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二十四章 山上老道见红袍
作者:摇风  |  字数:2646  |  更新时间:2019-06-13 22:19:46 全文阅读

太阳刚刚落在山头,斜晕在河水中,如撒上满河碎金。

渡船的帘子被卷起挂在一边,陈安之弯腰撩起一捧河水,河水从他的指缝间淌下去,他没有抬头,平静说道:“我进入远山宗的时候,你也知道了?”

沐如意摇了摇头,“我也是在大试名单上见到你名字才知道你来了,至于师父知道与否,我就不清楚了。”

陈安之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把视线放空看着远方。

远山山麓曲折延伸在绯色晚霞之下,浪溪河水穿山而流,几叶扁舟如人世,沉浮不定,摇曳其上,烟雨空濛。

沐如意犹豫片刻,轻声说道:“师父说,你要找一把剑。”

陈安之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会在远山宗待多久?”沐如意眉眼低敛,睫毛微颤。

陈安之想了想,迟疑道:“本来我想待挺久,现在不知道了。”

沐如意抬头望向天空,莫名地松了口气,兀自笑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师父突然要我来深坑村,并要我带上你,之前我不太懂,现在我大概知道了,不是我一定要来这里,而是你一定要去。深坑村发生什么,还有些其他事,你不想说,我不问你,直到有一天你想说了,我会安静的听着。”

————

“常闻是君居尘寰我天际,各拂襟上雪。”清风拂落叶,数片竹叶落入池中,引得群鱼甩尾,溅起点点波浪,廊下戏鱼的红袍老人捏着胡须轻叹。

老人面前摆着一副茶具,却有三盏颜色不同的茶杯,青色如水,白色若玉,黑涩如墨,只见他捏起青色茶杯,轻轻丢进池中:“因果线牵前世缘,了却因果尘中仙。”

在他身边坐着位模样乖巧可爱的丫鬟,长发簪成一个含烟髻,端庄懂事,一身碧青的罗裙,手持竹柄纱扇,十七八的样子。

老人端起茶杯,突然叹了口气把茶杯放下,开口问道:“春风啊,富贵那小家伙跑哪儿去了?叫他看门,看的是个狗屁!”

此时正蹲在一旁煮茶的丫头止住扇风的动作,歪了歪脑袋,一脸好奇地答道:“先生,上次富贵他不小心打碎了您的因果茶,被您罚到山后砍竹去了,您给忘了?”

老人对这山上仅有的两个下人一直宽厚以待,这也使得春风对这位老爷少了几分惧怕,调笑开口道:“看来老爷年龄大了,记性也不大好了。”

老人颇有些无奈,正是自个儿这啥都凑合的性子,倒叫这下人有些没大没小,但想一想又懒得管教,毕竟这春风富贵山上就这么三个人,他们再畏畏缩缩不敢言语,能叫自己给活活憋死。

修者的时光远比凡人过的漫长。

时光悠悠,动辄便是成百上千年,没有个说话的伴儿,着实无聊。

老人躺在竹椅上,幽幽说道:“春风啊,不是老爷我吓唬你,在山下,你要是敢跟别家老爷这般说话,可是免不了挨罚的。”

春风掩着嘴偷笑,“这不是老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嘛~”

没有言语,老人脸色难看,抬起头望向大门方向,神情颇有些无奈,站起身。

“十里迎春风,烹茶雪未沸。”老人叹着气把茶杯放下,一脸无奈的看着前方,那位身着破烂道袍的道士,说道:“你看这茶水也没煮沸,我就不留你喝茶了。”

“你见到陈安之了?”老道士背负双手,向前一步。

红袍老人又叹了口气,起身看着面色肃穆的老道士,说道:“去了一段因果,碰巧遇到了。”

老道士正是大梁京城尺子巷的那位,如今早已没了慵懒神色,取而代之的是仙风道骨,一副老神仙模样。

红袍老人察觉到老道士来意不善,有些无奈道:“我知道你向着何安在他们,可是咱俩往上数数个千年,好赖也是同一个身子,就没必要这么针锋相对了吧,再说我也没怎么着那家伙。”

