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二十五章 洛水三千锦衣少年
作者:摇风  |  字数:2915  |  更新时间:2019-06-12 17:46:28 全文阅读

渡船在长河中前行,有顺风时,船帆鼓起快一些,无顺风时,船帆收起顺流而下。

沐如意兴冲冲地撩开船舱的帘子,正在闭目入定的陈安之睁开眼。

沐如意挑眉道:“教我。”

陈安之说道:“什么?”

沐如意食指中指并起,学着陈安之的动作在空中挥了一下,口中发出咻的声音,然后说道:“就这个。”

陈安之神色复杂,叹了口气,苦涩笑道:“你说的是这个吧。”

他并起双指,用体内仅剩的一点灵气,在指尖凝出一柄精致的灵气小剑,手腕轻抖,一抹银线瞬间掠出船舱。

沐如意眼睛发光,用力点头,“就这个,我要学这个。”

“跟我来。”陈安之站起身,挑开帘子走出船舱。

沐如意随着走出来,连说两声谢谢。

陈安之问道:“为什么说两声?”

沐如意手掌搭在脑后,轻笑道:“无以为报,只有两次道谢了。”

两人走到了渡船前方,陈安之叹了口气,说道:“闭上眼,试着将灵气汇聚到指尖,在心中勾勒出剑的模样。”

沐如意毫不犹豫地闭上眼,按着陈安之说的照做,感受到体内的灵气在四处流转,她试着牵引着灵气聚集涌向指尖。

陈安之继续道:“灵气外放,化魄境的修士皆能掌握,灵气小剑最难得是,该如何把剑意融入其中,使其不再是简单的灵气御剑。”

“当然,这其中颇有玄妙,你第一次运转灵气,自然有些困难,但·····”

陈安之耐心地解释着。

却看到沐如意秀手向前一挥,咻的一声,一道银光瞬间扎进河中,接着前方便响起轰的声响。

河水被灵气砸中翻起宛若瀑布般的水帘,然后在陈安之的视线中,落了下来。

被河水淋了满身的两人一时无言,相视而站立着。

陈安之伸出手抹了把脸上的河水,抿着嘴。

沐如意歪了歪脑袋,眨眨眼,带着不好意思的笑。

所以,我才不怎么喜欢天才。

陈安之心中如此想着。

“大约还要一天,我们就能到红栏镇了。”沐如意用灵气蒸干身上湿漉漉的衣物,笑着说道。

陈安之扬起手臂,灌了口酒,然后递给少女道:“暖暖身子?”

沐如意略作犹豫后,伸手接过去,这次倒没有大口喝,只是轻轻托着葫芦底部,微微抬起,抿了一口。

她皱了皱眉,倒没有如第一次喝酒那般,想要吐出来。

————

这一日,沉寂整整一年的中土豫州,被一则消息惊动了。

“远山宗大试开始了。”

中土豫州王朝林立,宗派繁多,天才更是数不胜数。

而作为中土豫州执牛耳的门派——远山宗,其参加大试的无一不是天才中的佼佼者。

况且远山宗大试面向天下门派广发请帖,在大试结束后,有其他门派的弟子可上台请教一二,也都是各国各宗门全力培养的内门核心弟子。

远山宗大试,某种意义上已经不仅仅是单纯宗内比试,换句话说,在大试最后几日,将会有各种天赋异禀的奇才登场,只要没有半途殒命,这些人终将会成为一方巨擘。

所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市井街坊,无一不在关注着这场大试。

甚至因此而衍生出一些地下赌庄。

夜幕缓缓拉开,微弱晨光落下。

一方宽阔的石制平台,有四把长剑立于四角设下防御,由境界颇深的弟子们维持着,确保战斗时的剑气不会波及到石台之外。

吃罢早饭,第十九楼众弟子来到巨大的看台之上,一眼望去,茫茫人海,摩肩接踵,人气鼎盛,可见这盛事之兴旺。

比试石台北边坐落着一处较为空旷的区域,有一小座浮在空中的白玉台,是十九楼首座的位置。

洛月桐四处瞄了一眼,面上难免带着些忧色,再看往第一楼弟子所在的区域,白师兄也在四下观望,满脸着急。

作为两座楼最受期待的弟子,居然同时缺席了大试,怎能叫人不担忧。

不过好在这二人并不在‘登楼试’的名单中,所以这众人才能够坐在这里观看大试,而不是翻天覆地去寻他们。

“铛~”

