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48.阿修罗的修罗刀(5)
作者:伊三  |  字数:5329  |  更新时间:2020-05-25 09:46:22 全文阅读

被刀灵附身的赵百倚,昂昂然若遗世而独立,卓卓如野鹤在鸡群,锋芒毕露但冷酷沉着,眼神阴鸷而煞气极重。

他手上的修罗刀表面也泛着阴邪的鬼气,刀身仿佛冒着冷气,刀上的古怪图案和文字暗示着喋血的意味,故意泄露出阴晦的嗜杀念头。

一人一刀已然成为众矢之的,他们置身于同样以血肉为食的吸血鬼的包围圈之中,而毫无惧怕退缩的慌乱,给人阴邪诡谲之极,毛骨悚然的感受。

甚至于围住“赵百倚”的一众吸血鬼将士都被他和修罗刀周身的阴诡气息所震慑,没有一个敢出言挑衅,甚至连呼吸都克制,握紧手中的武器,静静地立着,蓄势待发,以不变应万变。

与刀灵正面对峙的吸血鬼将军名叫飞铙,以远距离攻击、迅猛的速度和对局势的敏锐判断而受到赏识。

他敏锐地察觉到修罗刀此时与“赵百倚”气息相同,仿佛天生浑然一体,而“赵百倚”此刻的眼神也变得与之前截然不同,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想,于是径直探问了“赵百倚”的身份:“你是刀灵?”

刀灵笑笑,“我记得你。”

说时迟那时快,被刀灵附身的赵百倚抡起修罗刀,往吸血鬼将军身上一砍。

吸血鬼将军反应迅速,及时躲开了。

“没慢。”刀灵说道。

但是下一秒,没有任何预兆,“赵百倚”再次抬刀,横扫千军,势如破竹,将攻击的对象转为吸血鬼将士。

“赵百倚”身如游龙,势似流水,于刀光剑影中游刃有余,用刀时气势磅礴,如万马奔腾,大开大合,不消片刻就从吸血鬼的包围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而他自己的身上,丝毫没有沾血。

吸血鬼们面对如此强敌,片刻的观战过后也不怯战,越战越勇,发挥出团体作战的优势,浴血奋战,顽强抵抗。

“赵百倚”被刀灵附身,本性和身体已经全然被刀灵所占据。刀灵嗜血狂暴,刀法又极为霸道凶残,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但兴许是刀灵还未完全适应赵百倚的身体,又或许是刀灵被困多年,实战时他虽然刀刀直伤吸血鬼的命门,但出手总有偏差,每次都未能命中吸血鬼的要害。

多次失手之后,只见“赵百倚”越发狂躁,眼中闪过冷光,长刀直刃斜劈而下,窄锋横扫,企图一刀制敌,扫翻全场。

但是飞铙冲锋在前,从吸血鬼包围圈中偷袭杀出,荡开阵脚,一跃而起,将修罗刀踹偏后移,“赵百倚”失算了。

但是“赵百倚”冷静应对,即刻改变打法,以退为进,稍以软刀,飞铙反被弹开。

飞铙瞬间落了下风,飞身便回,却被“赵百倚”大刀直砍而下,飞铙不得已,硬生生地用双爪挡下攻击,臂上青筋突起。

就在此时,站在高地之上纵观全局、统筹全场的大将军抓住时机,一声令下:“众将士听令,将那人和那鬼将给我拿下!”

全体吸血鬼摇旗呐喊,地动山摇,一鼓作气发起了新一轮攻击。

这头的“赵百倚”听见吸血鬼将士的群情激昂,不屑一顾。猛地一抽刀,径直将飞铙的指甲削去半截,翻转刀刃时晃了一下吸血鬼将士的眼,紧接着狠然的一刀直接从空中斜劈下来,霎那间鲜血喷溅,仿如烈阳下的红雨,其中一个吸血鬼将士不幸遭受了这回攻击,刀口从肩膀延伸到腰腹,身体分为两片,鲜血直溅。

