。

吸血鬼毕竟是血肉之躯,难以捕捉到虚无缥缈的鬼魂形态,几下扒拉不住,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白色飘烟直直飞下。

还在空中体验难得的失重感的赵百倚听着底下无数的吸血鬼看着他坠落的欢呼呐喊声,心里忽然明白了这是吸血鬼的计谋。

他内心沉重,同时也悲痛懊恼。

就在他认定自己要死在这里了的时候,化作白色飘烟的莫侵顺利追上了他,捆住他的腰,将他往旁边的高地上一扔,瞬间荡起浓浓的呛人的灰尘。

“咳咳。”赵百倚咳嗽着,用手扇开灰尘,勉强能看清身旁熟悉的白色飘烟正在慢慢凝聚成人的体型,“你没事吧,莫侵?”

“无事。”莫侵说道,从尘圈中站起身来,毅然面对眼前的气势汹汹的叛军。

赵百倚也勉强撑起身来,刚看一眼就吓得腿有点软,又重新扶着墙。

莫侵和赵百倚只占据着小小的一块凸出的高地,勉强容得下三四个人,势单力薄。

而底下的吸血鬼叛军,摇旗呐喊,只挑衅的几声叫嚣就有地动山摇的架势。

赵百倚在想,他和莫侵要怎么全身而退?

另一边占据着更高处的吸血鬼冲莫侵喊:“鬼将!你本事不错,但是你站错队了。”

吸血鬼在那边巴拉巴拉一顿乱喊,底下的吸血鬼们也一波一波地呐喊附和,群情高涨。

但是莫侵和赵百倚对此置若罔闻。

莫侵指着赵百倚掉下来的墙口说:“我送你到那里。”

赵百倚也抬头看向那里,把他扔下来的吸血鬼此时正蹲守在那里呢。

“阮娉婷和太奶奶已经出去了,我们可以一起走,找别的路出去!”

“那依你之见,我们要怎么出去?”渊的声音低弱地响在赵百倚耳边。

赵百倚一回头,发现渊只剩下了半只眼睛,紫色的雾气萦绕着他。

渊说道:“上面的那只吸血鬼很聪明,他一出手就打中了我的命门。”

赵百倚再次抬眼看向那种吸血鬼,发现那只吸血鬼正笑着看他,有种老谋深算看好戏的悠闲姿态。

莫侵说道:“他是叛军的其中一名将军,论能力,论智慧,比起其他吸血鬼,他更胜一筹。”

“但是现在他堵在那里,我们怎么出去,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有。”莫侵说道,看向了赵百倚。

赵百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位堵住赵百倚退路的吸血鬼同样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发起牢骚,“喊什么喊在那儿!喊几句话能把那鬼将喊死吗,尽给敌人留时间!什么破烂玩意儿!早知道我脖子一拧把那小子掐死算了。”

不得不说,这位吸血鬼将军还是很有远见的,奈何他的职位配不上这远见。

赵百倚这头,只见莫侵拿出来修罗刀,刀身修长流畅,颜色浑白纯粹。

“想必,你知道阿修罗了。”莫侵如此说道,用自身的白烟把这处小高地给缠裹起来。

莫侵手中的这把修罗刀,虽说是少主赠予她的,但是刀的主人,却是负责守卫鬼界禁地和禁地中祭司的神使——阿修罗的配刀!

她不禁把目光投向赵百倚。

与她自己不同,赵百倚在没有任何命令或契约之下,居然能使用修罗刀,即使是通过她作为力量的转化媒介,说法也未免太牵强了些。

更何况,现如今她已经搞清楚了:赵百倚心性的变化是渊这个古魅蛊惑的,并不与修罗刀相关。如此说来,能够完全屏蔽修罗刀如此具有煞气的武器的影响,即使是她也未能做到,赵百倚到底是何许人物,能够让修罗刀认可他?

再细想来,赵百倚自出生以来,身边觊觎他的妖魔鬼怪不断,即便是有赵老太太的佛珠加持,和她的保护,也只能勉强做到护他周全,并不能从根源上杜绝。

再者,自从人皮书出现后,她对于赵百倚命格的压制已经开始渐渐崩溃,赵百倚的“受限命格”已经开始不受控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百倚跟少主、阿修罗的联系也似乎越来越多,他身上必定有更多不可告人而他自己也并不了解的秘密。

既然如此,何不就在这里用那个办法来试验一下,成功的话,既能探明赵百倚的真实身份,也能让他们逃脱险境,更重要的是,还能解决掉眼前的全部叛军。

第一时间知晓莫侵的计划的是渊,渊也觉得很震惊,但是他并未多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渊也很需要这个办法来解答很多关于赵百倚的疑问。

这很有趣。

赵百倚则是一头雾水,开始害怕莫侵提出的“办法”所具备的危险性。

“这是个……什么办法?”赵百倚敏感地缩缩脖子,“我怎么感觉你们怪怪的,这跟我知不知道阿修罗有什么关系?”

“少主在埋藏这批叛军之时,已经预料到了他们会再次醒过来,原本是安排阿修罗在他们醒过来后负责剿灭他们。”莫侵说道:“但是阿修罗并非会听从少主命令的人,所以少主多做了一个防护措施。”

“什么防护措施?”

“少主把阿修罗的修罗刀暂借给我,同时告诉我如何唤醒修罗刀的刀灵。”

“刀灵?唤醒刀灵,就能把阿修罗找回来吗?”