一声沉重的钟鼎声传来,回荡在山间水间和茫茫云雾中,令所有人心神为之一振,随着一道身影缓缓走进石台,周边的喧嚣声也渐渐安静下来,视线齐刷刷的落在场中。

只见在正中的石台上,须发皆白的老人身着雪白道服,手腕轻抖,有红幕自袖中飞出,瞬间耸立起来有三人高,上面有金色大字排列,分别是参加大试的弟子姓名。

‘登楼试’作为‘准圣斗’的预热,参加比试的人数不多,外门与十九楼各派出八人,近些年来的登楼试中,十九楼弟子虽不说呈现出碾压之势,但几乎是没有什么悬念,无论天资还是后天努力,两者都差了太多,最后只能失败下场。

即便是登入第十九楼的洛月桐当年亦是战败。

只是,哪怕洛月桐败了,远山宗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她进入十九楼有异议。

因为她足够优秀,也因为在那场‘登楼试’中,她的对手是先天剑心的沐如意。

十六个人的比试,分为八场两天。

参加第一场比试的是来自第十楼的弟子,听闻不过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突破尘心境,踏足化魄境,如今已是化一魄的境界。

“何四小。”

何三溪视线落在场中的那道消瘦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轻声呢喃。

杜毅壮双手环臂,瞥了眼有些失魂落魄的何三溪,突地伸出手,臂弯揽住何三溪的脖子,往身边一扯夹在腋下,“你个臭小子,给我打起精神来。”

何三溪强扯出笑容,盯着那道身影,沉默不语。

“洛三千。”场中老人念出第二个名字。

自另一边走来个锦衣少年,面上挂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在登上石台时,扒着石台边沿,用力一撑,先挂上一条腿,然后侧着身子借力,又把另一条腿迈了上来。

如此窘相,倒惹得看台那里众人欢笑起来。

洛三千丝毫不觉得脸红,站起身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轻咳一声走到场中。

负责红榜的老人对此视若无睹,朗声宣布道:“远山宗‘登楼试’,点到为止!”

何四小皱起眉,显然对这位对手的动作有些不满,寒声道:“你在笑什么?”

洛三千眯起眼睛,笑的很开心,他说道:“我在笑,十九楼的弟子,也不过如此。”

何四小微微挑眉,他是第十楼较为出色的年轻弟子,对待修行一丝不苟,进步神速,但也从不因此骄傲,所以他现在对如此狂妄的少年不满,极其不满。

“我会在十招之内让你笑不出来。”毕竟是少年心性,何四小沉腰凝神,正色道。

洛三千笑意依旧,伸出一只手掌张开,“你只需要五招,第六招我就会让你倒在这个台子上。”

何四小深呼吸一口气,手掌搭在剑柄上,一步掠过,剑锋直指对方张开的掌心。

洛三千敛了笑容,半蹲下腰身,左臂横在胸前,右手握拳如石收在腰间。

一拳轰了出去。

罡风如刀,裹挟着风雷之势,恍若天上惊雷炸响。

而他洛三千的拳头,便是这风雷的中心!

那肆虐的风,迎面刮来,竟然叫何四小的剑颤动起来,剑锋所指偏离一寸。

何四小见机不妙,手腕果断一拧,剑锋与地面平行,用力横抹过去。

洛三千迅速弯下腰,躲过横斩的剑气,双脚骤然发力,身子如一枝弩箭激射出去。

锦衣少年身形矫健远超想象,动若狡兔,一拳挥出,带着罡风迎面袭来。

这一拳,势大力沉,隐约有银色弧光萦绕其上,呲呲作响。

何四小慌忙以双臂抵在面前,护住头颅。

砰然一声巨响,何四小整个人被砸飞出去三四丈距离,重重摔在石台上,幸亏及时掉转身子,以剑尖钉地硬生生止住,这才没有掉落在石台之外。

不给少年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洛三千高高跃起,如一只捕蛇鹰般,扑杀而下。

何三溪下意识握紧拳头,捏了一把汗,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

远山宗山脚下的红栏镇,这几日尤为热闹起来。

有位青衫少年缓缓走进一家客栈,店小二慌忙走上前,视线打量片刻,看出这位爷是个有钱的主,招呼道:“客官,您想来点什么?”

青衫少年跟着店小二走到桌边坐下,“来两坛好酒吧。”

店小二把抹布往肩膀上一搭,吆喝道:“好嘞,您稍等。”

待店小二离开,青衫少年这才解下腰间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刀,放在桌上,若有所思道:“陈安之,远山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