污血迸溅在修罗刀上,犹如一把用鲜血打造出来的凶刀。

而这把凶刀的灵魂,甩开刀上的鲜血,再次大开杀戒,正享受着杀戮的快感。

渊看着底下惨不忍睹的屠杀,一想到他这双眼睛过目不忘的能力,在往后的岁月里,他怕不是要花上不少时间来消化这样的场面。

其实当他第一时间知道莫侵脑海里的计划的时候,他也曾有过犹豫。

但是如果真如莫侵所想,刀灵附身在赵百倚身上将这些吸血鬼全都处理干净了,他们脱身也就更容易了。

更重要的是,刀灵是修罗刀的灵,性格高傲,只认阿修罗是主人。

他早已怀疑赵百倚是阿修罗,一旦刀灵成功附身到赵百倚身上,那么有一半的几率是刀灵承认赵百倚的刀主身份。

而如今,在他看来,赵百倚的身份昭然若揭。

但是莫侵提醒道:“刀灵能附身到他身上,不代表他就是阿修罗。阿修罗的杀孽太重,不能轮回,也就是说,赵百倚不可能是阿修罗的转世。”

“但是你要怎么证明,刀灵附在他身上不是因为阿修罗的缘故?”

莫侵说道:“现在刀灵附在他身上是唯一的选择,当刀灵执行完清理任务,刀灵很可能会杀了他。”

渊默默地说道:“我能感知他的情绪,自他从老家回来后,他的心事很重,认为自己掉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青河巷的两位跟他有交集,但是并未互相交心。相反,他很信任你。你如今拿他的性命去试探他的身份,虽然他先前并未多想,但是他生性敏感,事后未必不会与你产生隔阂。”

莫侵沉默。

渊同时也担心着赵百倚清醒过后会不肯面对现实,“而且,虽然他现在被刀灵控制着,但是归根究底,动手杀人的也算他的身体,他一旦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杀人了,心里也不会好受。”

莫侵静默着看此时的赵百倚已经被剥夺了人性和心智,心中纵然有愧疚,但是事已至此,她不能让事情功亏一篑。

莫侵说道:“这只是为了解决当下的情况,之后我会向他道歉。”

渊对此事亦有所期待,心也有愧,故不再多说。

“刀灵没下死手。”莫侵观察刀灵的攻击,招式虽狠,但处处留了活路。

她不禁暗自猜想这其中的缘由。

“是主人的缘故吗?”渊已经习惯了对赵百倚的尊称。

“我不知道,但是他若能影响刀灵,他反抗刀灵成功的胜算就越大。”莫侵说道,看底下也有一批吸血鬼冲他们袭来。

她指示渊,“你不善战,到那边去等着。”

“好。”

渊是鬼魂,虚无缥缈,稍微化形,就如飘烟一般,重新飘回了水晶宫殿的破墙旁边,藏匿起来,静观其变。

莫侵则如同一道白色闪电,赤手空拳飞身进吸血鬼将士群中,伴随一声声痛苦的尖叫,莫侵已经夺下一把长剑,挑剑挥杀,动作凌厉干净,与她手持长刀时纵横捭阖的招式各有千秋。

此时被占据了身体的赵百倚,思绪犹如落叶随风飘荡,他整个人也像堕落在一谭静湖的湖面之上,动也不能动。

他能听到外面刀剑乱舞的打斗声,还有一波接着一波的惨叫。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动,挥刀的架势丝毫也不输莫侵,但是他的身体完全脱离了他脑袋的指挥,仿佛他此时正经历着鬼压床一般。

他心跳加速,发现自己睁不开眼睛后,企图喊出点什么声音来唤醒自己,但是他的喉咙毫无反应,这更加深了他的恐惧。

就在他做着无谓挣扎的时候,他感觉到平静的湖面上荡漾过来细细的涟漪,一圈一圈地晃悠过他的身体,舒缓的,轻柔的。

接着他感觉到有人走到了他旁边,那个人穿着高高的黑色的靴子,就止步在他头的右边方向。

随着脚步的停止,舒缓的、轻柔的涟漪也慢慢荡开到湖岸,再也没回来。

那个人开口说话:“我以后不想杀人了。”

赵百倚猛地惊醒,如同仰卧两头起般蹦了起来,“噼啪”一声,手拍进手里,被浅河里的鹅卵石硌到掌心,发现自己正坐在河里,背后的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