“不,阿修罗不会回来。修罗刀的刀灵是嗜血狂暴的,刀灵一旦被唤醒,会把这里屠杀干净,一个不留,甚至连我们都可能难逃一劫。”

莫侵说这句话的时候极其冷静,赵百倚听着却毛骨悚然。

屠杀干净……

一个不留……

难逃一劫……

赵百倚打了个寒颤,他此时看不见底下人头攒动的吸血鬼,但是能听到他们的喊声。

他们都不是善茬,但是赵百倚不会因为他们身上的“叛军”标签就对他们判下死刑。

更何况,自己、莫侵和渊或许也会因此丧命,这这这这……

莫侵明白他的忧虑,说道:“你放心,我会教你清心的咒文,只要你控制得住自己,事情一旦结束,我会及时把刀灵收回修罗刀里。”

“我……控制住自己?”

“刀灵需要附身在活人身上。”

而赵百倚是这里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唯一一个活人。

!!!

“被附身了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莫侵说:“我没有被刀灵附过身。”

赵百倚木了,忽然想起来三个成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莫侵又说:“我只见过阿修罗被刀灵附身过,但是阿修罗的心智非常刚毅,是他将刀灵重新锁回修罗刀里,并用封印将刀灵关了起来。”

莫侵将刀递给赵百倚,赵百倚犹豫着接了过来,修罗刀立刻在他手上显现出原貌。

莫侵指着刀柄下一处骷髅图案,“这是封印。”

赵百倚把刀凑到眼前细看了看,觉得有点眼熟。

但他还是说:“但是莫侵,我平常遇着什么事都挺容易放弃的,我心智非常脆弱。”

赵百倚这头还在跟莫侵讨价还价,那头的吸血鬼将军已经觉得很不妥了。

他的一名部下回来报告说:“大将军说那鬼将足智多谋,我们最好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观什么变?”他大骂:“那鬼将把他们自己都围了起来,我们能看见什么,说不定他们早就在里面谋划好了怎么逃脱,计划好了怎么把我们赶尽杀绝。那小子能拿得了修罗刀,肯定不简单。我们几十万大军全都在这里,趁着局势大好,一人冲上去砍他们一刀就足以了,还静观其变,再等下去,我们别想出去了。”

“可是大将军还说了,只有那鬼将知道怎么出去的办法。那位少主利用木灵树把这里全都围了起来,没有找到出口,把那鬼将杀了也没用。大将军还说,还说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轻举妄动,您也是。”

“哼,斗不过少主那个小丫头也就算了,现在连那小丫头手底下的一个鬼将都忌惮成这样,出息。”他气得不轻,懊恼着应该一早杀了那小子,以绝后患。

此时赵百倚已经接受了莫侵和渊的“洗脑”——主要是渊的花言巧语。

赵百倚甚至都怀疑渊是不是又在左右他的思想和决定了。

莫侵告诉他清心咒的咒文,说道:“这是清心普善咒,你太奶奶常念诵,我于是记住了。修罗刀的煞气很重,我也时常念诵,很有帮助。”

“好。”赵百倚下定决心,再默念了一遍清心普善咒咒。

“做好准备,我要解开封印了。”莫侵说道。

“好。”

“好,我可等不下去了。”吸血鬼把一只脚踏到墙的边缘,踢落几颗石子,吩咐手底下的几名部下,“准备好,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但是将军,大将军说了……”一名部下想要规劝几句,发现自己的将军已经瞬间没影了。

吸血鬼的移动速度极快,他居高临下,看准距离和方位,一下子就跳到了莫侵围起来的白色屏障上方。

底下的吸血鬼们看见他突然发起攻击,一阵欢呼,盖住了大将军气急败坏的制止声。

他现出自己的爪子,白色的屏障上瞬间出现十条交叉的裂痕,屏障开始慢慢失效,变成弥漫的白色浓雾。

他打算趁势追击,却不料,白色的浓雾里闪现一抹黑暗,转瞬即逝。

他感觉到一股蓄势待发的杀气。

他汗毛竖起,直觉告诉他要立刻抽身。

但是下一秒,一把褐色的长刀穿透浓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进了他的胸腔。

他及时偏转身体,勉强避开心脏受到直击,用手硬生生抵着刀。

事情发生得突然,且局势直转之下,他于慌乱之中保全自己,这才看清了赵百倚此时阴鸷冷静的眼神。

这显然跟他之前看到的赵百倚不是同一个人。

但他稍一分身,“赵百倚”就立刻抓到了他的破绽,用力将手上的刀柄一转,尖锐的刀锋在吸血鬼的身体里磨转,接着斜向下切,将吸血鬼的胸腔切开了一大口子。

吸血鬼完全没来及防守,被“赵百倚”一跃跳到他的身上。“赵百倚”手脚利索,脚上一踹,便将吸血鬼重重地踹到了地上。

地面上弥漫起呛人的浓烟,吸血鬼们立刻空出了一圈,亮出长爪,摆出架势。

但是浓烟迷雾,他们暂时也不敢妄动。

他们看得真真的,将军级别的吸血鬼尚且被砍中一刀,落败至此。

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们很是慎重。

所幸吸血鬼的愈合能力也是极快,那位首当其冲的吸血鬼将军避开要害,转瞬间伤势已经恢复大半。

他退回到吸血鬼重重的包围圈中,随手夺过一把长剑,散了散烟雾,却是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现在跟之前可不太一样。”

浓烟逐渐散开。

被附身的赵百倚歪过头来,阴冷的双眼盯紧了他,看见他之前的伤口正在迅速恢复,也观察到周围的人都长着獠牙和血红的眼睛。

他了然,轻蔑地笑了,“哦,吸血鬼叛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