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十七章 清风竹下,如意安之
作者:摇风  |  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19-06-11 13:31:32 全文阅读

云层堆叠的群山似水中浮岛般,一簇簇一抹抹悬浮着,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映在水面,两岸景色宛若百里画廊。

细风扰竹林,浮云戏斜阳,途径过细密竹叶,落下薄如蝉翼的光。

白衣似雪,沐如意站在天光中,翩然若仙。

如此美景,那个喜竹的剑客却全无雅兴,看着眉眼带煞的姑娘,扯扯嘴角,扬起丝笑意。

“你还有脸笑?”沐如意见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日,沐如意回到客栈后,左右寻不到陈安之,见到桌上的信封,向店小二询问,只说那位客官凌晨便结账走了。

今日,先不说陈安之故意躲着自己,就说本有错在先的家伙,见到自己应是先认错求饶才对,可这家伙居然还嬉皮笑脸起来,如此想来,沐如意倒是更生气了。

陈安之眼瞅着沐姑娘脸色越来越难看,心有不安。陈安之活了挺久,经历过很多诡计阳谋,可始终搞不懂女孩的心思,方才听闻沐姑娘的声音那一刻,他想到的就是装傻笑,只是如今看来,适得其反。

“咳。”陈安之有些尴尬,不自觉抬手摸了摸鼻尖,想要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却发现此时自己百口莫辩,说什么都是错的,其实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沐如意,或者说是了解三千年前那个女子,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沐如意环臂抱胸,眼神清冷,看着笑容逐渐消失的男子,一言不发。

连绵的风在竹林里了了痕迹,此刻若说最尴尬的人,莫过于杵在一旁的靳衔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可真是左右两难。

一心只埋首于圣贤书的呆子是不懂这些东西的,不过好在看了些故事,懂了些道理,知道现在大概是什么情况,遂双目一闭,狠狠心咬了咬牙,道:“沐师姐,我先回去了!”

“·······”

有不知名的鸟儿轻轻啼叫着,缓缓飞过上空。

沐如意还是没说话,眼神依旧不悦,靳衔木慌忙收起自己的东西,小心翼翼地自一旁绕开,小碎步走出竹林,长出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赶忙离开。

“沐姑娘。”待那书声郎的身影消失,陈安之犹豫了一下,轻声唤道:“我知错了。”

沐如意嘴角微微垂着,红润的唇像淡红色的花苞紧紧闭合,表情虽缓和几分,一双秋水眸子却还溢着些不满。

过了片刻,沐如意粉唇轻启,颇有些无奈,不再为难陈安之,关切问道:“你的伤,好些了吗?”说到底心里还是有些挂念。

陈安之老实回答:“好了很多。”

沐如意说道:“你参加了大试。”

语气平淡,这句话之前应该有很多问话,比如说为什么不告而别,比如这半个月去了哪里,怎么进的远山宗,为什么要躲着我。

但是这个七窍玲珑心的少女没有问,她知道陈安之不会说,也知道陈安之很厉害,进入远山宗不足为奇,她把这些小小的疑惑压在心底,轻轻说出的话,像是好久未见的老友叙旧。

陈安之点头,“是。”

沐如意向前走去,绕过陈安之来到凉亭,坐下来,缕缕发丝在额前被清风撩动,修长的手指轻轻将发丝拨在耳后,安静地坐在那里。

陈安之看着沐如意怔怔出神的样子,仿佛置身于一副山水画,天地间就只剩下了沐如意一人,他怎么都看不厌。

生气时微蹙的秀眉也好,开心时漾在嘴边的小小梨涡也罢,三千年前他就很喜欢,过了沧海桑田,绕山弄水千百圈,他还是喜欢,更喜欢,从没有不喜欢的时候。

只是他搞不懂是喜欢沐如意,还是三千年前的那个人。

沐如意恍然察觉到陈安之的异样,脸颊泛红,轻声细语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陈安之宛然失笑,摇摇头道:“没有,只是觉得很好看。”

只是觉得你很好看,所以想多看几眼。

沐如意咽住了话,脸颊绯红,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清清亮亮的眉眼藏不住欣喜,嘴上埋怨道:“你好不正经。”

虽是埋怨,却蕴着喜悦。

陈安之道:“沐姑娘,这是认真的话。”

沐如意脸更红了,慌忙绕开话题,询问道:“这半个月来,你有没有偷偷喝酒?”

陈安之坐在沐如意对面,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略作沉吟,沐如意似是做了个决定,手掌摸向腰间,摘下个小小布袋,在其里摸索一番,探出时,赫然握着个紫皮葫芦。

“这酒葫芦可盛酒百斤。”沐如意晃了晃,紫皮葫芦里有液体摇曳的声音,“你喝过缠梦酿吗?”

缠梦酿三个字落入耳中,叫陈安之偷偷咽了口唾沫,好酒之人岂能不知举世罕见的佳酿,莫说当今,放在三千年前这缠梦酿也是酒徒毕生所梦寐以求的。

这小小的动作落在沐如意眼中,让她笑颜如花开,好似红梅一朵绽初雪落下的枝头,“想要吗?”

