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十六章 清风竹林一条狗
作者:摇风  |  字数:2700  |  更新时间:2019-06-11 13:31:26 全文阅读

初春时节,天还有些凉意,远处山峰有风掠过,带着清冷,裹着清冽,似乎就连山中阳光都被吹动,倾斜着落下来。

洗剑楼前的广场此时人声鼎沸,众多身着白袍的远山宗弟子聚在这里,望向前方。

何三溪悄悄吞了口口水,面色不安问道:“还要多久才开始抽签?”

比他稍大几岁的叶简汐见状,嘴角含笑道:“你开始害怕了?”

何三溪慌忙正色,昂起头挺直腰板,佯装镇定道:“我可没有,我是怕咱们楼有个倒霉蛋抽到那个先天剑心。”

“没事的。”洛月桐望着洗剑楼前方正在递交名单的二师兄,镇定自若道:“不要自乱阵脚,要想从大试中优胜,早晚都会遇到实力强劲的对手。”

只是少女攥成拳的白皙双手,手背青筋绽起,显然并没有表面上那样胸有成竹。

她偷偷的把视线往陈安之那里瞥了一眼,又赶紧收回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小鹿般纯净的双眸多了一丝黯然。

陈安之望向远方,始终没有移开视线,眼神依旧波澜不惊,看不出什么情绪。

忽然间,人群中传出一阵骚动,陈安之突然低下头,洛月桐抬起头,看到一道曼妙身姿御剑而来,那是一位极美丽的少女,颈项纤秀,肤若凝脂,如空谷幽兰,与周围秀丽的山河完美合一,她金丝白雪道袍拢身,束发不别簪,两绺刘海搭在脸颊两侧,偏又多了几分英姿飒爽,额前缀着枚小小的精致的红宝石,平添几分俏皮。

如此复杂的气质杂糅在一个人身上,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怪物来了。”何三溪缩了缩脖子,暗暗咂舌道。

洛月桐攥着的拳又紧了几分,眸中明灭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御剑的少女来到洗剑楼近前,轻轻自半空跃下,缓缓踏上石阶,走到木桌前,左掌搭在右拳行礼,“叶师叔。”

负责收集名单的是位中年男人,此刻见到沐如意面露出一丝笑意,打趣道:“这不是我们远山宗的小凤凰吗?”

沐如意眉眼绽开笑意,柔声道:“师叔就不要取笑我了,师父让我带话,马师兄下山还未归来,所以大试就让靳衔木,靳师弟代替。”

叶师叔听闻此言,面色严肃起来,沉声问道:“可是因为深坑村?”

沐如意正色道:“是,前些日子深坑村有异动,师兄奉命前去,但直到今日还没有任何音讯。”

叶师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前些日子十九楼首座齐聚,是因为此事了。”

沐如意并未多说其他话语,将名单交于叶师叔后,转身又跟杜毅壮打招呼,问道:“杜师兄。”

杜毅壮尴尬的点点头,问好道:“沐师妹。”

“这次大选···洛····”沐如意犹豫片刻,摇了摇头缓缓问道:“第十九楼的大试名单,可否借我一观?”

到底是有些难以言说的别扭感,杜毅壮嘴唇微动欲言又止,最后点点头,把手中的纸张递给沐如意。

白玉广场中,陈安之轻咳几声,垂下头低声道:“我身子突然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了。”

洛月桐转头看着陈安之,关切问道:“是哪里不舒服?”

陈安之皱眉道:“浑身不自在。”

“那我带你回去吧。”洛月桐满脸的担忧,倒叫陈安之羞愧几分,所幸这家伙脸皮够厚,赶忙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不用,大试抽签重要,我能不能进入洗剑楼,全看你的手气了。”

洛月桐翻了个白眼,自然看出这家伙只不过找个借口罢了,顿时又好气又好笑,“那你自个儿回去吧。”

如削葱根般的手指轻轻摊开卷着的纸,风安静了,喧嚣声淡了,那三个墨色小字映在少女的秋眸里,像是阳光撕破多日的梅雨,又像是冬日破冰的第一声轻响,沐如意贝齿轻咬着粉唇,蓦然抬首,四下望去,视线停在洛月桐身上又移开,却始终未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收回视线,难免有些失落,如洇了霜,风沙迷了眼。

