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四十一章 官不立佛
作者:摇风  |  字数:2547  |  更新时间:2019-06-30 00:06:20 全文阅读

月光在晚风的指尖轻舞,如水弥漫开来,穿过洗剑楼的缝隙,漏下了一地碎星般的皎洁。

摘叶苦笑道:“我害怕极了,只能偷偷顺着窗子缝隙看,就看到何安在平躺在空中,在远处的深夜里,有两队人抬着棺材走过来,他们的脸上带着脸谱,慢慢地抬着何安在,把他放进棺材里,然后嘴里发出很刺耳的嘶吼声,抬着棺材,朝着天上走了。”

“他说,这就是天下之主的宿命。”

陈安之认真听了摘叶的讲述,心里一阵凛然,不知该从何说起。

何仙人没死,这是三州五地很多人心中所想,因为何安在超越了之前所有的天下之主,是能够在黑暗动乱中力挽狂澜的真正的仙人,仙人与天同寿,仙人怎么会死。

在极少数站在天上的人心中,何安在死了,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死在了什么地方,但难免心中也会有猜疑,或许何安在只是躲起来了,他并没有死。

何安在是三州五地的天下之主,这样的人物堪称尘中仙,自古至今数万年来,三州五地也不过出现寥寥数人罢了。

而偏偏是这样的仙人,反而在接近晚年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掳走了。

陈安之突然想起三州五地的史籍记载下,自秦主一统天地,成为第一任天下之主,往后的每位天下之主的尸首,好像从未有人知晓过,当年鼎盛天下的唐主死后,彼时宋主还未证道,象征着天下之主的玉玺下落不明,天下大乱,而得和氏璧者得天下之主位。

有传闻称唐主不愿把玉玺传下去,将其带入了陵墓,于是有心思不轨者,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踏遍三州五地寻到唐主的陵墓,但里面却是一座衣冠冢。

陈安之如剑般笔直的眉峰紧缩,何安在曾经提过一件事,那是小家伙在一本破旧的书籍上看到的,上面写到,因为太接近天下大道,窥视过多天机,历代天下之主反而都得不到善终,在晚年时会遭遇非常可怕的事情,即使自行了结,尸骨也会被脸谱人抬棺,有莫名的生物长嚎送葬。

当时他和何安在只当是书里的故事,只觉得是写书人作为噱头胡编乱造的,毕竟那可是天下之主,乃是真正与天下大道心意交融的人物。

试问一个无敌于世间的人,一个人世间的红尘仙人,

有谁能够让这人束手无策?

这其中的事由,只想一想就叫人觉得恐怖。

“何安在就这样消失了,听说自那以后,上面那八个老家伙就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气了。”摘叶叹了口气。

陈安之的心绪罕见悲伤起来,他静静地抬起头,想起儒衫少年灿烂的笑,心里一阵阵绞痛,若是真的生老病死,他或许还不会如此伤悲,他在悲哀。

曾经以仁义道德享誉三州五地,以一己之力平复黑暗动乱的何仙人,在安稳大世,人却变得疯癫起来,最后更是不明不白的‘黯然落幕’。

一代风云,天下之主,如此下场。

这三州五地究竟藏了多少秘密,又有多少恐怖到超出想象的事情会发生。

即使是陈安之,此刻也有些头皮发麻。

————

深夜里,沉杆镇往左靠近十九鬼口的山腰间。

一座小庙破破烂烂,树叶铺满的土地,面黄肌瘦的女子牵着一位小女童,皆身着粗布衣服,颤巍巍地走到佛台前,缓缓跪在地上。

破烂的庙挡不住风,神台上的佛像常年被风雨侵蚀,彩绘都已脱落,露出内里的泥胚,是个极普通的民间自建的泥土佛像,并不是官立的山河金身。

大梁王朝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官不立佛。

佛像前,女子摸出三根香火,点上之后,插在前面的泥土里,而后俯下身子拜了三拜。

官袍老人背负双手站在不远处,缓缓而来,或许是对这深山老林里破庙饶有兴趣,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女子虔诚的跪拜,碎碎叨叨地说着些保佑平安之类的话。

林平凉面色尴尬,看了看官袍老人。

官袍老人微微额首,而后缓缓走到女子身旁,只见到那原本毫无生机的泥塑佛像,竟然因着女子的祈祷而渐渐有一丝金辉自底座升起,萦绕着如两蝴蝶上升至佛像顶。

官袍老人布满皱纹的脸庞,微微露出一丝嘲意,他朝着佛像走了过去,蹲下身子问道:“年轻人,你这是在拜佛?”

一句明知故问的话。

女子终于停止动作,抬起头,茫然的双眼望着眼前这人,点头道:“是呀,这是道玄佛的金身。”

官袍老人笑道:“拜这个道玄有用吗?他连自己的徒弟都管教不了,还能管得了天下事?”

瘦弱女子神色慌张,赶忙摆手道:“可不能乱说,佛祖们都在天上看着呢。”

官袍老人嗤笑一声,微微站起身,抖抖尘土,“如果你的祈祷有应验的话,你家丈夫也不会被那十九鬼口的东西杀死!”

女子身形剧震,丢了最后的精气神,精气神丢了,人也就撑不起来,修士间有传这样的一句话,胸中精气神在,万里长河不倒。

说的就是精气神能撑着人坚持下去,说是一口气也好,信念也好,人都有着这样的一口精气神,所谓的好死不如赖活着,也是如此。

修士如此,凡人亦然。

女子呆滞着,身子慢慢依着神台颓唐下来,双眼失了光,满口苦涩,“我能怎么办呀,老娘生了重病卧床不起,眼看就要没了命,我丈夫也是一时鬼迷了心窍,听人说十九鬼口有什么稀世珍宝,他就想着去里面拿一些出来,给我娘治病,我们这群人就是个草芥,比不上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又不能跟山上神仙那样长命百岁,也就只能这样拜拜佛,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没有用,不过是想图个心安罢了。”

“可您,却连这一点的希望都要给我们打碎了。”

女子的话,碎碎念,像是繁星落水,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落在耳中,很轻,但落在心底,却很沉重。

官袍老人不说话,他信步走上前,毫不客气的抬起脚。

在女子和孩童惊慌失措中,老人踢翻了佛像,一丈高的佛像就这么向后倾倒过去,轰的一声巨响,在触地的瞬间,四分五裂。

激荡起层层尘土。

有风来。

在发梢掠过。

在尘土雾气中,披着袈裟的和尚,背后隐约有曦光绽开,他双手合十在前,虎口挂着一串佛珠,低声念道:“南无阿弥陀佛。”

官袍老人毫不畏惧,转过头冷笑道:“就你这和尚,也好意思真的受人香火。”

和尚法相看不出任何表情,又念一声佛号,彻底消散在空气中,毕竟只是一缕受香火的法相,做不了什么。

“林平凉。”官袍老人啐了口唾沫在地,面向那对母女,神情激昂正声道:“你是大梁的子民,就让大梁给你希望。”

被喊到姓名的父母官慌忙上前,唯唯诺诺,自知此事逃不了责任。

官袍老人叹了口气,道:“这世间不平事太多,我知道你身为父母官,大事小事皆需上心,自然有些管不过来,但···”

老人话锋一转,说道:“遇到一件,就要管一件,你知道了吗?”

林平凉不住点头,“我会安置好这对母女的生活。”

与其同时,在和尚法相消失的时候,十九鬼口最深处突然发出骇人的嘶吼声,像是蛮兽受了重创,难以忍受地发出低吼。

官袍老人望着远方,陷入神往,突然呢喃道:“大梁官不立佛,是有原因的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