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六十八章 不祥的游鱼
作者:摇风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2019-08-19 00:25:48 全文阅读

斗笠刀客摘下斗笠,露出张中年汉子的面庞,很是普通,也很坚毅,若是只凭相貌来说,倒是位刚正不阿的面相。

陈安之仔细看着这名不速之客,有一丝疑惑不解,哪怕他现在再怎么怀疑对方,但也无法否认这家伙确实帮了自己解决了麻烦。

但对于刀客知晓自己身份这一点,他多了些紧张,身处漩涡中心,行事什么的都不怎么方便。

此刻的刀客看似是善意而来,但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会不会突然拔刀相向,人心自古便是最难琢磨的东西。

斗笠刀客没有过多言语,望了眼陈安之身后的马车,微笑道:“不介意我搭一程吧?”

陈安之哦了一声,指了指身后的方小商,说道:“马车是这家伙买的,你要问他。”

斗笠刀客略微一怔,以询问的眼神望向儒生少年,“请问,方便吗?”

语气和举止都很客气,没有以境界而胁迫,这让方小商一时对眼前这人有些好感,视线落在陈安之脸上,后者没有任何表情,倒叫他一时间犯了难。

斗笠刀客看出两人的心思,咧嘴笑道:“说起来我本来是不想走这一趟的,若不是某人将唯一一次机会用掉,我也不会千里迢迢赶来,我答应过他,会送你们到十九鬼口,再护送你们远离,这一路平安,你们且放心,至于你们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我倒是不想参与。”

陈安之眉峰微蹙,试探性问道:“是什么人?”

斗笠刀客笑道:“这人是谁,我肯定不会说的,即使说了你也不一定认识,他曾经救过我一命,我答应过他会帮他出手一次,也就是这次,所以你尽可放心,你也可以防着我,我都无所谓,只要安全把你送过去接回来,这就行了。”

“我想,曾经的大剑仙再怎么说,也都会有后手吧。”斗笠刀客笑意盎然,眼睛始终与陈安之的双眸对视,颇有一丝戏谑之意。

这句话,被他以心声讲出,并未让方小商听到。

陈安之转过头,对着方小商说道:“这车厢还挺宽敞的,你觉得呢?”

方小商听出此话的意思,犹豫一下,试探性问道:“那一起?”

陈安之耸了耸肩,“你说的算。”

方小商点了点头,转身去牵缰绳。

斗笠刀客笑望着陈安之,“带着他,是个麻烦。”

陈安之说道:“好歹是同生共死过的患难之交,他想跟着,我不能拒绝。”

斗笠刀客道:“我说过要保你周全,但那家伙可不是我要负责的。”

陈安之点头笑道:“我来保他便好。”

斗笠刀客挑了挑眉,开口道:“我只能尽力而为。”

陈安之脸色如常,“可以。”

别刀佩剑的白衣剑客、衣着不俗的书生少年郎、还有个一直带着斗笠没摘的刀客。

若是有人看到这装束奇特的三人,一定会感到有些疑惑。

因为三州五地中,刀者与剑修向来是不怎么和睦的,尤其是大剑仙那些年稳压刀者一头,剑修也因此低看刀者一眼,长此以往,也就在不知觉中,越来越针锋相对了。

一路上的停停歇歇,斗笠刀客彻底让方小商对于大能修士开始有了彻底的改变,他从没想到一个中年汉子,而且还是实力莫测的中年大能修士的汉子,会有这么多话。

与之相比,陈安之倒显得安静了许多。

“小家伙,你在看什么书呢?”

“诗经。”

“哦哦哦,这个我看过,都是些什么道理,没啥用,太空了,你就说那个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怎么来着?”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范先圣写的《岳阳楼记》,并不是出自《诗经》。”方小商有些无奈,微微叹了口气纠正道。

中年汉子明显一怔,随即哈哈笑道:“记混了记混了,读的书太多了,记不清了,反正都是这些拗口的话,都一样。”

方小商只觉得气闷,深呼吸一口气,“这是学问。”

中年汉子笑道:“你们读书人的学问太多了,我这种只会耍刀的粗人不懂,只是读这么多书,于大道修行有用吗?”

方小商认真想了想,“若要是较真论起来,也许是没什么大用,都是一笔一划写出的字,没有灵气亦没有玄妙,但读书一事并非简单的为了得到什么,而是让自己明辨是非,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什么是错,什么是对。”

中年汉子轻笑一声,摇了摇食指,“太片面,你想啊,所谓的对错还不是人订的?书上认定对的事,只不过大多数人都认可这件事,所以才写出来这是对的,但你怎么知道那一少部分人不是对的呢?”

方小商还没来得及说话,中年汉子又自顾自说道:“打个比方啊,我要是能只手遮天,那我写下的东西是不是对的呢?”

方小商反驳道:“也不尽然,比如说你再怎么美化杀人,它终究是不对的。”

中年汉子笑道:“那我问你,方才我杀的那些人,这件事是对还是错呢?”

这下子,叫方小商一时语塞,若是说不对,那岂不是意味着不该杀那些刺客,可若是不杀那些人,要被围攻过的就是他和陈安之了,但若是说是对的,又与之前的说法背道而驰,所以叫少年不知道怎么去反驳了。

书生少年郎涨红了脸,小声嘟囔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中年汉子彻底依靠着车壁,摇头晃脑地说道:“你错了,我这是阅历。”

一路上两人斗嘴那叫一个不亦乐乎,而在这期间,陈安之一直闭目静思,完全没有理会他们,他牵引着金曦灵气在体内游走,滋补之前战斗时所落下的创伤。

旧痕添新伤,原本就如同破烂茅草屋的身体,更是风雨满楼,摇摇欲坠。

而就在陈安之将金曦灵气牵引至脊柱时,一枚枚诡异的文字渐渐浮现在脊柱之上,那密密麻麻如蚊蝇大小的字连接成仙,像是一尾尾金色游鱼在长河中摇曳。

陈安之心思猛地一沉,他曾在何安在身上见过这奇特的文字,虽然不太清楚,但隐约了解过,这文字不属于三州五地,而是来自北极仙路的那头。

最让他忧心忡忡的是这文字代表着——不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