陈安之一路挑僻静山道而走,轻松惬意,优哉游哉,遇到风景秀逸的地方,稍微休憩片刻,听风观景好不自在。

不是不见,只是再次重逢,他还没想好说辞,这是个很尴尬的事情,不过当陈安之想象着沐如意看到自己名字的表情,心里高兴起来,嘴角也随之柔和。

再往前走,一方碧绿如玉的小竹林撞入眼帘,绿意盎然,陈安之信步走过去,三千年前这位白衣剑客就偏爱竹,每逢经山过水,遇着竹林,总要小憩片刻,或饮茶,或吃酒,反正总有些借口停下来休息。

竹林环绕着一方凉亭,凉亭里传来少年郎清脆的嗓音:“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陈安之循声望去,倒是个翩翩的少年郎,消瘦的身子挺得笔直,如一把宝剑,手中捧着一卷书,正卖力地读着。陈安之轻轻倚在一枝竹,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一点惊扰的噪音。

昏昏的暖光透过茂密的竹林洒在少年脸上一片金黄,光影交错间,陈安之仿佛看到温润如玉的小家伙,记不清那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那时候的何小家伙也跟眼前这少年相仿年龄,就坐在学塾中,陆茗娴站在三尺讲台上,一个认真的教,另一个认真的学。

晴朗的天,认真好学的稚嫩脸庞,那可真是天底下一副动人的画卷。

如此想着,陈安之不自觉发出一声轻笑,这小小的动静丝毫没有惊动眼前埋首书海的少年郎。

“方寸胸怀容万象,欲同天地竞风流。”少年郎连读数遍,突地终于露出释然的笑,那是毫不掩饰的笑意,干净透彻,是为明悟书中道理的笑,只不过在少年注意到旁人时,登是脸颊浮起红晕,似乎极不好意思。

陈安之轻笑,缓步上前,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他摆在桌上的长剑,问道:“你喜欢读书?”

少年郎点点头,认真回道:“是的。”

陈安之双手抱住后脑勺,懒散放松,随清风微动晃荡着往前走,不在意道:“远山宗虽注重学问,但总归是以剑为主,对学问还是不行,你拜入书院不是更能随心?”

不远处,少年郎低下头,看着手中书籍,沉默不语,自己岂能不知拜入书院才能更接近大学问,大道上的打打杀杀他自然是不喜欢的,但一想到家中爹娘偏认为知识学问是无用的,纵使满腹经纶,到头来还是敌不过人家手中三尺青峰,虽说事实也确实如此,可自己偏就放不下手中书。

陈安之把手放下,静静地看着沉默不语的少年郎,道:“学剑也好,读书也罢,说到底就是一个顺心意,不顺心则剑意钝,不顺心则读书涩,不能顺心意,事事虽能做好,但不能尽善尽美。”

山间清风掠进竹林间,随风而来的光描在白衣剑客的身影,逆光而站立,仿佛从天而降的大英雄。

书生郎呆呆地看着陈安之,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书声郎怎样想法,陈安之自然不知,感受到少年目不转睛的视线,陈安之只以为对方太过震惊,又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着实有道理,手掌搭在剑柄上,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竟真有些翩然尘中仙的感觉,叫这个白衣剑客自恋起来,心中暗暗感叹自己可真是太厉害了,果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剑仙。

说到底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三千年前就自恋的人,三千年后依然如此。

只不过,良好的感觉总是短暂的。

竹林的风大了起来,正如同客栈那天一般不安分,吹动着,带着道清脆如银铃的喊声。

在逆着光的剑客背后,一位额前缀着小小红宝石的姑娘,手里捏着一张褶皱的纸条,轻轻晃动着。

“陈安之。”

“叫。”

腰间别刀佩剑的白衣男子叹了口气,闭上眼。

“汪!汪!汪!”

······汪汪汪,陈安之求关注~求推荐~求红票票~

摇风
作者的话

汪汪汪,陈安之求关注~求推荐~求红票票~求加群~705206726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