“因果还清了?”老道士没有接他的话茬,问捏起茶杯,嘬一口清茶,风轻云淡道。

红袍老人面色古怪,指了指老道士手中的红茶杯,道:“还有两段因果。”

老道士轻咳几声,佯作无事地把茶杯放下,走到庭院的水池边。

红袍老人又道:“话说回来,十万大山那边似乎是要有些动作了。”

老道士点点头,“远山宗的那个小家伙已经知道并告诉大梁皇帝,想来要不了多久,三州五地的王朝门派便会派兵前往万里长城。”

两人并肩而立,池中有鱼儿吸水,猛地跃出水面,甩出一道水珠。

“那个小家伙呢?”老道士问道。

红袍老人下巴抬起点了点东南方向,笑道:“山后砍竹呢。”

山后东南方溪畔,竹林郁郁葱葱。

有个满头大汗的少年,剑眉星眸,朝气蓬勃,赤着上半身,袒露出健壮的肌肉,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刀,一刀挥下去,势大力沉,自个反而被震得虎口发麻。

些许木屑蹦开来,眼前竹身的豁口深了一毫。

无数嫩绿汁水流淌下来,裂开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这是什么破竹子!”少年皱着眉,手里砍刀掂了掂,埋怨道:“老爷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偏喜欢用这东西煮茶,难砍断也就算了,烧起来也难。”

“呸,这些年让你砍竹,你就一点都没发现?”空中有笑骂声传来。

少年慌忙缩了缩脖子,不知道老爷什么时候回来的,陪着笑脸说道:“小的愚笨,还望老爷指点一二。”

“小家伙,听风,听水,自有玄妙。”又一道熟悉的嗓音传来,叫少年眼前一亮,闭上眼,溪水潺潺地流淌着,时而急,时而缓,有风吹来,芦苇在沙沙作响。

少年闭着眼睛听着,嘴角划起一丝笑,刹那之间,灵犀一动,大喝一声后,举起刀。竭尽全力一刀砍下。

“给我断!”

那一声脆响,极其通亮。

这一次没有木屑飞溅而出。

红袍老人脸上颇有几分得意,笑道:“悟性还行吧。”

老道士不露声色,心里却是窃喜,绕开话说道:“你这春风富贵山风景着实不错,就是人少了些。”

他一步步缓缓离开这里,有声音自天边消散。

“差不多时候,也该收几个徒弟了。”

————

远山宗,第十九楼所在的第十九峰。

一日的修行结束,洛月桐几人凑在一起,稍微讨论一下关于明日大试的准备。

只是讨论过来讨论过去,还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毕竟第十九楼实力不如其余同门弟子,这是公认的。

再加上师父最看好的小师弟,这一下山便是十数日,音信全无。

如此想来,难免有些丢了士气。

“小师妹。”何三溪眼见着小师妹脸色黯然,手里捏着一枝竹筷递过去,神秘兮兮地说道:“你来把它折断试试。”

叶简汐瞥了他一眼,心中暗道又是说些什么关乎团结的话了。

洛月桐捏在手里,虽有些奇怪,但还是按着师兄的话照做,很轻易地折断了竹筷。

这时,何三溪露出笑意,摸出一大把竹筷,递给洛月桐,道:“现在你再试试。”

洛月桐接在手中,何三溪作出一副教育的样子,道:“怎么样?折不断吧····”

“咔~”

一声脆响,依旧轻松折断,洛月桐一脸无辜地看着师兄,问道:“师兄说什么?”

杜毅壮轻咳一声,眼神移往别处,叶简汐捂着嘴,尽力忍着笑意。

何三溪噎了话,深吸一口气,大义凛然道:“师兄要告诉你,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

黄昏时分,洛月桐返回自己院中,路过陈安之的小院,止住脚步,没来由的抿着嘴,又抬起头看了眼火烧般的清净天空,数了数日子,呢喃道:“陈安之这一下山便是十来天了,也是时候回来了吧。”

“明天大试就要开始了,你能回来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