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四十章:神龟负岛出,巨足踏天行。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0-02-20 19:20:56 全文阅读

一晃两个月就过去了。

雷雨初歇,院中院外树木无不翠绿,焕然一新。只是白玉京最近反倒是多了不少心事,眉头上隐隐多了些愁色。

“还是不行吗?”

尚道人看向白玉京,白玉京摇了摇头。

“太玄经不愧是千百年来江湖第一妙法,是贫道低估了此法之玄妙。”白玉京轻叹一口气,他原本以为太玄经只是化生气为死气,以成其力,但听姚明月大致说了下太玄经,白玉京就明白了。他推测太玄经与死神之瞳相仿,都是转化生死之气是没错,但却低估了太玄经这一法门。

昔年扬子所著太玄经本就是堪比文王周易的奇书,它和周易如同一体两面,虽着重不同,却殊途同归,都是上阐天心,下述人道。后经上清宗祖师陶弘景演变为内功心法,更是穷究阴阳之变化。

说起来太玄经也是轮转生死,只是将生死二气归于阴阳,以阳气代替生气,阴气即死气。但陶弘景厉害的就是,他认为人体与天地一般无二,也有阴阳二面,虚实相映。

自古以来江湖中人用于真气修行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三百六十周天穴窍只是分布在阳面,可以看得见,感应的到。其实还有人无法感知的阴面,阴面中亦有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三百六十周天穴窍,只是处在虚幻之中。

太玄经若正常修行和普通功法并无区别,唯一例外就是修行它必须损耗人体生机而化为真气,而修炼者也能通过加快自身生机损耗而快速贯通十二正经,形成小周天。

若不是奇经八脉属于隐脉,难以寻找,甚至可以快速开辟奇经八脉,而使真气圆满。

但若仅止于此,太玄经怕还无法制霸江湖,令太白剑客横行八百年。太玄经穷究阴阳之变化,真气顺行则是阳气运行,而一旦真气逆行,则化阳为阴,无中生有,照见人体阴面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三百六十周天窍穴。

如此,修行太玄经之人则有二十四条正经奇经十六条,七百二十穴窍,形成虚实大小周天,功力较之常人何止增添一倍。

这仅仅只是真气之雄浑,最可怕的是,太玄经阳面经脉运行的乃是阳气,本就不亚于任意五行真气,更何况阴面经脉运行的阴气更是如白玉京所说的死气一般威力骇人。

阴阳两面两种真气若分而施展还不会让白玉京感到惊惧,更令白玉京束手无策的是,太玄经本就是以阴阳之变化为本,在逆行真气后,阴阳两面真气甚至可以如水火相生相克一般,相互轮转融为一体,到时阴阳相合,虚实相映,这就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状况。

唯一令白玉京稍微欣喜的是,姚明月当初在京城逆转真气时也仅仅贯通了十二正经,未有时间去寻找奇经八脉。这也导致她虚实相映只有二十四条正经,无论是阴面还是阳面都无法同奇经八脉形成大周天。

不然,若奇经八脉皆通,真气运行大周天,姚明月怕早就香消玉殒。

因为太玄经练就的真气无论是阳气还是阴气都是损耗修炼者本身的生机,姚明月仅仅是开辟阴阳两面真气运行小周天就早生白发,甚至随时都可能寿终正寝,何况是阴阳两面真气圆满。

眼下令白玉京最无助的是,这门功法产生的真气过于纯粹,无论是阳面的阳气还是阴面的阴气都无比霸道。姚明月以五脏孕养五气,每每生出五行之气时竟然被这阴阳二气给吞噬。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糟糕的是阴气得了五行之气的增补,阳气必然会加剧,导致姚明月生机减少。若是阳气得了五行之气的增补,阴气亦然,成了一个无解的结。

姚明月能坚持到此时也是因为她多年未动武,真气未有损耗自然生机不减。可如今修行白玉京之法门,不仅无所增益,反而有所损伤,虽说只是尝试,但还是让白玉京又愧疚又不忍心。

“夫人,您还是帮忙劝劝明月,让她将太玄经传授于我,我以自身来尝试,定有一番结果。”

白玉京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姚明月本身生机有损,但他不同。他生机充沛,甚至堪比陆地真仙,凭借太始经能保持自身生机源源不息。

姚明月没有多少时间也没有多少生机去尝试,但他可以尝试,或许能找到破解之法。

只是姚明月死活也不答应,因为在她想来,白玉京早就真气圆满,若逆行太玄经所损耗的真气定然是难以想象。据她所知,太白剑客中成功将太玄经修行圆满的也只有开派祖师一人而已。

这位祖师和白玉京同名,但生平不祥,何时埋剑太白楼她也不知,不过第二代祖师早早继任太白剑客就可推断出其怕也是英年早夭。

姚梦瑛神色黯然,她这位女儿从小性子就执拗,寻常事她还能劝上一劝,这种事姚明月肯定不会同意。

“我看只有一个办法了!”尚道人缓缓说道,姚梦瑛看了看他:“蓬莱仙岛吗?”

