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尾声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316  |  更新时间:2020-02-23 21:38:19 全文阅读

龙龟负岛,踏天而行。

等到它驮着的仙岛完全从海中显现,无尽阴影也彻底覆盖了这一片海域。

尽管很震撼,但白玉京的心却越来越冰冷。因为他发现,那片巨大的阴影和他仿佛在不同的世界。若这就是蓬莱仙岛的话,他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难道这世界也有阴阳二面,这蓬莱仙岛莫非存在另一个世界?”一旁的姚明月喃喃道。

白玉京听了她的话心神大震,太玄经在人体中开辟阴阳二面,阳面真实存在,而阴面则是阳面所映照。还真有可能如姚明月所说,蓬莱仙岛不存在这个世界,他们目前所看见的只是那个世界蓬莱仙岛的投影。

可是,那曾经的人如何去得蓬莱仙岛?

总该有办法吧!

他不由将小船朝那红光散发而出的地方驶去,但令他沮丧的是,阴影在逐渐变淡,红光也就渐渐模糊。这一片庞大的阴影从出现到消失竟然只有短短几分钟而已。

“算了吧,死生有命。”姚明月看着神色不定的白玉京,心中明白他是在为她担忧。只是看着白玉京满头青丝中掺杂的丝丝白发,不禁有些心疼,但嘴上还是很不满地说道:“那敬亭怎么敢私自将太玄经传你!”

“这事你无须责怪敬亭,他也是希望我能救你。”白玉京看着已经恢复如初的海面,眼神坚定:“再说,太玄经还要不了我的命,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突然他灵光一闪,拍了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人给忘了。”

他突然想到李时珍医术过人,或许有办法呢!

“谁呀?”

“李时珍,他医术精湛,曾经我的眼疾就是他治愈的。”

姚明月点了点头:“就是那个写出奇经八脉考的人吧。 ”她还有句话没有说的是,太玄经之弊端由来已久,昔年的太白剑客不知找过多少郎中大夫,就连八百年前的药王孙思邈都没有办法。

二人又在这片海域等待了五天,这片海域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最后才回了陆地。

在去湖北蕲州的路上,白玉京也一直在紫府天庭中推演太始经弥补太玄经之弊端,但无论如何都有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太玄经太过于霸道,阴阳二面分别凝练阴阳二气,充斥所有经脉穴窍。

他甚至尝试断裂经脉,可是一旦阳面经脉断裂,阴面经脉一样断裂,阴阳二气顿时失衡,而损耗的就是他的生机。唯一令他还有些信心的是,阴面虽然映照出他的紫府天庭,但是太玄经无法将他的心神一分为二。

这说明太玄经还不能面面俱到,应该是存在与之抗衡的办法。

半月后,蕲州东壁堂。

李时珍看着白玉京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姚明月最多还有一年半载之寿。

“真得没有一丁点办法吗?”白玉京神色黯然。

李时珍捋了捋白须,长叹一口气:“老夫确实无能为力,不过,老夫倒是有个办法,能为姚姑娘拖延些时日。”

“什么办法?”白玉京眼神一亮。

“老夫有上古秘方能调制一瓶千年醉,只要将它喝下便如乌龟沉眠进入假死状态。若再能寻个冰寒洞窟,纵然百年过后依然能以解药唤醒。”李时珍缓缓说来,又瞧了瞧门内,欲言又止。

他虽然与姚明月不熟悉,但在他看来,姚明月这种奇女子多半是不会愿意的。

果然,姚明月的声音遥遥传来:“我不答应。”她一脸淡然地走了出来,直盯盯地看着白玉京。似乎只要白玉京敢劝说一句,她就要生气翻脸。

白玉京想了想还是没有多说。

翌日,白玉京向李时珍告辞,因为姚明月想要他陪她去趟塞外。大江南北她都见识了,唯一没见过的就是塞外草原。

正如当初白玉京做的那个梦一般,二人共骑一匹马在草原奔腾,迎着落日,迎着晚霞。

时间过得很快,半年光景就过去了,白玉京一直没有找到解决办法。他尝试了多次,除了损耗自身生机,导致白发越来越多,再无半点进展。

这一日黄昏,从土默川来到河套黄河渡口。

远远地就听到有蒙古族女子在高唱:“渡口风吹船动,山头云暗灯昏。江湖自古不由身。天高残皓月,地远泊孤魂……曾记当年盟誓,争生此刻消沉。郎君远去酒犹温。来年千里外,可寄一枝春。”

歌声不似塞外的豪迈,反而如江南小曲婉转凄凉。她唱的正是一名女子与男子在此分别,纵然有着海誓山盟,女子依旧深深的不舍,在最后更是告知对方来年记得回信。

姚明月尽管不爱这些曲子,听来也觉得肝肠寸断。因为她与白玉京就快要分别了,而且还是那种永远不得相见的生死之别。

白玉京却是浑身一震,这曲子他隐隐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三痴老和尚那儿听到过。不由走到那蒙古族女子身旁,问道:“你这曲子哪听来的?”

所幸白玉京在塞外生活过一段时间,蒙古话也能说上几句。那蒙古女子听了,不由朝旁边指道:“有人刻在上面的,一个老和尚教我的。”

“老和尚?他人在哪?”白玉京略有些惊喜,没想到这时候还能再见到老和尚。蒙古女子听他提到老和尚不由神色一黯:“他死前让我埋在那石碑旁边。”

白玉京顿时一怔,老和尚也圆寂了?

姚明月虽然听不懂,但明显感觉到白玉京神色不对,连忙道:“怎么了?”

“老和尚圆寂了……”

姚明月也是一愣,在塞外的这些日子白玉京和她提起不少关于老和尚的事情,她当然明白白玉京和老和尚的感情。二人跟着那蒙古女子来到一块石碑前,石碑旁边还有一座小坟丘,孤零零地也没有墓碑。

白玉京看着小坟丘,恭恭敬敬地行了三次跪拜大礼。

再看那石碑上正刻着那首词曲,看字迹清秀,落款人应该是一位女子,最后上面也写着苏布得三字。白玉京记得在蒙古族中苏布得是珍珠的意思,这人怕就是那位察哈尔的女儿,正是令三痴老和尚久居塞外的人。

当初,他们二人是不是就在此分别。白玉京看着奔腾的黄河,一时心情激荡。三痴老和尚说他最后还是带了这女子回少林,看来苏布得后来还是偷偷跟上了三痴老和尚。

是夜,白玉京一夜难眠。

翌日,白玉京给姚明月喝下了千年醉,他终究是不希望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他带着沉睡的她远走昆仑山,找了一处冰窟将她冰冻在最深处,又用巨石封死。

看着完全封死的冰窟,白玉京久久无言。

十年后,青衣楼江湖异事记载:万历十二年十一月十二日,白玉京出东海,似寻蓬莱仙岛。未果,遇暴风雨,雷殛而亡。

这也成了江湖一大奇事,冬日生雷,还劈死了江湖第一高手,说出去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酒不离食
作者的话

本书到此武侠江湖也就结束了,再写下去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