轻轻拧开酒塞,香气随即荡出来,惹得有蝴蝶自深林而来,蜂鸟轻颤双翅。

“是有条件的。”陈安之深吸一口酒香,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一只纤手便把酒塞填回去,少女嘴角噙笑,得意道:“你听不听?”

“听!”陈安之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犹豫。

“每日只可小酌一口。”沐如意笑吟吟道。

陈安之看着沐如意,纠结片刻,点点头。

沐如意把酒葫芦递到陈安之面前,陈安之初时一愣,好奇问道:“没了?”

“没了啊。”

“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

················

日沉西山,暮光绣竹帘,第十九楼前的院落,炊烟袅袅,洛月桐卷起竹帘瞥一眼正门,远处夕阳与威严正门相映,听云间之鹤唳。

直至暮鼓三声响,陈安之才脚踏斜阳而归,腰间多了个紫皮葫芦,推开门正撞到面带微笑的洛月桐,想起在洗剑楼前那蹩脚的理由,讪讪笑道:“洛姑娘,你怎么在我院里。”

前一刻还笑靥如花的洛月桐,勃然大怒,双手掐腰瞪着陈安之,反问道:“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陈安之点头道:“是。”

洛月桐继而问道:“你不是要回院里歇息?”

“去见了个人。”陈安之不愿在这个话题纠结,“抽签结果如何?”

洛月桐面色沉重,还未开口,杜毅壮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个神色黯然的人儿,一见到陈安之,何三溪瞬间扑上来,几欲泪下,“小师弟啊,我对不起你呀!”

陈安之悄然后退,让何三溪扑了个空,扑通一下趴在地上,何三溪也不在意,坐在地上哭丧着脸,说道:“小师弟,我这手气是臭啊。”

陈安之剑眉蹙起,不解道:“怎么回事?”

“靳师弟的对手····叫陈安之?没听过这个名字。”

第一楼,问风厅堂。

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女侧着头,以询问的视线看向旁边的人,她是第一楼参加大试的人选之一。

在她旁边的男子二十出头,是这几位弟子中年岁最大的,在远山宗修行近十年,加上平日里较为活跃,心思灵活,人缘颇好,自然认识的人也是最多的。

只是此时,这青年摇了摇头,显然对陈安之并不了解。

靳衔木文质彬彬,低着头,脑子里满是竹林中的场景,说起来,沐如意有先天剑心之资,被称为远山宗的小凤凰,受到颇多关注,虽为同楼之下,平日接触很少,也未曾见过沐如意与谁走的亲近,就连那些与她示好的师兄弟,也大多被冷脸相见。

可刚才在竹林中,虽说气氛尴尬,但还是能看出沐师姐与那男子关系微妙,如此想来想去,靳衔木只觉得压力有些大。

偷偷瞥一眼沐师姐,后者脸色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对于沐如意,满脑子诗书经纶的书声郎自然没有什么情爱之意,只是觉得无意间撞破别人的秘密,平白多添了一丝负重感。

由此可见,若说听人心话固然有趣,听闻之后却不能言,着实不算有趣。

“无需担心。”先前说话的男子见到靳衔木心事重重,以为小师弟是担心大试之事,笑着安慰道:“小师弟天资聪颖,再说对方也是第十九楼的弟子,想来应该不难对付。”

靳衔木听出一些关切,随即勉强笑道:“多谢白师兄关心。”

“倒是沐师妹。”白师兄点点头,而后面色严肃对沐如意说道:“你的对手是第二楼的摇一更,对方修行时间比你要长,经验也更加丰富,虽然你天资远超于他,但万万不可轻敌。”

沐如意肃然道:“略有耳闻,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白师兄又说了些叮嘱的话后,便先一步离开,先前说话的少女也随之追去,一时间,问风厅堂里只剩下二人。

靳衔木面色不安,轻手轻脚站起身,埋头就想离开。

“陈安之很强。”沐如意突然开口,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妥,太过打击师弟,又补充道:“你也不弱。”

言至于此,靳衔木怎能不知陈安之是谁,回想起那个气质非凡的白衣剑客,心中有一丝凛然,低声说道:“沐师姐,竹林中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沐如意脸色微红,轻咳一声,不再言语。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靳衔木,靳衔木,倒是个好名字。”陈安之嘴角噙笑,听闻对手是第一楼天资颇高的小师弟,有些惊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惊讶这世间还真就是一个缘字。

夜色中,晚风里。

在远山宗静怡的山门大道上,一位衣衫破碎,浑身布满触目惊心的伤口的男子步履踉跄,血污染满全身,他已然命悬一线,却始终提着一口气,以断剑为杖,一步步走的艰难。

突然间脚下不稳,男子跌倒在台阶上,失去站起来的力气,撕裂般的疼痛让他脸色变得狰狞。

他丢弃手中长剑,手指扒着台阶,缓缓向前爬着。

······谢谢摇风大帅比友情客串~~求推荐~求红票票~

摇风
作者的话

谢谢摇风大帅比友情客串~~求推荐~求红票票~求加群~705206726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