白玉京看着二人神色,心情蓦然一沉。蓬莱仙岛的海图他都聚齐了,又从日本渡海而归,他怎么可能不去寻找蓬莱仙岛。只是他按照海图的位置找了大半个月,也没有发现所谓的蓬莱仙岛。

若不是还惦记着太始经能解除太玄经弊端,他根本不会这么早回陆地。

尚道人摇了摇头,缓缓道:“以前太玄经只有明月会,但如今可不仅仅只有明月会。”

“你是说敬亭?”姚梦瑛和白玉京都眼神一亮。

十天后,白玉京和姚明月出了四川,一路朝山东登州府而去。却是白玉京怕姚明月继续尝试太始经,便以出海寻找蓬莱仙岛的名义将她带出了四川。

最主要的是,此前敬亭的回信也到了。他身为第六十一任太白剑客,确实可以传授他人太玄经,只是太玄经非太白剑客不得传下。好在尚道人早就知道会是这般结果,却是在给敬亭去信的时候还帮白玉京求取太玄经找了个缘由。

这缘由当然不是什么补全太玄经弊端或者救姚明月与敬亭之性命,而是太玄经本就是上清宗之物,乃是上清宗祖师陶弘景开创。昔年太白剑客也是从上清宗学来,而白玉京恰恰是当今上清宗的正宗门人。

要知道陶弘景虽然出身上清宗茅山一脉,但葛皂山也是上清宗,本是同根同源。敬亭传授太玄经给白玉京,不过是归还此经而已。

敬亭当然明白这只是个缘由,但他也是希望白玉京能救得他师父姚明月,所以他就将太玄经附在信中寄给了白玉京,权当归还上清宗。

这一切当然是瞒着姚明月的,白玉京一边暗暗修行太玄经,一边和姚明月租了船从登州府出海。二人循着海图来到蓬莱仙岛所在的地方,但是眼前除了白茫茫一片,根本没有任何岛屿。

二人乘着船在这一片飘荡了大半天,蓬莱仙岛迟迟未见,反而天色是说变就变。

狂风暴雨瞬时就席卷而来。

纵然白玉京以强横真气维持着小船,令它未能在暴风雨中倾覆,但也被牵引着飘向他处,不知偏离了先前位置多远。接下来的三天,他们都没有找到与海图标记相似的地方。

又是平静的一天过去,日沉西方,令海面一片通红。

“其实迷失在海上也好,至少能与你一起看看朝阳,看看落日,从早到晚,也没人打扰。”姚明月看了看正打量着海图的白玉京,心中喃喃道。

蓦然,一缕白色落入她的眼中,不由伸出了右手,只是略有些颤抖。

这时的白玉京也突然感觉姚明月的手放到了他的脑后,不由回头笑道:“明月,我想我们快要返回先前海图标记的地方了。”

姚明月没有说话,缩回了右手,缓缓摘下了斗笠,满头白发迎着海风飘起。她的长相没有太多变化,尤其是那双明月一般皎洁的眼睛,只是神色似乎有些阴沉。

“你修行了太玄经?”

白玉京原本见到姚明月摘下了斗笠还有些欣喜,听她这话一出,顿时愣住了。他毕竟早就步入先天,在路上就已经将太玄经修行了一遍,以五脏孕养生气化作阳气,贯通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

真气圆满后,他凭借着太始经,以清浊升降之法新陈代谢还能支撑,不损伤自身。

所以一直在找机会逆行太玄经,直到那一场暴风雨,他借着暴风雨的掩饰将太玄经逆行,照见体内虚幻的阴面。这一逆行,他才发现太玄经所损耗生气之迅疾,远远超过他太始经供给的生气。

怪不得往往百年之寿,修行了太玄经后多活不过四十岁,近乎损伤一甲子之生气。

而令白玉京惊骇的是,太玄经逆行后竟然无法终止,他本身贯通了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三百六十周天穴窍,便一定要开辟虚幻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三百六十周天穴窍,使之阴阳相合,虚实相映。

他不禁想到了姚明月刚才用手抚摸他的头,难道他已经长出了白发。

正无从解释时,东边忽然升起一点红光,如西边的落日重新冒出头来一般,他不由惊呼道:“那是什么?”姚明月也发现了这一幕,也顾不上质问白玉京,定睛望去。

远远地一点红光慢慢凝聚,形成一道无形的漩涡。这东边一亮,西南北三个方位也都出现一道泛着红光的漩涡。

四道漩涡慢慢扩散开来,这片海域仿佛被点燃一般。

白玉京和姚明月所乘的小船都笼罩在红光中,那些漩涡与红光竟然丝毫不影响整片大海。如同虚幻与现实交错一般,分别处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里。但白玉京和姚明月又分明看得真真确确,听得明明白白。

“——哞!——”

一阵古怪的声音从四道漩涡中传出,像闷雷一样。只见一抹巨大的阴影从一道漩涡中慢慢挪移出来,仿佛千仞山峰,又似万古天柱,一根,两根,一共四根从四道漩涡延伸出来。

四根巨大的天柱逐渐向上延伸,慢慢地拖起一片更大的阴影。天与海都被这阴影覆盖,在下方的白玉京与姚明月也都惊骇不已。

那是一只倒着爬行的巨大怪物,以天为地,四足擎天,龙首龟身,形状狰狞。这还远远没有结束,那巨大的怪物还在缓缓升空,在它的背下竟然还有一片更为广阔的阴影,似乎是一座巨大的海岛。

“神龟负山,这就是蓬莱仙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