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六十九章 近了清风,近了浪溪河
作者:摇风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19-09-05 13:32:18 全文阅读

月明星稀,清风拂面。

捧一卷书坐在车辕的白衣少年,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泛起淡淡的惬意,他微微放松身子,依靠着放松身子,也没读书,就这么享受着清风明月。

年少时出门远游求学,跨越两座王朝,走的路确实越算得上远,早先刚出暖巢的少年心高气傲,刚正不阿,也因此吃了不少苦,有次在洛云游学时遇到个卖身救父的孩子,一时心软,最后浑身家当全被骗走了,不过他也不一蹴而就,一路走下来,坑蒙拐骗之辈见过不少,世间冷暖也知了不少。

就在这样不急不缓的远游求学里,方小商平淡无奇地走过了四季的时间,年关的时候,他破天荒地给家里写了三封书信,一封是向爹娘长亲报平安,道一声新年好。一封是向爹娘详细讲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写成故事寄了回去。

最后一封是问家里拿银票。

半载来,仅此三封。

年少游学千百里,不虚此行。

如今临近洛云,叫他的心思也随之有些波澜,背井离乡的游子,对于家乡总是有些别样的情绪,或许平日这些思愁不显山漏水,直到临近了,那是最藏不住的,也是最真实的情感,方小商幽幽叹了口气,嘴角兀自露出一丝笑意。

方小商觉得不耐烦出去透气,这倒叫刀客一时有些无聊了,他双手抱肩,搂着长刀在胸前。

陈安之从没有真正的相信斗笠刀客,心中一直保持着戒备,只是突然警觉自己体内的文字,想要仔细看清楚,也就没再注意刀客。

当他仔细凝望过去时,那金色小字就变得虚无缥缈,叫他看不清晰,再加上这小字一直在运动游转,如此一来,更加看不清晰。

横竖是躲不开了,这隐疾在他心中如一根刺,如鲠在喉,若以后不把它拔出来,总觉得会出现什么岔子。

思来想去实在没什么好办法,陈安之也就没再纠结于此,当年这些文字在何安在身上时,也没出现什么异象,若是真个说起来,或许发生在晚年何安在身上的不祥或许与此有关,所以陈安之现在倒也没着急。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睫毛轻颤,动了几动后,星眸睁开,陈安之看着百无聊赖的刀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一直喊你喂吧。”

中年汉子耸耸肩,一脸无所谓道:“叫我腊月吧。”

陈安之面色古怪,上下看了看腊月,笔直的眉峰微挑。

腊月无奈道:“说起来还是要怪你,我爹年轻的时候最欣赏大剑仙,我出生的时候,他便起了个贴近初一的名字,也不管合适不合适。”

陈安之说道:“所以你拿了刀。”

腊月道:“剑是娘们学的东西,太秀气,我不喜欢,还是大开大合的刀最适合我,当年我爹把我送去学剑,结果我执意学刀偷偷溜了,学成回家的时候,把我爹气的半死,拿着藤条满院子追着我打。”

“最后还落了个笑话,说什么听雨的修士再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自己的爹娘。”

“不过我知道我爹是骄傲的,我不在家的时候,他干完活就挺着胸脯在村里转悠,逢人便夸腊月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有人取消我爹说腊月学的是刀,成不了大剑仙了,我爹就吹胡子瞪眼跟他们讲,腊月以后是比大剑仙更厉害的大刀圣。”

腊月轻轻笑着,他的语气很平淡,藏匿着些许的回忆和欢喜。

陈安之沉默了片刻,低声道:“腊月是个好名字,你爹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腊月摸了摸下巴,“那可不,我谁都不怕,就怕我爹。”

陈安之没有接话,天底下最厉害的,不是冠绝古今的天下之主何安在,也不是剑断山海的大剑仙姜初一,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是天底下所有为人父母的人。

他掀开车帘弯腰钻了出去,轻轻拍下方小商的肩头,问道:“大概还有多久?”

方小商从怀中摸出地图,环顾四周,又看了看地图,大概确认了下所在位置,而后说道: “天亮之前就进入洛云王朝境内了,不消半日,就能到达浪溪河入河口。”

陈安之点点头,双手撑着车辕坐下来。

沉默了很久,月光落下来,车厢内也是静悄悄的。

······

这一天夜里注定是不平静的,尤其是随着年轻和尚的出现,陈安之越来越临近十九鬼口,那些端坐在王座或是山巅的人都开始有些别样的情绪,或是焦急,或是期待,身子微微向前鞠着,屁股离开位置极为关注这里。

叶放蓝原本坐在山巅,突然站起身狠狠啐了口唾沫在地上,走到峭壁边上,望着下方湍急的河流,朝着对岸喊道:“萧老头,这都几天了,你们洛云的娘娘给你们啥指示没?”