“啊,啊啊。”他晃神地张张嘴,发现自己能说话,那句话——“我以后不想杀人了”,像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这里是一大片鹅卵石平原,远处有一座他在梦里见过多次的石楼,但石楼里没有疯长的树木,干干净净,空空荡荡,像是保存完好的古建筑。

石楼旁边栽种着稀稀疏疏的几棵高大的木灵树,树上有两个人长着翅膀飞来飞去,树下摆着桌椅,有人翘着腿坐着喝茶,还有一个小人儿,在树下昂头跑着,向树上的两人招手说话。

远处听不真切的笑声被他身下的河水潺潺声给盖住了,他望着远处安静美好的画面,心里空落落的。

他就坐在水里,身体渐渐凉透了,也还是盯着远处的画面。

忽然,那个小人儿转过头来,似乎是看见他了。

他心想,这么远,那小孩儿也能看见呐?

接着他听到那个小女孩的声音:

“阿修罗,你快回来陪我玩儿!”

赵百倚心中一惊,低下头来看见水中的自己。他此时戴着黑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震惊到以至于瞳孔放大的眼睛。

他顿时惊醒过来,再次如同仰卧两头起般蹦哒了起来,但是这次,他没有“噼啪”一声把手拍进手里,也没有被浅河里的鹅卵石硌到掌心,他只感觉自己的屁股被硌得生疼。

他于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猛地发觉自己的手背凉凉的仿佛伸进水里的感觉。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坐在河里,摸向后背,发现背后的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

他惊出一身冷汗,跳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在湖底,有一个人和他背对背。

而就在他被吓得跳了起来的时候,湖底的那个人,居然也慢悠悠地站了起来,跟他脚对脚。

——就像镜面。

赵百倚环顾四周心茫然,他此时正站在湖面上,湖面因为他的行动而波光粼粼,层层涟漪荡漾开来,晃悠到他一眼望不到头的湖岸边。

他想要走,但是他的鞋子像是被水吸附住了一样,踏离不开湖面。

一个声音凭空响了起来,虚幻地像响在镜室,有回声:“阿修罗,你又梦见少主了。”

湖镜那面的是阿修罗!

赵百倚惶恐。

“不是只有她。”阿修罗说道,声音冷淡。

“你做了好多的梦。”那个声音提议说:“你可以去找修解解梦。”

“不用。”

“嗯……”那个声音很为难,“真的不用吗?你最近看起来很烦恼。”

“他们都是神祗。”阿修罗说道,“我则是一个因杀孽过重而不被允入轮回的半鬼。”

“你也是半神。”那个声音宽慰他。

“我以后不想杀人了。”阿修罗说道。

赵百倚也如此说道,胸膛因为过于悲苦而起伏,也因释怀而变得轻松。

他轻轻地动一下手指,酥麻的感觉正在回醒。他一哆嗦,眼前仿佛延时拍摄镜头般向他倒过来,拉长为一张血性的面容,与此同时,一把尖刀明晃晃地向他砍了过来。

赵百倚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愣在原地木然地盯着那把向他斜劈过来的尖刀,判断它应该会精准地砍中他左边脖子的大动脉。

“躲开!”

莫侵眼见赵百倚提早恢复了理智,却对这样的场面束手无策,凭借着自己身材小巧,易于变幻,迅速移动到赵百倚身旁,剑直上挑,划过刀锋,卡住刀柄,将那吸血鬼的刀轻巧砍下,随后一个侧踢,将那吸血鬼踢飞出去,撞倒数人。

赵百倚目瞪口呆,反应过来自己脱险后甚至想要为莫侵拍手叫好,忽然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有一把血淋淋的修罗刀。

他差点就要把修罗刀嫌弃地一扔,恰好这时旁边几道刀光剑影闪到了赵百倚的眼睛。

赵百倚的反应神经终于跟上来了,身子往后半下腰,侥幸躲过空中的几刀乱砍。

莫侵绕到他身后,推着他的腰将他扶正,赵百倚直起身来就是一记大横砍,把吸血鬼吓唬得退后了几步。

尝到甜头的赵百倚于是以自己和莫侵为中心,以修罗刀为半径,开始胡乱劈砍。

“大家上,那小子变弱了!”吸血鬼将士们大喊,纷纷把矛头对准了赵百倚。

不好!

