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7 反戈一击事了结
作者:观门  |  字数:4812  |  更新时间:2019-09-29 23:54:06 全文阅读

人族的身死,白闹比谁都着急。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莽撞的他了,白闹思考着既然那个营门的鬼族能够把真元透过身上的百寻铁放射出来,那么吸收了那股力量的他也可以做到,继而就可以凭借血脉之力对于任何力量的完美融合施加给三人,尝试数次果是做到了,只是奈何力量有限,他只能支撑方七儿和宇文制两人,至于老乞丐,手持临字剑的他就是鬼花都不能轻易伤他,更不用说那些不入眼的鬼族了。

  青龙的气息缠绕在方七儿和宇文制两人身上,凭空各自多了一件霸气十足的披风和一副全副武装的铠甲。四人不着急,一步步的逼近,白闹破局横胸,青龙傲天,方七儿羽扇轻舒,红绿气息纠缠,宇文制大锤搭于肩上,神器的护体圣光再次亮起,老乞丐披发凌乱,临字剑剑刃折光。这样的气势足以令鬼族震惊,尤其是那股同族的上位者的气息更让他们惶恐。间隙,奋战的人族得以喘息。表演的时候到了!白闹破局横空,内劲破体而出,天枪深藏其中,纯色被青色包围,紫色盘上其中,一招落日,如金乌展翅俯冲,枪到,数名鬼族崩,血液和鬼纹都顺着枪身的血脉之力涌进白闹的身体,更不用提背后的青龙咆哮了。方七儿羽扇折回,身形跃空,一朵美丽的花绽放,比不上鬼花,但胜在娇艳,万朵花开,尽皆拜倒,魅术在青色的气息的包裹下轻而易举的钻到了鬼族的身体里,数十名鬼族纷纷倒戈相向。宇文制大锤无情,起来,落下,靠着护体的圣光如入无人之境,一锤一锤,当真是一锤定音。而老乞丐则完美的展示了杀人的艺术,无与伦比的意识加上雄浑的内劲对力量和速度的加持,只能看到翩翩起舞的剑,看不到穿梭其中的影。屠杀吗?不,这是虐杀。局势翻转的太快,民众们一脸懵懂,没有局内的士卒们和修行者的感知强烈。大伙都结束了对自己的放空,力量重振,跟着这一往无前的步伐不掉队。

  整个战局都变得开朗。鬼族妄想依靠百寻铁的特性拖到人类力竭,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白闹依靠着遍地的尸体和血液力量不断回复,方七儿只是坐山观虎斗本就不费力,宇文制受了白闹长时间的压制早就渴望着证明自己的一战,至于老乞丐,合境的力量够折磨他们这一堆人的了。如此一来,逃出生天也就是时间的问题,背后那令人厌恶的民众们的叫好声再次排山倒海的响起。

  时也命也。鬼族好似真的要将众人吞个干净,代价惨重如斯,依然毫不后退,不由得让老乞丐猜测这背后的组织的用意。一如以往,鬼族落败就要鬼花出头,剩余的为数不多的鬼族都纷纷将自己献祭到鬼花当中,眼尖的白闹急忙赶了上去,依靠血脉之力的特性活生生的从虎口拔下牙来,吸取了不少的力量。但这些力量和鬼花所蕴含的相比犹如一毛和九牛,照样阻止不了鬼花的盛开。白闹面色沉重的盯着一切,老乞丐亦然,他们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浓厚远超以往。

  鬼花猛然压下来,毫无预兆,其势如山崩。饶是白闹反应迅捷,依然有体质较弱的民众在这一压之下身死。青龙咆哮而出,腾云而上,硬生生的顶上了鬼花,龙爪前举将其托起,龙嘴撕咬。看上去是激动人心,其实白闹自己能明确的感知到青龙力量的退化,它正受到鬼花的腐蚀,白闹赶紧调动血脉之力,将整条青龙包围起来,于是青龙着紫甲,升青气,然而还是不敌,只不过是减缓了速度而已。“宇文兄,快!”白闹冲着宇文制大喊道,他需要的是宇文制的那件神器,宇文世家留给后嗣的东西自然不是常物,在宇文制的操控下,金黄色的光覆盖了整条青龙,双重的守护总算是和鬼花斗了个不相上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这生死考验之下,渴望活却又意识薄弱的人承受不了大起大落对心理的摧残,于是歪心思也随之而来,盯上了宇文制胸前那发光的吊坠。方七儿,老乞丐,白闹,宇文制乃至于老夫人,所有奋战过的人的目光都在天上,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人群中的推攘。忽然,宇文制眼前一道身影闪过,再去防范已经迟了,继而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青龙身上的金光也全然退去,所有的人眼光都直勾勾的射向了宇文制,包括宇文制自己。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把钢刀,一名青年,一个绝妙的机会,刀就在那双罪恶的手的推动下刺进了自己的身体。宇文制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尽力保护的人要向自己动刀子,他一挥手,那青年轻而易举的就被击飞,宇文制力道专门留轻,捂着伤口追上那道身形,张嘴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激动的情绪让血流不止,双手捂的再用力也没有用。