萧静思眉头紧皱,说来也是奇怪,娘娘素来对十九鬼口这边的事情最为上心,可这几日却异常的安静,莫说旨意,就连他放飞回京的几只信燕都没得到任何回应。

甚至连此地有大蛇化蛟的消息,都没能惊动娘娘回信。

萧静思把手放在腹部的纱布上,被血污浸透白纱如雪地一枝红梅,他上前两步,亦是望着下方河水,脸色阴晴不定,前些日子叶放蓝实在耐不住性子,让手下人对着十九鬼口打了一记法术,这其实是极为冒失的举动,但萧静思也失去了耐心,遂没有抬手阻拦。

可偏偏就是这一动作,叫这二人吃尽苦头,还未临近的灵气被突然激射出的水花打散,紧紧着便有一条黑影冲天而起,待看清那东西的真容,叫两岸人皆倒吸了口冷气。

‘蛟’这一物在三州五地虽不常见,但也算不上凤毛麟角的存在,或许在寻常修士看来,穷尽一生也难遇一次,但这二位都是官居各自王朝的高位,跟在皇帝身边,见识自然不会短浅,可这头生双脚,腹部隐约有爪长出迹象,分明是化龙的意思。

蛟一旦涉及到化龙,那就不能同日而语。

早在秦主所在的独尊天下,真龙一族因不满秦主独尊,意图掀起一场浩劫,结果被秦主手持天下玉玺,生生将龙族屠尽,当时有儒家圣人为龙族抱不平,也被秦主斩了十多位成就多年圣位的大能,导致三州五地不仅断了龙气,儒家也因此元气大伤,法家修士一时间取而代之,成为百家之首。

若不是后来唐主顾忌法家势头过盛,有意打压并扶持儒家,上万年以来,法家将成为何等恐怖的存在,也难以猜测。

话说回这将化龙的蛟,让俩人最为吃惊的是,传言中只有吐纳龙气的蛟才有可能化龙,换句话说这十九鬼口里必定有龙气存在,才使得蛟得到了莫大好处,可龙气早在万年前便没了,这十九鬼口怎么会有这等东西存在。

没等两人细想,被激怒的蛟便疯狂攻击起来。

这一场架不可谓不艰难,两座王朝驻守这边的修士伤亡惨重,陨落了五位听雨境修士,领头的叶放蓝和萧静思以死相博,这才将那蛟重伤躲入河底,再无动作。

叶放蓝也是倒了血霉,意外一个接一个的,叫他心里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况且大梁京城那边一直都没有下一步指示,又叫他心里憋了口气,老子在这边拼死拼活,京城那边倒是连个屁都不放一个。

思来想去,叶放蓝干脆喊道:“萧老头,你到底在等啥?”

萧静思依旧不说话,眸中的光阴晴不定的,显然也在憋着口气。

不过气归气,能够爬到这个位置的老人哪能没有点城府,嘴上叫的厉害,可脚下却一点动作都没,站在悬崖边上,就等着对方先动。

萧静思自然猜到薛长义的算盘,干脆坐下来,也不说话,让手下人扎起火堆,打来几只野味,自个儿烤了起来。

叶放蓝低声骂了一句,回过头,金甲侍卫依旧是面无表情,更是觉得无趣,从腰间解下烟杆,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这一路上陈安之趁着歇息时,便内审己身,想要看清那文字的真容,只是每一次都是徒做无用功,金色文字时而出现在脊柱,时而盘踞在灵海,不管离得再怎么近,却都蒙着一层金曦雾气,叫人看不清楚。

腊月和方小商一路上还是以斗嘴为乐,不过也没真个较真生气,这才使得赶路途中多了些乐趣。

陈安之一行人绕开了管道,由山野小径进入洛云国境,期间遇见好几队巡逻在山野的兵士,不想多惹是非的腊月以大神通遮掩,一路前行。

“有些奇怪。”方小商看着刚刚经过的兵士,皱眉道:“这些兵士并非寻常兵卒,身上有灵气,应该是修士。”

陈安之点点头,心情也随之沉重下来,十九鬼口周边有重兵把守,不可谓不奇怪,他把询问的视线投向腊月,后者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走出重重山林,隔着老远,陈安之便看到有三五人坐在峭壁边上,以官袍老人为首,皆是听雨境修士。

山风凌冽,呼啸如刀,官袍老人转过身来,双方隔着清风对峙。

·······

求求推荐票呀,这数据也太难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