莫侵心中暗叹,刀灵和赵百倚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现在的情况下,她和赵百倚很难抵挡得住人数众多的吸血鬼部队。

赵百倚也害怕,使劲抡着修罗刀,“现在我们怎么办啊,莫侵?”

“你是怎么醒过来的?”莫侵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突然醒过来了,这种时候了能不能别问这些,怎么逃出去再说吧莫侵!”赵百倚抓急。

其实赵百倚也搞不懂,明明莫侵告诉他,等刀灵执行完屠杀任务后就会企图抢占他的身体,甚至要把他杀死,但是他清心普善咒一个字儿也没得空想起来,先是遭遇了鬼压床,接着在水面上醒了两回,听到阿修罗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还莫名其妙地有种自己就是阿修罗镜子里的镜像的错觉。

等等!

错觉?——真的是错觉吗?

他一愣,走神了,却被吸血鬼有机可乘。一只吸血鬼一个扫腿,就轻而易举地把赵百倚绊倒在地。

赵百倚脸着地地摔了下去,满嘴都是黄泥。莫侵快速回防,但是双拳难抵四手,莫侵的一记直刺扑空,反被吸血鬼的爪子被勾住剑身,剑硬生生折断了。

另有几只吸血鬼,持盾牌排列上前,接连用剑直突刺,暂时把莫侵逼退了,未能靠近赵百倚。

但是莫侵反应神速,顿时化作白烟,钻过缝隙,绕到赵百倚身上,卷起修罗刀,凭空将赵百倚拉着飞了起来。

吸血鬼们乘势追击,从四面八方一跃而上,瞬间赶上了赵百倚和莫侵,将莫侵和赵百倚击落在地。

“还有完没完了!”

再次面朝地地扑得满嘴黄泥的赵百倚可算是恼了,猛地爬起身来一摸到刀柄就是一记狠然的甩砍,恰巧一个激进的吸血鬼撞了上来,差点被赵百倚一刀横切在脖子上。

千钧一发之际,是赵百倚用尽全身力气控住手腕,两只手爆着青筋地将修罗刀给掰停下来的。

修罗刀就刚好停在那个吸血鬼的脖子上。

左边大动脉,分毫不差,被轻轻地划破一刀,涓涓地渗出一点点红。

几乎都安静下来了。

赵百倚大喘着气,把刀挪开了。

他完全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有多愚蠢,砍下吸血鬼的脑袋,刺中吸血鬼的心脏,对吸血鬼来说都是致命的,除此二之外的任何伤势,吸血鬼天生的超强愈合能力能让他们永远处于不败之地。

但是赵百倚白白浪费了这样一个好机会。

即使他从来不知道要如何真正地杀死吸血鬼。

但他只是,不想杀人,也不敢杀人罢了。

赵百倚有他自己的选择,吸血鬼也有。

那个刚在赵百倚手底下死里逃生的吸血鬼,只用了片刻就重新厘清了他和赵百倚的敌对身份,张开獠牙,向赵百倚扑去。

一瞬间,热烈的欢呼呐喊再次响起,仿佛实在提前庆祝他们即将到来的胜利。

赵百倚看着眼前向他扑来的吸血鬼,面容年轻,长相好看,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

他身上的热血是为了保护同伴而洒下还是为了取得胜利而流下的,赵百倚不得知。

他只是在那一刻感到很悲哀。

他和他一样,都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在这里厮杀。什么都不知道,却以命相搏。

他的耳边喧嚣层层起,却不及一个声音清楚明白:“我以后不想杀人了。”

赵百倚一愣,忽然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挥刀的双手累了,垂了下来,如同一个扯线木偶。

霎那间,赵百倚手里的修罗刀被人轻轻地拿了过去,翻转刀背,刀刃一晃,就是一记横砍,瞬间掀翻了几层吸血鬼包围圈,涌起一波狂浪般的强风。

赵百倚顿时清醒了,用手梳下自己被强风吹起的刘海。

一个高大的背影挡住了他的视线,来到他面前。

“你辛苦了,莫侵。”那个男人说,语气稍显冷淡。

赵百倚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就在刚刚。

他还说了:“你也是,赵百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