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四十章 所有的宿命
作者:摇风  |  字数:2310  |  更新时间:2019-07-02 10:23:24 全文阅读

一抹似水般的流光,裹挟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烈风,自高处落下来。

陈安之没有动作,他微微扬起头,看着那抹剑光,还有里面蕴在光里的那道身影,嘴角轻轻勾起。

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但他腰间的沐春剑动了。

白芒微起。

一道小小的身子突然出现在陈安之面前,小小的手掌此刻却如同天罗地网,将那流光剑气悉数拦截。

掌心抵着剑尖,前者细嫩柔软,后者尖锐锋利。

但剑尖却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也就是在这时,最顶层的八把长剑爆发出惊人的剑气,却不见剑灵出现。

“你怎么这样!”小沐春不满地看着布满裂痕的长剑。

剑柄处,遍体鳞伤的少年虚影目光柔和,他望着小沐春说道:“小沐春,你先别管,我有些事情要跟那家伙算清楚。”说罢,视线落在后方笑意浓郁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锐气。

小沐春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奶声奶气说道:“沐春不认识你,更不能让你伤害大哥哥。”

少年闻言微怔,随后以惊诧的目光向陈安之求证。

陈安之终于收敛起笑意,微微点头道:“发生了很多事,小沐春失去了很多记忆,我也有很多事情搞不清楚。”

少年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瞪大眼睛,凝视着那张小小的天真脸庞。

小沐春打量着少年,脸上带着好奇和疑惑,伸出小手去摸了摸长剑,迷惘的眼神下掠过黯然,“一定很疼吧。”

少年点点头,不置否认。

陈安之突然伸出手搭在小沐春的头顶,柔声说道:“小沐春,”

陈安之问道:“剑身怎么回事?”

摘叶面色古怪,问道:“你不知道?”

陈安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很多事,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作为姜初一的剑,摘叶自然看出陈安之目前的身体情况,一阵默然,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那位叱咤风云的大剑仙,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摘叶说道:“我心情不好,不想说。”

陈安之知晓少年心里想些什么,嬉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当年还是个小修士的时候,咱俩不就一起降妖除魔了?现在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

最后一句话,落在摘叶耳中,总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它该在的地方,落了下去。

“说起来,我倒是有很多事想问你。”陈安之想了想,神色庄重肃穆,“我是被谁偷袭的?”

摘叶站起身,一步步走到近前,疑惑问道:“你被偷袭了?”

陈安之看着摘叶,瞳仁微微颤动。

洗剑楼中,剑气荡漾宛若微风。

小沐春天真无邪,对摘叶剑身好奇不已,完全没去注意其余二人的谈话,东瞅瞅,西看看。

摘叶望向一脸天真的小沐春,视线落在小家伙手腕,有红绳穿白玉而衔接在那里,“你应该知道,无论是何安在还是小沐春,亦或是宁姑娘,他们都是不属于三州五地的人。”

陈安之嗤笑一声,“何安在那小家伙是三州五地的人,是中土豫州,大隋王朝将城镇的小家伙。”

摘叶咽了口气,没有反驳。

摘叶绕回话,继续说道:“你觉得以当年大剑仙,除了何安在和天上天那几个老家伙,还有谁能伤了你?”

陈安之犹豫了一下,“没有人。所以我搞不懂谁能偷袭我,并让我睡了三千年,醒来时灵海俱碎,躺在大梁的那处破庙里,关于那场黑暗动乱的记忆似乎不是很完整,所以我要问你还记得什么?”

摘叶很认真的想了想,而后微微摇头,“事实上关于那场黑暗动乱,我的记忆也很零碎,好像是有人刻意抹去一般,只是隐约记得在我进入洗剑楼时,何安在就坐在我前面,失魂落魄的像个疯子一样,不住地重复一句话,这场动乱一开始就是错的,他们要下来了。”

陈安之先前在第十九楼接触到簪子时,听到楼里传出这样的嘶吼,似乎何安在也很忌惮那些家伙,随即想到洛三千口中的那个十九鬼口,以及远山宗掌教提起的十九个线索,淡漠的眸子终于起了波澜,“一开始就是错的?究竟是说的什么错了,何安在有没有说他们是谁?”

摘叶摇摇头,略作叹息道:“事实上当年我苏醒的时候,何安在已近疯癫,我想要问他一些事情,根本无法与他沟通,他就一直呆坐在我面前,直到那天夜里,有黑色雾气自门外淌进来。”

说起那天的情景,摘叶的眸子中罕见流露出弄浓浓的惧意。

那天夜里。

何安在好像清明了许多,眼神不再涣散,露出清澈,也不再重复那些叫人听不懂的话,反而跟摘叶说起了自个儿在小镇的故事,说起当年跟着姜初一练剑的事情,很久没见过那位儒衫少年笑容的摘叶,心里却被浓浓的不安填满。

他虽为剑灵,但也曾听说回光返照之说,而眼前何安在的表现很像人们口中的回光返照,而之所以让他如此确信,是因为无论他说些什么,何安在始终是自言自语。

接下来的一幕,让摘叶永生难忘。

时至深夜,月光透过缝隙洒落进来,一束束,落在地上一块块。

何安在越说声音越细微,说到最后,声音变得颤抖起来,他惊慌地瞪大眼睛盯着洗剑楼的大门。

摘叶有些疑惑,顺着何安在的视线望去。

渐渐的,白皙的月光似乎有了形,被缥缈的黑色雾气裹在其中,成一道道黑柱落下来,落地如水一般,慢慢地浸染开来,朝着何安在流淌。

何安在好像极为恐惧那黑色物质,他不断地结出法印,轰击满地的黑水,那些绚烂的法术和剑气,却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效果。

与此同时,洗剑楼八剑浮空而立,自主攻伐,那一道道可开山辟海的剑气,砸在水面,黑水非但没有受到剑气的阻拦,八剑反而在触碰到黑水时,像是失去控制,齐齐坠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黑水似乎带着莫名的禁制,何安在有通天的本事施展不出,甚至八剑也被侵蚀,连同剑灵都被锁在剑中无法动弹。

黑水流淌的速度缓慢,但却不受任何阻拦。

慢慢地攀上何安在的脚掌,沿着小腿向上,一寸寸如小手攀爬覆盖,过程很慢,何安在痛苦地蜷缩起身子,渐渐的被黑水吞没,他因为痛楚发出低沉的嘶吼,像是一头蛮兽,是真真切切的长啸,直到最后,何安在栽倒在地,身子被黑水席卷着自门缝各处渗出去。

“我想要去救何安在,可他却很艰难地摇了摇头,他抬起头望着我,他的眼眸很清澈,我知道这一刻他是清醒的。”摘叶的身子微微颤抖,双眸被惊悚填满,“他对我说:这就是所有的宿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