  青年半天才恢复过来,口中吐着血,自嘲的笑着,疯狂的喊道:“我想活!我想活!我想活啊!”言语越来越激烈,思绪也就越发混乱,宇文制长叹一口气,手上真元滚动,直接结束了这青年的性命,可脑海里的风暴无法停息!头顶轰然一声响,众人的目光又赶紧调过来,只见得先前威风凛凛的青龙已无踪影,只有白闹孤独的身躯从天而降。

  没了宇文制的操控,神器自然不搭理白闹。就在众人心疼宇文制的遭遇时,白闹青龙真元和血脉之力就败下阵来,他不见支援,只得自持破局,只身而上,岂料通过青龙真元传递回来的信息毫不真实,刚一对上就受重创。想来那青龙真元多半的气息都与鬼花相似,二者相混怎能轻易的辨别,更不用说白闹那时早已经心惊肉跳了。

  没了阻隔,鬼花的压力真切的传到众人身上。老乞丐慌忙召出烧火棍,正打算做出亡羊补牢的举动时,视线里突然多出一个白发苍苍的妇人,手里紧握的就是那个蛇头拐杖。作为沛城第一大世家的老祖宗又岂能是平凡人物,这一番修为施展开来,气息振荡,就连头上插着的翠玉簪都被冲走,散发遮住了脸颊,也难怪老乞丐一时没有认出来。

  白闹挡在地上奄奄一息,但眼睛没有瞎,老夫人那历经沧桑而显得通透的眼眸里射出最后一道希望的光直直的照在身上,白闹瞥了一眼远处沉浸在老人的强大中骄傲的不能自拔的少年,默默的点了点头。老乞丐能读懂二人的交流,所以他诧异的看着白闹,以前的白闹只会伤心欲绝而不会果敢的应承下后事,再念及白闹自得救之后的种种,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夫人的身形在各形各色中已经逼近鬼花了,她一松手直接将蛇头拐杖掷出,冲着鬼花喝道:“就让我这把老骨头来会会你!”话音刚落,背后的青蛇真法相随之发出“嘶”的一声,猩红的信子吞吐着,转眼之间就缠上了鬼花。紧接着,身体里蕴藏的所有的气息都一鼓作气的喷出来,青蛇法相愈发巨大,到最后,光是张开的血盆大嘴就能够将鬼花全部吞入了。现在老夫人的目的已经昭然,同为修行者,对这样的情形自是清楚,她要引爆自己的法相,拼着同归于尽,或是重创。

  白闹缓缓的闭上眼睛,这样壮烈的一幕他很想记录下来,但恻隐之心又让他没有勇气面对。方七儿亦然,宇文制亦然,侥幸存活下来的士卒和修士们亦然,只有老乞丐没有闪避,只有那些无知的民众没有闪避。

  爆炸声比想象中来得更快一些,只感觉到一阵阴凉的风吹起,只感觉到耳膜的阵痛,白闹的血脉之力就开始顺着弥漫在空气中的绿色气息游走吞食。而老夫人,尸骨无存。至于地上那些跪倒祈福,感恩戴德的民众在老乞丐眼疾手快的守护下毫发无伤!

  片刻,乌云散,灰尘皆去,天还是暗,但闪烁的群星已经有处可寻。孤零零的少年茫然的向前走去,头顶就是他的祖母散发出最后一道无敌风采的地方,先是有泪流下来,紧接着就是低声啜泣,最后无力的身子直接跪倒,稚嫩的手指抠着地上坚硬的青石板,除了指甲断裂渗出来的血,再没有任何的印记。将红把将未放在地上,推了推他,将未很聪明的向少年走过去。

  在所有的血脉之力的动员下,白闹的身体总算是能活动了,但他在冰凉的青石板上翻了几个身,再没有任何动作。而在他的体内,真正的白闹和面前的六指已经开始了热火朝天的探讨。

  “她不是你们国教的信徒!”

  “但你不可否认的是她是天创的骄子。”

  “她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受到你们国教的影响。”

  “所以我们国教要找寻这样勇于牺牲的同道中人,所以我们国教要将我们的精神通过信仰发展壮大。”说着,六指站起了身形,伸出一指指着外面那些洋溢着大难不死的笑容的民众,虽说是虚幻的身体,但指点江山的气概不曾有减,风范一如离谷:“你睁开眼看看这些凡人,他们这一生都奔波在生死之间,他们**黑暗,他们不择手段,他们面对弱小时强大如虎,他们面对强大时弱小如鼠,他们把人性的弊端无限的放大,偏偏把真善美隐藏。难道即使这样,都要视若无睹吗?”

  白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老乞丐,牙缝里满满的蹦出字来:“那么,你又能怎样,人生来就是如此!?”“错!大错特错!”六指突然转过身来,那一指又恶狠狠的指向了白闹:“人生来怎么知道偷窃二字!人生来怎么知道逃避二字!人生来怎么知道罪恶二字!黑暗的四周成为土壤,滋生了所有不可能生长的人心的黑暗。所以,他们需要信仰,他们需要国教的引导!他们需要在这纷杂的世界中分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需要有一条不可触犯不可逾越的底线!只有如此,邪恶肃清,正义长存,好才能更好,坏才能永逝!”六指仰起头仿佛在感受天道的美妙,长舒一口气后,指着白闹的鼻子的手又伸出几根指头来,形成了一个友好的手掌,“我们需要你!还请与我们一同往前!”

  白闹低着头思索,自离谷出来后的所见所闻,那些杀伐四起背后的胆怯和那些无畏生死只为传承延续的勇气,全都浮现上心头。正如他所指责宇文制的,他善于思考,所以前路的茫茫断了念想,纠结之后,白闹突然感觉到六指的做法是唯一的出路,于是,他缓缓的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那道温暖有力的光,与此同时,偌大的空间消失不见,包括六指的那道身影,斑驳的光线都化成了一篇洋洋洒洒数百字的文章,凝神一看,三个大字浮现在片头,《绿生引》,一本正经的法相修炼术。

  “生而于天地,领日之精华,受月之气息,承天道洗礼。意念于气,沟通万物。外达内透,指引方显。”一棵巨大的古树浮现在白闹的背后,高耸入云,根扎于地,白闹按照《绿生引》上的记载,努力的将它从幼苗培养如斯,身体里的真元都搭了上去,内劲也搭了上去,就连血脉之力都去凑热闹了。就在自己的气息快被耗尽的时候,总算是长成,白闹不由得舒一口气,转身,从那龙飞凤舞的字的映照下走出来,意识重归于脑海。

  真正的白闹归来!不再是活跃在他脑海中的那个只知道高呼”天道“的半成品,意识相融,白闹的感知瞬间又壮大不少,一些丢失的记忆也都慢慢袭上来。在场的人都因为那棵古树的出现注意到了躺在冰凉的地上的白闹,但只有老乞丐发现他身上在发生着某种变化,眼神里的失望也毫不掩饰的展现,他一直担忧的局面最终还是出现了。那个心怀天下却又无知得像张白纸一样的白闹太容易让人涂涂抹抹,也太容易让人迷惑了。

  白闹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所幸在那个莫名而来的意识的掌控下,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损坏,反而依靠这意识重练了一种真元的形态和一个法相。这样的奇遇让他窃喜,毕竟现在的他可是相当于两个生脉四阶的修行者,三脉尽损的弊端也由此被填补。两条龙形真元在白闹体内翻腾,一山难容二虎,必定都是不安分的样子。因为金龙真元身上有白闹亲自附加的雷火法相,一时间青龙被压制的难以翻身。白闹不得不将天雷法相引导出来分成两团放在青龙的眼中,而地火法相也被分成两团分别安置在金龙眼中,如此一来,一极阴,一极阳,就算争斗但也相持不下,保持了一个小小的平衡。之后,白闹更是将两条龙形真元引入古树法相中,二者盘树干而冲天,斗争泄漏的气息全被古树吸收,再平均的分开来各自给予,一时间这身体里诸气弥漫好不热闹!

  “老头!”就在老乞丐还在迷糊的时候,白闹一闪身来到他面前,直接来了一个熊抱,里面都是浓郁的不舍,接着摸了摸方七儿的脸蛋,引得美人一阵的娇羞,又在宇文制的伤口上狠狠捶了一拳,让这个半大小伙子一阵龇牙咧嘴。看上去是皆大欢喜的局面,所以老乞丐也将一些疑问都深深的隐藏在心底,默默的为白闹祈祷。

  “你!你!你奶奶的!有你这么对英雄的吗?”宇文制思考了半天不知道该吐什么脏话,只得无力的将自己的惯用套路搬上台面。“切!你是英雄吗?你要是不撤的话我还没事呢!”白闹一阵鄙视,惹得宇文制恼怒的将头一瞥不再搭理,作法是这样的作法,但心里还是为白闹恢复这原本的姿态高兴。

  ……

  沛城事了,再多的风雨都被填入那刚逝的光阴难以追寻,有些不舍和有些不应该也将就此塞入时间的长河一直被冲刷到各自暮年的躺椅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